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斯人已逝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3262字
  • 2019-04-09 07:40:35

接完许西兮的电话之后,李鱼整个下午的精神都不太集中,现在已经是三月中旬了,李鱼觉得是时候去和江潇雅正式见面了。

晚上送走小梅子和燕燕,李鱼放下卷闸,准备上二楼订张机票。

他是航空公司的重要客户,有时候还能享受到免费升舱的服务。

小梅子自从那晚之后,变得乖巧了许多,李鱼琢磨着小丫头大概是真的怕自己开除她吧。

除了正常开工资,李鱼每个月额外资助她一千块钱的学习基金,主要用来买学习资料和考试报名。

小梅子想学个会计专业,李鱼觉得对女孩子来讲,也挺合适了,就鼓励她报了财经大学的自考本科会计学专业。

如今的小梅子,每天总会抽出时间来看书,看向李鱼的眼神里也多了些复杂的东西。

李鱼在慢慢的爬着楼梯,二楼书桌上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起来。

李鱼已经过了那个爱用流行歌曲当手机铃声的年纪,他现在的手机铃声听起来,就像是一台老式固话机。

李鱼虽然才二十五六岁,但是他总是感觉自己有些上了年纪,不光运动能力在退化,也越来越不喜欢在深夜里折腾。

像这种半夜铃声,一般都会令他心惊肉跳一番,因为总没什么好事。

电话是老赵打来的,不知为什么,李鱼接电话的时候,手猛的一抖。

“老赵,怎么了,半夜三更的?”

“老李,麻子没了!”

…………

李鱼感觉自己差点晕厥过去,扶着桌子缓了很长时间之后,李鱼才张嘴问道:“什么时候的事,你在哪里听说的?”

李鱼的内心确实是有点慌,他每天太忙了,已经有小半年没有麻子的消息了。

不过他是不相信老赵说的话,尽管今天不是愚人节,他也宁愿相信,这是老赵提前跟他开的一个玩笑。

“千真万确,应该是年前的时候的事。我在QQ上遇到了麻子的老乡,他老乡说的。

麻子在水边钓鱼,鱼竿误触了岸边的高压线,根本来不及抢救。

那个老乡说,麻子有个女人将小孩丢给了麻子的老娘,卷着他所有的钱跑了,麻子老娘有病,那个惨啊……”

“行了,别说了老赵,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李鱼问道。

“我晚上刚下了课,寻思上QQ找个美眉聊会儿天,没想到听到了麻子的这事。

我确认过了,麻子的手机号已注销,其他的聊天方式都联系不上他,然后才给你打电话!”老赵条理清晰地对李鱼说道。

“老赵,我想去送送麻子,我他妈还欠着麻子的钱呢!”李鱼突然忍不住哭出了声。

“麻子早就入了土了,我也想去他坟上祭奠祭奠,可是我现在根本走不开呀,课都排到六月份了。”老赵无奈地说道。

“行了,金牌讲师,我一个人先去,以后你有时间了,我再带你去给麻子上香。

大神,小豆豆他们我就不通知了,他们现在正是忙的时候,我就不让他们为难了。”李鱼哽咽着嗓子说道。

“行,老李,一会儿我支付宝给你转三千块钱,你代我捎给麻子他妈妈,算是我的一份心意。”老赵在电话里说道。

“好,我一定转达!”李鱼重重地点头。

挂了电话之后,李鱼不死心般地拨打麻子的电话号码,果然成了空号,QQ头像也是灰色的,微信也没人回。

“贱女人!”李鱼把一腔愤怒都转嫁在了麻子那个跑掉的女人身上。

麻子的钱你可以拿走,为什么不把麻子的骨血也一并带走?

半夜里,大学寝室的微信群突然热闹了起来,尽管李鱼安顿老赵不要惊动大家,老赵还是用沉痛的声音通知了所有人。

老大已经和大家失联好长时间了,除了他之外,大神转来两千元,小豆豆转来一千元。

就连远在东北老家的县城里,当物理老师兼体育老师的钢蛋儿,也转了一千块钱过来。

李鱼知道,他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三千。

李鱼订好了去昆明的机票,早上小梅子和燕燕到了店里之后,李鱼用心安顿一番,将二楼的房间钥匙交给小梅子,出门打车直奔机场。

麻子告诉过李鱼自己老家的具体地址,李鱼当时记在小本本上,是准备去他家里闹洞房的,没想到自己第一次登门,却变成了去扫墓。

到了昆明之后又转下午的火车,坐了一夜火车之后,李鱼直接雇了一辆出租车,李鱼原本还想体验一下麻子说的那种叫麻木的交通工具,现在他也顾不上了。

等到晃晃悠悠进了麻子老家的村子,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李鱼找了个能听懂普通话的大婶带路,穿过好几条七拐八扭的羊肠小道,终于走进一个低矮的院落,这便是麻子的家。

以李鱼的眼光看来,现在这个季节,正是整个云南绿的新鲜的时候,可是麻子家的小院,却透露出极为罕见的破败和荒凉,和周围的山水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李鱼心头一酸,推开一堵破破烂烂的木门,一股臭烘烘的味道,直冲他的鼻子。

屋内传来一个苍老的尖叫声:“啊!”

李鱼适应了好长一段时间光线,才看清屋里的情形。

一个头发花白,驼着背,身材矮小的老人正从一个木制的床铺上走下来,铺上还留着一个梳着花辫,脏兮兮的一两岁左右年纪的小女孩。

麻子曾说他妈妈有癫痫,时好时坏的,李鱼猜想那个老人应该就是麻子的妈妈,那个小女孩应该就是麻子的女儿了。

老人颤悠悠的走过来,用李鱼听不太懂的话说着什么,李鱼比划了半天,不停地说:“我是王梓灿的同学,我想来祭拜祭拜他!”

老人后来应该是听懂了,张开手向李鱼说道:“钱,钱!”

李鱼随身带着五六千现金,闻言从包里出来大半,交给了他面前这个弓着腰不足一米四高的小老太太。

“阿姨,我想去王梓灿坟前去看望看望他!”李鱼客气的说道。

老太太先是用手蘸着唾沫将钱数了一遍,然后又小心奕奕地转身将钱藏在了自己衣服里面的夹层。

李鱼心想,麻子这老娘也不糊涂啊,将钱看的门儿清。

按年龄推测,麻子的母亲怎么也不可能超过五十五岁,可是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了不止十岁。

老人转身要去抱孩子,李鱼赶紧上前一把抱过麻子的女儿,然后对孩子说:“叔叔抱着你,让奶奶在前面领路!”

出乎李鱼的意料,这个小女孩并没有哭闹,而是用一双灵光闪闪的大眼睛蹬着李鱼,嘴里还在不停的笑着。

李鱼轻轻地和她的小脑袋碰了碰,这个小丫头,虽然脏脏的臭臭的,瘦瘦小小的,但是一看就遗传了麻子好看的外表,和绝顶聪明的大脑。

麻子的坟包离村子并不远,老人不一会儿就带李鱼找到了地方。

李鱼在麻子坟头站了许久,泪也洒了,酒也喝了,知心话也说了,寝室兄弟们的心意他也转达了。

麻子的母亲一直抱着孩子在坟地的外面等着,李鱼不忍心让小孩子在外面等太久,他只好依依道别:“麻子,你是个苦命的人,愿你来生,能够真正活的潇洒!我有机会还会回来看你!”

重新回到麻子简陋的家里,李鱼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麻子的妈妈。

这里面有十万块钱,李鱼之前担心麻子的妈妈脑子不好使,怕她记不住银行卡密码,现在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这些钱原本是想作为麻子结婚时的贺礼,没想到,李鱼连麻子的丧礼都没有赶上。

已经快中午了,在跟眼前这一老一小挥手告别之后,李鱼转身打算离开,村口的出租车司机一直在等他。

“等等……”麻子的妈妈突然说话了,接着又是一大堆叽里咕噜李鱼听不懂的话。

李鱼听不懂,但是他还是努力弯下腰去听。

老人有些着急了,抱过自己的孙女,指着李鱼说:“…好人…带走…养不活…带走…”

尽管还是听不懂老人完整的意思,但是老人这次的意思李鱼终于弄明白了。

老人想让他把孩子抱走,她说自己养不活。

李鱼这下有些为难了,他连老婆还没有呢,突如其来多了个孩子,恐怕也是个麻烦事。

李鱼将目光望向窗外,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个子矮小、留着长发的漂亮男孩,他在笑着对自己说,老李你走吧,我自己能搞定!

李鱼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麻子,你他妈让我大学四年白吃你煮的面,在我孤单苦闷的时候总是默默的陪着我,我挨打的时候你不顾一起的救我的命,我缺钱的时候你借给我钱,我还你钱你还死活不要,我办食堂你为我研制底料,也是分文不取。

你一直让老子觉得欠着你的情,现在你说没就没了,你让老子觉得,多少钱都还不完这份债。

这一路上老子一直觉得憋屈,现在老子明白了,原来你在这儿等着老子呢!

你想让老子将你的女儿养大是不是?

你想让老子将她像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疼对不对?

老子答应你,老子一定把她好好养大,让她吃穿不愁,受良好的教育,将来让她风风光光的回来给你上坟。

老子从不欠人的情,就算是欠下了,老子一定加倍奉还!

主意打定,李鱼开始四处奔波,村委会,民政局,尽管李鱼尚未结婚,不符合收养惯例,但是世界上的很多事情,确实是可以用钱来解决的。

回燕京的飞机上,李鱼的怀里多了一个皮肤白皙,眼睛又黑又大,像瓷娃娃一样精致的小女孩。从今天起,她的名字就叫“李小灿”,李鱼也正式成为了一名奶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