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毕业答辩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209字
  • 2019-03-19 20:54:12

李鱼过年的时候,并未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回家,因为他的国考成绩下来了,并且高的有些出人意料。

李鱼在报名的一千四百多个考生中,笔试成绩排第二,这次S市海关在这一岗位上总共录取三个人,从概率上来讲,李鱼通过的可能性很大。

许西兮比李鱼高兴太多了,她张罗着,帮李鱼联系了一位资深的面试培训老师,对李鱼进行从着装,到语言风格的全方位培训。

李鱼怕家里担心他真的考上,还对爸爸着重描述了一下,自己打听到的各种面试黑幕,拍着胸脯说自己肯定考不上。

李鱼知道爸爸心里的矛盾,既想让孩子有个好的就业,又不想让李鱼离家太远。

他自己内心其实也很矛盾,许西兮的一片真心他不想辜负,但是刚一毕业就将自己全部的人生,锁定在一个可以看到三十年后的岗位上,并非他内心所愿。

对许西兮,李鱼其实内心里,是有所亏欠的,他不知道自己的真心到底有几分,也不知道两个人究竟能相互陪伴着走到哪里。

许西兮是个在感情上受过伤害的女孩,其实他也是,只不过男人更加坚强一些罢了。

李鱼小心奕奕地保护着她,为许西兮花钱的时候他很开心,许西兮烦他的时候,他也不会真的生气。

可是李鱼在感情方面,已经有一种饱经沧桑的感觉了,他说不清楚自己到底爱不爱许西兮,他只是同情她,心疼她,不忍心伤害她,却又忍不住和她走到了一起。

也许是一个人的时候太孤单了吧,李鱼觉得许西兮应该也会这样想,她跟李鱼撒娇,跟李鱼耍小脾气,但是很少真正地逼问李鱼。

李鱼看过了太多毕业就分手的情侣,他觉得自己到时候也会跟他们一样平静。

他不会为许西兮迁就太多,也不想让许西兮为他牺牲什么,他只想彼此纯粹一点,能在一起就努力在一起,不能在一起就客气的互道别离。

李鱼前前后后,给过许西兮两万多块零花钱,她没怎么舍得给自己买东西,却偷偷给李鱼报了一个一万六千块钱的面试保过班。

李鱼无奈地顺从着她的意思,开始忙碌地储备相关知识。还有进行日常模拟面试训练。

年底的时候,九哥对李鱼的交易工作,做了简单的总结。总体上有进步,但是交易策略上的缺陷还很明显。

他很不客气地收走了账户上的全部盈利大约七千美金,然后酷酷地对李鱼说道:“好好过年,明年你的账户会变成五万美金!”

李鱼听完之后心跳的快要蹦出来,那么大一笔钱,九哥居然敢真的依靠他,可是他又有些后悔,忘了问九哥,以后赚了钱自己该怎么和他分。

其实也不是李鱼忘了,是他不好意思,九哥在他身上花费的心血太多了,李鱼根本问不出口。

腊月二十七,李鱼坐动车从冰城到了燕京,又转短途飞机回到家里,这些年全国各地的交通越来越方便了,今年过年,学校的寝室里只有麻子留下,连老赵都回老家过年了。

忙活了几天之后,大年初三,李鱼再一次踏上了返校的路。中间他只和霍东见了一面,忙到连远方亲戚们的压岁钱都给耽误收了。

三月份刚到,在李鱼忙着准备公考面试的时候,研究生考试的成绩抢先公布了。

大神考了390多分,中科大稳稳的,他的数学考了一百四十五,专业课居然是变态的满分一百五,政治六十多,英语课大神下的功夫最多,可是仅仅考了三十几分,不过好歹是过线了,大神终于跳出了他梦想中的那一步。

老赵考了三百五十多分,但是离浙大的线还差着十几分,李鱼劝他要不干脆调剂一个杭州的其他学校,老赵很硬气地拒绝了,他打算毕业了去杭州,一边在教培机构代课,一边为了他的娟再战一年。

小豆豆刚过三百分,什么也考不上,王丽娜的成绩也不好,不过她应该能保本校的研究生。

老大也考了个不错的学校,最起码要比X大更好一些。

李鱼通过小豆豆辗转打听到了江潇雅的考研成绩,她考了三百六十多分,不管考哪,只要不是太靠前的学校,应该差不多都能上吧!

毕业前的考研就这样硝烟散尽,一份耕耘一份收获,那些坚持到最后的人,基本上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跟风演戏装模作样的人,肯定考不出好成绩。

老赵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他是为了自己心中的娟儿而考研,所以不管考多少分,上不了浙大,对于他就是彻底失败。

来不及陪着老赵感慨,甚至也顾不上和大神一块儿庆祝,李鱼就匆匆踏上了去往S市的列车。

路途虽不远,但是行人却是很多,李鱼没有买到坐票,他后半夜挤在餐车狭窄的过道上,左右的旅客们都在蹲着蒙头大睡,李鱼却是一丝睡意都没有。

背包里装着熨的笔挺的西装,李鱼一直睁着眼睛,直到车窗外现出天边的第一丝曙光。

面试地点设在S市郊区一个偏僻的学院里,李鱼在旁边的宾馆换好了西装,洗漱之后他立刻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李鱼在复试的十五个人中,抽到了倒数第三个签位,他看着竞争对手们一个一个走进那间神秘的屋子,这些人有很多名校毕业,个个意气奋发。

他们虽然有的显老,有的显胖,有的显丑,但是李鱼心里明白,他们都很有才,最起码和自己一样有才。

李鱼没有必胜的把握,他觉得假如能考上,自己也算对许西兮有个交代,所以他特别努力地为面试这一天做了充分的准备。

等待面试的过程比面试本身更加漫长,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李鱼的前面还有两个人。

考官们休息的时候,还没有参加完面试的考生和已经考过的人被隔在了不同的教室,相同的待遇是,大家都能得到一份免费的午餐,饭盒里有鸡腿,不够还可以加饭。

李鱼没敢多吃,他听书上说吃的太饱的话,脑部容易供血不足,等了一上午,说一点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李鱼怕吃的胀肚子会影响自己临场发挥。

轮到李鱼上场的时候,他的心里反而放松了下来,屋里的考官们笑容都很轻切,问的问题简单扼要,却也跳不出培训老师预估计的那些套路。

李鱼像平时训练那样条分缕析,侃侃而谈,天价的培训费果然没有白花,李鱼出来的时候,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主考官们含笑的表情,他觉得自己稳了。

成绩出来的比李鱼预想之中还要快,李鱼正和一帮新认识的考生们瞎侃的时候,宣读成绩的老师就站到了讲台上。

李鱼的笔试成绩排第二,面试成绩也排第二,总成绩居然变成了第一,听着周围人们的小声嘀咕,李鱼心里长吁了一口气。

不管别人是怎么认为的,李鱼相信,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黑幕,大家都是凭自己的真本事考出来的成绩。

接下来就是回校等着政审和体检,然后毕业准时报到就好了。李鱼不认为还会出什么岔子,他就这样找到了工作,心里面既有一些轻松,又有诸多的不甘。

海关的工作会有意思吗?一辈子下来会枯燥乏味透顶吗?李鱼不知道,唯一能感到庆幸的是,他听说海关工作人员的工资不错,应该能养活自己和许西兮两个人了。

回冰城的火车还是晚上,这次李鱼幸运地买到了一张动车票,时间大大缩短。

李鱼傍晚的时候,专门打车到海关大楼外面转悠了一圈,大楼破破旧旧的,好长时间也没有个人进出,李鱼心里觉得不太妙,这地方看起来就让人感到压抑。

李鱼将自己总成绩排名第一的好消息,首先告诉了许西兮,她为李鱼张罗了好长一段时间,听到喜讯的时候,也是像中了彩票一样高兴。

李鱼又将电话打给了爸爸,爸爸听完之后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不过最终他还是说:“你放心吧,考的挺好,爸支持你!无论在哪儿都要好好工作,将来爸爸干不动了,就带着你妈和你奶奶去你那里!”

李鱼哽咽着点头答应了,爸爸永远都是这样,不管是心里多么不舍,最后都会尊重李鱼自己的决定。

李鱼想象了一下,等将来工作了,买了房,结了婚,生了小孩,再把家里人都接过来一起生活,也很不错。

李鱼并不担心买房子的事情,虽然S市的房子要比老家D市的略贵一些,但是作为一个有三套拆迁房的二代,他的底气不是一般地足。

回到学校之后,开始忙毕业设计的事情,李鱼的研究论题是关于钻石强度方面的,导师给他这个题目的时候,李鱼头疼了好几天。

他一没有钻石这种昂贵的研究材料,二没有相关的科研仪器,玻璃刀他倒是买了好几把,但是刀头上那点可怜的金刚石他看了半天,都看不出个什么门道来,更别说写论文了。

李鱼第二次拜访论文指导老师的时候,就学乖了,他偷偷塞上了新买的一条软中,然后可怜巴巴地向老师讲述了一番,自己在做研究课题的过程中遇到的种种困难。

指导老师姓周,是个年轻的老师,满脸痘痘并不能掩盖他的渊博和宽厚,周老师笑着告诉李鱼应该查哪些资料,应该怎么写,最后还特意强调不能整篇抄袭。

李鱼得了周老师的指点之后,瞬间轻车熟路了起来,对钻石强度这么宏大的课题他没有研究的能力,但是编辑文字,搬运数据的能力他是有的。

后来他又去办公室,找周老师请教过几次,周老师指导论文的着重点原来并不是在物理方面,他给李鱼挑的毛病,大多是文字排版方面的,什么页头页眉啊,什么行间距啊,什么字号啊,颜色啊之类的。

李鱼后来明白了,大家都是在走过场,自己之前还是没有解放思想,他回去之后,将自己狗屎一般的毕业论文装饰的格外清新,美轮美奂,就等答辩日子的来临了。

许西兮终于发现了李鱼所从事的副业,她有时候会硬跟着来,但是李鱼用铁一般的事实告诉她,多一个人会影响店里的营业额。

确实如此,李鱼的小吃基本以女生,还有恋人们为主,男生是不会单独来买关东煮或者是爆米花的。

李鱼一个人在店里的时候,凭借着自身的优势,能吸引不少的小姑娘来买东西,许西兮来了就不行了,李鱼瞬间就从钻石王老五变成了苦哈哈的养家男。

许西兮从骨子里,是有些看不起这些摆夜市的人的,李鱼不让她来,她也就乐得清闲。

李鱼无法改变她的思想,老人们的观念会潜移默化地传给下一代,许西兮从小就在家里的教育下认为美好的生活,是必须和一份正式的工作联系在一起的,机关单位就最好不过了。

她的确愿意为了李鱼放弃很多东西,但是并不代表她的观念会被轻易改变,就像她虽然很爱李鱼,但是在一切没有尘埃落定之前,她并未和家里的人郑重提起过李鱼这号人。

许西兮曾说,想让自己的妈妈帮忙安排一下李鱼参加国考面试的事情,主要是为了防止自己莫名其妙被黑掉,但是李鱼坚持拒绝了。

他不想让自己通过努力奋斗可以得来的东西,变成一种拿不到台面上的交换。事实果然如此,整个公考面试全程对外保密,过程也很公平,公正,客观。

许西兮经常会耍个小脾气,李鱼有时候被她烦的受不了,就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她说:“西兮,说实话,我其实并不喜欢找海关那种工作,我这人喜欢自由,喜欢无拘无束,我觉的,做点小买卖就挺好的,所以我不打算去S市工作了。”

李鱼的这番话,换来的是许西兮瞬间苍白的脸,还有不住声的埋怨,最后又不可避免地变成了一声又一声的哭泣。

这种时候李鱼只好不住地求饶,然后嘴里不停地说着:“西兮,我跟你闹着玩儿呢,就等领了毕业证,咱就去海关报到!你别哭,我真是闹着玩儿呢,等毕了业我就不摆小摊儿了,放心啊!”

四月底论文答辩的那天,李鱼特地穿上了自己公考面试时穿的那套西装,他觉得那是自己的幸运套装。

等到自己上台的时候,李鱼望着讲台下面,坐的满满的那些陌生面孔,心里生出一丝悲凉。

这些教了自己整整四年的教授们,大部分人自己竟然都没有什么印象。

李鱼的目光在台下轻轻的扫过,山羊胡子居然也在场,李鱼这一年多太忙了,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从国外回来的。

李鱼先将自己提前打印好的论文,分发到前排的老师,还有院领导们的手里,然后他又返回讲台,目光和老刘头碰了碰,嘴角微笑了一下,开始滔滔不绝地论述。

自己只是一个知识的搬运工而已,李鱼的内心里,其实是有一丝愧疚的。

等到李鱼讲完的时候,台下相当长一段时间都很安静,李鱼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不安地朝台下望去。

只见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人拿起李鱼的论文翻了翻,然后用悠长的语调问道:“我问你一个问题啊:一个标准大气压是多少?”

“我靠?这算什么论文答辩,居然问起了这种高中生就知道的鬼问题?”李鱼的脑门一黑,强忍着内心的不满,礼貌地点点头,然后用标准的普通话回答道:“一个标准大气压是101.32千帕,约等于760毫米汞柱…”

李鱼的毕业答辩,就以这种滑稽的方式结束了,他为自己论文中的诸多课题做了充足的准备,可是答辩时唯一回答的问题,就是那个大气压的问题,领导们大概是生怕学生通过不了,放水放到李鱼差点被淹死。

总之,对大部分人来说,论文答辩完成的那一刻,大学生涯基本就结束了。

剩下的工作,就是耐心等待毕业证和学位证,物理院的领导们,还贴心地为大家准备了教师资格证,人手一本,毕竟物理院前身也是师字头的,大家将来干什么无所谓,多个证件多条出路。

剩下这一半月的漫长等待中,还会有无数顿酒局穿插其间,感情好的同学可以喝吐血,感情一般的趁机拉近感情,向喝吐血那个方向努力。

每个同学在互相交往的过程中,都比以前客气了许多,尤其是那些考研成功的同学,更是不断地强调,大家将来要继续保持革命情谊。

毕业季的学生们是很忙的,但是这些忙于酒局的人其实根本不算啥,因为还有一个群体更忙碌,也更苦逼,那就是补考族,以麻子和小豆豆为主。

麻子这四年过的磕磕绊绊,无数次在退学的生死线上徘徊,终于活着挺到了大补考。

麻子还有六门课需要一次性通过,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麻子也想通了,都到这一步了,不拼一下说不过去。

小豆豆的压力相对小一些,他只有两门课,但是大补考和以往的开学补考不同之处在于,大补考由学校教务处统一出题,基本没有活动的空间,就凭自身实力。

所以,这一段时间,麻子和小豆豆都在忙着参加各种散伙酒局的间隙,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复习,准备参加最后的考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