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放飞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707字
  • 2019-03-24 22:35:25

霍东租住的地方离他的母校仅有一街之隔,一大片老旧的家属楼和旁边的城中村交汇在了一起。

仅有一条半宽的马路通向主干道,从外面看起来这条马路并不起眼,但是走进去就会发现别有洞天。

临街那一排排家属楼的底层,几乎都被改成了门面房。

顺着马路一点点往里走,左右两侧的商铺挂满了或大或小,花花绿绿的牌匾,一条条狭窄的小巷通向马路,就像巨大蜈蚣身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脚。

小巷里一般都是村民们的自建房,用来出租给做买卖的或者是经营旅馆。这个密集拥堵,但是足够热闹的地方,连通着附近三四所大学,学生们的日常消费基本也集中在这里。

霍东的单间就在某一栋六层旧楼的三楼,二十平米在燕京那些刚毕业的租房族当中绝对是土豪的标准。

每个月的房租二千六,霍东住在这里的理由有很多,离他上班的地方近,不用开车,跑步也超不过二十分钟,但是最主要的原因是,每到晚上楼下热闹非凡,各种各样的妹子穿行其间,霍东趴在阳台上就能欣赏无数美女。

李鱼住进霍东房间,已经有十来天了,以他的眼光来看,霍东的这个屋子不怎么好,窗户朝西,都快到国庆节了,每天下午的日头还是毒辣毒辣的,不开空调根本没法活。

这套一百平左右的房子里总共住着五六户人,大部分租户都还保留着学生模样,有的房间小到仅能放得下一张单人床。

霍东的房间里有自己单独的卫生间,其他住户好像共用一个公共的卫生间,每天早上李鱼开门,都能看见外面的厕所前排着长队。

这些天李鱼什么都没干,连自己的电脑都没有打开过,他的主要工作,基本上就是上午睡觉,下午和晚上跟霍东一起出去浪。

李鱼刚来那几天,霍东还能强忍着心猿意马坚持去上班,结果忍了不到一个礼拜,他干脆辞了职,开始全天候陪玩。

每天中午睡醒之后,李鱼一般会摆弄摆弄霍东的哑铃,霍东则是端坐在床头一言不发,连着抽上两只芙蓉王烟,然后才下床开始洗漱。

有时候他抽完烟也会抱怨:“老白,你踏妈睡觉的时候能不能,别老翻身搂我,从来都是我搂着小妞儿的,最近被你搂着,我天天做噩梦!”

每到这个时候,李鱼总会笑着骂道:“滚,我怎么可能搂你睡觉?你身上的毛,肯定会把我扎醒的。”

这事儿霍东没有证据,李鱼不承认,他也只好干瞪眼,但是李鱼打呼噜这个事情,却是没法抵赖的。

有一天,李鱼睡醒的时候,发现霍东正一脸坏笑地盯着他。李鱼一个机灵坐起身,用右手遮住自己光着的两点,假装害怕地喊道:“筒子,你想对人家干什么嘛?”

“老白,怪不得我这么早就被吵醒了呢,原来你,我靠,这声音,简直了……”霍东一边笑,一边没头没脑地说道。

“怎么了?大中午的,笑个屁呀你!”李鱼不解地问道。

“老白,你打呼噜的声音都快把房子震塌了,就跟地震了似的。”霍东夸张地说道。

“胡扯,从来没有人说过我打呼噜啊!”李鱼只当他是开玩笑呢,一抬腿下了床。

“哈哈,你别急着抵赖,这次我有证据!”霍东一边笑着一边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来。

霍东的苹果手机确实很好用,自己的诺基亚对比之下就像一个古董,两者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东西。

李鱼接过霍东的手机,在屏幕的播放器按钮上轻轻一按,一阵巨大的鼾声突然响起,塑钢窗户竟然也在那如雷般鼾声的引导之下,嗡嗡嗡地开始震动。

这下确定是自己发出的声音无疑了,李鱼不好意思地抬头看看霍东,然后满脸歉意地说道:“原来这么夸张啊,真是不好意思了筒子,就这分贝,我看别说你,咱们邻居也睡不好。”

“咱这是昼伏夜出,跟邻居们不冲突。不过老白,以前你不这样啊,咱俩睡多少年了,没听过你打呼噜!”霍东摇着脑袋说道。

“我之前也没听别人说过啊,我爸妈也没说过,我以前的对象也没说过,我估计是我们这些天里作息不规律闹的。”李鱼想了想说道。

“也许吧,不过老白,咱下午要不出去买个枕头?我怀疑,你睡觉枕的东西不得劲儿!”霍东指了指李鱼刚刚睡过的地方。

霍东这儿就一个枕头,李鱼这些天一直枕着自己箱子里的两本书,上面只盖了一块薄薄的枕巾。

他感觉自己每天的睡眠质量也还行,就把枕头的事情给忘记了,现在想想,没准还真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自己睡觉时打的呼噜声那么大呢。

“好,筒子,咱们一会儿出去买个好的给你枕,我枕你那个!”

李鱼停下思索了一会儿,又问道:“筒子,你自从长大之后,和别的男人在同一个床上睡过这么长时间吗?”

“老白,别说时间长短,除了你,我就没有和第二个男的在一个床上睡过,连我爸都没有!”霍东想了想,带着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说道。

“我也是,真是难为你了筒子,你为我牺牲的实在是太大了,外面的人说不定以为咱俩是那个呢!”李鱼叹了口气说道。

“没事儿老白,你只管住,咱俩床中间,最起码还能塞得下一个丰满的美女!”霍东说道。

“等过完国庆吧,我找个合适的地方安顿下来。筒子,你辞了工作,接下来打算做点什么?”李鱼问道。

“我想国庆回趟家,回来再找个销售的工作锻炼锻炼,钱不钱的无所谓,主要是能力!”霍东一本正经地说道。

“筒子,你的专业可是搞电的呀,这样会不会离得有点远呢?”李鱼不懈地追问着。

“所以,我最好找个跟电力部门挂钩的销售工作。老白,你是不知道,回了电厂我这辈子就完了,跟我爸我妈没什么区别,一眼能望到死!”霍东叹了口气。

李鱼也跟着叹了口气,不再说话,是啊,有些人拼命想逃离的东西,也许是另外的人毕生也追求不到的。

“老白,你国庆回家吗?咱们可以提前开车走,晚了高速堵车,说不定可可还会再来纠缠我!”霍东揉了揉眼睛问道。

太阳光逐渐照了进来,屋里慢慢变得闷热起来,李鱼拿起遥控器伸手打开了空调:“我不回去啦,我买了九月底的机票,去趟南方!”

“得,咱们别在这儿吹冷风了,出去吃饭去!”霍东说完之后,钻进了洗手间。

他们两个人每天的日程都安排的满满当当,这是李鱼多年来养成的一贯风格,就算是打算彻底放飞自我,玩儿到昏天黑地,他也要按照计划一项一项来。

中午洗漱之后,先出去吃“早饭”,以面条或者是盖浇饭为主。

简单吃完饭之后,两人会找一间网吧,开始玩一款类似三国志的游戏,霍东对这款游戏很痴迷,李鱼属于舍命陪君子。

快到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李鱼在楼下等,霍东上楼回屋取篮球,然后到霍东母校的球场打两个小时篮球。

燕京的大学不比冰城,校区面积小不说,篮球场更是经常人满为患,有的时候实在占不上场,李鱼就和霍东一起去打网球。

他们在二手摊儿上以极低的价钱买到了两副球拍,李鱼基本不会打,霍东也仅仅是入门水平,所以他们名义上是在打网球,其实不是在捡球,就是在跑去捡球的路上。

到了六点多,燕京的天色开始转暗,李鱼和霍东就会回到住处,简单冲凉之后,换上休闲鞋还有新衣服,两人会再次下楼直奔台球厅。

孙海洋有时在这个时间段也会过来,他同样是打台球的重度爱好者,不过他来的次数不多,据说是在为考研做着准备。

李鱼和霍东两个人,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爱偷偷往台球厅溜达,那时候,他们的个头只比台球桌高不了太多,现在却早已经是两个彪形大汉了。

霍东并没有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台球上,确切的说,他是带着李鱼来台球厅把妹的。

女孩大多会跟着男生一起来,但是某些时候,女生们也会结着伴,进来打上几盘台球。

能达到水准之上的姑娘们并不多,每当这个时候,霍东就会凑上前去,先展示一下自己高超的台球技艺,然后礼貌地为女生们点上几杯冷饮。

霍东的外在条件不错,又用了不少的套路,基本上无往而不利。

他的手机上有一款名叫微信的软件,据说和QQ是一家的,如果女生们有微信,他就掏出自己的苹果手机加人家,如果没有,他就会要人家姑娘的QQ号码,或者是手机号码。

霍东得逞之后,会招呼李鱼过去跟女生们认识,最开始的时候女孩们也会对李鱼充满了兴趣,不过李鱼不怎么说话。

当他把自己的直板诺基亚摆在台球桌边的时候,女生们的视线就会自动回转到霍东身上。

霍东知道,李鱼对他这一套比较抵触,所以从不跟这些台球厅里认识的姑娘们来真的,只是加为好友,每天半夜发发信息,用语言上的挑逗,来维持一下彼此间的荷尔蒙分泌水平。

霍东还带着李鱼去过两趟七里庄的酒吧,那个巨大的噪音,那个纸醉金迷的风格,实在是让李鱼难以忍受。

第二次去的时候,他们两个人甚至还被一个满脸是毛的老外给盯上了。

这个老外身高接近两米,虎背熊腰,李鱼和霍东两个人,在他面前竟然显出一丝娇小。

老外给李鱼和霍东两个人,每人倒了半杯酒,然后跟随着劲爆的音乐,开始不停地扭着屁股。

过了一会儿,他居然凑上前来,用极为熟练的国语对李鱼和霍东说:“你们两个是一对儿吗?我也好喜欢你们!”

李鱼听清楚之后吓了一大跳,赶紧抢过霍东手里的酒杯,穿过群魔乱舞的卡座,急匆匆地跑出了酒吧外面。

那个满脸胡子的高大老外,一直在后面追出好几百米,才骂骂咧咧地折返了回去。

趁着两个人大口喘气的功夫,李鱼对霍东骂道:“我糙,这是什么鬼地方?那个孙子肯定以为咱俩搞上了,想来加个塞!”

“我估计咱俩都不一定能整的过他,那胳膊,卧槽,比一般小姑娘的腰都粗!”霍东也双手支着两腿喘息着说道。

“屁,这洋毛子要真想爆咱俩,老子一个回手掏档就废了他!”李鱼咬牙切齿地说道:“筒子,以后咱离这种地方远点,不干净!”

“本想带你来这儿吊个妹子,结果整来一壮汉,妈的,还是个进口的,哈哈!”霍东伸手拍着大腿笑了起来。

“女的也不行,来这种地方,能有好女孩吗?”李鱼不假辞色地说道。

“行,听你的老白,从小听你说话听习惯了,在你面前,什么出格的事儿都别想干!”霍东无奈的摇着头说道。

酒吧不能去,但是漫长的黑夜也确实难以打发,每天吃完宵夜,也不过就是十来点,霍东又开发出一个新的项目:“唱歌!”

城中村里的KTV价格便宜,五六十块钱就能嚎上半宿。李鱼和霍东两个人,将所有能唱的歌,不管是男声的还是女声的,只要是听过的歌,就不放过,而且每天晚上唱的歌都不重样。

唱完歌出来,时间一般都快半夜了,但是好多商店里还是灯火通明,男男女女们也依旧在进进出出。

回到楼下的时候,李鱼会买上两小碗冰镇水果沙拉,坐在小凳子上一边吃,一边看着身边那些来回穿梭的身影。

其实,比起一天天闹腾着过,李鱼更喜欢这样静静地看着,眼前那些青春靓丽的姑娘,还有她们身边那些男孩子们走过时,李鱼会不由自主地在脑海里猜测他们之间的故事,甜蜜的故事,心酸的故事,无聊的故事。

霍东和李鱼对放飞自我的理解是非常不同的,霍东管两人这次燕京聚首叫“双雄会”,他为此盼了整整四年,所以,他像个小孩一样,用尽全力,甚至丧心病狂地带着李鱼去玩。

晚上回去睡觉的时候,霍东有时也会抱怨,有一天晚上,他就趴在自己枕头上对李鱼说:“老白,我怎么觉得越活越倒退了呢?咱俩现在大学已经念完了,别说有稳定的女朋友,就是连个偶尔的杏生活都没了,我看咱俩啊,就差搞肌这一条路可走了!”

“去,忍一段时间能憋死你啊,可可那么好的小姑娘,你为什么不珍惜,做你女朋友多好?”李鱼翻了个身,离他远了点,笑着骂道。

“别提她,她现在跟我发脾气呐,我也晾着她。你看看,你来燕京这么长时间了,这家伙也不说来看看你,更别说我了。

可可这小丫头片子,就是没良心,将我的姻缘拆的稀碎,然后拍拍屁股翻脸不认人!”霍东不满地说道。

“那她现在有男朋友吗?”李鱼问道。

“怎么可能,她祸害我的名声,不也就是祸害她自己吗?名义上,她还跟我盯着娃娃亲呢!”霍东一边在手机上快速发着信息,一边对李鱼说道。

“你呀,一直这么单着不好,就算是可可不对你胃口,你也应该好好找一个靠谱的姑娘才对,省得三更半夜了还忙不完!”李鱼仰面朝天闭着眼睛说道,新买的枕头终究还是他自己枕了,霍东说他的呼噜声果然消失了。

“我四处打听打听,不知道燕京本地的姑娘们,有没有个能看上我的,我打算当个上门女婿。最好姑娘家五环内有个七八套房那种的,孩子跟谁姓都无所谓!”霍东笑着说。

“那行,那你好好做梦啊,我先睡了!”李鱼翻了个身,不再和他搭话。

再有两天就是他出行的日子,简单快乐的好时光即将结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