第72章 再见前任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149字
  • 2019-04-11 08:01:24

不知不觉就快到五一了,小灿被许西兮照顾的很好,原本苍白瘦小的脸,现在已经变得红扑扑的。

李鱼除了整天在二楼的电脑前面待着,好像也没有些其他的事情可以干。

江潇雅依旧是毫无音讯,李鱼将希望寄托在了她回校取证书的时候。

一个人要真想躲着另一个人,确实挺容易的,李鱼虽然多方打听,但却毫无进展,他准备六月底的时候去厦大守株待兔。

自从许西兮出现之后,小梅子在李鱼的面前拘谨了不少,李鱼也趁机拿出大哥哥的派头来,不时考察一番她的学业。

小姑娘学习的劲头越来越足,四月份的自学考试,她已经顺利通过了三门课程。

李鱼闲暇的时候,老爱往许西兮那边跑,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李鱼现在一天见不到自己的小情人,就无法安生睡觉。

许西兮在附近的一家瑜伽馆找到了工作,上班的时候,她就会开车先把小灿放到李鱼这边来,等到下班了,她再过来将孩子接走。

五一假期的前一天,许西兮下班过来接小灿的时候,说话吞吞吐吐遮遮掩掩,不太像她平时大大咧咧的风格。

李鱼看她一直在自己的沙发上赖着不走,就好奇的问:“西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怎么了,工作不顺利?”

“不是,李鱼,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许西兮搓着双手说道。

她说完之后向楼下瞥了一眼,小灿正和小梅子姐姐一起开心地玩耍。

“有事你就说吧,你又不是个能藏住事儿的人!”李鱼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我也快被自己憋死了!”许西兮做了个夸张的表情。

李鱼抬起头,欲言又止,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苏眉联系我了,想和我们见一面!”许西兮小声说道。

说完之后,她又偷眼瞅了瞅李鱼,接着说:“你千万别生气啊,我跟苏眉说我们结了婚,还有了小灿!”

“哦,她几年前也联系过我,我没有和她见过面,你直接拒绝她不就好了吗?”李鱼没把这件事情当回事儿,许西兮的确是小灿的妈妈,李鱼已经接受了这个安排。

“李鱼,我已经活的十分可怜了,我不想让苏眉觉得,我不敢见她是因为你。

我想让她看看,我现在很幸福,哪怕是假装出来的幸福。”

许西兮的眼眶里又有了眼泪:“李鱼,你是不是觉得女人都是很可怕的动物啊?”

“没有,西兮,你别哭,你的想法非常正常,我听你安排,咱们带上小灿去会会她!”

李鱼只是一个刻板的外汇交易员,外加一个不怎么管事的小老板,他也不知道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自己拼命想追的女孩不见了踪影,前女友居然又要带着他,去向前前女友宣示主权和领土完整。

关键是他还得配合,因为如果他惹小灿妈妈不高兴,小灿就会不高兴,那么小灿就会不给他香香,让他整晚睡不好觉。

许西兮和苏眉在电话里约好,五月二号上午,双方在国贸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见面。

五一那天整整一天,许西兮都在为第二天的会面做着准备。

她新烫了头发,买了一支新的口红,还一直纠结明天去的时候,是开奔驰C去还是开牧马人去。

李鱼就笑着劝她,以苏眉的家境,咱们除了去的时候开一辆大卡车,否则什么车都不会让她吃惊的。

与其在这些事情上纠结,不如好好炫耀一下我们的小灿。

许西兮听取了李鱼的建议,去商场买了三套运动款的亲子装。

李鱼的内心很纠结啊,像是不愿出征的士兵,手里硬是被长官塞进来一支长矛,说不得,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五月二日上午十点,许西兮在前面开车,李鱼在后座上抱着小灿,三人准时来到了见面地点。

考虑到路远再加上交通拥堵,还是开小车比较方便一些。

等许西兮停好车,李鱼一手抱着孩子,一手任由许西兮牵着,缓步走进了咖啡馆。

苏眉和五年前的变化其实不大,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比以前富态了些。

以前她的下巴尖瘦尖瘦,现在稍稍有一点双下颏,这是李鱼见到苏眉时的第一印象。

李鱼带着一脸尴尬坐在了咖啡桌前的沙发里,他没想到,这两个女人居然能像久未见面又突然重逢的姐妹一样,神态亲密言谈甚欢。

李鱼插不上什么话,只是一心一意的逗着自己旁边的两个小孩,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女孩自然是他的小灿,男孩不满三岁,跟苏眉有三五分相似。

是的,这个名叫“小宇”的小男孩就是苏眉的儿子,他的爸爸据说在国外做生意,苏眉留在国内带孩子。

两个小孩年龄相差不大,小宇很绅士,小灿很乖巧,很快他们彼此之间就熟悉了。

李鱼一会儿会以爸爸的口气,假装教训一下小灿,一会儿又以叔叔的名义,狠狠地夸奖一下小宇,自己玩的不亦乐乎。

两个女人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咖啡,反正李鱼手里的巧克力圣代,在两个小土匪的争抢之下,被吃了个干干净净。

他掏出湿巾,将孩子们的小脸仔细擦拭干净,又把自己的脸也认真擦了一遍,一边擦还一边问:“小宇,帮叔叔看看,脸上还有没有脏脏?”

两个小孩乐的张牙舞爪,装模作样的瞎指挥,小宇用自己奶声奶气的港台腔不停地说:“叔叔,这里,不对,还有哪里,还有那边也脏,还有……”

李鱼越擦越心慌,心想自己不会是被这个小鬼头骗到将巧克力擦满脸了吧?

这时候,苏眉笑着对小男孩说:“小宇,不许跟叔叔调皮!”

接着她又转头对李鱼浅浅一笑:“李鱼,我们两个人能去那边聊一会儿天吗?”

苏眉用手指了指门外的露台,李鱼回头看了一眼许西兮,许西兮冲他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两个宝贝我看着,你去吧!”

李鱼起身跟着苏眉走出了咖啡馆,苏眉在露台上站定,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支点着之后,问李鱼:“你抽烟吗?”

苏眉抽的是那种女士香烟,烟杆很细,李鱼本身是不抽烟的,但是他还是下意识地伸手接过了一支,苏眉用一个精致的打火机为他点着,李鱼也学着使劲抽了一口。

“我打过你的电话,可是停机了!”苏眉一边抽烟一边静静地说道。

“是吗,那应该是我忘了交话费了,那个号我一直留着,没换,也没扔!”李鱼轻轻咳嗽了一声:“你来北方住的惯吗?

这里可比不了厦门的环境。”

“确实不太好,老有风沙和雾霾,你对厦门很了解吗?”苏眉笑着问道。

“嗯,最近三年,我经常去厦门,因为一些私人的事情!”李鱼点了点头说道。

“你这几年都在忙些什么?”

“挣钱,养家,带孩子啊!”李鱼微笑着答道。

“西兮说你们开着一家店,生意不错吧?”苏眉轻声问道。

“还好,她一个人又开店又带孩子,确实比较辛苦。我现在是久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首席外汇交易员,挣的虽然不多,但是勉强过的去!”李鱼说道。

男人有时候确实是为了面子而生存的,李鱼也觉得自己这个小奶茶店店主的身份,说起来不是那么高端,所以他干脆将九哥的虎皮拉来一用。

“做外汇啊?我倒是不太懂,你们公司收益高吗?”苏眉仰头问道。

“保底年化收益在百分之十点五左右。不过,苏眉,我不是销售人员,具体的我也不太懂!”李鱼不是来为九哥发展客户的,不过他所说的,确实是客户在剔除交易佣金之后的保底收益。

“嗨,对不起啊。你们过的小日子真好,令人羡慕!”苏眉轻叹一声说道。

“你不也挺好的嘛?一看就是阔太太的生活,还有,小宇长的很像你,像你一样聪明伶俐!”李鱼笑着说,看到苏眉生活的很好,他确实是是发自肺腑的替她高兴。

“是啊,当年我昧着良心,抛下你,就为了换个这样的生活!”苏眉又想取烟,李鱼伸手制止了他。

“在我们外汇交易员这一行,我是极少数不抽烟的人之一。

不是我多么的无忧无虑,而是我告诉自己,不管生活中有哪些不如意,能让我们挺过去的,只有自己强大的内心。

苏眉,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从来没有怨过你,真说起来的话,我的心里也只有感激。

你有你身上背负的责任,那个时候的我根本不能为你分担分毫压力,我很抱歉!”李鱼说道。

“呵呵,可是,我终究没能挽救我爸的企业,我失败了!”苏眉的笑声里隐藏着无尽的凄楚。

“尽力就好了,你做不到的事情,别人更做不到!”李鱼说道。

“你真的一点没变,就会说好话逗人开心!”

苏眉咯咯笑着望向李鱼:“我跟你分手的时候说,我有后手,现在你明白了吧?”

李鱼听了之后轻轻点了点头,尽管他只能猜测一点点。

“我把企业卖给了小宇爸爸的家族,也包括我自己。

没有什么爱情,只是利益交换,我爸能换来平安退休,我弟有条件继续读贵族学校,至于我幸不幸福,不重要!”苏眉语气淡淡地说道。

“没有人能守着感情过一辈子的,现实一点也未尝不好。

你看,现在一切不是都挺好的吗,小宇很像你,将来一定是个帅小伙子!”

李鱼指了指咖啡馆里面的小宇,现在那个淘气的男孩子,正将自己的脸贴在咖啡馆的玻璃上。

苏眉伸出手,跟自己的儿子打了个招呼,随即对李鱼说:“我们回去吧,不能让西兮久等了,能再次见到你,我很开心!”

“我也是!”李鱼跟着点了点头,他在心里轻声说,苏眉,你其实挺幸福的,最起码你有自己的儿子,西兮没有。

“哦,对了……”

刚要进门的时候,苏眉停了脚步,回头对李鱼说:“我的儿子叫苏小鱼,我前夫和我打了半年离婚官司,我找了侦探,他有三个情妇,所以法官将孩子判给了我。

我就喜欢叫他苏小鱼,你可千万不许告诉许西兮啊!”

苏眉说完之后,将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保密的动作,然后推开咖啡馆的门走了进去。

留下李鱼一个人,在燕京五月的春风中独自凌乱。

自己还打算以后和江潇雅生了宝宝,就取名叫李小鱼,这下好了,被苏眉提前抢注了商标。

回去的路上,许西兮一直追问李鱼,到底在外面和苏眉说了些什么。

李鱼就对她说,苏眉一年有大半时间住在香港,想让我带着你和小灿去溜达溜达,我给拒绝了。

许西兮听完之后,高兴的点了点头,李鱼你拒绝的好,有钱人了不起啊?我看她八成嫁了个老头子!

李鱼没再答话,抱着小灿静静地看着窗外。

女人真是复杂,告别的时候,许西兮表现出的那个不舍,甚至让他感动不已。

没想到哦,她的人格竟然如此分裂。

李鱼这次见到苏眉,也算了却一桩心事,不过他反倒是心疼起许西兮来了。

这个笨女人,稀里糊涂跟人结了一趟婚,又风风火火的离了婚,没分到什么家产,就这么净身出户,孤身一人来了燕京。

李鱼觉得,自己以后需要更加努力的挣钱,自己那一摊子先不说,许西兮一个人拉扯着小灿,小灿将来还要留在燕京上学,她们需要房子和户口。

晚上忙完之后,李鱼照例拉上卷闸准备休息,今天跟苏眉的见面,让他想了不少事情,饮品店的生意一直不错,但是局限性也很强。

比如,盈利天花板清晰可见,接触的人群层次有限,这些还不都是关键。

小灿过了年就要上托儿所了,江潇雅也是正经八百的研究生,在达官显贵满街走的燕京,他这个奶茶店老板的身份,听起来一点都不酷!

自己明明也算是成功人士,可是初次见面,介绍自己的时候,总是有点心虚。

一说起自己开了一家饮品店,总是能引来别人看吊丝一样的目光。

哎,国人的观念真的很难改变啊,李鱼长叹一声,看来自己的招牌也要继续升级才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