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小灿有妈妈了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473字
  • 2019-04-10 08:11:00

李鱼突然当爹这件事,给燕燕和小梅子,还有几个兼职的女店员以极大的震撼。

老板平时也经常出门,每次都是独来独往,除了已经结婚的柳飞飞,从来没见他往店里带过别的女人,怎么这次就突然带了个孩子回来呢?

事关孩子以后的成长,李鱼没有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迈,只是对大家说,她叫李小灿,是我的女儿!

小灿已经接近两岁,平时乖巧懂事,经过李鱼一段时间的训练之后,已经会说简单的普通话了。

几位姐姐都很喜欢这个漂亮的小丫头,小梅子尤其爱抱着她。

她一直不愿意接受李鱼凭空多给她的那部分资助,这下好了,她主动揽过了白天照顾小灿的工作。

有的时候,店里顾客多,忙不过来,李鱼就将小灿抱在自己怀里。

她真的很乖巧,李鱼做交易的时候,她就在一旁静静地玩自己的玩具。

小灿之前太瘦了,李鱼打算让她多喝几年牛奶,小灿很爱吃面条,李鱼就变着法子给她煮各种各样好吃的面条。

李鱼在自己床的旁边放了一张小木床,晚上小灿睡觉前,他会给小灿唱个催眠曲什么的,慢慢的,小灿也开始会说:“爸爸,晚安!”

已经四月份了,李鱼心里一直惦记着江潇雅的事情,可是他这一次飞到厦门,却是一无所获。

江潇雅不在学校,李鱼从哑女那里收到一封回信,是江潇雅写于半个月以前。

这次的信很简短,只是说让神秘人不必来学校了,自己要外出一段时间,有缘再见!

李鱼看完江潇雅的信有些心慌,事情好像并没有按照他预想的方向发展。

江潇雅突然失踪了,而且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李鱼赶紧给师雨洛打电话,没人接听,这也很正常,师雨洛从来就没有接过他的电话。

李鱼又给王丽娜打电话,这次对面倒是接了,但是关于江潇雅的近况却是一问三不知。

王丽娜只是说自己一直在忙着写论文,大概已经快半年没有跟小雅联系过了。

挂了电话之后,李鱼不由茫然起来,学校里面根本找不到人。

听她同学说,江潇雅有两篇文章上了国际管理学期刊,过完年回来参加了毕业答辩,之后就离开学校了,也许得等六月底领学位证书的时候才能回来。

李鱼再问起,江潇雅有没有签什么工作,具体在哪之类的,对方突然警惕起来。

接着,李鱼就再也问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

李鱼给扬州一医院的护士打过咨询电话,江潇雅妈妈还如常的待在医院里,她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身体比之前恢复了许多。

有时候,患者已经能很清醒地和照顾她的护工们打招呼,常有两个老人在旁陪伴,并未见到江潇雅回家。

李鱼在厦门呆了两天,依然毫无头绪,他心里牵挂着小灿,只好神情落寞的回到燕京。

回去之后,小灿刚好连着发了两天高烧,李鱼在医院熬了两个通宵之后,越发觉得生活索然无味。

他每天焦头烂额,忙的团团转,有心想把小灿送回家里,让自己父母帮着抚养长大,可是,看着孩子那双天真无邪的眼睛,他又觉得分外不舍。

一天晚上,李鱼怀里抱着小灿,将她的燕燕姐姐和小梅姐姐送到店外,挥手告别之后,正要回店拉上卷闸。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李鱼,我来了!”

李鱼回头看时,只见许西兮穿着一件白色薄款风衣,脚蹬长筒靴,头上戴着小圆礼帽。

她的个子快要和李鱼一般高了,在饮品店门头灯光的照射下,愈发显得光彩夺目,就像是刚从T台上走下来的模特。

“西兮,你来啦?”李鱼抱着小灿的手,稍微有些紧张。

“进去说?”许西兮抬手指了指店门。

“嗯!”李鱼点了点头,跟着许西兮走进了屋里,随后他将卷闸放下大半。

“李鱼,你从哪里捡来的小仙女?真漂亮!”许西兮一把抢过李鱼手里的孩子,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西兮,你可要替我保密啊,这是麻子的女儿。

麻子去世了,他的女人卷上他的钱跑了,家里只剩下了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妈妈。

我三月份刚从云南回来,这孩子我收养了,叫李小灿!”李鱼淡淡地说道。

许西兮作为他的前女友,自己寝室里的哥们儿,多少还是听说过的。

尤其是麻子,要不是他替李鱼挡那一下,李鱼的脑子有可能就被那个沙比给打坏了,直接被打死也说不定。

“啊,怎么会是这样?”许西兮非常惊讶地问道。

“麻子钓鱼时,误触了高压线,他这人跟我似的,爱浪迹山水。

麻子在餐饮方面很有天赋,这几年生意越做越好,结果出了这事。

麻子那个女人也是狠心,这么好的孩子也舍得抛下!”李鱼狠狠地吐了一口怨气。

“你呀,怎么就这么可怜?老是心疼这个,对得起那个,你自己能扛的住吗?

你看看你,一个大男人,孤零零的住在这里,现在又加了个孩子,你想不想活了?”

许西兮一手抱着小灿,一手上前轻轻抚摸着李鱼的脸颊,她的眼眶里已经涌出了泪水。

“西兮,没事,我能抗的住,这是我欠麻子的,我得还,他救过我的命!”

在这样一个知情的女人面前,李鱼也忍不住流泪了。

“你的初恋情人呢,她在哪里?”许西兮用手擦着李鱼流下的眼泪。

“我不知道,我又把她弄丢了……”这也许才是李鱼心烦意乱,觉得自己快要抗不下去,而且特别想哭的真正原因。

“你呀,真是个傻瓜!”许西兮用修长的手指,轻轻点了点李鱼的脑门,随即抱着孩子上了二楼。

李鱼只好将卷闸全部放下,然后跟着许西兮上了楼。

“你什么时候到的燕京,安顿好住处了没有?”李鱼不安地问道。

许西兮正在李鱼的卧室里四处打量着,她将小灿轻轻的放在她的小床上。

然后,她的手指尖先是划过桌上的两台摆放整齐的电脑,然后是书桌,再后是李鱼的床单。

“李鱼,三年了,你真的一点没变!”许西兮摇着头苦笑道。

“没有啊,变化多了去了,我老了,也比以前有钱了,而且我现在当爹了。”李鱼很认真地对许西兮说道。

“那我来当小灿的娘好不好?我不要你,我只要这个孩子!”

许西兮突然回头对李鱼说道:“我在离你不远的地方租了一个一居室,以后我一边带孩子,一边慢慢找工作!”

“那你打算找什么样的工作?”许西兮前面的话,李鱼自动忽略了,她以前说话也是这样天马行空的。

“我这些年,一直坚持做瑜伽训练,我想找个瑜伽馆做瑜伽教练,时间自由,也可以方便照顾小灿!”

许西兮将自己的大衣脱掉,放在了李鱼的床上,然后做了个标准的瑜伽动作:“怎么样,专业吧?”

“嗯,专业,比你打篮球的动作还要专业!”

李鱼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西兮,你还年轻,以后总会遇到合适的人。

小灿我能照顾好的,你不用担心,过了明年,她就可以去上幼儿园了!”

“李鱼,你是不是忘了,我来燕京是干嘛来的?

我是要给你当二奶的,你现在满脑子想着你的那个什么雅,老娘不在乎。

你把小灿给我做个伴儿,要不然我就整天缠着你,让你后半辈子找不着对象!”

许西兮轻轻拍打着将要入睡的小灿,但是她望向李鱼的目光里杀气腾腾。

“好吧,有你帮着带小灿,我也能轻松一点!”李鱼只好自己给自己个台阶下。

“西兮,每个月一万块钱够吗?”李鱼小声问道。

“我不用你养活,你又不跟老娘睡,凭什么要你的钱?”许西兮向李鱼翻着白眼问道。

“西兮,不要这么说话好不好?在我心里,你一直是个优雅的女孩子。”李鱼温柔的劝道。

“那是我以前伪装的好,我就这么粗俗,怎么滴?嫌弃我?”许西兮的眼眶里又变得泪光闪烁起来。

李鱼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随即说道:“好吧,西兮,你这个二奶我包了,就算我不和你睡觉,我们也有小灿要养啊,养小灿很花钱的!”

“老娘没有那么便宜的!”许西兮终于哭出了声。

“知道,知道,小西兮是无价之宝,我现在付的只是小灿的生活费。”李鱼温柔的说道。

“李鱼,我这次出来,其实和我爸妈他们都闹掰了,除了付完三个月的房租,我身上就只剩下三千来块钱了!”许西兮突然哭着一头扎进了李鱼的怀里。

“没事的,有我呢,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不哭啊,不哭!”李鱼轻轻拍了拍许西兮的背。

“老公,你当年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我恨我妈妈,我也恨我自己,呜呜……”许西兮越哭越伤心。

李鱼知道,自己再这么下去,一定会被许西兮的柔情攻势给搞定的。

他只好咬牙推开了身前的女孩,然后语气冷淡的对她说:“西兮,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咱们都要往前看,你不要哭了,会把小灿吵醒的!”

“好,那你要答应我,从此以后小灿就是我的孩子了!”许西兮止住哭声,目光灼灼的盯着李鱼。

“我是小灿他爸,你是小灿她妈,那咱们俩不是又过到一块儿去了吗?不妥,西兮,我心里真的有别人!”李鱼为难地拒绝道,他还真怕许西兮听了这话,又来一场大哭。

“我知道,你将来娶你的老婆,生你的孩子,我就带着小灿过一辈子!”许西兮坚决地说道。

“那怎么行呢?你的人生还长着呢,西兮,将来遇见你喜欢的男人,你可以生自己的孩子啊!”李鱼有些惊讶,连忙劝阻道。

“不,李鱼,三年前我就犯过一次糊涂,现在我清醒的很。

我知道你这人爱假情假意,只要小灿在我身边,你的心就会永远留一部分放在我这里。

我这个二奶别无所求,如果这辈子没有男人,那也是我的命,我守着小灿也能活!”

许西兮眼里含着泪,但是她的决心都写在脸上。

“你呀,和我一样,也是个傻瓜!”李鱼彻底没招了,摇头说道。

他起身将许西兮抱到了床上,盖好被子之后,他又从许西兮的大衣兜里,掏出钱夹看了看,许西兮常用的银行卡,还是当年的那张。

悄悄打开电脑,李鱼熟练的往许西兮的那张卡里转了一笔钱过去。

“哎”,李鱼在心底轻叹,自己还没有结婚,居然先有了女儿,然后又包了“二奶”,不知道将来他会不会被媳妇打死。

转身下楼的时候,许西兮在他身后低声的哀求:“别走好吗?我……”

李鱼回身对她笑笑:“我下去锁卷闸的门,你乖乖躺着,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那一夜,他俩合衣躺在一张床上,李鱼压抑住了自己的冲动,许西兮也只是紧紧抱着李鱼的胳膊,睡的很甜很甜。

半夜的时候,小灿哭着要奶吃,许西兮抢在李鱼前面起身去冲奶粉,喂宝宝。

李鱼突然间又心软了,重新安静下来睡觉的时候,他在心里一直琢磨着,要不就这样吧?

反正江潇雅又一次失踪了,就这样一家三口人糊里糊涂的过吧,也挺好的。

第二天上午,许西兮已经和小灿玩的很熟了,小灿开始奶声奶气地称呼她为“妈妈!”

许西兮人长的美,个子又高,气场空前强大,上午在一楼店里问话的时候,把燕燕和小梅子都吓的够呛。

李鱼偶尔从一楼路过,能看到小梅子望向他时,那复杂的眼神。

李鱼也懒得再解释,许西兮也许就是能拯救小梅子出苦海的那个人。

下午做完交易,李鱼带她们娘俩在外面吃了饭,然后开车将许西兮还有小灿送回了她租的房子里。

距离不太远,大概十分钟车程。

牧马人的后备箱堆的很满,全是小灿的各种用品,许西兮对李鱼的新车很感兴趣,两人又一起凭吊了一番,那辆曾经带给他们无尽欢乐的大切。

上楼安顿好之后,许西兮偷偷问李鱼:“那个叫曲红梅的小妮子,是不是喜欢你,我觉得她看着你的眼神不对!”

李鱼笑着对许西兮说:“西兮,你是了解我的,在你这种极品妖孽面前,我都能把持的住,何况是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呢!”

“那可不一定,人家可是又年轻又嫩!哪像我这种残花败柳!”许西兮幽幽地叹了口气。

“西兮,你怎么又来了?你身上的封建思想还真是多,以后你再这样说自己,我可就真生气了啊!

在我眼里啊,你是最圣洁的宝贝。

你放心,那姑娘就算是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我也不看,更不动心!”李鱼表情严肃地对许西兮说。

“好,我在你眼里是宝,你可记住了,这是你李鱼亲口对我说的!”许西兮用手指着李鱼道。

“嗯,我说的,如有虚假,天打雷劈!”李鱼说道。

李鱼在心里面不住的埋怨着自己,他真想双手开抡,抽自己一百个耳光,贱人就是改不了这个心软的毛病。

本来,他只是怕许西兮整天自怨自艾,想鼓励鼓励她,结果说出口的话,却肉麻的连他自己都恶心。

许西兮又哭了:“要是我十八岁的时候,遇见的第一个人是你该多好,你肯定不会不管我,不要我,我知道的!

你只是先遇见了那个什么雅!”

“嗨,西兮,人生哪有那么多的如果啊,我们都要往前看。

我们还有二十八岁,三十八岁,四十八岁,人生还早着呐!”李鱼不知所谓的劝着许西兮。

突然,他又想起了什么,随即问道:“西兮,你来了燕京连个车都没有,要不你先开我的吧,带着宝宝出去逛街也方便!我用车的地方不多,来这边打车也很方便!”

许西兮听了一愣,随即摇着头说道:“不了,你的车太大,还是将来给大奶开吧,我有自知之明!”

“你啊,真是的,这不是还没有大奶吗?你先开着,我想办法帮你弄一辆小一些的车!”李鱼将车钥匙递了过去。

“这是燕京唉,哥哥,想抽到号得下辈子了,你能有什么办法?”许西兮反问道,那种语气就是,根本不相信李鱼说的话。

李鱼用很酷的表情看了她一眼,摆摆手告辞了。

他给客厅里正祸害玩具的小灿送去一个飞吻,然后对许西兮说:“我想办法的意思就是,用不着你来操心,你就乖乖等着吧!

想开车去哪就去哪,想回店里就回店里,注意安全!”

李鱼从许西兮那里出来,心情格外的平静,他其实一直期待着这种平静温馨的生活,自己和江潇雅也不知道哪里不对,总是阴差阳错的。

霍东已经在老家安营扎寨了,李鱼想把他那辆京牌的奔驰C弄过来。

过户肯定是不行的,不过可以签一个租借合同,反正霍东过年的时候说了,他大婚的时候要买新车。

李鱼将电话偷偷摸摸打给霍东,他没有隐瞒情况,直接说想给自己的前女友弄辆京牌的车。

霍东一番调笑之后,满口答应了下来,让李鱼直接开走就行,他刚好打算五一的时候看看车。

李鱼当然不是那种白占便宜的人,他特意选了一个周末,带着一份租赁协议,还有足够买一辆同款新车的现金,将霍东的白色奔驰C260开了回来。

霍东一直推脱着,说李鱼的钱给太多了,他不能要。

李鱼笑着对他说,多出来的是租车牌的钱,就当提前为你和可可的婚礼随份子了,到结婚那天我再跟别人一样,包个小数目的。

李鱼这么一说,霍东就毫不客气的收下了,他还叮嘱李鱼一定要注意安全,在两个女人中间不好玩火。

李鱼呵呵笑着没有理会他,又把他拉到一边,谈了另外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两个人在茶馆里低着头商量了许久。

开车回到燕京,李鱼将许西兮叫到小区楼下,一脸得意的对她说:“这车虽然旧了点儿,但是里程数不到四万,好歹是京牌。

我已经在洗车店将它洗的一干二净,香车配美人,以后它就是你的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