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文学社新人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7949字
  • 2020-11-15 19:58:49

国庆黄金周刚过,热闹的学习生活又开始了。

下课之后李鱼来到图书馆借本书,最近他迷上了哲学,经常在反思自我和本我、超我的问题,有空的时候他就来图书馆翻相关的书籍。

老赵打来电话请他晚上“老地方”吃饭,李鱼有点意外,试探着问道:“能不能把王丽娜也叫上,人家还请咱们吃海鲜来着?”

“行,随便你,江潇雅叫上都行。”老赵大方地说道。

“江潇雅还不成熟,还不成熟…”李鱼有点心虚地打着哈哈。

“那晚上6点半老地方见!”老赵也没啰嗦,说完就挂了电话。

晚上下了课,李鱼准时带着王丽娜进了“老地方”的门,老赵已经大刀金马地坐在椅子上开始张罗点菜了。

“看看?”老赵抬眼把菜单递了过来。

“你随便点吧…”李鱼把菜单扔了回去。

“酱牛肉,炒腰花,水煮鱼,糖醋花生,鱼香茄条,溜肉段,孜然羊肉…”老赵一连串地报出了一堆菜名。

“得得,老赵,是不是还有人呀?这么多菜?”李鱼有些吃惊地拦住了老赵。

“再来六瓶啤酒。”老赵摇了摇头,示意没有别人。

“那麻烦老板把腰花换成清炒西兰花。”李鱼笑着指了指身边的王丽娜,对老赵开玩笑说:“年纪轻轻的补什么补!”

“哈哈,王丽娜什么时候变这么漂亮了,咱们班真是美女如云啊!”老赵配合地开起了玩笑。

“赵永峨你可真会说话,一天到晚就知道欺骗无知少女!”一向豪爽的王丽娜难得的露出了羞涩的微笑。

“小王啊,老赵的话你听听就行了,别往心里去啊。昨晚他还喊我们的宿管阿姨美女呢,宿管阿姨那张长满褶子的脸上都乐出花儿来了。”李鱼贱贱地打趣道。

“哎,老李这就是你不对了,人家丽娜肤白貌美,丽质天成,虽说个子娇小了点,那也是活脱脱一枚小美女啊!”老赵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连“王”字都省了。

“哼!”王丽娜对李鱼翻了个白眼:“我也要喝啤酒!”

“成,咱先喝着,不够再点。”老赵乐呵呵地应承着。

饭菜不一会儿就上桌了,李鱼给三个人的杯子里都倒上酒,然后有些不解地问:“老赵,今天搞这么隆重是干嘛呀,有什么好消息要宣布?”

老赵清了清嗓子,神情有些严肃:“没事,就单纯请你们吃饭!”

“你也知道,我这人挺随便的,你之前经常叫我来这儿改善,钱都是你出,我可一顿没跟你客气。”老赵用筷子夹了粒花生米,缓了口气,又接着说道:“我家里的情况没跟你讲过,我有个弟弟不成器,初中毕业就辍学出去混了。我爸妈都在外面打工,他俩感情也不大好,一年碰不上一次面。”

老赵没把王丽娜当外人,李鱼点点头没吱声。

“我大学的学费都是自己打工挣的,刚来这儿我就找了份家教开始干。东家对我挺好的,昨儿个刚发了一千块钱,我就琢磨着一定要好好请你搓一顿!”老赵的红苹果脸上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更红了。

“嗨,都是自家兄弟,没必要这样的老赵!”李鱼说不出是难过还是感动。

“一码归一码,咱老赵虽然手头紧,但心里惦记着呐!”老赵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还有,谢谢小王姑娘的大虾!”

王丽娜不好意思地摆摆手,也端起酒杯干了一个。

“你有这份心,我挺感动的。老赵,就冲你今天这番话,咱们做一辈子的兄弟!”李鱼眼眶有点湿,他是个特重感情的人,慌忙拿起杯子掩饰,大口大口地喝着苦涩又带点甘甜的冰城啤酒。

这顿饭吃的很尽兴,李鱼松了两回裤腰带,可口的饭菜从胃底一直填到嗓子眼,才和老赵一起把桌上的盘子扫荡干净。

王丽娜很早就停了筷子,但酒是一点都不谦虚。每人五瓶啤酒,李鱼感觉自己喝的都有点飘了,小王同学还跟没事儿人似的。

倒是老赵喝的舌头打卷,站都站不稳。这家伙的饭量实在惊人,给自己添了整整六碗米饭,李鱼在琢磨着要不要给他改个“饭桶”的外号。

这周是学校各类社团纳新的日子,二食堂楼外面的那一大片篮球场上,撘满了各种小棚子。

江潇雅是不屑于参加这种活动的,她对于人多的活动好像都不太热衷。老赵和认识的叶姑娘一起报了篮球社,还一个劲儿地鼓动李鱼和他一起报,李鱼婉言谢绝了,电灯泡那么好当么。

王丽娜进了街舞社,那种地方对女孩子是来者不拒的,王姑娘因为模样喜人,据说连报名费都省了。

大神报了摄影,小豆豆对电脑编程很感兴趣,就报了一个计算机编程社团。麻子钟爱美食,没怎么费功夫就找到了组织,他们社团每年还要举办食神大赛,麻子跃跃欲试。

付贱人参加的自然是吉他社了,他最近在组乐队,四处联络人,李鱼已经很久没见着他了。

李鱼在人群中四处游荡,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干点什么。好多东西他以前就会了,提不起兴趣。本来打算和江潇雅一起报个社团来着,江潇雅不参加,他也有点兴致不高。

“同学,彼岸文学社纳新,过来了解一下啊!”一个蓝色的小棚子,门口支着一大块海报,两个女生在热情地招呼着。

李鱼的眼睛一亮,从初中开始他就经常在学校的校报上发表文章,奶奶说他和三叔会写都是传自爷爷。李鱼心里暗暗寻思:“虽然学了物理,但咱的老本行也不能丢

啊,看看文学社能学点啥吧。”

李鱼整整衣服,迈着标准的步子走了过去。两位女生热情地把李鱼迎了过来。其中一个女生个子高高的,伸出手略显庄重地对李鱼说:“你好,我叫赵嘉颖,大三经管学院,是彼岸文学社的社长。”

李鱼有些受宠若惊地伸出手,在高个子女生白葱般的右手上轻轻碰了碰以示礼节:“我是李鱼,大一物理系。”

他把手转向另外一个女生,女生个子刚过一米六,肤色瓷白,眉毛很细,大大的眼睛,眼窝深邃,淡青色的长款毛衣裙上挂着一串五彩斑斓的珠子,脚踩着一双白色运动鞋,毛衣外面套着一个厚的夸张的粉红色冲锋衣。

女生没有伸手,只是把手放在背后,一边跺着脚一边嘴里抽着气:“我叫苏眉,苏东坡的苏,画眉的眉,大二西语学院英语系,外联部部长”

女生的口音带着浓浓的南方味道,李鱼双手抱拳作了个揖算是行礼。

“咱们文学社虽然人不多,但是也是有几十年历史的老社了,咱们在活动中心三楼还有自己专用的房间,将近200平呢…”大三的学姐社长开始自己的例行招募活动。

“我加入!”李鱼这么痛快的回答让社长一愣。

“我从小喜欢文学,咱们文学社的历史等下我慢慢了解。社长姐姐你说这么一大天也怪累的,多休息会儿吧,现在需要我做什么吗?”李鱼不失时机的开始拍马屁。

社长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旁边的苏眉笑着说:“小鱼同学,先把社团费交了吧!”

她笑的时候牙齿整齐,挺好看的。李鱼点点头,在桌上的一个本子里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那天剩下的时间,李鱼就是在文学社的棚子里度过的。打打杂买买饭,碰见女生来咨询,李鱼还帮着说道说道。

来文学社的大部分都是小文青,女孩子气质出众的不少.男生来的目的就五花八门了。

有的人一看报名的女生很不错,半推半就的就报了名,有的人不修边幅,远远的就能显出一副落魄不羁的文人气质,还有的人从报完名之后就开始忙着记别人的电话号码。

最令李鱼印象深刻的是一个汉语言文学院的男生。这位兄台个子中等,黑粗黑粗的络腮胡子,头发油光瓦亮朝后梳上,一件快搭到脚踝的黑色风衣,衣领子上批一块长长的白色围巾。

远远望去,仿佛周润发饰演的赌神高进。当然了,正如满大街的山寨手机一样,李鱼眼前的这位“发哥”也是如假包换的山寨货,而且是配置极低那种。

“发哥”来的时候拿着自己写的厚厚的诗集,声称文学社主编非自己莫属。正好编辑部主编一职空缺,社长就许了他个副主编,说主编等纳新之后再定。

李鱼对当官是没什么野心的,他对文学社自己出的月刊挺有兴趣,而且据说文学社还要给校报和广播站送稿。李鱼跃跃欲试地投入编辑部门下,准备大展拳脚,尽管他的内心对那位“发哥”很不以为然。

文学社这次共招了40多个新成员,跟那些热门的社团不能比,但结果已经让社长喜出望外了。最后盘点的时候,社长郑重地宣布,周六下午三点在活动中心三楼例会,然后大家出去聚餐。

大家伙儿轰然叫好,李鱼的心里也美滋滋的。他一个一个地和新结识的同学打招呼,能一下子结识这么多人,对于他来说是件很新鲜的事。

大一的课并不多,李鱼每天都得找些事来做。他不像老赵、麻子他们在寝室那么能睡,每天超了八个小时,他就头疼的厉害,到了课堂上反而睡得安稳。

李鱼很佩服隔壁寝室的猛哥,这家伙除了打篮球,白天的时间一律在睡觉,晚上就去网吧玩网游。开学快两个月了,李鱼还没在教室碰到过他。

江潇雅连续两次在语音课上抓到李鱼睡觉,愤怒之下要求李鱼每天早上六点半,都要跟她去操场一角读半个小时英语。

李鱼大清早从暖和的被窝爬起来是挺不情愿的,尤其是别人还睡得正香,可是江潇雅的要求他是不会拒绝滴。况且江潇雅还是为了他好,虽说人家也不是自己的什么人,但是毕竟是种关心。

“英雄难过美人关嘛…”李鱼心里一边得意一边安慰着自己。

第一次去操场读英语的场面就把李鱼给镇住了。一大群英语社的人排成方队,一边跑步一边大喊英语单词。跑完三圈之后,一个领队的出来,他在前面喊一句,后面一大群人就跟着喊一句。这帮人说的全是英语,李鱼也听不太懂,感觉跟一群二傻子似的。

李鱼面露难色地问江潇雅:“咱们不会也跟着这帮人吧?太跌份了…”

江潇雅摇了摇头,她恐怕也不能接受这种传销式的学习方法:“咱们去那边长椅上念,这些短句记住了咱们就练对话。”

李鱼乐呵呵地点着头。美女在前,别说英语他还可以,就算是什么法语,日语,俄语,随便上,小爷接着。

这样晨读的日子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李鱼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膨胀起来了。他总有一种脱口而出的欲望,连骂人都懒得用国语,分分钟一句“shit!”甩过去。

周六下午,李鱼特意穿上了白衬衣,套了一件鸡心领的黑色羊毛衫,外套是一件黑色的皮夹克。他还没参加过社团的例会,所以精心准备了一番。

活动中心三楼很是宽敞,李鱼四处转了转,很快就找见了门头上挂着彼岸文学社牌子的地方。他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社长果然没有吹牛,里面空间是挺大的。

有三间独立的小办公室,还有一间很大的布置成教室样子的活动室,估计一会儿的例会就是在这间大屋子开。

李鱼进去之后,跟之前认识的几个人点头致意,找了一个靠后的角落坐了下来。上了中学之后因为个子越窜越高,他就再也没坐过前排,如今已经习惯性地在后面找座位。

人陆陆续续的进来了不少,大家都是新面孔,彼此之间还有些拘谨,到时间之后,社长站上了讲台。

“大家好,欢迎新人们来到彼岸文学社这个大家庭,我是这一任的社长赵嘉颖,希望以后大家多互相学习,互相帮助!”大三的这位学姐在李鱼看来是很有领导范儿的,今天带着一副略显严肃的暗金色框的眼镜,举手投足间有一股知识女性特有的气质。

大家配合地鼓起了掌,社长的手抬了抬,掌声稍停之后开始接着讲:“咱们文学社之前留下的老人不多了,大二大三的加在一起也不到20个人。这次能结识你们40多位新鲜的面孔,作为社长我感觉很振奋,也感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社长开始进入套路了,李鱼虽感无奈,也不得不继续支着耳朵听下去。

“咱们文学社是文学爱好者的家,是大家一起讨论文学,写作练笔的地方。按理说不应该有那些条条框框,但是为了文学社能有序运营下去,咱们也不得不进行了一些职能上的划分,以便更好的为各位成员服务。”

“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彼岸文学社有社长一名,副社长一名,下设编辑部,外联部,组织部,宣传部四个部门,编辑部部长暂时空缺,接下来请其他的三位部长上台主要介绍一下自己负责的工作,顺便请新成员按照自己报的部门就坐。”说完社长就走下台招呼编辑部的新人往一起坐。

部长人选未定,“发哥”已经按捺不住地要行使部长的权利了。李鱼极不情愿地挪过去,很明显编辑部不太受欢迎,大都是一些糙汉子们。

仅有的两三个女生,长得也很是委婉,李鱼暗自猜想她们一定是才华过于内敛了,憋坏了五官。

外联部和宣传部女生最多,外联部的那个部长李鱼印象很深,“输没”嘛,她可千万别去打麻将。

人群一阵交头接耳之后,慢慢安静了下来。副社长是一个个头小小的女孩子,笑起来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她的声音有些嘶哑,不知道是不是话说多了。

“咱们今天的例会开始,请新人们轮流上台自我介绍,顺便谈一个你读过的书中最能打动你的人物,正面反面都行,言简意赅切中要害即可!”

大家都经过了新生入学的洗礼,在这方面都是有所准备的,至于书中人物嘛,敢来文学社人的好歹也是看过几本书的。

众位新人的介绍五花八门,中外名著中的人物居多。当然也不乏有人喜欢《西游记》中的猪八戒,还有人钟情《哈利波特》中的伏地魔,估计逗大家一乐的成分居多,例会上的气氛很活跃。

终于轮到李鱼上台了。之前他一直趴在桌上沉思,到底说什么好呢,既能装一波阳春白雪高大上,又能幽默风趣不落俗。临到快上台了也没个决断,他索性不管了,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这些文青们要笑就笑吧。

“大家好,我是物理学院的李鱼,木子李,鱼肉百姓的鱼。不得不承认,我的名字是有一些恶霸的气质的!”李鱼顿了顿,他的自嘲赢得了大家的掌声,台下的一些女生都开始抿嘴偷笑。

“在座的各位同学都是读过很多书的,千百年来的文学名著汗牛充栋,其中的光辉形象数不胜数。很惭愧,我喜欢的文学形象,来自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神雕侠侣》中的杨过!”

台下传来善意的哄笑声,李鱼的目光从前面几排的人群中缓缓扫过。从小到大,他在这样的位置,以这样的角度发过无数次言,这一次没什么不同。

李鱼的目光突然停滞了,他发现苏眉正眼神灼灼地望着他,那么直接,那么凌厉。那道眼神所传递的信息很复杂,李鱼有些慌乱,他赶紧低下头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往下说。

“有人说,一见杨过误终身。其实我并不羡慕他的绝世武功,也不羡慕他被书中的诸多女孩子喜欢。我欣赏他对不合理的束缚的反抗,对自由的追求和对真爱16年的坚守。”

“我记得小龙女在全真教和杨过成婚之前,曾问他:‘过儿,我已是不洁之身,又是将死之人,你何苦为了和我成亲,要与整个全真教为敌?’杨过却深情的对她说,哪怕与你做一刻夫妻我也此生无悔。”

“问世间情为何物,也许到我们三、四十岁,被生活琐事磨平棱角的时候,我们不再相信这些成人的童话。但是在这个刚刚长大的年纪,我愿意做一个像杨过一样的人!”李鱼有些入神,讲完之后他呆呆地回到座位上,脑海里想着江潇雅的一颦一笑,暗自握了握拳头。

例会开完之后天已经黑了,聚餐的人大约有四十多个,满满地坐了五大桌。每人面前一个小火锅,李鱼的旁边居然坐着发哥,他皱了皱眉,不知道发哥的头皮屑会不会飘过来。

“同学,我能和你换一下位子吗?”一个好听的女声传了过来。发哥回头一看,是冲他说话,也没搭理,起身收拾风衣围巾,就去了别的地儿。

过来的人是苏眉,李鱼友好地点了点头,苏眉浅浅一笑:“李鱼,你见过海吗?”

“没有,我一直生活在内陆地区,上大学是头一次出远门,地地道道的土鳖!”李鱼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

“我的家乡在厦门,有空带你去看海!”苏眉好像很自来熟地对李鱼说。

“哦,厦门好地方啊,我之前还打算考那里的学校,可惜没考上。”李鱼礼貌地答道,他脑子一转,问道:“那你见过北方的雪吗?”

“呵呵呵,之前没见过,不过我已经大二了,你说见没见过雪?我还学会了滑冰呢,真冰哦!”苏眉露出一副你算计不了我的表情。

“那是那是,看你一付娇滴滴的样子,居然忘了你是学姐了,还是部长那样的大官儿,草民李鱼失敬失敬!”李鱼开起了玩笑。

“嗯嗯,免礼免礼…”苏眉很做作地摆起了架子。

“部长大人请稍等,小的去给您看茶…”李鱼站起来像店小二似的,做了个把手巾撘肩上的动作。

“扑…”苏眉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水,忍不住喷了出来。

“哈哈,你可真逗…”苏眉笑的时候眼睛弯成了月牙形,李鱼注意到她的耳垂上有两颗大大的耳钻,如果是真的应该很昂贵。

“我也挺喜欢杨过的,古天乐版的电视剧尤其爱看,不过我觉得杨过太苦了,断了一只胳膊不说,还苦等了十六年最后跳崖了事。幸亏作者给了个大团圆的结局,要不然我就得哭死了!”苏眉摆出了一个很苦恼的表情。

李鱼沉思了一下说:“也许人生本就如此吧,不如意事十有八九!杨过和小龙女虽然有了好的结局,可是郭襄却形单影只,悲苦一生。不过你要是换一种眼光看,郭襄女侠开创了峨眉一派,怎么也算是个女强人吧。所以我觉得问题啊,要从不同的角度来看!”

“可是她…事业再成功,心里也会很难过吧?…”苏眉不知怎的,对李鱼说的这番话颇为意动,她的眼角有些泪花,嘴里喃喃自语着。

为了不影响苏眉的情绪,李鱼赶紧拿起筷子,:“锅开了,我给你添羊肉吧!”

“嗯,谢谢…”苏眉小声笑着说。

这顿饭李鱼感到有些别扭,苏眉不怎么吃东西,只是一个劲儿地把自己盘子里的肉啊、虾啊、贝啊之类的,往李鱼锅里放。

同桌的其他人觉察出异常了,纷纷偷笑着。社长都过来打趣问,苏眉你是不是看上我们这位学弟了,把李鱼臊了个大红脸。

苏眉倒是没答话,吃完饭出了门还大大方方地掏出纸巾帮李鱼擦嘴。李鱼想拒绝来着,却被苏眉一个调皮的眼神给阻止了。

“苏眉,我…”李鱼不知道怎么措辞了。

“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对吧?”苏眉的眼睛在夜色下闪着光,“你在讲台上说话的时候,我就猜出来了!”

“是的,我们系里的女孩,还没说破,但是我很喜欢她!”李鱼心里暗自松了口气,他怕自己直说伤着别人,所以刚开始他说话有些吞吞吐吐。

“可是,我喜欢上你了,也许就在下午的某一瞬间吧!”苏眉一直在笑着,李鱼猜不透她心里想着什么。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了,你这么棒,追你的男孩一定很多的!”李鱼虽然拒绝了,但是他对女生一向彬彬有礼。

“嗨,有人追我是别人的事,就像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你不接受是你的事,互相没关系。”苏眉语气淡淡的,看不出有什么悲伤。

李鱼搓了搓手,他其实对感情问题没什么经验。他很怕伤害到这个刚见了两次面,吃过一顿饭的像精灵般的南方姑娘。

“那我都跟你表白了,你不会小气到以后见面躲着我吧?”苏眉将自己的沮丧掩饰的很好。

“当然不会了,”李鱼笑着回答道:“我不是那样小家子气的男人!”

“还男人?哼,小男孩,再见!”苏眉摆摆手,转身走了。

“哎,你不回学校?”李鱼用手指了指学校的方向。

“不了,我市里有住的地方,打车过去。”苏眉在路灯下用手梳了梳头发,她的背影有些萧瑟。

回到寝室,李鱼一个人在天台抽了两支烟,又喝了三罐啤酒,来回走了无数步之后,他咬牙拿起了电话。

“嘟…嘟…”

“喂,李鱼么?”一个声音缓缓入耳。

“江潇雅…”李鱼感觉自己手心全是汗。

“我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你,也许从我出生开始就注定了要喜欢你!”

“我来到大学里,感觉很陌生很孤独,只有想着你的时候心里才暖暖的。我小心翼翼地怀揣着这份喜欢,生怕一不小心伤害到你。”

“可是这不到两个月的时光,对我而言就像过了一生一样漫长,我把喜欢你这句话憋在心里,忍了又忍,实在忍无可忍。”

“我想和你牵着手逛街,想和你一起泡图书馆,想每天都看见你的笑脸,想每天都和你互道晚安之后再入睡,想名正言顺地带你去吃好吃的,想把你介绍给我远方的死党们。”

“我是个脆弱的人,之前我一直不敢想,如果你拒绝之后我会不会还活着。但是这番话我说出口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比想象的要坚强。喜欢你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事情,我绝不会强加于你,我也绝不做任何让你伤心,打扰到你的事情。”

“江潇雅,我,我…我是不是一直在说废话呀?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我真的好怕,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你!”

李鱼一口气说完了这么长一段话,说到最后他觉得自己快哭了。他的嗓子像被人卡住了似的,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电话那头没有回音,李鱼的世界只剩下了自己的心跳声。

“傻瓜,我一直都喜欢你啊!”江潇雅的声音亲切中又带着一点点宠溺:“你给我写的每一封信,我一直反复地看,你的大熊我每天都要搂着才能睡着。那天在大世界逛街,无意间看到了你最善良的一面,从那时起我的心里就认定你了。你是我喜欢的第一个男孩子,我相信也是最后一个。”

“那亲爱的,我们明天早上见吧。我今天晚上和文学社的新人们喝了点酒,幸福来得太快,脑袋有点晕…”李鱼说话极其温柔,一种难言的甜蜜感环绕着他。

“乖小鱼儿,早点睡吧!”江潇雅不舍地挂上了电话。

李鱼握着手机,心里好像有千言万语,可是刚才他怎么逼自己也不会说话了,好像那一番长长的表白,掏空了他整个身体。

冰城的夜晚寒气逼人,但想来李鱼和江潇雅两个人,一定都睡得很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