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告别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988字
  • 2019-03-23 20:47:15

寝室里的人陆续都走光了,暑假已经开始,连钢蛋儿都回了老家。

李鱼将寝室里面,自己的东西全部搬了出来,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物品了,李鱼将大学四年全部专业课的书都留给了钢蛋儿,留给他卖钱。

李鱼恢复了以往的斗志,早上起来锻炼身体,上午在图书馆看书学习,下午回去做交易,晚上的时候复盘,写报告。偶尔,他也打会开电视机,听上一会儿国际频道的新闻。

家里人并不知道李鱼替考的事情,李鱼只是说,自己放弃了海关的那份工作,打算将冰城的事情全部安顿好之后,去燕京闯荡一番。

爸爸听到消息之后,叹息了几声,然后在电话里叮嘱李鱼,抽时间回家看看,语气里没有其他不满的情绪。

李鱼交易账户里的资金,在七月底的时候,冲上了六万五千美金的大关,九哥也在一场暴风雨来临之前,再次出现在李鱼的面前。

说起来,他俩已经认识两年多时间了,可是真正见面的时间却不是太多,九哥每次到冰城都是来去匆匆,李鱼自己也是忙得团团转,两个人连吃饭,都很少能聚在一块儿。

下午四点,李鱼特意选了九哥公寓楼下的一个茶馆儿,作为他俩这次见面的地点,九哥刚下飞机不久,李鱼不想让他东奔西跑。

九哥酷爱抽烟,要是选了那种小资巴拉的咖啡馆,九哥能活活憋死,李鱼其实一直很想知道,他在飞机上的时间是怎么忍过来的。

“小白,你以后什么打算?”九哥落座之后,熟练地掏出一根烟点上:“不来一根?”

“不了九哥,我不抽烟!”李鱼摆着手拒绝了,其实他毕业这段时间没少抽烟,但是自从和王丽娜见面之后,他就彻底戒了。

“干咱们这行,不抽烟的人其实很少,大部分都是我这种大烟枪!”九哥笑着说道。

“你会不会打球?多运动运动,也能缓解压力,抽烟不好,你看你比以前更瘦了!”李鱼认真地说道。

“上学那会儿打过,后来就丢下了,现在走路走快了都喘气,打不了篮球了。”

九哥自嘲般地摇了摇头,熟练地吐出一个烟圈之后说道:“小白,你那件事儿其实也没什么,比九哥当年好多了,毕竟,你明年还能回来混个毕业证。下一步,怎么打算的?”

“我想先去燕京找我哥们儿,安顿下来之后,看看能不能做点小生意。”李鱼想了想之后,慢慢说道。

“小白,咱们认识两年了吧?”九哥问道。

“嗯,两年多了,九哥!”李鱼恭恭敬敬地回道。

“这两年我一直在观察你,你小子不是一般人啊,自律,聪明,努力,坚持不懈,关键还讲义气,账户里的钱,你一点都不跟我耍小聪明!”九哥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随手又点上了一支。

“过奖了九哥,你信得过我,士为知己者死,我很感激你这些年对我的鼓励还有支持。

唯一的遗憾是,我的能力实在有限,今年才算是勉强开始能稳住盈利了。”李鱼客气地说道。

“唉,你别谦虚,我这人可没有那么爱夸人,你做的很好,比以前的我强。小白,从现在起,你就算是正式出徒了,我这次来是要把我自己的交易系统,还有一些独门技术教给你。

怎么样?去燕京跟我干全职吧,狗屁的毕业证,在我眼里,你比什么斯坦福,普林斯顿出来的都牛逼!”九哥的嘴里喷出一股浓浓的烟雾。

“九哥,你能教我,我很开心,可是,我觉得现在维持这样半全职挺好,我心里面有很多放不下的事情,我怕一旦全职跟着你,会出错,到时候反倒辜负了你的一片苦心。”李鱼沉默了一小会儿,才慢慢说到。

“放不下?哪方面?钱,不对……女人?”九哥眉头一皱,不解地问道。

“嗯,我有一个喜欢了多年的女孩子,后来我伤了她的心,我要用三四年的时间将她再追回来,我觉得,如果时间能自由支配的话,我在交易的时候发挥的更好。”李鱼没有否认,点了点头说道。

“嗨,小白,干咱们这行的,整天跟钱打交道,你只要有钱,多漂亮的女人都有,九哥给你找!”九哥拍着李鱼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

“九哥,你活得潇洒,但是兄弟我认死理儿,我这辈子就认准这一个女人了,这是我的原则!”李鱼一脸严肃地说道。

“行,我的傻弟弟,你还真是挺逗的,你这样的条件,只要有钱,什么美眉找不见?”

九哥摇头叹息着:“那咱们还像现在这样合作,不过,九哥这次来可是带着公司合同的。我教完你之后,你管的钱可就不是这三五万美金的事情了,你明白吗?”九哥说话时候的表情,也变得严厉了起来。

“你说九哥,我听着呢?”李鱼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有一个五百万美金的账户要交给你管理,基本上是你九哥我自己的钱,客户的钱我还不敢靠你。

我会每隔三个月到半年时间,检查一次账户,本金不动,盈利提出来咱俩三七分,按行业惯例我七你三。

如果亏损达到本金的百分之三十必须强制平仓,然后及时通知我,如果超了的话,哥哥我就得将你送进监狱去了。

怎么样,敢不敢干?干咱就签合同,不敢干,就当是我这两年瞎了眼!”九哥干脆下了最后通牒。

“九哥,我干!”李鱼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九哥在他身上下了这么多心血,又不是图他好看,投资当然是要追求回报的,“九哥,我要两成就可以了,三成太多了!”

“你小子想得美,只有你挣了钱,九哥才能挣钱,激励措施必须做到位,这是行规。你要是做的好,我都敢给你四成!”九哥不知道这是第几支烟了,李鱼只是感觉自己的眼睛被呛的有些酸。

“九哥,你就不怕我把你这些钱拐跑了?那么多钱呐,我的老天!”李鱼用手呼扇着烟,笑着问道。

“首先,这些钱伤不了你九哥的筋骨;其次,你这个人我应该不会看错,值得赌一把;再次,你小子懂不懂什么是资金托管合同,你把法律和警察放哪去了?”九哥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

“开玩笑呢,九哥,你放心吧,我签,我一定会好好为你挣钱的!”李鱼又笑着补充道:“不对九哥,是为我们挣钱!”

“得,一会儿你开车带我出去吃点东西吧,冰城我不熟,明天下午还是老时间过来上课!”九哥将茶壶里的茶水一饮而尽。

“好的,九哥你想吃点什么,外面下了雨,凉快些,我正好带你四处转转!”李鱼回道。

“找个好一点的粗粮馆之类的,我想吃点山野菜,带泥儿的那种小萝卜啊,绿叶菜啊之类的!”九哥起身的时候,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神情。

他的头发还是很长,脑后胡乱地扎着个小尾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李鱼看到九哥脑后的小尾巴上,已经有了不少的白头发…

九哥这次在燕京待了整整十三天才走,李鱼每天下午跟着他一起交易直到九点以后。

然后,两人就一起下楼喝酒,撸串,九哥身家不菲,但是吃穿上和普通人也没有多少区别。

不过,他的私人生活十分混乱,李鱼去九哥公寓的时候,经常碰见不同的女人从九哥屋子里出来。

不过他打算干涉人家的私生活,自从签字之后,九哥就正式成了李鱼的老板,李鱼算是“久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编外人员。

九哥代管着四五个账户,里面客户的钱究竟有多大数目,李鱼没敢多问。不过李鱼总算弄明白了,他现在竟然是公司里第二重要的人物。

九哥这些年带了好几个人,都不成,只有李鱼有点脱颖而出的样子。

九哥说,公司里还有七八个跑腿的员工,除了一个五十几岁的保安大爷,其他的都是女的。

还有几个和他睡过,有时候为了拿下客户,九哥也需要这几个女员工出面搞定。

李鱼听完之后,大吃一惊,他连到了燕京之后,回九哥公司坐坐的想法都省略了,还是老老实实干好自己的编外工作吧。

九哥原本要每个月给他开五千块钱作为保底工资,李鱼十分动心,但还是狠心拒绝了,拿人家的手软,万一哪天九哥需要攻克一个富婆啥的,突然想起他来怎么办,凭本事挣钱心里更踏实!

李鱼的交易账户里,现在躺着一笔巨大的财富,在度过了最初的激动之后,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心态。

道理很简单,银行的出纳们,管的钱不比他李鱼多的多了?又不是自己的钱。

李鱼知道,自己控制的资金量越大,一旦出错,面临的风险就越高。

外汇市场是一个日成交额以千亿计的巨大市场,他面对的是全球各地,那些大机构里掌握着巨量资金的成熟交易员,还有无数颗聪明绝顶的脑袋。

交易的失败和成功每天都在不断重复,李鱼要做的就是,扣除平台扣点之后,让自己的总盈利永远大于亏损。

九哥将自己十余年的经验倾囊相授,同时又鼓励李鱼,必要时坚持自己直觉的判断。

李鱼不是一个自大的人,这条路他已经走了两年多,他知道有多难走,他不想辜负九哥的信任,更想挣到足够的钱,所以他还像从前那样,不停地鞭策自己前进。

九哥已经不再要求,他天天发交易报告了,但是李鱼却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每天晚上做总结,写报告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以前到了周末的时候,李鱼一般会拿模拟盘来进行交易,以便做一些验证,然后微调自己的交易系统。

现在已经是八月中旬了,李鱼掐指算算日子,决定临时改变一下周末的安排。

自从霍东还钱之后,李鱼银行卡上的余额又一次接近十万块,这不是一笔小钱。

有了它,李鱼不必急着工作,他打算到霍东那边落脚之后,好好考察考察,看看有什么赚钱又清闲的小买卖,像之前夜市那种,就非常不错。

从八月下旬开始,李鱼每一个周六的清早,都会带着相机,开着大切出城,冰城周边的山山水水,他都要逛上一逛。

手里的索尼相机有些老了,李鱼也舍不得换,当年他答应要带江潇雅四处逛一逛的,结果哪里都没有去过。

他要将所有的美景都收到相机里,将来有时间,再带着江潇雅重游旧地,就算她以后没有时间过来,李鱼也可以对着照片,一张张讲给她听。

渐渐的,李鱼的出行范围越来越大,他到过NMG的大草原,老旧的大切,还在一望无际的原始丛林里抛过锚,有时他开车回到冰城的时候,已经是周一清晨四五点钟了。

李鱼一个人开车,一个人听歌,一个人在条件简陋的客栈休息,一个人埋头吃饭,一个人仰望繁星点点的夜空,一个人沐浴暖暖的朝阳,但是,他一点都不觉得孤单,仿佛那个女孩一直在他身边陪伴。

九月十六日,是李鱼定下的离开冰城的日子,头一天他已经回学校办好了各种手续,就差明年回来取证了,不过李鱼也不是一无所获,毕竟他还有个四级成绩单和一本教师资格证。

李鱼将自己出租屋的大部分东西都处理掉了,仅留下了笔记本电脑,相机,篮球,几双还算新的球鞋,还有一部分不舍得扔掉的书,几十本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还有一些换洗的衣物。

之前的那几天,李鱼分别请了钢蛋儿还有王丽娜,以及几个留校的老朋友吃饭。

钢蛋儿在跟李鱼分别的时候,差点掉了眼泪,他现在足有二百三十斤,一脸粉肉,偷偷抹眼泪的时候看起来还挺滑稽的。

几年之前的李鱼,一定想不到,像钢蛋儿这么一个爱跟人闹别扭的家伙,居然也这么重感情。

李鱼带王丽娜吃了她最喜欢的小龙虾,菜端上来的时候,王丽娜像个小女孩一样,发出了惊喜地呼喊。

李鱼给自己倒上啤酒,然后郑重其事地对她说:“王姐,我打算去燕京闯荡了,将来我要堂堂正正地追回江潇雅。”

王丽娜很不解地问李鱼:“你去燕京?那你怎么能追回远在厦门的江潇雅?”

李鱼假装神秘的说:“山人自有妙计!”

王丽娜撅着嘴表示不相信,李鱼很有绅士风度地戴上手套,替她剥了一个小龙虾,一边递过去一边说道:“你放心吧,王姐,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我不会给江潇雅现在的学习造成困扰。

我会努力工作赚钱,争取能把江潇雅身上的担子接过来!”

“小鱼子,你现在的嘴是真甜啊!”王丽娜的眼睛笑的眯了起来;“说吧,姐能帮上什么忙?”

“王姐,你只要未来几年和江潇雅保持联络就好了,如果有男生追她,你就在一边说坏话,然后记得通知我!当然了,你偶尔也可以帮我说说好话。”李鱼讨好般地说道,现在不叫声王姐,他说话的时候心里都不踏实。

“我还能管的了,人家找对象的事情?太难啦!”王丽娜摇着头说道。

“王姐,你一定有办法的。这么的,以后只要你去燕京,或者是将来带着姐夫去燕京,接待标准肯定不低于这个!”李鱼指了指两人面前那一大盆鲜红的小龙虾,笑的像条哈巴狗。

“好吧,我先答应着,不过主要还是得你自己努力才行啊!”王丽娜笑着接受了李鱼的“贿赂”。

“放心吧王姐,过了今晚,弟弟我就是鲤鱼跳龙门,困龙入大海,我一定会在燕京闯出一片天的!”李鱼喝了一大口啤酒,豪情满怀地说道。

“切,差点毕不了业的家伙,吹牛吹的我都快相信了!”王丽娜回敬了李鱼一个白眼。

“王姐,我从不吹牛,等我将来娶江潇雅的时候,第一个给你发喜帖!”李鱼不动声色地又吹了一个牛。

“呵呵,好,姐等着你的好消息!”王丽娜笑着举起酒杯,跟李鱼碰了一下。

………

九月十七日早上六点,李鱼收拾停当,将房间钥匙放到了屋里,开车出了小区,绕着X大缓缓走了一圈,接着,一踩油门向郊外加速冲去。

这段长途李鱼提前做了不少功课,连带上休息的时间,路上总共需要二十多个小时,等到了燕京的时候正好是周六,霍东不必专门跟单位请假。

霍东的大姨夫当年猜的一点没错,燕京的机动车保有总量已经超出了市区能承载的极限。

五环以内所有的私家车开始按尾号限行,李鱼不知道自己这个号牌哪天限行,不过周末肯定是最安全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