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一夜惊魂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647字
  • 2019-03-20 21:23:09

记不清是第几顿酒了,李鱼这段时间,经常会留在寝室,许西兮也忙着和班里的姐妹们话别,两个人倒是比平时更难碰在一块儿。

李鱼在答辩完不久后的一天,接到了苏眉的电话,当时他正在开车去食品批发市场上货的路上。

苏眉说自己回到冰城办事,想和李鱼抽空见上一面,而且她说自己知道许西兮现在和李鱼在一起,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见一面叙叙旧。

李鱼想了一会儿之后,狠下心拒绝了,他说苏眉,我们之间已经过去了,我再见你的话,心里面不踏实,对许西兮也不公平。

挂掉电话之后,李鱼的心里依然有一些难过。苏眉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她的麻烦事解决了没有?她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这些东西自己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关心呢?可是,他早就不是高中时,那个单纯善良的知心老班长了,女人是不能随便招惹的。

活到大学快毕业了,李鱼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有那么多朋友。

一起打过篮球的那些人,文学社的那些人,学生会的学弟们,许西兮的室友还有闺蜜们,自己寝室还有隔壁寝室谈的来的那些人,甚至军训时,认识的历史文化学院的同学,还有滑冰场上认识的,太多太多了。

总之,大家都是忙着你请来我请去,李鱼曾经认为这一套简直无聊透顶,现在,每一次耳热酒酣之际,他却觉得,每一个人都挺值得留恋,每一分记忆都确实应该好好珍藏。

五月二十九号那天,X大零七级所有毕业生,先是集体照了毕业照,然后吃了一场规模极为庞大的散伙饭。

签约了单位的,拿到研究生录取通知书的,甚至提前回了家的那些人,都尽可能地在下午五点半之前赶了回来。

餐厅的消费档次很一般,四十元一位的自助,但是李鱼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多同学了,他印象中上一次一下子能聚齐这一百多号人的场合,还是在三年前军训的时候。

人们大体以宿舍为单位坐好,接下来就是不停地串桌喝酒,大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都在酒里了”。

李鱼估计自助餐厅的老板,是挺欢迎他们这帮人的,吃东西的人没几个,光顾着喝啤酒了。

李鱼先和老赵、大神、麻子、小豆豆他们一顿猛喝,然后又跟过来敬酒的同学们挨个儿喝,最后他又学着别人那样,挨着桌子上前敬酒。

说着一些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用着一些文绉绉酸不拉几的词儿,不断地回忆着和大家共同记忆里的那些事。

迎新生时谁谁怎么搞笑啦,军训时谁谁怎么出丑啦,上课时谁谁睡觉呼噜声多大啦,冬天滑冰时谁谁最能摔跤啦,铲雪的时候谁谁最能偷懒啦,考试的时候谁谁打小抄最厉害啦,谁谁最爱用望远镜偷看女生寝室啦,谁谁四年下来体重长了几十斤啦。

大家好像忘记了彼此之间的那些小龌龊,还有勾心斗角争夺奖学金时的小伎俩,都在拼命的说着好话,诉说着彼此之间,真实存在的或者是臆想出来的感人故事。

当来到江潇雅她们寝室餐桌前的时候,李鱼已经有了几分醉意。江潇雅的室友们已经到其他的酒桌上,跟别的女孩抱头痛哭去了。

江潇雅一个人静静独坐,面前正对着许多美食,可是她的筷子和刀叉却整整齐齐摆放在手边,整个人显得格外孤寂,和周围的环境也有些格格不入。

李鱼端着酒杯的右手在微微颤抖,他的鼻子有一些酸,原本她是不用这么孤单的,而他这些年也不必如此辛苦,他们本来应该是这个团体里面人人都羡慕的一对人儿。

“江,江潇雅,你好…”李鱼犹豫着举起酒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你好!”江潇雅微微一笑,将自己手边的酒杯倒满,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

“恭喜你考研成功,你一直都是那么优秀,认识你是我这一生的幸运!”李鱼艰难地说出了这些话,仿佛不说出来,他这一生都不会再有机会说出口。

“谢谢,也祝贺你考上公务员,我听说公示期已经过了,就差毕业之后报到了吧?”江潇雅一直保持着微笑,说完之后,她将自己杯里的啤酒一饮而尽。

李鱼知道,一定是王丽娜这个八卦的女人告诉江潇雅的,他的心里不知是喜是悲,她虽然绝情,但是毕竟还是关心自己的。

可是她这么一个聪明的人,为什么要让自己落到这样一个孤独无助的下场?

李鱼将手中的酒一口气喝掉,然后问道:“你除了师雨洛,似乎朋友很少,为什么要这样呢,为什么苦着自己?就算是我有诸多不好,但是天底下优秀的男生多的是,以你的条件,一定可以找到对你很好的人!”

“呵呵,也许就像寝室的人们偷偷说的吧,连你和楚宇枭都不是我的菜,那么一定是我自己的问题。她们躲着我,也许是怕我像个怪物一样地缠上她们。我习惯了,这样耳根清静些也挺好的!”江潇雅苦笑着说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又给自己的酒杯里添满了啤酒,然后就那么站着,目光清澈,定定地望着李鱼。

李鱼楞了一瞬间,然后赶紧从桌上拿起酒壶,给自己的酒杯添满,嘴里轻声问道:“能问一下,你考研考到哪个地方了吗?”

江潇雅闻言俏皮一笑,然后伸出一根白葱般的手指放在嘴角:“这是我的秘密,你能保证不问,不四处打听吗?”

“好!”李鱼想也没想就答应她了,这辈子,他就没有违拗过江潇雅的意思。

她说分手的时候那么决绝那么伤人,李鱼也没有反对,更别说在这个别离的季节了。

“小鱼儿,你一定要加油,要永远幸福啊!”江潇雅又一口气喝喝掉了自己杯中的酒,她微微有了一些醉意,脸颊绯红,黑亮的眼睛里似乎也蒙上了一些雾气。

“好!”李鱼痛快地喝掉了自己杯里的酒,抬手的一刹那,他偷偷地擦掉了自己眼角流出的泪。

江潇雅又将自己的酒杯倒满,然后一直看着李鱼跟着她的动作,将手里的酒杯倒满。她的眼泪也滑出了眼眶:“喝完这第三杯,我们就再……再也不见!”

“好!”李鱼喝下最后一杯酒的时候,快速地转身,下一秒,他弯腰剧烈地咳嗽起来,身后传来江潇雅的惊呼,但是李鱼没有回头。

他一边咳嗽,一边快速逃向远处自己的座位,他不敢让路过的同学看到他,看到他那张擦满了眼泪和鼻涕的脸。

就算是看到了,他们一定也会以为,那是自己咳嗽咳出来的眼泪和鼻涕。

从来没有喝酒喝到这么爽的时候,李鱼感觉自己快飞到天上去了。

大部分同学们还要相约着去K歌,小豆豆和老大也要去,李鱼只好带着大神,老赵,麻子这几个老实人往寝室走。

老赵这一年的异地恋格外的辛苦,考研这一年岁月的煎熬和遥远距离给双方带来的困扰,简直层出不穷,他选择二战浙大,可是未来也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老赵曾经用电磁学专业课的知识,来劝解李鱼不要异地恋,可是人的感情根本不能用一个个冰冷的物理公式来套用,老赵如今陷的无怨无悔,爱的感天动地。

回寝的路上,钢蛋儿给李鱼打来电话,问李鱼他们喝到什么程度了,要不要帮忙。

李鱼说老赵喝的有点多,你方便的话下楼来接他一把,我怕没力气把他弄上三楼。

到了寝室楼门口,钢蛋儿果然穿着拖鞋和裤衩子在楼门口等,老赵还在嘴硬:“不用你下来,我好着呐,扶老李,他自己一个人偷偷喝了好多!”

“我没事,你才多大点酒量,老子还能再喝十瓶,先把你送回去,一会儿下来我再买酒!”李鱼毫不示弱地说。

“行了,大家先回寝室,我给弄点醒酒汤,我,我他妈的明天上午还有一科《数学物理方法》的考试呢。哎呀,终于是要考完了,他妈的,混个毕业证也要掉一层皮!”麻子喝的也不少,此刻说话的时候舌头分外的大。

“呵呵,谁让你,你平时不去上课的,我都劝了你好几年了,就知道玩!”大神呵呵傻笑着说道。

五个人就这样一边说笑着,一边慢慢地开始爬楼梯,刚刚上到二层的时候,老赵有些站立不稳,和迎面跑下来的一伙男生撞了个满怀。

老赵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钢蛋儿急忙上前去扶他,李鱼赶紧笑着打招呼:“不好意思啊,兄弟们,我哥们儿没站稳!”

“又是你们这帮大四的傻逼,一天到晚瞎吵吵,耍酒疯…”这伙男生中,有一个短头发戴眼镜的人,嘴里不干不净地对李鱼骂道。

“我去你妈的吧!”李鱼睁大眼睛看了他一眼,下一刻,他自己沙包大的拳头就朝那个家伙的鼻梁上招呼过去。

既然欠抽,那老子就满足你,挥拳过去的时候,李鱼心里面在呼喊:“好久没打架了,真他妈爽!”

接下来的场面,就不是李鱼所能控制的了,李鱼他们是三楼的,对面那伙人不知道是从几楼下来,双方都是客场作战。

李鱼冲在最前面,在酒精的作用下,他下手格外狠,很快就打倒了离自己最近的两个人,二楼走廊里一片混乱,打架的,劝架的,挤成了一团。

钢蛋儿算是李鱼的主要帮手,老赵本来战斗力很强,但是也许喝酒喝多了的缘故,他很快就被对方踹了个狗吃屎,然后躺下不动弹了。

大神和麻子嘴上喊的大声,但是手底下没真章,大神的眼镜被打掉之后,就跟个瞎子似的胡乱挥手,麻子则只能像个猴子一样上窜下跳,进行着无关大局的骚扰战术。

李鱼再一次放倒那个戴眼镜的胖子之后,后背挨了重重一脚,他在倒下的时候死死地抱住了胖子的腰,胖子不幸做了李鱼的垫背之人。

李鱼顺势骑在胖子身上,左右开弓赏了他两个耳光,他认得出来了,刚才就是这个嘴贱的家伙先挑起的战端,胖子的眼镜已经被打掉,李鱼虽然喝多了酒,但是那件衣服还是认得出的。

就在此时,脑后突然传来麻子惊悚的大喊:“老李,小心!”

李鱼来不及回头,耳边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下一刻,整个楼道静了下来。

李鱼扭头一看,麻子已经满头是血倒在了一旁,不远处还有一个高个子傻站着不动,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折叠椅,双腿在像筛糠一样不停地发着抖。

“我草你妈,麻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子回来灭了你!”李鱼大吼一声,顾不得管身后的一片狼藉,抱起麻子的小身板,转身下楼直接向校医院冲去。

在校医院简单包扎之后,医生建议李鱼转院,给伤员拍个高清CT,以免脑部留下积血。

李鱼又打车抱着麻子到了省人民医院,大神全程跟着李鱼,钢蛋儿则挂着满身的伤,将不省人事的老赵背回了寝室。

做了各项检查之后,没有特别的危险,李鱼在急救室熬了一夜,才带着精神萎靡的麻子回到了学校。

那一夜发生了许多事情,老赵的假牙丢的不知去向,醒来之后还当着麻子的面给了自己两耳光,说自己拖了弟兄们的后腿。

其他寝室的同学们,大约唱到半夜才回寝室,听说了李鱼他们的事情之后,大超领着一帮人在五楼找到了那帮大一的愣头青。

那个寝室的人重新挨了一顿打,有两部台式电脑也被砸坏了显示屏,现在,大超他们好几个人,还被留在派出所录口供。

3010寝室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麻子上午还有一门《数学物理方法》的考试需要参加,他之前一段时间复习的很辛苦,离拿到毕业证也仅剩一步之遥。

可是如今,麻子的脑袋混混沉沉,根本没有能力去参加考试。

大神说要不我替他去吧,我虽然放下好几个月了,但是应该能考过。

老赵和小豆豆都没有能考过的把握,老大昨晚和他对象开房去了,根本就没回来。

李鱼仔细思考了一下大神替考的可能性,还是觉得不行。大神在学院里太出名了,他是所有任课老师的心头肉,他进大补考的考场,这件事本身就是很不合理的。

李鱼最后对麻子说:“麻子,你放心吧,我去,我虽然没复习,但是数学方面,我承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自认第一,不信你问大神?”

大神听了,认真地点了点头,麻子挣扎着从床头上坐起来一点,他现在不宜爬高,正好老大不在,麻子就躺在他的床上。

麻子的头上缠满了纱布,伤口的地方一用力,还会渗出不少的鲜血,李鱼上前制止了他继续起身。

“老李,要不算了吧,有没有毕业证对于我,其实也无所谓!”麻子舔了舔干枯的嘴唇,吃力地说道。

“不行,麻子,你都坚持到最后了,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呢?放心吧,我很快就考完了,等我好消息!”李鱼说完之后,拿起麻子的学生证扭头离去。

考试进行的很顺利,学生证上的相片都是黑白打印的照片,四年磨损下来,大部分人的照片其实都模糊不清。

李鱼怀着忐忑的心情,瞒过了监考老师的两轮检查,当他答完卷子的时候,仿佛看到胜利女神就在考场大门外不远处向他招手。

李鱼拿起答得相当完美的考卷,迈着轻快的步伐,向阶梯教室前面的讲台走去,他在心里告诉自己,麻子终于也要毕业了。

当走到讲台前三米远的时候,讲台上的老师抬起了自己的头,下一刻,李鱼的瞳孔猛然缩小,前面赫然坐着的,竟然是多年未见的“灭绝老尼”。

李鱼的心里升了一丝不安,犹豫之间,他已经走到了讲台前,“只要放下考卷,自己就可以安全走出去了”,李鱼的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

放下考卷,转身的那一刹那,身后传来冰冷的声音:“站住!”,李鱼从头到脚瞬间一阵麻木,他强忍着慌乱慢慢转过了身子。

“灭绝”正拿着一张大大的名册表仔细端详,那张纸上有新打印出的考生照片还有名字。

“王梓灿!四年时间,头发可以变短,鼻梁怎么也变这么高了呢,你是整容了,还是以为老师眼瞎了呢?”这个经期失调的老女人,嘴角呲出一声冷笑,继而用尖利的声音问道:“你到底是谁,知不知道替考的后果?”

李鱼一听这话,瞬间放弃了狡辩,哭求等等蒙混过关的荒唐想法。

这个老女人原来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恐怖,眼睛里揉不得半粒沙子,没有人能够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钻空子。

“灭绝老尼”很快通知了学院,辅导员将李鱼带走的时候,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等李鱼从学院办公室里走出来时,已经是正午时分了,他替考的事情,很快在整个学院的同学们中间传的沸沸扬扬。

就算李鱼之前不知道,替考是个多么严重的事情,现在他也已经知道了。

麻子肯定会被开除,他也八九不离十,原来,“替考”在X大是作为最严厉的一条校规而存在的,那些心怀侥幸或者是没有熟记校规的学生,都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李鱼像做梦一样地走出了学院的大楼,一夜之间什么都变样了,只要背了处分,公务员的事情根本就不用多想,更别说他很有可能会被直接开除。

麻子也拿不到毕业证了,他们两个人不光挨了打,差点丢了命,忙碌了四年,居然会以这样滑稽的方式收场。

辅导员的话还在李鱼的耳朵边不断地盘旋着:“李鱼,你怎么能这么傻?海关的调档函都发过来了,多么光明一片的前途,都被你一时冲动给毁了。

王梓灿他不学习是他的事情,你怎么能讲这种哥们义气呢?你不光帮不了他,还害了你自己!…

你的公务员估计是不成了,看看家里有什么人能说上话吧,找找学院的领导,他们关于你的处分,估计还要研究一段时间,把处分降一降,争取能拿到毕业证!”

天热的仿佛要把人逼疯一般,李鱼抬头看着明晃晃的太阳,嘴角的笑充满了苦涩的味道。

自己的家人远在千里之外,去哪里找能跟院领导说的上话的关系?呵呵,听天由命吧!

一步走错,步步难过,李鱼没想到自己的公务员之路,居然就这样了结了。

他不知道怎样来面对许西兮的失望还有责难,但是该来的总会要来,是该勇敢面对自己内心的时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