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柳飞飞的意外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879字
  • 2019-04-02 08:44:34

李鱼的奶茶店选址在一所综合性大学的后门不远处,人流量有保障,品牌和口味也过关。

李鱼学着别的店家那样,在自己店里了留了一整面的墙,让顾客用便利贴留言之后贴在上面。

看起来很俗套,但是学生们很喜欢啊,开学营业不多时,墙上已经被五颜六色的便利贴占满。

李鱼还让一家口味不错的蛋糕店每天供应各式糕点,来店里谈情说爱喝奶茶的小情侣们,照例也会点上一份小糕点。

食药监的人对奶茶店盯得挺紧,好在李鱼过去在霍东他们学校食堂干的时候,跟这帮人打过交道,还是在他们的辖区范围之内,李鱼有很多小手腕能公关他们。

李鱼新雇的小姑娘叫曲红梅,不到二十岁,高中没毕业就只身来到燕京打工。

在找到李鱼提供的这份工作之前,她已经被三四波骗子以招工为名,骗走了将近一千五百块钱,而她全身的钱也只剩下了不到八十。

李鱼之所以在上门应聘的诸多人员之中,只招了这个小姑娘,是因为李鱼觉得她,第一眼看上去就很漂亮。

虽然穿的邋遢,脸上也满是污渍,但是明眸皓齿,底子一看就不错。

她张口说话时虽然有些紧张,普通话倒也标准,李鱼现在好歹已经是一个加盟店的老板了,以他自己的经验,店员漂亮一些,能吸引更多的学生前来消费。

李鱼后来又招了两个兼职的女学生,标准也一直是这个,在其他条件一致的前提下,主要看脸。

他给出的每小时工资比周围所有的同类店铺都高,所以他总能选到自己认为满意的人。

李鱼没有别的龌蹉心思,这些年他一直单身,时间久了,反倒不如大学时候那般洒脱。

如今他很少单独跟女生说话,布置任务啊,发工资啊,鼓舞士气啊,他一般都是当着众人的面直接说。

有时候看着几个女生都停下手中的活计,抬头看他,李鱼竟然也会羞红了脸。

为了不让新人们以为他李鱼有什么难以名状的毛病,李鱼私底下偷偷告诉燕燕,自己一直是有女朋友的人,只不过自己的女朋友在南方读书,如今两人离相见已经不远了。

李鱼不知道燕燕是如何转达他的这番话的,不过他发现,新来的这个叫曲红梅的小姑娘大概是没听明白。

李鱼知道她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李鱼这个老板年轻,从不骂人,而且还时不时为她们叫点好吃的东西。

但是她似乎有些用力过度,每天从不迟到,从不请假,从早上十点一直呆到晚上十点才回自己的住处,比燕燕都还要勤快。

这还不算,她连二楼的事情也包在了自己身上,每天中午的时候,都要上来拖地,打扫屋子,擦墙,擦玻璃。

记不清是第几次了,李鱼下午关门在屋子里做交易的时候,这个小姑娘总会过来敲门,不是来送茶,就是递水果。

李鱼开门想发火,迎面碰见一个漂亮中带着憨厚的笑脸,想生气却也生不出来。

今天晚上又是如此,李鱼正在忙着核对下午的交易数据,准备记录一些自己刚刚在脑海里蹦出的火花。

门外突然又传来水龙头哗哗作响的声音,不用猜,这一定是曲红梅又上来拖地了。

李鱼心头一阵火起,顾不得理会电脑上的东西,“腾腾腾!”地开门走了出去。

“小梅子,你不在一楼工作,跑上来干嘛!”李鱼冲着正在冲洗拖布的女孩大喊一声,他平时就叫曲红梅为小梅子。

“啊?对不起啊老白,打扰到你了。下面燕燕和兼职的两个女生都在,我想着抽空上来帮你整理整理屋子!”李鱼刚才一出声,将这个小姑娘吓了一大跳。

李鱼不喜欢这些姑娘们喊他老板,想来想去,还是老白这个称呼最合适,一来二去,大家也就叫习惯了。

看着眼前这个怯生生的女孩,李鱼心里倒是先软了不少,自己也是矫情,人家帮你拖个地怎么了?

李鱼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但是,小梅子,你的工作岗位是楼下的饮品店,不是我雇的私人保姆!”

“我知道,我会把工作干好的,但是你一个男人家家的住在上面,总需要有人帮着收拾收拾吧?”曲红梅点着头说道。

“小梅子,我自己有手有脚,我会打扫屋子,做家务。我只是开了一家小小的奶茶店,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老板,我真的不需要被人伺候!”李鱼苦笑着说道。

“老白,你每天都在忙着什么,我不懂,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不是一个奶茶店的小老板,你好像也没把这个店里的生意看在心上!”小梅子扬起脸来,若有所思地说道。

“哟,你还挺能瞎猜的,为什么这么说呀?”

李鱼突然对眼前这位小姑娘感兴趣了,就连霍东都不知道,他每天下午杵着电脑在干什么。

“前几天的时候,咱们店里生意特别好,每天的营业都能上五千,晚上关店之前我和燕燕对完账,我们两个人都开心的不得了。

可是向你汇报的时候,你却是像个没事人一样。那时候我就在猜测,你肯定是不将这些钱放在眼里的人!”小梅子一口气说出自己的推论。

李鱼听了不禁哑然失笑,他哪是看不起这些钱啊,纯粹是因为做交易员年头久了,钱在他的眼里只是一个数字,至于数字背后的意义,他还得慢慢回味才行。

“小梅子,你真是个聪明人,小小年纪为什么出来打工,怎么没有继续念书考大学呢?”对她的说法,李鱼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

“俺家三个孩子,我是老大,我爸供不起。再说了,我们省高考的竞争很激烈,我就算读完了高中,考上大学的机会也不大。”曲红梅说道。

“哦,那还真是可惜了……”李鱼叹了口气说道。

曲红梅说的是实情,她们省八九千万人口,可是像点样子的本省大学却没有几所,大家都得硬着头皮往省外考。

难度大不说,落榜的几率也远高于其他地方,所以曲红梅老家那里的人,一般读到高中一看自己不是这块料,就早早地辍学出来打工了。

“也没啥可惜的,我早点打工,能早点挣钱,遇上你这种好老板就更是福气,我现在每个月给家里邮钱,剩下的我还能自己攒点!”曲红梅说话的时候,露出幸福的表情。

“嗯,燕京地方大,机会也多,你抽时间多四处看看,最好是趁闲暇的时间学点东西。

你的好意我真的心领了,但是以后不许再上来偷偷干活,如果我发现的话,恐怕是要辞退你的!”李鱼假装扳起脸,严肃地说道。

“哦,老白,你别生气,我再也不敢了!”曲红梅赶紧把手里的拖布放下,站在一旁动也不敢动。

“赶紧下去吧!”李鱼转身说道,女孩“咚咚咚”跑下楼的时候,李鱼的嘴角涌起一丝笑意,最起码,眼力见儿还是有的。

李鱼转身回屋,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在桌上一直持之以恒地震动着,上前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好久不见的柳飞飞。

“喂,飞飞,好久不见!不好意思啊,刚才手机落桌子上,忘带了!”李鱼拿起电话笑着说道。

“老白,你还在燕京吗?”柳飞飞的声音带着很重的鼻音,还有几分急切。

“在啊,我国庆不打算回家了。”现在是九月底了,李鱼估计柳飞飞是问他国庆节的打算呢。

“老白,我想去趟你那里,不知道打扰不打扰?”柳飞飞小声问道。

“哦,没关系,不打扰,不打扰!”李鱼听了柳飞飞的话,不觉一愣,随后忙不迭地在嘴里问道:“你什么时候来啊?”

“我今天晚上十一点的火车到燕京,你能来车站接我一下子吗?”柳飞飞的声音里真的带着哭腔,李鱼能听出来她的尴尬。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李鱼在心里对自己说,他没有犹豫,对着电话说道:“放心吧,我会去车站接你的。”

“老白,谢谢你……”柳飞飞哽咽着说道。

“嗨,咱们之间用不着说谢谢。飞飞,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李鱼问完之后突然醒悟,柳飞飞现在一定是在火车上,他赶紧补充道:“算了,你别说话了,先在车上好好休息,等见面了再说!”

挂了电话之后,李鱼抬手看看表,现在已经快晚上八点了,店铺一般晚上十点关门,时间上也来的及。

晚上十点,送走燕燕和小梅子两个女孩,李鱼匆匆落下卷闸,开着车朝火车站的方向奔去。

李鱼没有在出站口停留,人太多,他不一定能接的着。

问明白是哪趟列车之后,李鱼买了一张站台票,在列车员的指引下,在柳飞飞乘坐的火车进站之前,他已经提前找到了火车停靠的站台。

火车鸣着笛进站了,九月底的燕京,夜晚的风里透出丝丝凉意。

柳飞飞手里拎着一个小拉杆箱,身上穿着有些单薄的小碎花连衣裙,脚上是淡紫色拖跟凉鞋,脸色苍白,看起来憔悴了不少。

她下车之后挤出人群,四处张望了一下,像是在寻找出站口,李鱼一边向柳飞飞快步走去,一边大声招呼着:“飞飞,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柳飞飞闻声回头张望,看到李鱼之后,从脸上挤出一些笑意,等李鱼走上前来,她有些委屈地喊道:“老白,你可算是来了!”

柳飞飞的脸上似乎还挂着泪痕,李鱼向她点了点头,一把接过柳飞飞手中的行李箱,嘴里大声说道:“车站人多,咱们回去再聊!”

一路上柳飞飞没怎么说话,只是用眼睛呆呆的望着车窗,李鱼将车上的音响打开,开着车一路飞驰。

他出门之前已经打扫过自己的屋子,柳飞飞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睡在他的床上,自己在二楼客厅的沙发上对付一下就可以了。

实在不行,他也可以帮柳飞飞订酒店,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关键是,他回去得先听听柳飞飞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回到住处之后,李鱼用微波炉帮柳飞飞热了一些饭菜,柳飞飞一声不吭地吃了个精光。

李鱼又递过来一杯晾好了的白开水,柳飞飞结果之后,“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李鱼递给柳飞飞一张纸巾,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孩擦完嘴,李鱼才道:“你累不累?要不晚上先休息吧。我床上的被罩床单都是为了你新换的,你在里面能睡个好觉。

我在客厅的沙发上为你护花,放心吧,老班长的人品肯定能信得过!”

“老白……”柳飞飞听完李鱼说的话,突然伏案呜呜的哭了起来。

“怎么了,飞飞?有什么事情你就告诉我,我和你一起想办法!”李鱼轻声问道。

“老白,我被人骗了,我被人骗了……”柳飞飞仰起头对李鱼哭诉道,她没什么血色的脸上挂满了泪水。

“怎么回事,你别着急,慢慢说!”李鱼又从茶几上抽出一张纸巾,递到了柳飞飞手里。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柳飞飞边哭边讲,李鱼将纸巾盒里的纸巾差不多递光的时候,关于柳飞飞的情况他才了解清楚。

柳飞飞确实是被人骗了,被骗色骗财,损失惨重。

柳飞飞大学时没有谈恋爱,前几年李鱼在同行的路上劝过她,也告诉她,陈帅如果泉下有知,自然希望柳飞飞能找到幸福的归宿。

柳飞飞读研之后,不知怎么认识了一个大她三届的师兄,这位师兄毕业后在燕京工作,却时常回学校看她。

柳飞飞感受到了爱情的温暖还有久违的呵护,她将自己的身子还有心都交付了出去。

柳飞飞读的是专硕,今年暑假毕业之前,那位师兄突然逐渐地开始疏远她。

两个人电话联系也越来越少,几次吵架之后,感情终于是彻底破裂了。

谁知道,就在那时柳飞飞到医院体检,意外查出来自己怀孕了,她没有相关的经验,到如今,胎儿已经快三个月大小了。

柳飞飞读研期间攒下的钱,都被她这个前男友以各种名义借了去。

原本她家里条件不错,可是李鱼现在才知道,她哥已经赌博成瘾,将家产挥霍一空。

她嫂子去年也和他哥离了婚,柳飞飞的父母已经快被这个不成器的儿子逼疯了。

柳飞飞研究生毕业之后,还没找到工作,她身上连打掉腹中胎儿的钱都没有。

她给那个男人打电话,诉说详情,对方本来答应柳飞飞出这笔手术费了的。

谁成想,柳飞飞上了火车之后,再打电话联系,那边却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这样的声音。

万般无奈之下,柳飞飞才找到了李鱼。

“哎!”听完之后,李鱼一声长叹,柳飞飞是个多么好的女孩,要学历有学历,要样貌有样貌,要是陈帅在的话,他们俩该是一对人人羡慕的璧人才对啊!

“真是个人渣!”李鱼狠狠地骂道,他偷眼打量着沙发上抹着眼泪的柳飞飞。

之前没朝那方面想,现在看起来她的小腹确实有些微鼓,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老白,你不会笑话我吧?”柳飞飞泪眼汪汪地瞅着李鱼问道。

“哎,你个傻丫头,我怎么会笑话你呢!”

李鱼叹了口气,接着问道:“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这里生意很好,呵呵,有的是钱!”

笑完之后李鱼又问:“这肚子里的孩子,你真的不打算要了吗?”

柳飞飞用手在自己小腹上轻轻摩挲了一会儿,微笑着抬头对李鱼说道:“这孩子本就不该来,没有了爱情,没有了父亲,我如果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上,那我就是最不负责任的妈妈!”

李鱼闻言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么认为的,虽然说对柳飞飞肚子里的小生命并不公平,但是一切只能怨他那个未曾谋面的人渣父亲。

这些年身边人的许多事,李鱼都一一的看在眼里,在感情的世界里,女人总是那个更容易受伤的一方。

她们大多数人,会在一段感情中全力以赴,哪怕最后心灵上和身体上,都会受到巨大的伤害也在所不辞。

“你先好好的在我这里修养几天,等吃的饱饱的,养的胖胖的,我再带你去医院。

放心吧飞飞,我一定会替你保密的!”李鱼将柳飞飞安顿在自己的床上躺好,出门关灯的时候,他回头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