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成长的代价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367字
  • 2019-03-21 19:47:21

在等待学院处分通知的那些日子里,李鱼将自己三平米的小店转让了出去,小店的生意一直很火爆,眼红的人不少。

连带店里的东西,还有三个多月的房租,李鱼一共转出去三万五千块钱,去年他接空铺的时候,仅仅花了不到一半的价钱。

看来夜市的老买卖人说的一点没错,旺店高价也能转出去,赔钱的店,你白送都不会有人接手。

六月三号,依然没有接到辅导员的通知,李鱼觉得希望基本上破灭了,如果只是背个处分,根本用不了这么长时间。

有些事情是时候交代清楚了,傍晚之前,李鱼将出租屋打扫一新,然后订了一个小蛋糕,从饭店叫了一些许西兮爱吃的菜,摆了满满一桌。

一切准备停当之后,李鱼给许西兮打通了电话,说一会儿过去接她回来吃饭。

许西兮在电话里说,自己恰巧离得不远,走着过来就好了。挂了电话,李鱼特意用微波炉重新热了一遍菜,将一瓶干红打开,倒出来提前醒上。

许西兮开门进来的时候,李鱼随手点亮了桌上的红蜡烛,许西兮发出惊喜的叫喊声:“哇,老公,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从来没有这么浪漫过!”

“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九百九十天,应该算是很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吧!”李鱼微笑着说道。

“啊,这么多天啊,我怎么不记得呢?”许西兮换了鞋,笑着坐到了李鱼的对面。

“是啊,日子过得好快,那时候我刚在球场上见到你第一面,我们刚上大二,比现在年轻,也比现在不懂事儿。

不过你一点没变,一直都像那时候那么漂亮!”

李鱼笑着给许西兮递了一双筷子,接着说道:“我点了一些你爱吃的菜,还开了一瓶不错的红酒,能不能,请美女赏脸陪我喝上一点点呢?”

“老公,你怎么说话变得这么客气呢?倒满!”许西兮大大咧咧地将自己的高脚杯放到了李鱼面前。

“呵呵,那我们就一人先来半杯!”李鱼呵呵笑着给她添上酒,红琥珀色的酒冲进酒杯的时候,散发着妖冶的光芒。

“老公,谢谢你对我这么好!”许西兮接过酒杯之后,先端了起来。

“我也谢谢你!”李鱼碰完杯之后,轻轻说道:“来,尝一尝这些菜,合不合你口味?”

“嗯嗯,挺好吃的…”许西兮一边吃,一边连连点着头。

“喜欢你就多吃一点。”李鱼又一次举起了酒杯。

许西兮终于快吃饱了,一瓶红酒也快要见底。

“老公,你今天怎么了,光喝酒,净听我瞎白活了,你平时不是老烦我说话多吗?”许西兮感觉出气氛之中有些异常,红着脸开玩笑道。

“今天当然不会烦了,以前是我不好,老把自己封闭起来,其实你就是一只会哄人开心的百灵鸟,能天天听着你叽叽喳喳的人,不知道会多幸福!”红酒不多了,李鱼全部加在了自己的酒杯里。

“老公,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么说话?”许西兮直起腰严肃地问道。

“西兮,我替麻子补考被学校抓住了,我可能,没有办法正常毕业了,公务员的资格也会被取消,对不起!”李鱼将全部的酒喝掉之后,艰难地说道。

“什么?你开玩笑的对不对,你在骗我,对不对?”许西兮的眼泪瞬间就涌出了眼眶,她从桌子的那一边走过来,半跪在李鱼的面前,摇着李鱼的胳膊,仿佛不相信一样地问道。

“我不骗你,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告诉你消息的方式,想来想去,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李鱼摇着头叹息道。

“你连毕业证都没有了吗?”许西兮依然不相信,她不住的摇着头问道:“那我怎么办,我怎么办,我怎么跟我妈说?我还打算带你去见我爸妈呢!”

“我让你为难了是不是?”李鱼的心里突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你为什么要去替考?你不知道后果吗?你自己的前途重要,还是你室友的考试重要?”许西兮一边大哭一边冲着李鱼喊。

“最开始我是想简单了,不知道后果会是这么严重,但是我去,自然是有非去不可的理由,就算是时光重来一次,我恐怕还是会这么选择!”李鱼咬着牙说道。

“麻子是你什么人?你要为他这样做,你是不是傻瓜?”许西兮质问道。

“他是我兄弟,如果没有他,我也许就被人打死了。这事儿扯远了,我们不要再纠缠了!”

李鱼心里突然升起一阵怒火,他冷冷地将许西兮推开,“霍!”的一下站了起来。

“老公,我怎么办呀,我们以后怎么办呀?”许西兮又一次委屈地哭了起来。

“西兮,我想了很久,我们分手吧。是我对不起你,我未来的路自己心里都没谱,我不想连累你,你好好回老家工作,将来找一个优秀的男人!”李鱼背对着她,语气平静,不悲不喜。

“我不,我也不回老家了,你去哪我就去哪,我跟着你!”许西兮慢慢停止了哭泣,语气坚定了几分。

“西兮,你年纪还小,其实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你喜欢安定富足的生活,我却注定漂泊无依。

我们在恋爱的时候,可以不顾及物质上的贫乏,地位学历上的差异,但是成家之后就不一样了,相信我,你不应该跟我过看不清未来的生活。

也许我这一辈子,都会以做小买卖为生,而你,配得上更好的物质条件,那样的生活以后我也许会拥有,但是那只是也许。”李鱼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看向窗外。

天渐渐黑了,小区楼下不远处有个菜市场,有一个小贩在大声的喊着:“一大堆,一大堆,一块钱就这么一大堆!”

李鱼对这个人很有印象,他的媳妇是个三百斤的大胖妞,冬天卖烤红薯夏天卖烤玉米。

许西兮学做饭的那段时间,他们两个人经常手牵手逛菜市场,李鱼在“一大堆”那里买过土豆,许西兮很爱吃她媳妇卖的烤玉米,许西兮在背后偷偷称呼他媳妇为:“一丈圆”。

许西兮显然也注意到了窗外的喊声,隔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才问道:“就这些吗?”

“我想对你说的话其实很多,西兮,你从来都没有跟你妈妈提起过我,对吧?你做的很好,这样省去了许多的烦恼。”李鱼轻声说道。

“不是,我不说只是想安排好一切,再告诉我妈妈,我不想像从前那样…”许西兮说到这里,突然没了声音,但是李鱼已经听懂了后面的话。

“西兮,你不用说了,我很抱歉没有办法继续陪伴你走下去了。但是我发誓,我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在为着我们能永远在一起而努力,我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发自真心。真的对不起,我原本已经做好去S市工作之后,向你求婚的准备了。”李鱼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说话的声音也有些轻微的发抖。

“你爱我吗?只要你说你爱我,我就什么都不在乎,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许西兮缓缓来到李鱼身后,趴在李鱼肩膀上轻声问道。

“西兮,对不起,我不接受这样的爱,我要的爱一定是平等的,而不是施舍而来的。与其等我们互相厌烦,互相伤害的那一天来到,我宁愿我们怀着一份感激,然后忘记对方!”李鱼的肩膀也开始跟着他说话的节奏而抖动。

“你不要管,你只要告诉我,你爱,还是不爱我!”许西兮从后面紧紧的抱着李鱼。

“不…爱。西兮,我是个死心眼的人,这一辈子,我只爱过一个女孩,那不是你,以后我也不会再爱上任何别的人,我不配。真的对不起,我是混蛋!”李鱼突然止不住哭出了声,他想回头,身后传来许西兮的喊声:“不要动!”

“那你喜欢过我吗?”一个滚烫的身体紧紧贴在了李鱼的后背上。

“我当然会喜欢你,哪个正常的男人不会喜欢你?我原本以为,只要时间足够长,我的喜欢就会变成爱了,可是我的运气太差了!”李鱼故作轻松地笑了一声。

“我也喜欢你,死去活来的爱着你,你眼神中的忧郁像毒药一样诱惑着我,我明知道是火坑也心甘情愿地跳了进来。

我以为苏眉做不到的事情,我许西兮一定能够做到,临近毕业的这些日子,我做着梦都能笑醒。

我一直骗自己,等到了S市,我们就能重新开始过幸福的生活了,你一定会忘掉大学里的这些事情。

我盼啊,盼啊,好不容易看到光的时候,却发现这不过是个美丽的梦,现在,梦醒了!”许西兮的热泪打湿了李鱼薄薄的T恤,紧接着,李鱼的肩膀上猛地一疼,他握紧拳头没有出声。

“你说的对,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我喜欢安逸的生活,你却一直追求挑战。我会过好的,李鱼,我会打扮的漂漂亮亮,嫁一个有钱的男人,用我余生的每一天来恨你!”许西兮松开了自己的嘴,她的牙齿上有一丝血迹,说话的时候表情透出少有的决绝。

“你可以恨我,但是你最好忘了我,因为我,不值得!”李鱼终于转过了头,这一次他没有逃避许西兮的目光。

可是下一秒,却是许西兮转身离去:“我明天上午来这里收拾东西,我希望到时候你刚好不在!”

“我懂!你随时来,我随时都可以消失!”李鱼说道。

“砰!”泪眼模糊间,只见一个高挑的身影穿上鞋子,推门离去,留下重重的关门声。

李鱼擦掉自己眼边的泪水,回头看看外面漆黑的天色,他的心里涌起了几分不安,随即收拾一下,跟着下了楼。

许西兮在前面走的踉踉跄跄,不时还会停下哭上一会儿,李鱼小心地跟在后面,他的心情酸楚而复杂。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西兮终于走到了自己的寝室楼门口,路灯照着她萧索的背影,李鱼躲在树荫下,默默挥手告别:“再见了小西兮,师傅对不起你,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许西兮突然回头了,黯然神伤的李鱼被她看个正着,女孩嘴里“噗嗤”一笑,向他跑了过来,李鱼的心里又开始慌乱了起来。

“你为什么跟着我,是不是后悔了?”许西兮双手抱胸问道。

“我有点担心你,跟着过来看看你。”李鱼的脸微不可查地红了起来。

“你马上过来,向本仙女道歉,我就会原谅你,然后天涯海角都跟着你,什么海关公务员,什么毕业证,统统滚他妈的大坏蛋!”许西兮边哭边笑,但是一脸认真。

“不,西兮,我是认真的!”李鱼强忍着内心的绞痛说道。

“混蛋!”许西兮说完之后,头也不回地跑进了宿舍楼。

李鱼抬头目送着她,楼道里的灯一级一级亮起,直到再次熄灭。

李鱼长叹一口气,反正没有比现在更倒霉的状况了,索性一次性交代个明白,李鱼以烈士慷慨赴死般的心态,再一次拿起了电话。

“喂,艺桐吗,我是李鱼,你好吗?……我这些年一直爱着一个人,到现在才发现,完全没有办法将她忘掉……对不起,耽误了你这些年的青春时光……我以后也不会再爱上别的人,你不要再等我,找份工作,再找个靠谱的人吧……我没有撒谎,我不能再耽误你了,对不起……”

李鱼挂掉电话,回到寝室的时候,麻子和老赵他们刚好也在,李鱼进门之后笑着哼哼道:“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是啊,多么吉利的日子,已经有两个姑娘骂他“混蛋”了。

麻子昨天刚拆了纱布,他的伤口缝了十几针,现在他的头偶尔还会疼。

“老李,回来啦?”老赵首先发了话,寝室里出了这档子事儿之后,大家每天的情绪都不高。

“嗯,回来看看,麻子你怎么样,头还疼吗?”李鱼坐在大神床头问道。

“好多了,你怎么样,有消息了吗?”麻子被开除的事情已经板上钉钉了,他有心里准备,只是不放心李鱼处分的事情。

“还没有,估计也好不到哪去!别想它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哪条路不能活呀!”李鱼笑了笑,故意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

“唉,都怪我连累了你!那么好的公务员,可惜了!”麻子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老大的床头有一盒红河,李鱼上前抽出一支烟,点燃之后深深地吸了几口:“麻子,别说这些,要不是你替我挡那一下子,我的命恐怕就交代给那个煞笔了!”

说完之后,李鱼像是又想起了什么,扭头问道:“老赵,大超他们后来怎么样了,别让我们将人家给连累了!”

“没事儿,都放回来了,那帮孙子不知道麻子的死活,怕牵出来更大的事儿,一口咬定是朋友之间喝多了闹着玩儿,大超他们什么事儿都没有!”老赵张着嘴强言欢笑,他的门牙还没来得及补上,看起来格外滑稽。

“抽空去补补牙吧,这么看着膈应!”李鱼狠吸了一口烟之后说道,接着他又转头对麻子问道:“麻子,你养好伤之后什么打算?”

“我攒了几万块钱,准备回昆明干餐饮!肯定能发财!”麻子给自己打气一般,挥了挥手臂。

“你这种厨神,不干餐饮都白瞎了,我们都看好你哟!”李鱼伸出两手的食指还有大拇指,笑着一边比划一边说道。

“麻子,我明年考上浙大之后,专门去你那里,吃你的,喝你的,行不行?”老赵笑着问道。

“没问题,到时候老李也要去哦,云南的风景,可是比冰城好多了!”麻子笑的格外灿烂。

“我一定去!麻子,我前些天忘了,有时间还你那五千块钱啊!”李鱼说道。

“不用,你下一步还不知道怎么安排呢,先花着吧。我要是做买卖钱不够了,你到时候可以多还我一些,还一万也行!”麻子露出奸商特有的笑容,他其实长的很温暖很好看,就是小只了一些。

“好,我一定满足你的愿望!”李鱼笑着没有再推辞。

转头望了望窗外,楼下好像又有一群人大声吵吵了起来,李鱼问道:“老赵,麻子,你们还记得,大一结束时军训的那个晚上吗,咱们一起趴在窗户上看毕业生打仗。

当时觉得他们特煞笔,可一转眼,咱们就干出了更煞笔的事情,呵呵,老赵丢了牙,我丢了工作,麻子你丢了毕业证!”

“可不是嘛,一转眼的功夫,四年时间就过去了。兄弟们,我会很想,很想你们的!”麻子说话的时候动了感情。

老赵没说话,只是缓缓地走过来,用两只大手将李鱼还有麻子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六月九号,麻子养好伤后,第一个跟寝室的人告别,他将自己的被褥留给了一个低年级的老乡,只随身带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就离开了。

李鱼要开车送他去车站,可是麻子坚持不让,说不想看着两个老爷们儿哭哭啼啼的样子。

六月十一号,李鱼的处理结果下来了,他被记大过一次,留校察看一年。

辅导员私下给李鱼打了电话,告诉李鱼,这是有史以来,学院做出的对替考者最轻的处罚了,李鱼可以放心离校,明年这个时候,回来取毕业证学位证就可以。

这真的是别人看来最好的结果了,可是李鱼感觉,自己已经一无所有。

他丢掉了工作,恋人也像其他毕业就分手的情侣一样离开了他,李艺桐不会再像从前那样等他。

无比自信,像小强一样能战斗的麻子离开了,老赵七月初会去杭州,小豆豆的目标是江州,老大的学校还在东三省,大神要去合肥报到,王姑娘留在本校读研,江潇雅也不知道去哪,接下来,其他朋友们,也会一个一个慢慢离开。

真好,成长的代价就是这么酸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