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恰似故人来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894字
  • 2019-04-08 08:03:24

入春之后,燕京的天气冷暖不定,某几日,更是迎来了大风沙天气。

漫天昏黄,张口就能吃到沙子,李鱼的咳嗽又恰好复发,整日里躲在奶茶店二楼,像一只瑟瑟发抖的野狗。

仿佛要配合他凄凉的处境,植树节那天,他从上午开始接到各种各样的消息,一个个旧时的记忆被翻起,直到晚上的那一声惊雷。

上午的时候,李鱼先是接到了好多年未曾联系的胖果果的QQ留言,问李鱼是否在燕京,并留下了自己现在的联系方式。

李鱼将电话打过去之后,才知道,胖果果和夏雨大学毕业之后,直接考回了老家的重点中学当老师,果果是地理老师,夏雨是政治老师。

兢兢业业干了这么久,两个人都没有转成正式编制,三年合同快到期了,夏雨有些心灰意冷,想和果果一起来燕京找找机会。

果果问起燕京的教育培训市场,李鱼在电话里也就多说了几句。

因为老赵的关系,李鱼对中小学教培市场比较了解,一直以来也非常关注。

在李鱼看来,这肯定是个长线的朝阳产业,随着整个社会经济文化的不断全面进步,人们对教育只会越来越重视。

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家长越来越多,相应的投入也越来越大。

李鱼用老赵在杭州的例子鼓励胖果果,你们只要专业素养过硬,授课风格能吸引学生,来燕京的任何一家教育机构,时薪一百五以上都不成问题,收入肯定远远强过在老家挣那点死工资,况且还是同工不同酬。

最后,李鱼在电话里慷慨的表示,如果她们以后来燕京,有用的着他李某人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挂了果果的电话,李鱼又有些后悔,刚才在电话里,忘了问问果果和夏雨的感情状况了。

男人也是贱,明明自己吃不到嘴里,但是老爱瞎惦记。

放下电话没多久,李鱼的手机又响了,这次对面居然是打的他在冰城时的那个手机号。

这一两年,李鱼那个老手机号,已经快没什么用了,除了各种促销电话,就是各种垃圾短信。

可是,李鱼一直将这个号码保留着,他不舍得注销,只是保留了个最低套餐,连来电显示都省掉了。

“喂,请问你找谁?”李鱼拿起电话,礼貌地问道。

刚才跟果果聊了一会儿天,他感觉自己没那么压抑,嗓子眼也不太难受了。

“李鱼,真的是你?”电话里的声音惊讶地问道。

“对呀,我是李鱼,你是?…”李鱼笑着回道。

“你为什么不换电话号码?为什么不换掉?”对面的女声突然哭了起来。

“你是西兮…许西兮,是你吗?”李鱼有些惊喜,也有些慌乱,他将手机握的紧紧的,急切地问道。

“是我,对不起,又打扰到你了!”许西兮哭着说道:“我真是没脸,我原本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给你打电话,我以为这个号码早就空了……”

“西兮,你别哭了,是我对不起你。

我把这个号码一直保留着,是因为我的心里,一直有些东西放不下。

我怕我丢了这个号码,就将所有的回忆,丢在了茫茫人海!”李鱼心情沉重的说道。

这个女孩毕竟是李鱼的前女友,虽然已经过了好几年,可是她只要一哭起来,自己除了说好话,陪笑脸,也没有更好的应对方案。

“你是王八蛋,是害人精,呜呜……”许西兮在电话里哭起来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是,是,我都是,西兮,别哭了,你已经长大了!”李鱼低声安慰着她:“你是有什么难处了吗?如果我能帮忙,你尽管开口!”

“李鱼,我原本是要证明就算没有你,我也能过上最幸福的日子,我许西兮一定能!”

“是啊,我也相信你,你是局花嘛!”李鱼笑着说道。

“滚!我知道你一定会笑话我的,我失败啦,我又失败啦…呜呜…”许西兮又开启了新一轮的眼泪模式。

“到底是怎么回事,咱能不这样没头没尾的吗?”李鱼的耐心渐渐消失,他在电话里咳嗽了几声。

“你怎么了,生病了?”许西兮吃惊地问道。

“没事,燕京的气候不太好,我的嗓子有些受不了这里的雾霾了。”李鱼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李鱼,你听着!”许西兮止住哭,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大声对他说:“我没想到能打通这个电话,我这三年来,第一次拨这个号码!”

“我知道,你一定没想到,我阴魂不散,居然还苟活于人世是吧?”李鱼惯于通过自嘲来博取别人一笑。

“呵…才不是呢!”许西兮还是原来那种直性子,喜怒就在一瞬间:“李鱼,我们分手之后,那年冬天我就在老家赌气跟一个男人结了婚,他的家庭条件很好,人长的也不差。

你不稀罕我跟着你,做一个小商贩风餐露宿满世界跑,那我就好好嫁个有钱人,享受生活!”

李鱼握着电话,静静地听着,没有作声。

“可是命运真是跟我开了个大玩笑,没有感情的婚姻生活,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牢笼。

我们各顾各的凑合了不到两年,终究还是在今年年初离了婚。”

许西兮深深吸了一口气,使劲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李鱼,你现在可以尽情的嘲笑我了,我将自己的人生越活越贬值,终于变得一文不值了!”

“你觉得我能笑的出来?听着你难受我会开心?

许西兮,我没有那么煞笔加变态,我只是有点恨你。

明明离开的那个人是我,辜负你的那个人也是我,你为什么要作践你自己?”

李鱼激动的连连质问:“结婚大事,你怎么能儿戏?”

“我不怪你,我自己选择的路和你没关系。

我也不恨你,你不是要做情圣嘛,我就是挺想知道,你是不是和你的初恋情人,过上了双宿双飞的神仙日子?”许西兮先是哭,后来又变成了笑。

李鱼沉默了,这个问题很尴尬,他自己选择的单身,哭着也要撑下去啊!

“喂,李鱼,你怎么不说话,哑巴啦?”许西兮追问道。

“不是,我怕说了,你会受刺激……”李鱼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

“没事,我撑得住,我不怕前男友在我面前秀恩爱!”许西兮大度的说。

“好吧,那你听好了。”李鱼用力吸了一口浑浊的空气:“西兮,我还没有跟那个女孩说这件事。

事实上,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这几年我一直都是单身!”

不等许西兮反应过来,李鱼赶紧补充道:“我这几年一直在做一些小生意,我开过食堂,现在经营着一家奶茶店!”

“你?你怎么能这么可怜?李鱼,你现在的地址,我去燕京找你!”许西兮在电话里果断地问道。

“好了,西兮,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很感激你对我的关心,并且不嫌弃我!

事实上,那些小生意,我只是做着玩的,我是全国顶尖的非著名外汇交易员,是久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头牌操盘手,我账户下管理的资金有几千万美金,一年的佣金收入几百万吧!”

李鱼说的这个佣金收入,是他今年的预期收入,他管理的钱多了,虽然分红比例少了很多,但是基数大了许多,总体算下下,肯定比去年的收入高。

“李鱼,你在说什么啊,真的假的?”电话那边的许西兮已经惊呆了。

“西兮,这个秘密我保守的了很久,你是我第一个告知的人。

你还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吗,我每个下午都在电脑前看盘?你呢,老是想方设法的进屋来捣乱!”李鱼问道。

他将压在心里的事情说出来,感觉好痛快!

古人说的果然没错,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如今的李鱼放在什么地方都是妥妥的高收入人士,他不想再因为一个饮品店小老板的身份,惹许西兮惦记了。

“我记得啊,你不是说你不喜欢自己的本专业,想学一些金融方面的吗,我一直以为你在研究股票呢!”许西兮依旧疑惑不解的说道。

“没有西兮,我从不看股票的,我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每天在做外汇交易了!”李鱼得意地说道。

“李鱼,我草你妈!”许西兮歇斯底里的大喊。

李鱼被骂的有些愣神,过了一会儿之后,他才问道:“西兮,你不是不可以骂我,但是这么突如其来,这么粗俗,到底是为什么啊?就算我把我妈交出来,你恐怕也不行!”

“李鱼,你既然背地里挣那么多钱,为什么一直瞒着我?

跟我分手的时候,可怜兮兮的对我说,自己恐怕一辈子做小买卖,不想让我跟着受苦。

我呸,亏我这些年一直偷偷惦记着你的事业!”许西兮用极度愤怒的语气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西兮,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只是一个菜鸟交易员,连续两年赔了十几万。

全靠我爸接济,还有夜市那点小买卖来支撑我们的生活,我哪来的自信,为你许下一片未来?”李鱼为自己辩白到。

说这些话他其实是有些心虚的,他和许西兮分手的主要原因是自己当时要被学校开除了,面子上挂不住!

再加上毕业聚会那天,他发现自己怎么也忘不了江潇雅,两方夹击之下,他做了那样一个混蛋的选择。

他不光伤害了许西兮,也对不起等了他好几年的李艺桐。

“你怎么说都有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为你高兴,也谢谢你第一个把自己的秘密告诉我!”许西兮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西兮,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些年都没有告诉别人,我到底是干什么的吗?”李鱼反问道。

“知道,怕露富呗!”许西兮不以为然的说道。

“不是的西兮,实在是我这一路走来,太过辛苦。

从大二遇见你的那天,到现在已经六七年过去了,除了每年过年那几天,我每天的睡眠时间从来没有超过六小时。

我每天都在无尽的恐惧中奔跑,在成为一个成功的外汇交易员这条路上,充满了失败和陷阱。

以前我不敢告诉亲近的人,是怕他们为我担心,我也不想告诉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因为他们总是只盯着成功者的荣耀,却不理会别人背后付出的辛酸!”

李鱼说完这一大段话之后,做了个总结:“西兮,我之所以选择第一个告诉你,是因为这条路我终于闯出来了,我想把喜悦和你分享!”

“嗨,你这个大笨蛋,你真的是活活把自己活成了一个挣钱机器,你连个女人都没有,要那么多钱干什么!”许西兮叹息着骂道。

“有用的西兮,我之前告诉过你的那个女孩,她的名字叫江潇雅。

大一结束的时候,我们原本约好了一起去燕京看奥运,她的妈妈却因为一场意外变成了植物人。

她父亲跟着年轻的女人跑了,整个家庭瞬间陷入了无底的深渊,她不愿意因为妈妈巨额的医疗费而拖累我,所以选择了和我分手但却不告知原因。

我为自己莫名其妙被甩痛苦了好多年,直到大学毕业之后我才逐渐打听到这些消息。

这三年我的确单身,可是她已经一个人孤零零的扛了好多年了。

我用自己挣的钱,在悄悄的为她分担身上的重量,将来有机会,我还想带她妈妈去国外治病。

所以,西兮,我觉得自己赚钱是很有用的,我要亲手向老天爷,拿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李鱼眼角含着泪解释道。

江潇雅总是占据着李鱼生命中最柔软的那一部分,每当想到她,自己总是情难自禁。

“知道啦,情圣,你都快要把我说哭了!”许西兮撒着娇说道,她的声音温柔了许多。

“你呢,西兮,以后有什打算?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最优秀的,千万不要自暴自弃,心灰意冷!”李鱼大声说道。

“我打算像你们一样,辞职去燕京闯一闯!”

“啊,你那文化局的正经工作不要啦?”李鱼吃惊的问道。

“没劲,开着几千块钱工资,单位一帮老人,整天一潭死水似的,我已经打了辞职报告,估计很快就能批下来了!”许西兮在电话里说道。

“那你妈妈能同意吗?”李鱼小心问道,在他记忆里,许西兮的妈妈也是个难缠的主。

“我离婚我妈也不同意,但我还是离了。李鱼,你知道吗,我这些年最后悔的,就是听了太多我妈说的话,我那时候就应该天涯海角的跟着你,死缠烂打地陪着你遭罪,再给你生一堆李小鱼,我就不信你还能真的不要我了?”许西兮的声音里又带上了不少水分。

李鱼怕她又哭出来,赶紧劝道:“西兮,你妈妈毕竟也是为你好,都过去了,我们两个人的命里,都是八字不顺!”

“李鱼,你等着吧,我到了燕京会去找你的!”许西兮说道。

“哦…”李鱼在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的联系地址告诉她,毕竟要是许西兮真要过来找他,他狠不下心来不理不睬。

“放心吧,我这残花败柳,不会打扰你和你天仙妹妹的幸福姻缘的。

我就是很好奇,想看看她现在什么样子,能把你迷的神魂颠倒。

再说了,我到了燕京人生地不熟,你不会见死不救吧?”许西兮大笑着问道。

“西兮,你不要这样说自己,你是我曾经喜欢过的女孩,在我心目中你永远高贵,我不许你再这么作践自己!”说完这些之后,李鱼将自己的新电话还有地址全部告诉了她。

许西兮说的没错,她一个女孩子要来燕京闯荡,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帮忙。

“李鱼,刚才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去燕京还有一个打算……”

“你说,我听着呢……”李鱼这一上午光打电话了,手机的电量有些不足,他赶紧找了根充电线接上。

“我打算去了燕京之后给你做二奶,大房我是不争了,不过我就不信,你能一辈子不偷腥?

你挣得钱足够了,我花不太多的!”许西兮哈哈笑着说道。

李鱼听完之后愣住了,许西兮和他住在一起有一年多时间,这姑娘虽然平时烦人了一些,不过无论身材还是样貌都是上上之选。

如果她真的不在乎名分,那么将来趁着江潇雅上班不在的时候,自己偷偷的……

李鱼越想越不堪,越想越脸红,终于忍不住唾了一口“呸!”

他刚想再跟许西兮严肃地申明一下,自己绝无此心,低头时才发现,许西兮那边早已经挂断电话多时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