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坏消息不断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399字
  • 2019-04-01 09:22:23

可可大学毕业了,她终究没有像霍东一样倔强,而是听从了家里的安排,回到D市电网公司里开始上班。

走的头一天,可可约着李鱼和霍东,在学校门口的串店喝到了后半夜。

刚好是周末,李鱼不需要做外汇交易,食堂档口有任燕燕帮着照看,三个人喝的十分尽兴。

可可大学毕业了,可是她这四年的等待和追求,依然换不来霍东的任何回应。

可可在泪眼闪烁间,几次端起酒杯向霍东敬酒,霍东举杯就干,但是从不跟可可的眼神触碰。

李鱼知道,可可这一走,他们之间也许久再也没有机会在一起了。

从初中算起的话,这段纠葛已经有太多年头了,可可终究会开始新的生活,而最关键的是,李鱼知道,霍东这次真的喜欢上了另一个女人。

可可妈妈第二天上午来接她,李鱼帮着从宿舍楼往车上搬东西,可可的眼睛又红又肿,估计是哭了一夜。

直到可可妈妈的汽车消失在李鱼的视线里,霍东才从树丛后面悄悄现身。

李鱼问他,既然惦记,为什么不出来送一送,霍东摇着头没有回答。

霍东如今喜欢上的女孩姓姚,叫姚欣。这个女孩,是霍东在食堂档口结识的,当时他是档口老板,她是慕名而来的食客。

女孩比霍东大两岁,年纪轻轻已经留校当上了艺术学院的讲师。

姚欣属于那种气质超常的女孩,个子虽然不高,但是谈吐着实不凡。

两人认识不过几次,霍东已经被她迷得神魂颠倒,霍东私下对李鱼说,自己这次是认真的,如果谈的好的话,两个人就商量结婚的事情,毕竟女方也不小了。

李鱼这是第一次听到霍东如此认真地对待一份感情,他先是表示很惊讶,继而由衷地为霍东开心。

接下来的日子里,霍东除了做好好麻辣香锅档口的事情,就是和姚老师好好谈恋爱。

他们的进展不能说有多快,但算是有条不紊,姚老师也是一个经历过沧桑的人,霍东却在她这里寻找到了难得的安逸和幸福。

李鱼的日子一如往常,每天早上起床锻炼,上午去食堂干活,中午忙完之后,回到自己的住处开始进行外汇交易,他自己的交易风格逐渐成型,在收益率上已经渐渐超过了九哥。

李鱼每个月都会安排一趟厦门之行,每次他都会给江潇雅送不同的东西,每次送东西的时候,他都会写点什么。

李鱼一直都不认为自己是个浪漫的人,他一年只送一次鲜花,送花只送郁金香。

除此之外,他送给江潇雅的礼物可谓五花八门,学校附近女士会馆里的高档健身卡啊,换季时好看的衣服鞋子,还有一些高端品牌包包啊,他都会送。

李鱼知道自己的眼光不好,但是他手里拿着江潇雅的相片,听任那些服务员们提供各种意见,他只要选择最对的那个方案就可以了。

李鱼委托九哥公司账户每月发放的资金,也一直在继续,他的收入在不停增长,但是汇去的钱却并没有继续增多。

顾阿姨的病情没有出现大的好转,现在汇去的钱基本够病房里的花销。

燕京的房价在不断推高,霍东深深迷恋的那个姚老师是燕京本地人,霍东开始吵吵着要在燕京买房,李鱼听的多了,也难免会动心。

他想多攒一些钱,将来给江潇雅妈妈治病,也想留出一部分,趁着燕京房价涨的太高不可攀之前,买一个能让江潇雅觉得温馨的小窝。

虽然李鱼只是一个小个体户,但是托九哥的公司帮忙代缴一些社会保险,还真是小事一桩。

时光匆匆,不觉又是一年。

2013年的夏天过完的时候,李鱼觉得自己好像苍老了很多,因为从开春到现在,他听了许多消息,但是几乎没有什么好消息。

刚过完年不久,老赵给他李鱼打来电话,说自己又一次光荣落榜了,他自己和浙大研究生院的录取分数线之间,好像隔着一道天堑,任凭他如何努力都跨不过去。

七月份的时候,老赵又一次打来电话,电话里他用极其平静的语气对李鱼说:“老李,我和文娟正式分手了!”

李鱼听了很惊讶,问道:“为什么呀,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就算你考不上浙大,你挣的钱也不会比她少的啊?”

老赵在电话那头说道:“是我提出来的,文娟已经保博了,说不定明年就会出国。我感觉,我有点跟不上她的脚步了……”老赵说完这些话,在电话那头的嗓子突然嘶哑起来。

李鱼听了之后,久久的没有回话,他仿佛又看到了好多年前,那个因为失恋,在篮球场上哭的一塌糊涂的大男孩。

盛夏时节,燕京天气热的让人心慌,但是坏消息却是一件接着一件。

李鱼平日往家里打电话的次数不多,但是这一段时间,总觉得家里人说话时的态度怪怪的。

在李鱼几番追问之下,爸爸才告诉他,家里借出去的钱出问题了。

将近两年多的时间,之前放出去的钱,光是利息已经收回大半。

今年开春,老翟叔那边的利息突然又涨了,全家人一起商量之后,又把以前賺到的利息钱全部投了进去,连之前家里分到的一栋小户型楼房也卖了。

结果,这次形势很不好,老翟叔从五月份开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前按月付的利息,六月份的时候也停了。

几百号人天天堵在公司门口,都想讨回自己投进去的本金,可是谁都要不到钱。

李鱼在电话里听到这儿,就知道事情闹大了,他急忙安排了一下食堂的工作,连夜开车回了家。

要说食堂这点生意吧,挣钱倒是挺挣钱的,但是这一年多干下来,李鱼依然有了深深的倦意。

经常要应付上面的各种检查不说,还真的挺脱不开身的,每天五六张嘴等着吃饭,歇一天都亏的厉害。

回到家的时候是晚上八点多了,天刚刚擦黑,妈妈从门诊接着爸爸前脚进门,李鱼后脚就开车到了小区楼下。

进了家门之后,李鱼顾不上客套,直接问:“爸,我回来了,电话里说不清楚。怎么样,咱家到底被套进去多少钱?”

李鱼爸爸也是刚进家门,嘴唇灰呛呛的,闻言嘴角哆嗦了一下,眼神躲闪着说道:“没,没有多少钱!”

“爸,我是你儿子,有什么不能说的呀。我都长大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李鱼端了一杯水,走到爸爸身边温柔地说道。

一旁的老妈脸色铁青,大声嚷嚷道:“完了,几百万全贴进去了,你还整天说你自己小心谨慎?这下完了,还想着给你儿子在燕京买房?想的美!”

爸爸的脸色很难看,抬头望了望李鱼,想要说些什么,终究只是叹了口气。

“爸,不算这些年的利息,那些后投进去的利息钱,就当咱们从来没有得到过。只算我们家的本金,还有叔叔们的本金,加在一起总共有多少钱?”李鱼小声问道。

“加上卖了那所房子的钱,咱们家的大约投进去有一百二十多万,你两个叔叔各自有个四五十万。”

爸爸想了想之后,接着说道:“是爸爸糊涂啊,当时不应该不听你的劝告!”

“爸,别说了,谁都不长前后眼,你不也是为了我吗?”李鱼柔声劝慰道。

“加上后来的利息又滚进去的钱,咱们最起码投进去三百多万,您有没有按我说的,押点东西在手里?”李鱼抱着希望问道。

“只有富丽酒店十七层的五个套间的手续抵押给了咱们,可是几百万的钱,那要猴年马月才能收回来呀!”李鱼爸爸焦躁不安的说道。

“爸,就那五间房?”这种酒店的套间又不能拆出来单卖,根本不值多少钱,李鱼只好不甘心地再问道。

“还有一个倒闭了的中药厂,还是在离市里五十多里地的一个镇子上,不到一百亩地,上千平米的厂房,但是都闲置着,卖不出去,根本不值多少钱!”李鱼爸爸一边摇头一边叹息着。

李鱼听了也是无计可施,那么偏远的地方,土地要能值钱,才算见了鬼了。

李鱼只好又问道:“爸,我记得那个姓翟的不是还有其他厂子来着嘛?”

“嗨,有个家具厂,早就被债主们抢光了,家里新添了好几把好几把椅子,都是从那里搬来的呢!”李鱼爸爸说道。

“慢慢看吧,爸,别着急,别上火,只要富丽酒店还在正常经营,有那几间客房,一天也能回个千把百块,一个月……”

李鱼说到这里突然不说话了,他自己心算了一下,最理想的状况下,一个月三万,一年三十六万,损失的钱要想全部挽回,需要将近十年的时间。

自己说出来,这不就是在给爸爸添堵呢嘛?

父子俩又细细聊了半夜,李鱼主要的工作,就是给家里人灌各种心灵鸡汤,然后带着爸爸展望美好未来。

听爸爸说,叔叔们各自的家里,虽然也难免起一些战火或者争端,但是老李家的人本分,基本上没有挪用过外人的钱。

投进去的这些钱,几乎将每家的家底都掏了个干净,好在没有和外人起一些财务上的纠纷。

李鱼匆匆赶回燕京,不久之后,霍东家里也传来了近乎同样的消息。

不同的是,霍东的家里损失更加惨重,他家的亲戚多,集资起来放出去的贷款以数千万计。

不管怎么说,眼下看来,霍东在燕京北三环买一套六万左右,一百二十平米大三居的梦想暂时破灭了。

随之而止的,是他和姚老师的恋情。

直到分手,霍东都一直在对李鱼说,姚老师和他分手,真的不是因为自己一时半会儿买不上房子,而是她家里人,压根就看不上霍东的职业。

霍东的职业是什么?当然和李鱼一样,是个食堂档口的小老板,他俩的份额各占一半。

失恋那段日子,霍东连着好几天没有去食堂,自己一个人躲在出租屋里不停的喝闷酒。

李鱼知道他心里面又有了疙瘩,也不好多劝什么,每天晚上下了工,过去找他坐坐,偶尔两个人一起喝点小酒。

八月中旬的一天,李鱼拿着后勤开的结算款和账单找到了霍东,他开门见山地说道:“筒子,这个月结账了。这次结完账,咱们这个买卖,我看就算了吧。你状态不好,我也想换个环境,食堂里面太封闭了!”

霍东用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抬头看了看李鱼,掐灭烟头之后点了点头,说道:“老白,是我对不起你,这次我又拉了后腿。我被姚老师搞得心气全没了,什么都不想干!”

“食堂的事情是小事,我们生意这么好,肯定能转个好价钱,放心吧!”

李鱼上前拍了拍霍东的肩膀,接着说道:“关键,你这感情生活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说句不客气的啊,筒子,这位姚老师的条件真的不错,你喜欢人家是正常的,但是你要分的清,自己喜欢的到底是她这个人?还是她大学讲师和燕京本地人的身份!”

“都有吧,我很喜欢她,她恰巧也是燕京本地人,还是个大学老师,我觉得很有面子啊!”

霍东傻笑着对李鱼说道:“不瞒你说老白,咱们开这个店没少挣钱吧?你牛逼,跟着你我每个月最少分这个数!”

霍东伸出两根手指比划着:“可是,我根本就没攒一分钱,我全花给姚老师了,你说我爱不爱她?”

“筒子,你要是真的爱她,那为什么要同意分手呢?大不了出去找一份工作,我觉得姚老师未必会放弃你!”李鱼问道。

“没用的老白,我们两个人睡觉的时候说的好好的,她回了家还是会变卦。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些燕京的老户们,从骨子里看不起咱们外地人,再加上我家出了借贷那档子事,一时半会儿也买不上房子,我和姚老师根本没戏!”霍东呼扇着手说道。

李鱼摇着头,从霍东那里走了出来。

长大之后,李鱼明白了许多道理,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是只靠爱情就能解决掉的,钱虽然听起来俗之又俗,但是它确实能解决掉人的大部分烦恼。

只有挣了钱,他才能帮着江潇雅妈妈治病,也只有挣了钱,他才能心平气和地劝慰自己的爸爸:没事爸,天塌不下来,我会和你一起顶着。

也只有挣了钱,将来他才能落落大方的牵着江潇雅的手说,你不要担心,你用不着自己扛起一切,万事有我!

食堂的档口,带房租总共转出去四十五万,比他们租的时候赚翻了两番,主要原因是,李鱼连麻子传授的那张方子也教会了接手的老板。

李鱼在经营小买卖上已经不是新手了,就像麻子跟他说的,一个饭店要想火爆,口味好只是入门条件,其他日常经营,成本控制都很重要。

李鱼无心在餐饮业继续发展,所以那张底料方子留着并没有什么用处,接手的老板是个从十六岁就来到燕京打拼的同乡,性格很对李鱼的胃口。

转让出来的这些钱,李鱼和霍东一人十八万,另外的九万,李鱼打算等麻子大婚的时候一并带给麻子。

过了不久,霍东收拾好自己的行礼,打包寄回了D市,他的车确实放不了太多东西。

霍东对李鱼说,姜义现在去了西京发财,自己打算先回趟家,等事情安顿妥当,再到姜义那里溜达一段时间,找姜义玩玩,顺便看看有没有更好的门路。

李鱼知道,霍东一时半会儿还忘不掉姚老师,他也就没再劝。

去西京看看也好,那里毕竟是古都,还有兵马俑,以及连绵不断的百八里秦川,算是个散心的好地方。

李鱼已经快两年没见过姜义的面了,听霍东说他去年卖掉了自己的三辆运煤车,要向其他行业转型了,没想到现在去了西京发财。

孙海洋去年考上了财经大学的研究生,今年入秋已经升研二了,他过来的次数不多,过来了基本上也就是在霍东和李鱼的档口白吃白喝。

不知为什么,李鱼不再像小时候那么看不惯孙海洋了,大概是这家伙肚子里的学问逐渐深了,说话有了水平,性子也沉稳了许多。

不过他一直很胖,天天吵吵着要减肥,也没见真的减掉过多少赘肉。

反倒是姜义,这些年一直泡在酒池肉山上,不光没怎么变胖,听霍东说,这几年倒是越来越瘦。

大神研究生的第三年,导师刚好去德国交流去了,他被委托给了导师在中科院的一位师兄,也来到了燕京学习。

李鱼偶尔会开着车去看他,这小子还是像以前那么不会说话,更别说谈女朋友这么高端的事情了。

不过他读研这两年,乒乓球水平突飞猛进,李鱼在中科院研究所的乒乓球桌上,已经输给他好几次了。

赶在九月开学之前,李鱼物色的新买卖开了张,这次他瞄准的生意,是几年之前他卖关东煮和爆米花时,租给他门斗子的店老板开的那种“奶茶饮品店”。

李鱼这次花了大价钱搞了一个加盟店,一楼的面积大约有五十多平,完全够用。

二楼小一些,也有三十几平,李鱼干脆退了房子搬过来住,楼上卫生间,卧室,厨房一应俱全。

李鱼将自己用惯了手的任燕燕带了过来,还有一个漂亮女生是看着门口的招聘广告找上门的。

燕燕经过总部培训,已经是一名合格的营业员,所以她的工资还是三千五,新来的女生虽然样貌出众,但是毕竟是新手,李鱼只给她开两千五的保底工资。

两个女孩就住在离店不远处的出租屋内,每个月底还有五百到一千不等的提成拿。李鱼这个老板虽然管住不管吃,但也算是挺良心的了。

之前干食堂的一年多日子里,李鱼其实感觉自己忙坏了,这次他特意选了个轻松的买卖,除了一些必须老板出马的事情,他不打算参与日常经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