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大学漏子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838字
  • 2019-03-31 17:36:04

李鱼就这样和霍东一起回到了燕京,去云南的时候,两个人意气风发,回来的时候却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发财梦就此断送不说,还被骗走了不少的钱,再加上来回路上的花销,损失不小。

李鱼的损失尤其大,他的交易账户沉睡了整整一个礼拜,这些年来,除了过年的时候,他就没有中断过这么长时间。

霍东比之前更加心浮气躁了不少,他不愿意出去找工作,也不愿意听从家里人的安排,回老家的电厂上班,只是整日四处闲逛找姑娘聊天。

他觉得自己对不住李鱼,面子上挂不住,也不敢轻易地上门来麻烦李鱼,无论李鱼怎么开导他都不行,好在,这样的日子并未持续太长时间。

四月下旬,李鱼又飞了一趟厦门,还和往常的套路一样,他托花店的小姑娘送了礼物还有自己亲手写的情诗,这一次的礼物他思虑良久,是一款迟到了很多年的苹果手机:“iphone4s”。

江潇雅过完年之后,应该知道了家里的情况,也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不光一直在给她送礼物,而且一直在为她的家人尽着一份心意。

李鱼相信,江潇雅可能猜不到这个神秘人是谁,但是既然顾阿姨治病已经用了账户里的钱,那么这区区一个苹果手机,也就不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李鱼有把握让江潇雅不光用着放心,而且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李鱼在卡片上是这么说的: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也不是爱人之间,

心灵上的冷漠沟渠,

而是,

远隔天涯的我,

和疑惑未解的你。

是阴谋诡计,陷阱牢笼?

还是真情真意,上天安排?

一切也许早已注定。

这是一款神奇的手机,

如果你哪天累了,委屈了,

可以对着它轻轻诉说,

不管多远,我能听到。

当时空之门打开,

我会出现在你面前,

如果你想加上一个期限,

那么我的承诺是两年,

两年之后,就是永远!”

…………

李鱼回到燕京之后,意外地在霍东他们学校外面看到了一个转让通知,霍东他们学校小食堂二楼有一个档口打算出兑。

这个档口原本是经营石锅拌饭的,效益不太好,老板准备带着老婆回老家。

李鱼跟那个老板通了好几次电话,又实地考察了一番场地,谈妥了转让价格,准备接接手了。

在定下来之前,他又带着霍东溜达了好几趟,十一万块钱,租期直到明年三月,霍东没怎么犹豫就同意下来了,他现在很佩服李鱼的眼光。

李鱼是这么打算的,这是十来个月的房租,中间有暑假还有寒假,看起来是挺吃亏的,但是好就好在,霍东他们学校的食堂面向社会开放,假期里也断不了生意。

而且,一天时间就中午和晚上时的饭口比较忙,他招呼上午和中午,霍东忙活晚上,两个人的时间刚好能岔开。

学校食堂虽然利薄,但是只要量上去了,也可以挣到钱。

交了钱,签了转租合同,霍东才想起来问李鱼:“老白,咱们打算干什么呀?还没想好项目呢!”

“呵呵,等你想到黄花菜都凉了。筒子,我其实已经琢磨了不短的时间了,咱们干麻辣香锅吧!你看香锅里辣那家店多火,干好了发财啊我跟你说!”李鱼乐呵呵地逗着他。

“可是咱们没有技术啊,人家那口味可是秘方!”霍东听完李鱼说话之后,表情先是一喜,接着又担忧起来。

“不怕,我想办法,你现在当务之急,是去劳务市场找两个厨师回来。用不着精通什么菜系,找两个会颠勺,脑子够用就行,技术咱们主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另外再找一两个打杂的,剩下人手不够,咱们可以雇几个学生当临时工!”李鱼信心满满地吩咐道。

李鱼说这话的确是有十足的信心的,因为前几天他已经和麻子联系过了。

麻辣香锅属于干锅,底料和火锅虽有不同,但是相差也不是太大,麻子这几天正在加紧试验,成功之后就会将炒料的视频给他发过来。

李鱼笑着对麻子说,你这就算是技术入股了,以后每年抽出总盈利的百分之五给你寄过去。麻子痛快的拒绝了,说你等我办婚礼的时候,尽你最大能力包个最大的红包就行了。

老赵前几天也刚和李鱼通过电话,这小子点儿太背,辛苦了一整年,考研时虽然多考了十几分,没想到,浙大的复试线也跟着提高了,他还是没跨过那道坎。

老赵现在一边在教育机构里代课挣钱,一边抽空复习,准备三战浙大。

李鱼问他,和文娟姑娘有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老赵说,还没有。

文娟姑娘已经在他面前一丝不挂,除了那道最后的防线,他们该发生的都发生过了,可是老赵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坎。

他觉得,只有做到自己曾经答应文娟姑娘的事情,才能真正赢得对方的心,他不希望双方的爱,变成了女方对他的怜悯。

李鱼耐心劝慰了老赵一番,顺便邀请他有时间到燕京一聚。除此之外,他也说不清楚老赵的坚持是对还是错。

这几年老赵学的很辛苦,如果不是这种执念,他早就去别的学校读上研究生了。

可是反过来一想,如果不是文娟姑娘,老赵又何必念什么劳什子研究生呢?

在李鱼心目中,他一直就是那个侃侃而谈的补习班赵老师,是几年后堪比老俞或者老罗的教育机构最佳金牌讲师。

麻子的底料炒制视频很快就位了,李鱼和霍东两个人在小黑屋里偷偷试了两大天,味道果然一流,比外面香锅里辣的口味更加醇厚,也更加香辣爽口。

找厨师的过程不太容易,霍东去劳务市场跑了好几天,没找见像样的,不是脑子不行,就是看起来没眼缘,再不就是要价太高。

眼看着五一假期过完就要开业,他们只找到一个配菜的阿姨。

李鱼忙着在电线杆上贴招聘广告的时候,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办法,很快他们就找到了两个厨子,还在劳务市场门口捡到一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回来洗菜切墩打杂。

李鱼的办法一点都不复杂,应该说,全天下的小老板,着急用人又找不到人手的时候,都可以用他这招。

李鱼和霍东来到劳务市场,只要对方是个看起来干净爽利的厨子,李鱼就上去问,你要多少钱?

厨子一般回答他四千或者是四千五,李鱼立马会说,我那儿高校食堂,要求不高,但是着急,给你多加一千,同意的话立马跟我走!

李鱼用这种方式,不到一个小时,就找到了两个看起来不错的厨子。

他之前的如意算盘是这么打的,先把队伍拉起来干着,人不行就慢慢辞退,反正是他们先给老板干完活儿,老板才给他们结工资,主动权一直在自己手里。

好在一番紧急培训之后,正式上岗的两个厨子表现都不错,对得起李鱼给他们出的那点溢价。

麻辣香锅档口的生意从开业那天起就非常火爆,李鱼在学校找了几个临时来勤工俭学的女生,中午和晚上饭口的时候在窗口前帮忙。

半个月之后,李鱼又找来了之前在健身会馆带过的那个女徒弟任燕燕,她一直在一家客服公司干话务员,李鱼给她开一个月三千五的保底工资,让她负责在窗口刷卡,还有喊单。

这个姑娘皮肤有点黑,模样还算周正,最主要的优点是嗓门大。

哪怕是点餐的号码排到一百多号,哪怕是学生或者是外面的上班族,坐到了离他们档口几百米远的地方,只要李鱼家的任燕燕张口一喊,保准楼上楼下的食客们都能听清楚。

李鱼和霍东做了明确的分工。李鱼的工作时间是上午九点到下午一点,霍东的工作时间是下午四点半到晚上十点,李鱼中午比较忙,霍东晚上的时间比较长。

周末的时候两个人可以偶尔对调,他们两个人全不在的时候,那帮人就都听燕燕的。

李鱼将自己雇的这五个人都安排在了霍东学校的寝室里,三个男的在一个宿舍,两个女的混在其他女工的宿舍。

燕京的大学里床位寸土寸金,为这事儿,霍东没少跑他们学校后勤部长的关系。

人员安排妥当之后,李鱼突然发现,自己每天上午的事情也不是太多。

学校有后勤管着的库房,米面油都从那里出,蔬菜有个固定的菜头儿天天往窗口送,李鱼他们结回来款,他才会笑嘻嘻地上门要钱。

剩下的一些东西,霍东会开着车跑干调批发市场买回来,他现在赚钱赚得发了狂,每天晚上都要来李鱼这里碰一下,开个会进行总结,李鱼被他搞得不胜其烦,经常后半夜才能写完自己的交易日志。

李鱼他们隔壁,是一家子东北人开的过桥米线档口,李鱼觉得他家那个味道怪怪的,应该是一种什么飘香剂,但是架不住女生们很爱吃,生意虽然不能跟李鱼的麻辣香锅比,但是还是不错的。

米线家的儿子是个鬼灵精,天天放着自己家的生意不管,就在李鱼这边瞎溜达,他媳妇怎么骂都骂不回去。

李鱼炒酱配料等核心技术都是在自己的屋子里完成的,厨子都学不走,更何况是他?食堂后厨里面,李鱼根本没有秘密,想看就任他随便看。

米线家儿子看了一段时间看不出门道,转而提出要用自己过桥米线的秘方,来换他底料的制作方法。

李鱼笑着拒绝了,他心说,就你那添加剂兑出来的汤底,傻子才和你换。

不过为了和气生财,他是这么说的,我这底料都是托人从云南那边高价稍过来的,我一来不会,二来也答应人家不外传。

米线家的老头子人不错,像是个传统的东北人,李鱼在冰城呆了四年,还是觉得这样的人相处起来更加亲切。

老头子年纪不大,但是酒量真是惊人,从早上上工开始喝酒,一天下来二斤白酒打底,天天如此。

老头子的小孙女刚上小学三年级,大概是随了他妈,长的十分漂亮,李鱼也很喜欢逗她。

有的时候,她妈妈忙着在前台刷卡下单,李鱼会过来指导指导小女孩功课,老头子就会夸奖李鱼一番,直言他会的还挺多,说不定还是个大学漏子。

李鱼听了好几遍,才听明白所谓“大学漏子”,就是指老头儿觉得他是个人才,差一点点就能考上大学那种人才。

大概是进入高校餐饮届的高学历人才太少,老头子的想象力有些匮乏,李鱼没敢承认自己其实考上了大学,他怕说出来给大学生这三个字丢脸,所以,听了老头三番五次的“夸奖”,他也就低头默认了自己是个大学漏子。

老头为了节省成本,经常自己早上起来去菜市场接菜,李鱼听着新鲜,也就跟着去了几次。

人太多,挤那一早上,就为了省几十块的菜钱,李鱼认为不值,他早上起来还要打球锻炼身体呢。

学校里对食品安全问题抓的很严,每天都要留样品,天天都要记台账。

李鱼不喜欢这些作业,就将写台账的事情交给了燕燕,领导重视你,自然要给你身上多加加担子了。

不过每天中午的留样,他都是要亲自放到留样盒中的。食品安全无小事,尤其是高校食堂里面,吃饭的人太多,出了问题谁也担待不起。

不知不觉暑假就快来临了,李鱼在六月底找机会回了趟冰城,取到了姗姗来迟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他还顺便请钢蛋儿吃了顿饭。

安排完一些琐事之后,李鱼又将电话打给了王丽娜,他想请王姐出来坐坐。

“喂,王姐,我是李鱼啊!好久不见,我回学校取了毕业证,你有空吗?请你吃饭!”李鱼打电话的时候,小嘴儿格外甜。

“是吗?你回来啦,可惜啊,王姐正在去S市的火车上呢,导师带出来开会,下周才能回去呢!”王丽娜的声音里不无遗憾。

“那,王姐,真是不巧了,我明天就要回燕京了,那只好再找机会了!”李鱼叹了口气说道。

“听说你的生意不错哦?”王丽娜问道。

“嗯,我和一个朋友合伙开的,一个月能分到手两三万呢!”李鱼得意地说道。

他们经常在网上联系,王丽娜之前就知道他开麻辣香锅店的事情。

“哟,这么有钱?那我一定找机会去燕京,吃你的,喝你的!”王丽娜哈哈笑着说道。

“没问题,王姐,随时恭候大驾!对了王姐……”李鱼还想问点什么,可是即将开口的一刹那,他又犹豫了。

“我知道你想问啥?小雅已经知道你去了燕京的事情,你开食堂的事情她也知道。

她跟我说,这一年来一直有个陌生人在帮她,是天大的忙,需要很多钱那种,她猜不到是谁。你告诉姐,是不是你?”王丽娜问道。

“王姐,如果我告诉你,那个人是我,你会相信吗?”李鱼笑着问道。

“不信,你就做那么点小生意,今年才刚刚挣上点钱,你不像!”王丽娜认真想了一会儿,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谁能说得准呢?王姐,我会用我的实际行动,赢回我的江潇雅的,不信咱就走着瞧!”

李鱼没有再去分辩什么,在外人眼里,他只不过是一个开着小食堂,刚刚在燕京站稳脚跟的小小商贩。可是他对江潇雅的守护,还远不到揭开谜底的时候,所以这样也好。

“好,姐现在越来越相信你啦,不过你要小心,你的对手很有实力。虽然不知道长的丑不丑,但是有钱啊,小雅已经在和我的电话里提到这个神秘人好几次了。你可是要抓点紧啊!”王丽娜在挂电话之前,还在不停地安顿着李鱼。

李鱼挂了电话之后,一直在心里想,江潇雅如果真的喜欢上了神秘人,会不会算是对他的一种背叛呢?

李鱼觉得不是,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约定和承诺,只是凭着多年前的感觉在往前走。

江潇雅就算喜欢上神秘人,也和他李鱼没有丝毫瓜葛,更何况他自己就是那个神秘人呢。

说起来,最不好的结局也不过就是,江潇雅彻底忘掉了大一时的李鱼,然后又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两年后的自己,哈哈,这么想一想,心里竟然也是美滋滋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