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就这样守护着你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278字
  • 2019-03-25 21:14:12

赶在国庆节来临之前,李鱼坐着飞机来到了厦门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

厦大是他当年高考填报的第一志愿,显然,此生他无望成为厦大的校友了,但是李鱼依然没把自己当外人,因为他的心上人正在这里读研究生。

李鱼不清楚江潇雅国庆假期的打算,她有可能留在学校,也有可能回老家。

不过李鱼并不是来打扰江潇雅生活的,更不想给她带来困扰,李鱼只是想多了解一些情况,为以后的日子做打算。

厦门的气候真是好,李鱼早上下飞机打车的时候,天空正下着小雨,等到他回到酒店补了一小觉之后,出来时已经是晴空万里了。

坐着出租车,沿着滨海大道一路驰骋,空气中的含氧量极高,李鱼内心无比陶醉,再想想每天睡醒起来推开窗户,燕京空气里头那个味儿,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研究生学院就在厦门大学思明校区,李鱼行走在花团锦簇的校园里,内心感觉有些陌生,也有一些敬畏。

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李鱼打听到不少有用的信息,当然他也费了不少的小心思。

研究生学院大楼门口的看门大爷,抽上了李鱼买的好烟,江潇雅公寓里的楼管大妈,吃着李鱼奉上的新鲜水果,档案室的中年阿姨则双眼含泪地听李鱼讲完了一个凄美绝望的爱情故事。

江潇雅读的专业是企业管理,属于管理学的研究生,她的导师是一个衣着得体的中年女性,李鱼还在学院的官网上找到了她这位导师的照片,很慈祥很优雅,李鱼放心了不少。

寝室还是那种普通的四人间,不过勉强算是海景房,李鱼觉得江潇雅住在里面,读书的时候一定会心情大好。

她的好朋友师雨洛还在冰城的医大读着大五,李鱼不知道江潇雅一个人来这里会不会孤单,但是最起码,不会再有之前那些闲言碎语了。

江潇雅在李鱼来学校之前的头一天,买票回了老家,她现在读书的地方比冰城离家近了很多,回家的次数也频繁了起来。

李鱼又花了两天时间,将整个校区逛了无数遍,每一栋宿舍楼,每一个花园,每一座食堂,校园里的每一家超市,学校外面的书店,礼品店,花店,水果店,他通通用小本本做了记录。

十月三日那天早上,李鱼踏上了去往扬州的列车,中间在南京换乘一次,傍晚的时候,他人生第一次,来到了这座史书上绕不过去的城市,也是江潇雅从小生活的地方。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李鱼顾不上欣赏大运河畔的诱人美景,匆匆打车赶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

李鱼记得江潇雅曾经说过,她妈妈在一中当英语老师,还说她中学时的母校,也是她们那里排名前十的中学。

李鱼现在根据线索来推断,江潇雅的母校应该就是YZ市第一中学。

李鱼不知道江潇雅的妈妈叫什么名字,但是他手里保存着江潇雅妈妈的照片,只要有心,肯定能寻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李鱼在一中附近找了一家还算干净的宾馆,他的房间在五楼,从房间的窗户可以大体看清YZ市一中的全貌。

冲了个澡之后,李鱼下楼四处逛了逛,还专门找了家特色美食店品尝了一番。

嗯,春卷和蟹粉狮子头味道都不错,就是,清淡了一点,果然是江潇雅爱吃的口味。

美美地睡了一大觉之后,李鱼下楼吃过早点,开始行动了。

正逢国庆假期,学校里异常的安静,只有一小部分高三的学生出没,学校的大门也紧紧闭着。

这也难不倒李鱼,他奶奶是老师,三叔是老师,怎么跟老师们打交道,他从小就有丰富的经验。

李鱼给门卫递了一盒烟,手里拎着一袋水果,用标准的普通话对那个矮个子老头说道:“大爷,我是从咱们学校考出去的,这次国庆假期回来,想来看望看望我的班主任,他今年还带着毕业班呢。麻烦您开个门,让我进去一趟!”

门卫说着方言,李鱼没太听懂他的意思,但是他又不好说自己听不懂,只能不住地点头,然后再将自己之前说的话,重复说了一遍。

大爷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烟,用一种别扭的普通话对李鱼说道:“你到高三年级教务处等着吧,不要到教室,影响孩子们学习,三楼啊!”

大爷说完,轻轻按了按手里的一个东西,电动伸缩门缓缓地打开一个小缝隙。

“唉,大爷,谢谢啊!”李鱼赶紧钻了进去,他的心里直乐,这大爷真是个实诚人,连哪层楼都交代的明明白白的。看来人情社会里,哪都一样,有“礼”走遍天下。

李鱼快步来到教学楼三楼的办公室前,略微整理了一下着装之后,他轻轻地敲响了高三年级组办公室的门。

“请进!”屋内传来一个中年女性的声音,李鱼闻声推门而入。

大概因为现在是上课时间,诺大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个留着短发带着眼镜的女老师。

“请问你找谁?”女老师应该是在批改试卷,她的普通话还算标准,也很客气。

“老师,您好,我今年大学刚毕业,想来向您打听个人!”李鱼对着女老师微微鞠躬,礼貌的说道。

“哦,什么人?”女老师放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问道。

“我女朋友是咱们一中的毕业生,她的妈妈以前也是这里的老师,不知道您认识不认识?”李鱼上前一步,一边说话,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张相片递了过去。

这张照片李鱼保存的很好,他当年只是恋旧,不舍得扔,没想到现在会用的上。

照片上,江潇雅的妈妈端庄秀美,五官清晰,如果她们熟悉的话,应该很好辨认。

女老师看了看照片,又抬头仔细打量着李鱼,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才缓缓地问道:“人我认识,你打听她干什么?”

“老师,照片上这位阿姨的名字我并不知晓,但是她的女儿名字叫江潇雅,我们在大学里原本是很好的一对。

后来她的家里不知道出现了什么状况,我们的恋情也受到了影响,我打听了好几年,快毕业时才得到了一丝线索,今天幸运能碰到您,希望从您这里多了解一些情况。

我很爱她的女儿,不管有什么事情,我都愿意一起承担,可是她的女儿始终不愿意告诉我实情,说是怕连累我。

我现在做的事情也是偷偷背着她的,但是我向您发誓,我绝对不是坏人。这是我的身份证还有教师资格证的复印件,您可以留着。”

李鱼说完之后,将自己提前准备好的打印纸递了上去。

“唉……”女老师看了看李鱼递过来的东西,长叹一声,又还回到了他手里:“你这孩子一看就不是坏人,老师相信你。”

女老师示意李鱼坐到她身前的座椅上,开始慢慢的谈起:“照片上的女老师,叫顾云珍,说起来比我还大着三四岁呢,但是人家模样长的好。

前些年,她是咱们学校英语组最有实力的老师,她带出来的学生,好多都能在英语竞赛上得名次。”

李鱼点了点头,说的一点没错,顾老师的女儿还是他李鱼的英语老师呢。

女老师接着说道:“顾老师的爱人叫江潮,就是你的小女朋友的父亲,他们两个人是师范大学的校友,也是从贫贱中一步步走来。

江潮九十年代就从学校里辞职下了海,慢慢地做生意挣了不少的钱,回家的次数却越来越少。

两口子的矛盾越积越深,打架打得整个学校都知道了,顾老师为了女儿能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一直忍着没有离婚。没想到孩子上了大学之后,反倒是发生了那样的惨剧!”

“后来怎么啦,老师?”李鱼听的心砰砰直跳,这个老师教的课,一定也很有吸引力。

“我也是后来听人说的,据说是江潮带着野女人在家做脏事儿,被顾老师和女儿堵在了家门口。

以前这种事情背着孩子,顾老师该忍的也就忍了,那次却是义无反顾地和江潮离了婚,没经过法院,签好协议之后,第二天就去办了手续。

顾老师只保留了家属区的一栋老房子,谁知道,她和女儿搬回去住的当晚,就喝下了一整瓶的安眠药,等急救车送去一医院,已经晚了,人虽然救活了,但是变成了一个植物人。

在医院躺了两年多,今年好像好转了一些,接回家去调养了,哎,医院费用太贵,就是报销完,也承担不起啊!”

女老师说完之后,用手擦了一下眼角,嘴里重重地叹了口气。

李鱼听的心都要碎了,江潇雅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啊!

他赶紧问道:“老师,江潇雅一直在读书,平时她妈妈谁在照顾呢?”

李鱼问这些话的时候,心里还残存着一线希望,万一那个叫江潮的王八蛋良心发现,回头照顾江潇雅妈妈了呢?毕竟是结发夫妻啊!

“顾老师平时都是由家里的两个老人照顾的,哎,两个老人也是可怜,那点退休金,都搭在给女儿治病上了,平时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的。

也亏得顾老师女儿争气,听说今年又考上了厦大的研究生,这一家子啊,终究会有盼头的!”女老师摇着头说道。

“嗯嗯,江潇雅在我们学院里年年拿一等奖学金,她一直都很优秀。”

李鱼点了点头,脸上带着一种自豪的表情:“老师,那个江潮呢?顾老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难道不管吗,就算是离了婚,也应该管的呀?”

“江潮?失踪好几年了,听说离了婚之后,变卖家产带着小老婆跑到香港去了。顾老师就是太要强了,她苦了自己,白白便宜了那个狐狸精。

我听说,顾老师现在人虽然是醒了,好多事情也都不记得了,但是让女儿读书考研这件事情,她倒是一直没忘!”

女老师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不停地在摇头叹着气,她的眼角一直湿着,仿佛那一家人的痛苦遭遇也给她带来了不小的伤害。

下课铃声响了,办公室外面传来喧嚣声,李鱼又打听了一些自己想了解的细节之后,就起身告辞了。

他将自己提前买好的水果,放在了女老师的办公桌下,女老师一开始坚决推辞不要,但是李鱼眼里含着泪对她说:“老师,您是个好人,请在别人面前为我保密,包括顾老师的家人。

您放心,我会努力照顾好江潇雅,也会照顾好她的家人,如果有一天我做到了,我会回来看您,所以希望您能收下我的这份心意,然后记住我们的约定!”

李鱼从学校里出来,心情分外沉重,走路的时候连抬起脚尖都分外困难。

“江潮,呸!逃到香港又怎么样,你给老子等着,将来老子要带着江潇雅,上门去撕烂你们这对狗男女的脸!”

家属楼就在离学校隔一道街的地方,李鱼进商店买了一件黑色的帽衫,又买了一顶鸭舌帽,还在眼镜店挑了一副大大的蛤蟆镜。

全副武装之后,李鱼照了照镜子,如果不说出来,他自己都不认识镜子里的这个,带着墨镜还有鸭舌帽,最后头上套着帽衫的帅哥到底是谁。

江潇雅家的楼号是3,单元号是4,楼层是二楼东向,确实是一个破败的小区,楼房看起来像是建于上个世纪,窗户的格子很小,大部分住户还保留着铁质的窗框。

李鱼在院子的一角找到一张石凳,这个位置到江潇雅的家,直线距离不超过三十米,为了不引人注意,李鱼掏出手机,戴上耳机假装听着歌。

李鱼还是没能抵御住智能手机的诱惑,临上飞机的前一天,霍东带着他买了一个新手机。

不过李鱼并未买苹果手机,他还没买给江潇雅用呢,怎么能自己先用?

李鱼保留着学校时的手机号,又办了一张燕京本地的手机卡,所以经过一番挑选之后,他买了一个三星的手机,双卡双待,用着更方便一些。

大约下午五点的时候,江潇雅出现在了李鱼的视线之中,她穿着一套白色的运动服,脚上是一双棕色的平底运动鞋。

李鱼看到江潇雅先是吃力地将一个轮椅搬到了单元门口,过了一会儿又将一个女人背到了轮椅上面。

墨镜遮住了李鱼的表情,其实墨镜底下的那双眼睛里,一直有眼泪在打转转。

顾老师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照片上的风采,她留着短短的头发,脸色苍白而微胖,目光呆滞,只是偶尔看向自己的女儿时,眼神中会有一缕霞光飞过。

江潇雅推着轮椅,带着妈妈在阳光下散步,她的嘴里不知在讲着什么,有时候会露出好看的笑容,有时还会俯身在妈妈耳边轻声低语。

李鱼能看得出来,江潇雅其实一直在唱独角戏,妈妈并不能和她正常交流,只是不时地从嘴里蹦出一些不想关的词汇。

但是,江潇雅的态度是那么认真,仿佛她在倾诉的对象,下一刻就能站起来,然后紧紧地抱着她,跟她讲述这些年来的悲喜和思念。

江潇雅就这样安静地推着妈妈,走在小区的水泥路上,最接近的时候,李鱼离她不足五米。

李鱼的手藏在怀中不住发抖,他多想上前抱住自己日夜思念的姑娘,然后对她说:“你放心,一切有我呢!”

可是他不能,他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说了反而会给江潇雅带来更多的压力。

默默地努力,默默地守护着她,是李鱼如今最好的选择,只有能真正地为江潇雅撑起一片天地的时候,才是适合他出现的时候。

当然,眼下也并不妨碍李鱼悄悄为江潇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天快黑的时候,江潇雅的外公出来和江潇雅一起将她妈妈接了回去。

老爷子虽然头发花白,但是看动作也还算硬朗,李鱼心里多少感到一丝安慰。

屋里的灯渐渐亮起,透过窗户,李鱼看到了江潇雅的身影在厨房里忙碌着。

李鱼缓缓摘下墨镜,轻轻挥手告别:“媳妇,保重,小鱼儿会一直守护着你!你隐瞒了我三年,我也会让你猜上三年,作为对你的小小惩罚。”

第二天一早,李鱼去了趟第一人民医院,用了一些小手段之后,李鱼在医院的社保窗口前,拿到了一份名为“顾云珍”的患者的病历本复印件,当然还有她本人名下的银行账户信息。

李鱼又在江潇雅家楼下的院子里晃悠了两天,中间他还跟一帮扬州老头子下了不少象棋,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他甚至在棋局上遇到了江潇雅的外公。

这帮老头的棋力太差,他们车轮战都下不过李鱼,李鱼趁机问了江潇雅外公不少问题。

老头子很以自己的外甥女为荣,就是发愁,女娃子长这么大了为什么不找对象,李鱼故作神秘的对江潇雅外公说道:“爷爷,您放心吧,姻缘自有天注定,您的外甥女婿将来一定会是个非常优秀的人!”

江潇雅会在固定的时间带着妈妈下楼散步,李鱼每天都能一饱眼福。

李鱼听说江潇雅外公说,她七号早上就要回学校了,所以十月七号早上六点多,李鱼就退了房在家属区外面蹲守着。

出租车将江潇雅带到了车站,李鱼叫的车也尾随到火车站。看着江潇雅进检票口,李鱼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吃完早点,李鱼撘火车赶往南京,然后再改坐到燕京的动车。

一路上他的心情又感到沉重,又有一种解脱般的痛快,李鱼不怕苦也不怕累,人活着有目标,有希望,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