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宿命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7457字
  • 2019-03-26 21:03:14

李鱼回到燕京之后,打电话给九哥,说是想利用一下公司的对公账户,九哥二话没说就将公司刘会计的电话给了他。

李鱼将电话打过去之后,接电话的声音果然是个娇滴滴的女士,李鱼简单自我介绍之后,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电话里的女人一听他是九哥的人,很爽快地答应帮忙,李鱼在电话里念了两三遍银行卡号,直到对面表示已经录在电脑上为止。

李鱼的计划很简单,他每个月会在固定的时间,将一笔钱打进久阁公司的账户,然后公司的刘会计再转账到一个名为“顾云珍”的人的银行账户上。

李鱼的钱不多,解决不了全部的问题,但是应该能让江潇雅家里好过不少。

他还特意叮嘱刘会计不能暴露身份,转账时只需要留言:“放心用,加油!”这几个字就可以。

李鱼在离霍东住处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单间,面积大约十五平,基础设施完善,有独立卫浴和网络,包取暖水电,一个月大约一千八百块,押一付三。

霍东嫌贵,毕竟比他那边小而且还偏,也没便宜多少钱,中介一看两个人不太满意,又加了个条件,说能给李鱼提供一个固定的车位,这下连霍东都动心了。

霍东的车停在离自己住处将近一里地的学校里,他虽然办了长期停车卡,但是每次用车还是极度不方便。

李鱼照着霍东的意思爽快签了合同,交完钱之后,中介就将房间钥匙给了他。

将行李安顿好之后,李鱼开始琢磨下一步的计划,霍东已经面试了好几家公司,很快就要开始他的金牌销售员养成之路。

李鱼打算先找一份兼职,半天班那种,不能耽误他下午做交易。

李鱼其实还是打算自己开一家小店,但是刚到燕京不久,他对周围的商业环境还不太熟悉,所以这份兼职的主要目的,是让他摸熟周围这几条商业街。

将自己的新住处仔细打扫一新之后,李鱼又从网上订了三台台式电脑,两三个显示器同时打开,便于他在交易时观察不同的技术指标。

霍东打来电话说自己明天就要上班了,要跟李鱼再喝一顿诉个小别离,李鱼笑着答应了。

这家伙爱喝酒就说喝酒的事,非得巧立名目,明明天天见面,说的好像多久见不上似的。

挂了电话之后,李鱼想了一想,又给可可打了个电话,大家毕竟离的不远,到现在还没见过面,李鱼想约她一起过来。

“喂,可可,忙什么呢,我是李鱼,这是我新号!”接通电话之后,李鱼开门见山地说道。

“哦,老白啊,找我什么事儿啊?”可可满不在乎地问道。

“丫头,我来燕京有段日子了,你也不露个面,哥今天晚上想请你出来吃个饭,你,不会不给哥面子吧?”李鱼笑着说道。

“老白,我还真的没有时间,不好意思啊!”可可的声音透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冷淡。

“我已经叫了霍东了,就咱们三个人。”李鱼停顿了一下,接着问道:“可可,你以前对我没这么生分啊?有什么不满,咱能当面说吗?你这样,我有点热脸撞在南墙根儿上的感觉!”

“好吧!”可可沉吟半晌之后才答应下来,“老白,咱们在哪见面?”

“晚上六点,香锅里辣见面!”李鱼简单说道。

这是一家很受学生们欢迎的麻辣香锅店,就在离霍东的住处不远的地方,李鱼听霍东说,可可很爱吃那里的味道。

“好,到时候见!”可可麻利地挂了电话。

李鱼却陷入了沉思,可可和他虽然算不上熟,但是毕竟从高中时就认识,难道是因为霍东的事情迁怒于自己?

不可能啊,自己刚才提起也叫上了霍东,可可这才改口答应过来的。

那会是因为什么呢?李鱼的身子突然一震,他想到了一个人,心里瞬间明白了起来。

晚上六点多,可可进入饭店的时候,李鱼和霍东已经对坐了一小会儿功夫。

李鱼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她招手,可可快步走过来,看了看李鱼,又看了看李鱼对面的霍东,轻轻拉开霍东身边的座椅,缓缓地坐了下去。

霍东挪了挪自己的座椅,悄悄拉开些他和可可之间的距离,李鱼笑着摇了摇头,接着就将菜单递给了可可:“可可,听霍东说你超爱吃这家店里的香锅,我不太熟悉,今天你来点吧!”

可可也没推辞,接过菜单一阵划拉,然后对李鱼说:“老白,咱们就点个鸡翅锅底吧,我喜欢吃的东西已经选完了,剩下的你们自己划!”

可可将点菜单递给李鱼,李鱼选了几样肉之后,又将点菜单递给了霍东。

霍东看完之后,也补充了几笔,随后,他又不满地冲着可可嚷道:“吃什么微辣,要点就点个变态辣,那才过瘾!”

“我看你才是变态!”可可一把抢过菜单,嘴里毫不示弱。

“不行,我就要喝烈酒,吃变态辣,老白,你听谁的?”霍东也扬起了脑袋。

“废话,我当然是听可可的,你他妈的算哪颗葱?对吧,可可?”李鱼讨好似的对可可点了点头。

对面的女孩“噗呲”一笑,随即又板起脸说道:“要不咱们干脆让店家分成两份炒吧,一份微辣,一份变态辣。其实我也想尝一尝,就是怕辣的受不了。”

李鱼心想这小丫头还在装,他赶紧顺着可可的话说道:“听见没筒子,人家可可多照顾你,你有个当哥的觉悟没有?”

“行,多谢可可宽宏大量!”霍东装模作样的拱手对可可作了个揖,算是服了软。

可可嘴角微不可察地露出一丝笑意。

“来点什么酒?”李鱼转头问霍东。

“红星二锅头,或者是52度的牛栏山!”霍东斩钉截铁地说道。

“又来了,你是又想让可可看咱们笑话啊?喝啤酒,要不就来点低度白酒!”李鱼不满地对霍东说道。

“老白,我就想试试,高度白酒对变态辣那股劲儿,就试试,不行咱就换酒!”霍东一脸急切的表情看着李鱼。

“那咱先来一瓶吧,喝不动就别硬喝啊!”李鱼其实也想试试,打眼看看可可没有表示反对,他就松了口。

等菜上来还得一会儿时间,霍东和可可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霍东不停地摆弄着手机,可可盯着自己的两只手发呆。

李鱼清了清嗓子,打开了话匣子。

“可可,你是因为李艺桐的事情生我的气,对吗?”李鱼轻声问道。

这句话连霍东也吸引了过来,他立马关上自己的手机,挺直腰板开始听。

“老白,你让我怎么说你呢!”可可冲着李鱼摇了摇头,接着又说道:“艺桐姐从小跟我一起玩儿到大,你既然做了她男朋友,有什么不知足的,为什么又要抛弃她?我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恨不得跑去冰城活劈了你!”

“是她这样对你讲的吗?”李鱼没有急着为自己分辩。

“放心吧,艺桐姐没有说你坏话,可是她夏天的时候,来我这里哭了好几天,嘴里念叨的全是你,我要给你打电话她又不让,那时候我才知道你跟她分了手。艺桐姐说你心里早已经有人了,容不下别的女人!”

可可说着说着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她突然用手一拍桌子,大声质问道:“老白,我就不明白了,你既然在学校里有别的女人,那你这些年,为什么还要招惹艺桐姐?”

可可身边的霍东正听的入神,被可可这么一拍,吓了一大跳,他在旁边小声劝道:“小可可,你别激动,老白肯定不是这样的人,他和李艺桐的事儿我知道点儿,假装的都是。”

“你什么意思,什么假装?”可可拧着眉毛,回头对霍东问道。

“可可,霍东说的也不对,李艺桐对我确实是真心的,是我辜负了她,但是我从来没有骗过她,我甚至都没有碰过她,我很珍惜和艺桐之间的友情,也请你相信我李鱼的人品!”

麻辣香锅还没好,红星二锅头倒是先上来了,李鱼拧开瓶盖,将自己面前的酒盅倒满,仰头一饮而尽。

“什么?不可能,雨瑶姐跟我说过,你们两个人在江州的时候一直住在一起的呀?”可可一脸惊讶地盯着李鱼问道。

“是啊,我们一起看电视,一起聊韩剧,一起做面膜,我睡觉之前还会带她读一段金刚经,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就像我们小时候一样纯洁!”李鱼微笑着说道。

“可是,老白……”可可还是表示不相信。

“可可,放心,我和你艺桐姐都是功能正常的人类,只是那个时候她虽然喜欢着我,但我并不确定这样一段远隔千里的异地恋,带给她的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

“我们那时候决定,把这个难题交给时间来解决,但是毕业之前我才发现,我爱的人一直是那个我大一时认识的女孩。

就算那个女孩现在依然和我隔着千山万水,我也没有办法将这种感情转移到李艺桐身上,所以明知道会伤害到她,我还是选择了实言相告。”

“爱是两个人的事情,我没有办法毫不亏欠地霸占着李艺桐的爱,然后在心里却装着另外一个女人。

可可,你好好想想,你也许明白你自己心里所想的,所要的,但是,对方心里未必明白他真正想要的,他的拒绝也许只是在保护你们之间的过去,就像我保护和李艺桐的过去一样。

所以,你不要气馁,我觉得你们有情人一定会成眷属!”李鱼最后说这段话的时候,霍东刚好起身出去接电话,李鱼一边说着自己,一边开导着可可。

“老白,你觉得这样做是在保护艺桐姐,可是她的苦,你根本体会不到,她等了你四年,结果什么都没有得到,空留着一块贞洁牌坊又有什么用?”可可摇着头问道。

“我当然能体会,感情这场游戏本来就不公平,谁先爱了,注定谁先受苦。

我有我的苦,你艺桐姐有她的苦,你也有你自己的苦,这都是我们逃不开的宿命!”

李鱼正说着话,两大盆色香味俱全的香锅正巧端上来了,霍东快步回到座位,随嘴问道:“什么苦,哪盆菜苦了?”

可可抬眼看看李鱼,咧开嘴对身旁的霍东笑了笑:“你尝尝哪个菜发苦,是微辣的那个,还是变态辣那个?”

三个人随即不再说话,开始吃饭,那个变态辣,实在是有点变态,李鱼只是小吃了几口,黄豆大的汗珠就从他的额头渗了出来。

再抿上一口五十多度的烈酒,李鱼在嘴里稍微含一下,入喉的那一瞬间,他感觉有一把锋利的刀在慢慢地切割他。

从咽部开始,顺着食道一点一点切开,然后胃里就像一个被点燃的军火库,突然发热、爆炸、膨胀,热浪翻滚,久久不能停息。

李鱼忍了好久才逐渐恢复了正常,他看到霍东也是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可可正在盯着他们两个的脸来回看,嘴里不住地问:“怎么样,怎么样?”

霍东的脸憋的通红,过了许久之后,张开嘴,大喊一声:“爽!再来!”

李鱼心里暗骂,这孙子又打肿脸充胖子,李鱼没打算轻易认输,他倒想看看霍东这小子能撑到第几杯。

李鱼没答话,直接将自己手中的酒杯倒满,那意思就是哥们奉陪到底。

慢慢地拼着酒,三个人的话又多了起来,李鱼问可可:“李艺桐好久没有和我联系过了,估计也不想听到我的声音,她最近好吗,在哪?”

“你问这些有什么用,是你不要艺桐姐的!”可可不知道什么时候点了啤酒,现在她一手拿着酒瓶子,一手指着李鱼说道。

“关心嘛,这么多年的老同学,总不至于老死不相往来吧?”李鱼举杯跟霍东碰了碰,又将一小杯白酒一饮而尽,对面的霍东有学有样。

“艺桐姐去澳洲读书去了,一年半载估计且回不来呢!”可可苦笑着说道。

“什么?咳咳……”霍东这次张口说话着急了些,刚一张嘴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可可赶紧给他拍打后背,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来问道:“我怎么不知道?”

“艺桐姐走的很匆忙,除了我基本上谁也没通知!”可可喝了一口啤酒解释道。

李鱼听了之后,心情低落了好一会儿,然后他又问道:“出国深造也挺好的啊,将来那就是海归啊。秦雨瑶呢,你知道在忙什么吗?”

可可撇了撇嘴,语气夸张地说道:“听说刚毕业就和副市长的公子订了婚,等着吧,说不定年底的时候就会结婚,到时候肯定会邀请你们的!”

“我们这种平头百姓,人家怎么会记得住呢?”李鱼摆摆手说道。

“雨瑶姐不记住你们,怎么显摆自己过得好呢?”可可说道。

“你这丫头,人家那种家境的人,还用的着显摆!”李鱼不解地说道。

“那可未必,别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秦雨瑶她爸跟当官的绑的太紧了,谁都说不好!”霍东醉醺醺地插了一句,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意有所指,李鱼没再问。

白酒只剩下了不到一两,李鱼看着霍东已经有了三分醉意,终于说到:“筒子,你牛,我喝不动了,再喝下去我就得全身冒火了。”

“不行,老白,就剩这点了,咱干了算了!”霍东拿起酒瓶摇了摇。

“不了,一口都喝不下了,再,再喝就走不动道儿了。从此以后,你,霍东,就是咱们初中班喝酒的第一好汉,我甘拜下风!”李鱼假装不胜酒力,费力地说道。

“好,可可给作证啊,老白今天终于服输了,哈哈……”霍东在这场持续多年的漫长较量当中,终于听到了李鱼服输的话。

而李鱼早过了在这种事情上和人一争高下的年纪。

“好,为了庆祝我坐上第一好汉的交椅,剩下这点酒我干了,你们随意!”霍东没等李鱼反应过来,就拿起酒瓶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可可急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声喊道:“哪有你这么喝酒的,要不要命啦!”

正在这个时候,有个矮个子的光头,端着一杯可乐突然从可可身旁走过,可可大喊的时候,他浑身一激灵,杯里的可乐就整个洒在了可可漂亮的连衣裙上。

“哟,妹妹,喜欢哥哥就直说,别抢哥哥可乐啊!”光头笑着说道。

“喜欢你妈啊,你拿可乐泼我一身!”可可生气地骂道。

“看着挺漂亮的小姑娘,没想到还挺辣,哥喜欢,怎么样,认识一下?一件衣服而已,跟哥走,给你买新的!”光头嘻嘻哈哈笑着抬头说道。

李鱼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站起来说道:“嗨,煞笔,说你呐,剃一颗光头了不起啊,你以为这是拍电影呢?向我妹道歉,要不然爹削你!”

光头听了李鱼说的话,冷笑一声,回头招呼道:“哥儿几个过来听听啊,有个东北的要削我!”

接着,不远处的两桌人陆续站了起来,李鱼算算得有七八个,心里暗道要糟糕,他们的座位在最里面,跑的时候都不好跑。

李鱼不再说话,将可可拉到了自己的身后,餐馆老板显然发现了这边的异常情况,想过来又不敢。

霍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起了身,他将李鱼往身后一扒拉,大声对围上来的人喊道:“草泥祖宗,人多是吧?”

霍东回身取过自己桌上刚刚喝空的白酒瓶子,照着自己的头顶砸去,“啪!”地一声响,酒瓶碎了一半,霍东将剩下的一半紧紧抓在手中。

李鱼身后的可可一声惊呼,正要上前,被李鱼用手紧紧抓住。

一股细细的血线顺着霍东的额头轻轻流下,霍东用左手轻轻一抹,伸出舌头在手上舔了舔,他的嘴瞬间看起来血腥了许多。

“光头,你往前来,看老子敢不敢攮死你!”霍东用半个酒瓶子指了一圈围着的人:“想死的就上来!”

光头身边的人都没动,李鱼心里一横,妈的死就死吧,他拿起可可刚刚喝过的啤酒瓶,也照着自己的头上使劲砸去。

一阵剧痛加晕眩,李鱼吃力地站定,挥舞着手里的半个酒瓶子喊道:“光头,老子就看你不顺眼,两条命换你一条命!攮不死你,老子就不是你爹!”

“哇!”身后传来可可凄厉的哭喊声。血流到了李鱼的眼睛里,李鱼伸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

“妈的,哪来这么俩煞笔?真晦气,咱们走!”光头这下子怂了,要招呼那些一起喝酒的人离去。

“站住!”霍东大喊道。

“道歉!”李鱼用阴深深的语气说道。

“我道你妈的歉,信不信老子找人砍死你们两个煞笔?”光头不甘示弱地骂道。

“你可以试试,不道歉的话,咱们两个一定会有一个死在这里!”李鱼上前一步,用眼睛死死盯着光头说道。

“老子不是东北的,老子是D市的,火枪队你听过吗?老子敢玩儿命,你敢吗?”霍东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口冲光头喊道。

光头的嘴唇嗫喏了许久,终于认怂了。他不情不愿地给可可道了歉,然后带着一帮人灰溜溜的走了。

可可在一旁又是哭又是笑,忙着给李鱼和霍东两人擦头顶上的血迹。

从饭店出来的时候,饭店老板小心奕奕地说不收他们钱了,李鱼扔给他二百,然后骂道:“以后店里进来流氓了,赶紧给警察打电话,看我们都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了!”

三个人一直回到校园里,可可的情绪才逐渐平静了下来。不过她还是小声抽泣着,一边轻轻打李鱼一拳,一边又拍霍东一掌,嘴里不住地说:“你们两个坏人,把人家吓死了,吓死了!”

霍东对可可哈哈一笑,然后说道:“我们今天要是跟那帮家伙真动手了,肯定会吃大亏的,他们人多,而且堵在外面,我主要是怕伤着你。”

李鱼补充道:“可可,我们今天练的是七伤拳,玩儿的是空城计,虽然不光彩,但是保护了你,也不用闹出什么惊动警察的事情来!”

“可是,你们那样砸自己,太疼了吧?”可可小心地问道。

“我也是头一次,要不是喝了酒还真没这胆子,不过你东哥真是一条好汉,不愧是我们初中班里,坐头把交椅的人物!”李鱼笑着开起了霍东的玩笑。

“老白,真爽,我好像又回到了咱们小时候一起闯荡江湖那会儿。可可,你知道吗,我但凡跟老白在一块儿,就没吃过亏!”霍东酒醒了大半,说话时难免兴奋了起来。

“说起来也是啊,可可,加上高中那次,你东哥都为你打过两次架了,你还真是招男孩子喜欢,那些流氓老爱调戏你!”李鱼笑着说道。

“哎,老白,根本不止,小时候她受了欺负,我经常帮他收拾那帮小屁孩!”霍东拍了拍自己胸脯说道。

“老白,那你们的意思是,我是祸水了呗?”可可不满意地反问道。

“对,你不光是祸水,还是红颜祸水,你一定要好好祸害祸害你东哥!”李鱼借着酒劲儿说道。

“不行,不行,祸害老白,祸害老白!”霍东连连摆着手说道。

“老白,我终于明白,霍东为什么和你是最好的哥们儿了,我也明白了,艺桐姐她为什么那么喜欢你了。”可可停住脚步,眼神亮亮的说道。

“说来听听,听听……”霍东回头喘着粗气说道。

“东哥敢闯敢干,老白你却能掐会算,你们两个天生互补。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女孩子就会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过来,像有毒一样。

你们调皮捣蛋像是坏孩子,可是你们又是最讲义气,最会体贴女生的男人,东哥像个勇猛的骑士,而你,会让女孩子以为自己遇上了白马王子!”可可一脸庄重的说道。

“哪有,我只是骑着白马的唐三藏而已……”李鱼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道。

“艺桐姐说你聪明会学习,写字写的好看,还会弹吉他唱歌,还经常给她讲各种各样的小故事,你篮球打的好,写文章写的也很好,以前,我只是觉得你像是个文弱书生,今天才发现,原来你也是个狠角色!”可可语气极不平静的说道。

“可可,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们老白了?我本来还可以为你们俩说和说和的,这家伙死脑筋,没戏!”霍东叹息着说道。

可可刚要张口说什么,李鱼指着霍东对她说道:“可可,这家伙脑袋蠢,你不用急,也不用跟他生气!”

可可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老白,艺桐姐比你想象的陷的还要深,她的脑子里全是你,跟我说的话里面,大部分都关于你!

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喜欢的那个女孩究竟是何方神圣,难道能比艺桐姐好上天去不成?”

霍东凑过来说道:“老白,其实我也想知道!”

李鱼苦笑着说道:“可可,筒子,其实感情这回事,最难用世俗的东西来衡量了。

我喜欢的这个女孩,也许在别人看来并不出众,但是对我而言,她却是这个世界上,最亮的那道光。

她让我发自内心的佩服,并且激励着我不断向前奋斗,她在我年少无知的时候一直指引着我,如今还是一样。”

李鱼抬头望了望南方的夜空,接着说道:“她现在正在很远的地方读研,我的这番心思她根本就不知道,将来我能不能将她带回到我的身边,我也并没有把握。

但是,就算后半身孤独一人,我也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我没有办法让所有的人都满意,所以,我只能辜负李艺桐对我的一片心意!”

“老白,我懂了,你是个好人,也是个值得爱的人,我相信你,最后一定会成功的!”可可轻声说道。

“老白,你他娘的,说的我都感动了,你好好干着,等你将来娶了嫂子,我送你们两张NBA现场的门票,好好补一补当年奥运时的遗憾!”霍东伸出自己的大手,重重地拍了拍李鱼的肩膀。

李鱼先送完可可,然后再送霍东,等他回到住处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