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秋游再遇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8544字
  • 2019-03-17 21:55:04

开学之后,李鱼又驱车将回老家S市实习的许西兮送去了火车站。许西兮走的不舍,李鱼送的却也干脆,他有一大堆事情要忙,耳根子清净点干起活来效率更高。

寝室里的众人都挺忙的,李鱼三平米的小摊开业时悄无声息,连个鞭炮都没放。

关于经营些什么,李鱼提前做了不少方案,但是有的小吃不是制作工艺太麻烦,就是有安全隐患。

李鱼之前听了奶茶店老板的馊主意,打算卖酸辣粉,结果他前脚刚将原材料备齐,把煤气罐还有汤锅安顿好,后脚城管的小车就呼啦呼啦地开了过来。

李鱼的这个店排风不通畅,面积太小,点明火有安全隐患,所以被人举报了。

李鱼回头看了看奶茶店老板假装憨厚的笑脸,怎么看都有一种自己被人坑了的感觉。

不能动明火也好,李鱼试了一圈才知道,光是这个酸辣粉也没有他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粉要提前泡好,熬制酱料也需要很多时间,李鱼只打算在晚上六点到十点这四个小时营业,所以他得另外选择更合适的项目。

苦思一夜之后,李鱼决定做关东煮,学校对面的家乐福超市就有一家小店,生意很是火爆。

临街的窗户前摆上三两个电煮锅,香味儿能吸引过往的同学,投资不大操作简单,关键还省事。

李鱼当机立断将之前的那套酸辣粉工具给撤了,然后又买了全套关东煮的物件,这下子换成了插电的,用不着担心城管再来纠缠。

尽管租给他门斗子的奶茶店老板一看就是十足的奸商,但是世上毕竟还是好人多。

李鱼之前买的那些东西,批发市场上的老板们大部分都给他退货了,连用过的煤气罐都被重新拉走,师傅用车上的台秤称了剩余的煤气重量,余下的气儿钱也麻溜退给了他。

李鱼试营业了几天,托夜市人流量大的福,李鱼小店的窗口正对着熙熙攘攘来回穿梭的人群,他每天的营业额很可观,基本都在三四百左右。

小吃的利很大,抛刨去房租电费,李鱼估计自己每天能净挣一百五六,这还真令他有些吃惊,好买卖啊,关键李鱼就坐在窗前什么也不用干,等着一对对年轻人们过来送钱就好了。

李鱼决定顺着这个思路继续开拓市场,最好能再添一样小吃,提升单位时间利用率,提升利润。

李鱼很快又想到了一样东西“爆米花”,他改良了一下夜市传统的那种两块钱一大塑料包那种低端爆米花。从市场拉来一个影城那种专用爆米花机,还用上了影城同款的纸杯,大杯六块小杯四块。

李鱼用的是进口的椰子油,还有美国玉米。虽然贵,但是没有异味,口感更好,还有好几种口味,很受学生们的欢迎。

李鱼每晚的营业额很快就上涨到了七八百块钱,不客气地说,他每天短短的四个小时,能净赚接近五百块钱。关键李鱼的工作量并没有增大多少,在度过了最开始短暂的忙碌期之后,李鱼已经能一边卖着东西,一边翻手边的公务员考试复习资料了。

X大旁边的这条夜市一条街,李鱼以前并没有特别注意,如今他天天晚上过来,反而发现了许多之前不了解的东西。

这条街上原来有那么多的小偷,他们经常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行窃,大到五十多的白胡子老头儿,小到十几岁戴着小帽的维族少年们。

李鱼已经见过好几个女孩子因为丢了手机在人群中哭泣了,所以每一个到他窗口买东西的顾客,他在找钱的时候都不忘叮嘱一句,注意看好自己的东西!

夜市上会有不少来练摊的人,大学生也不在少数,但社会上人的还是占绝大多数。

有的夫妻档干脆从半下午就骑着三轮车过来等着,只为了能占领一个好的位置。

资源的稀缺性决定了,大家必会有所争夺,夜市这条街上几乎每天都有争吵出现,打架的场面也很多。

李鱼一开始觉得,大家犯不着那样,和气生财多好,直到他听到那些摆摊的家伙们,每天的营业额都是以千为单位记,而且普遍半利以上。这种利益之下,一个黄金摊位有多么抢手就不难理解了,更不提那些来的晚了挤不上的人,不打架才怪。

练摊的人其实很瞧不起李鱼这种人,多花钱租房不说,还挣不过他们这些蹲摊儿的人。

不过李鱼也知道自己比不了人家,城管一来,他们那些人彼此之间一声招呼,下一秒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全都消失不见了。

尤其是那些卖小头饰的,卖文具的,卖衣服鞋子的,李鱼觉得他们手里一定是都拿着太上老君的紫金葫芦,城管来的时候大喊一声:“收!”,那些摆的慢慢当当的小物件就会被完完整整地收起来。

李鱼没有宝物,他觉得自己也斗不过城管,所以有这个小门斗做避风港,这点小钱他挣的挺安心。

开玩笑,一个月基本上就能挣一万多块钱了,李鱼长这么大,头一次觉得赚钱如此容易,他都不敢跟别人说,怕麻子他们心里不好受,也怕给自己引来劫匪!

夜市上常有乞丐出没,断腿断胳膊的,哭泣卖惨的,拖儿抱女的,各式各样的都有。

旁边的商户们告诉李鱼这些人都是职业乞丐,挣的比一般好人都多,李鱼无从分辨这些人的真假。

他已不再是那个攒一大包几百块钱的硬币,跑去专门送给乞丐还无比害羞的单纯少年了,但是他也不愿意相信这些人都是骗子。

如果这些过路的乞丐冲自己举起缸子,李鱼还是会往里面放个一块八毛,就算是职业的,他也相信这些人有着不得已的苦衷。

小回回们也偶尔回来李鱼的窗口买东西吃,他们年纪不大,他们偷东西,但是他们的脸上也经常有挨打的痕迹,团伙里的大哥们无迹可寻,派出所抓了他们这些小孩也没用,还得管饭。

李鱼做不成锄强扶弱的好汉,他时常会给这些孩子们一些小恩小惠,最起码能保证自己窗口周围没有学生们丢东西。

李鱼的作息时间基本和从前一样,因为晚上要出夜市,所以他每天交易之后的复盘和总结,还有写笔记的事情就得推到晚上十一点以后。

好在这学期李鱼已经用不着上专业课了,课表上只余下一门创业培训课,李鱼现在在夜市将创业这件事情实践的很好,他根本不打算去上这门课。

任课老师那里他已经打好了招呼,一条南京烟搞定四个学分,李鱼觉得还是挺便宜的。

下个学期只剩下一门毕业设计,李鱼觉得,自己的大学好像快要读完了,有一两年感觉特别的难熬,现在回头看,也挺有意思的。

每天晚上将交易后的所思所想都整理完,一都都是后半夜一两点。寝室十一点半熄灯,所以李鱼现在虽然孤身人,但是他依旧住在学校外面的出租屋里,毕竟时间更自由。

李鱼觉得自己的英语水平提高了不少,当然仅限阅读,现在阅览室的全英文报纸,他已经不需要频频地查字典了,有些专业类的期刊读起来也不再吃力。

上午,李鱼一般都会呆在图书馆,继续读书或者是做一些公务员考试的训练题,其实也没有什么需要训练的,李鱼《行政能力测试》的历年真题都能保证在八十分以上,《申论》他只要熟悉相应的行文风格就可以了。

大一大二的小姑娘们尤其爱逛夜市,她们都在那个爱美爱俏的年纪,夜市的消费水平正合适。

李鱼每晚待在自己的小店里,总会碰到一些熟悉的年轻面孔,这些小姑娘们三五成群结队而来,会跟李鱼买上几串关东煮或者是爆米花。

有些女生会撒着娇跟李鱼要优惠,还有大胆一些的女孩会问学长有没有女朋友。

想要优惠的李鱼一般会多送一些小吃,比如说小包的话梅或是牛肉干之类。

至于想问姻缘的,李鱼就会板起脸,拿出学长的派头告诉女孩们,要好好学习,少想谈恋爱的事情,少点在寝室里看肥皂剧,多上自习多拿奖学金。

一晃好几年过去了,每当李鱼这样说话的时候,他总会忍不住想,当年他刚上大学,第一次来学校的路上,那个爱说话的大妈,对他说的不也是这些话吗?是自己老了吗?破面包车上那个笑起来很好听的女孩子,现在还好吗?

李鱼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过江潇雅了,久到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曾经认识这么一个女孩,还和她谈过一场刻骨铭心但却潦草结尾的恋爱。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的格外快,李鱼每天忍受着许西兮无聊的电话轰炸,享受着每晚偷偷数钱时的那种激动,丝毫没有觉察到国庆节又一次来临了。

赚钱给他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李鱼每天做外汇交易时的心态越来越放松,成故欣然败亦喜,李鱼逐渐以更加长远的眼光看待交易中的得与失,越来越少地执着于某一笔交易的成败,他的账户再一次开始盈利。

有了之前无数次跌倒的经验,李鱼再不会为短期的蝇头小利而动心,他开始用那些伟大交易员的境界来要求自己,尽管他心里知道,自己其实还差的很远。

国庆节第二天上午,李鱼照常在图书馆读书,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居然是老赵的电话。

自从老赵的女朋友文娟姑娘考去浙大读研之后,老赵就一门心思地全扑在了考研上,李鱼已经有些日子没有接过他的电话了。

“喂,老赵,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李鱼找了个僻静无人的角落,开玩笑地问道。

“还说我呢,老李,你这么长时间都不回趟寝室,麻子想你想的都快崩溃了。你现在就只顾着发财了吧?”老赵哈哈笑着问李鱼。

“我这不是怕打扰你们考研一族吗,我们这种江湖人士,挣的都是小钱!”李鱼笑着补充到:“不过你的那些钱我是攒够了,改天还你啊!”

“不用,你周转吧,我还够花,现在除了填饱肚子,买点学习资料,根本就没有花钱的地方!”老赵很仗义地说道。

“打电话什么事儿,你时间宝贵,不会是突然想我了吧?”李鱼问道。

“老李,班里的人们大部分不是都在准备考研嘛,大家伙儿想趁着国庆出去透透气,缓缓脑子,回来之后就差冲刺了。你也去吧,麻子也准备去,咱们寝室的人都出去玩一玩!”老赵认真地说道。

“你要是想带着嫂子一块儿去也行,他们很多人都带对象的,就是多花一份钱的事儿!”老赵还怕李鱼另有安排,赶紧补充说。

“去哪呀?”李鱼轻声问道。

“离冰城不远,一百来公里的一个度假村,有山有水有树林,据说是个休闲娱乐的好去处。班长说他有关系,不然这几天根本就弄不上票!”老赵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像一个热情的推销员。

“这么好啊,去几天?”李鱼动心了,国庆这几天夜市的人流量少了很多,出去几天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损失。

许西兮被她妈妈带到南方度假去了,李鱼向往过很多地方,可是他自己一个人根本哪儿都不想去。

“明天一早出发,后天晚上回来,就住一晚!”老赵介绍说。

“好,我参加,就我一个人,在哪集合?”李鱼是个当断则断的人。

“唉,明早六点半,学校东门口大巴!”老赵乐呵呵的说道,最后他还不忘补充一句:“对了老李,记得带相机啊!”

李鱼挂了电话之后,突然心潮澎湃了起来,明早就要出门去玩,他需要好好安顿一番,去超市多买点好吃的带给寝室那帮饭桶。

强忍着内心的雀跃,李鱼继续进行自己的读书大业,时钟指向上午十一点时,李鱼像一只脱缰的野马飞奔着跑出了图书馆。

下午的交易时间不能耽搁,李鱼只好从上午的时间里挤出来一些去逛超市,晚上是继续去夜市开张呢,还是回寝室跟大家侃一会儿大山呢,李鱼内心很犹豫。

这一天过的有些心不在焉,李鱼傍晚的时候打了一圈电话,大家该干嘛干嘛,上自习的人照常自习,睡觉的钢蛋儿照常睡觉。

李鱼只好照常开门营业,街上果然和他预想的一样冷清,营业了四百块钱之后李鱼就关好了门窗。

匆匆打烊之后回到住处,李鱼开始总结复盘今天的交易,下午的时候他的耐心不太好,错误判断了一个交易信号,本来可以盈利不少的,结果基本白忙活。

做完所有的工作之后,李鱼用热水泡了泡脚,躺在了床上,抬手看看表,还不到十二点,努力早点睡觉………

早上闹钟突兀地响起,李鱼收拾妥当,赶到集合地点的时候,大巴车已经开始启动了。

李鱼昨晚没睡好,确切地说,是他昨晚一整夜都失眠了。打乱生物钟的代价是巨大的,睡得早的结果就是一整夜辗转难眠,李鱼早饭没来得及吃,只背了相机还有提前准备好的一大包零食就上了车。

整个大四的人来了差不多一半,加上有些人还带了相好的,足足有七八十号人,两辆旅游大巴车被塞的满满当当。

李鱼坐在了老赵的身边,车子慢慢启动,他顾不上看车上四周的环境,也懒得跟久未谋面的同学打招呼,闭上眼睛直接开始补觉。

四周的人好像都在小声的交头接耳,老赵想凑上来跟李鱼说话,李鱼将自己怀里的包扔给他,嘴里有气没力地说道:“我昨晚没睡着,补会儿觉,相机和吃的东西都在里面,你自己看吧!”李鱼说完稍稍向外侧了侧身,准备好好睡一觉。

前面不知什么时候传来了吉他的声音,还有个好听的男声在唱歌,李鱼微微抬了抬眼皮,果然是付贱人,这么久没见面,还是像从前那么浪。

车不知道走了多久,李鱼身上开始不停地出冷汗,他的胃也在上下翻滚,有一种又酸又黏的感觉不停地冲击他的嘴角,李鱼想很吐,他晕车了。

好的司机未必是好的乘客,李鱼虽然自己开车开得很好,但是他坐车时还是避免不了会晕车,尤其是,今天早上空腹和昨晚失眠全赶到一块儿了,李鱼觉得自己可能撑不住了。

他将自己上衣的扣子稍微松了一松,作用不大,冷汗还是一直在冒,一旁的老赵吃惊地小声问:“老李,你不会是晕车了吧,脸色怎么惨白惨白的?”

李鱼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给你个塑料袋,实在忍不住就吐在里面!”老赵从书包里倒腾出一个空袋,满不在乎地说道:“看不出你小子还挺娇贵的,一个开车的人居然还晕车?”

“不,车上这么多同学,尤其是还有女同学,我吐出来不让人笑话死了?我要脸,我宁死都不!”李鱼强忍着吐老赵一脸的冲动,语气坚决地像个革命者,但是他忍的确实很辛苦:“快…快到了吧?”

“早呢,咱们现在顶多走了一半路程!”老赵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慢悠悠地说道。

“啊?”李鱼开始绝望了,他现在不是度日如年,而是度秒如年,秒针每走过一格,在他眼里都如同过了半生那么漫长。

这时候,李鱼身后座椅上,有人用手轻轻碰了碰他的肩膀,李鱼艰难地回头一看,是大神。

大神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绿色瓶子,李鱼知道那是什么,现在那瓶小小的风油精,在李鱼的眼里就是太上老君的仙丹。

李鱼以前迫不得已坐客车或者是公交车的时候,会偷偷给自己的太阳穴上擦点风油精,效果十分神奇,这一两年他习惯了开车,忘了自己还有晕车这毛病,更别说准备风油精了。

李鱼急忙给自己两侧的太阳穴抹上,一股清凉的感觉直冲脑门,胃里不舒服的感觉逐渐退去,李鱼的眼睛也敢慢慢睁开了。

“大神,我简直爱死你了,你真是及时雨啊!”李鱼来了精神,回过头用夸张的语气对后座上的大神说道。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是从我后座上传过来的!”大神没有贪功,不好意思地搓着手说道。

李鱼顺着大神刚才指的方向向后望去,人们七扭八歪地靠在座位上,睡觉的,聊天的,吃东西的,什么人都有。

李鱼的目光在人们的座位上一一扫过,应该都不是,根本没人回应他的眼神,直到他的目光停留在倒数第二排的那个人。

是江潇雅,李鱼心里猛的一震,她现在正两只耳朵带着白色耳机,眼神平静地望着车窗外面,但是李鱼心里确定就是她。

只有她知道自己有晕车的毛病,也只有她知道风油精可以治疗自己的晕车。

想着想着,李鱼更加迷惑了起来,她的座位离自己挺远的,怎么就能看出来自己是在晕车?她为什么要这样?

他决定有时间悄悄问问她,最起码应该对人家表示感谢。

到了旅游景点,班长安顿好大家的住处之后,人群很快分散开了,李鱼还没等找见江潇雅,就被寝室里的这帮人拉到了一个小亭子里。

小豆豆带了王姑娘一起过来,老大也领着一个面生的姑娘,听说他高中时的旧情之火没有复燃多久就悄然熄灭了,李鱼估计老大这次出游带的这位应该是新欢。

剩下的大神、老赵、麻子、李鱼四人都是孤身一人,八目相对倒也不觉尴尬,钢蛋儿本来是想参与一下的,但是人均两百四的消费把他吓退了。

李鱼招呼大家拿出各自准备的吃食先补充一下体力,这帮家伙果然可以,除了王姑娘准备了不少点心果脯,大部分人都是空手而来。

李鱼得意洋洋地将自己的大书包往众人面前一甩:“瞅瞅,大爷为你们准备的各种零食,秋游出来不带好吃的,饿死你们这帮孙子!”

说归说,李鱼打心眼儿里,还是喜欢看到这帮家伙抢东西时,那种你争我夺的劲头的。

他现在挣了不少钱,正愁没机会请大家消费一把呢,这次去超市他尽挑贵的东西买,各种好吃的肉制品应有尽有。

“李鱼,你这次怎么不带你对象一起来?”王丽娜一边喝着保温杯里的热水,一边凑过来问李鱼。

“她国庆出去玩了,跟她妈!”李鱼笑着解释了一下。

“哦,我听说你对象不是以前那个了,换成了个高个子的美女?”王丽娜小声询问着。

李鱼刚想询问,你怎么又知道了,转念一想,现在人家和小豆豆是一家人,知道点他李鱼的八卦很正常。

李鱼只好假装深情地说:“是啊,我是个命苦的人,跟哪个女孩都过不住!”

“王姐跟你说啊,你别太花心,跟哪个女孩,都要一心一意的,这次这个肯定没毛病!”王丽娜微笑着说道。

“小王,咱俩这辈分到底该怎么论呐?小豆豆可是得叫我哥呀!”李鱼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他叫你哥,你叫我姐!”王丽娜咯咯地笑开了。

“小豆豆,你过来,你媳妇占我便宜!”李鱼也笑着大喊起来。

小豆豆正在对着一袋香辣牛板筋使劲,闻言没出声,只是对李鱼招了招手。

李鱼转身对王丽娜说道:“王姑娘,本来想叫你弟妹来着,确实太酸了,我自己说不出口,就还按着以前那样叫你吧。我那小买卖不错,再过一两个月就能还你钱了!”

“嗨,不用还,你留着用就行了!”王丽娜的眼神犹豫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

“那怎么行呢,我会尽快!”李鱼认真地说道。

一天时间就在游山玩水,照相逗乐的过程中过去了,傍晚的时候众人汇聚在湖边,来了一顿烧烤大餐。

李鱼心里有事,吃不下东西,只是不停地喝酒,他一个人躲在远处,静静地听着山间的松涛,还有湖面上野鸭发出的叫声。

住的地方,是能容纳十几个人在一条炕上睡觉的大通铺,男生三间,女生两间,男生们回房之后照例三个五个围成一圈开始打牌。

李鱼四处看了看,颇感无聊,一帮汉子们就互相贴个纸条,连个彩头都没有。

李鱼懒得上场,不过倒是能趁机见识全国各地不同的玩牌方法,拖拉机,扎金花,斗地主,干瞪眼儿,真是多种多样。

李鱼抬手看看表,还不到十点,尽管他困意难当,但是屋子里闹得很,根本睡不着,再加上自己一下午没看盘,感觉浑身不自在。

李鱼索性穿好衣服下了地,到院子外面溜达溜达。国庆时节,冰城附近夜晚的温度已经很低了,李鱼信步走在庄园外面的草坪间,含着青草香的空气中透着一丝微凉,夜空像一张绣满了金星的黑色锦帕,温柔地罩在头顶。

前面路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个穿白衣的人,借着朦胧的夜色,李鱼能猜到那应该是一个女生。

越往近处走,对面的那个人就越清晰,李鱼使劲揉了揉眼睛,下一刻他呆住了:“江,江潇雅?……”

对面没有回音,李鱼只好继续走到近前处,大声问道:“江潇雅,是你吗?”

女生闻言缓缓地抬头,摘掉自己的耳机之后,露齿一笑:“是我啊!”

“天太晚了,你怎么能一个人跑到外面来呢,太危险了,快回去吧!”李鱼强作镇定地说道。

“很晚了吗,我待的有点忘了时间了!”对面照旧是浅浅一笑,透过淡淡的星光,李鱼忘神地打量着那张曾经无比亲切的脸。

“你也是出来走走的吗?”江潇雅轻声问道。

“对啊,屋子里有点闹,我睡不着,就出来溜达溜达!”李鱼摸了摸头,忽然想起来什么:“对了,风油精是你的吧,真的谢谢你了,我早上晕车差点晕死!”

“没关系,我刚好带了准备驱蚊用的!”江潇雅语气淡淡地说道。

“我一直在身上带着,你抹一点吧,晚上的时候蚊子也很多。”李鱼说着,将自己手里的风油精递了过去,他的指尖和江潇雅冰冷的手掌轻轻一触,心里瞬间狂跳了起来。

“你坐吧!”江潇雅给自己的衣服上搽了一些风油精,看到李鱼还傻站在身前,就指了指自己身边的长椅,轻声地招呼道。

“哎!”李鱼的脑袋微微有些不清醒,不知道是不是喝酒的缘故,听了江潇雅的话之后就乖乖地坐下了:“你,在听歌?”李鱼傻傻地问道。

“嗯,要不要一起听?”江潇雅笑着拿起一只耳机问李鱼,她今天一点也不凶,笑起来的时候还像当年那么好看,那么温暖。

李鱼的眼睛有些微湿,他没有出声,只是傻傻地接过江潇雅递来的小东西。

戴上耳机之后,两个人不再说话,周围的空气也仿佛静了下来,李鱼听着耳朵里熟悉的旋律,仿佛回到了自己大一的时候。

那时候,他们经常相依在一起,一起听歌,一起看电影,一起看球赛,他一直刻意地让自己忘记这些片段,如今记忆却像从细小山缝间冲出的激流,迎着越来越大的缺口,奔涌而出。

耳机里传来的是梁静茹的《勇气》,江潇雅不知什么时候将自己单薄的身躯轻轻靠在了李鱼的肩膀上,李鱼大气不敢出,静的犹如泥塑。

“小鱼儿,你相信他们说的那些话吗?你也认为我和师师是那种关系吗?”江潇雅没有用眼睛看李鱼,但是她的声音清晰无误地传到了李鱼的脑子里。

“当然不相信了,你和师雨洛是最好最知心的朋友,就像我跟霍东一样。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睡觉,一起洗澡,但是我们都是纯老爷们儿,我们都爱美女!”李鱼笑着解释道,她又叫自己小鱼儿了,这种感觉真好。

“那你现在幸福吗?”江潇雅又轻声问道。

“我不知道,我又换了一个女朋友,原本我是打算孤独终身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你不要我了,苏眉也不要我了,我感觉自己像一件垃圾,整天自以为是地装着高傲,但是又像个乞丐一样,渴望别人给的一点点温暖!”李鱼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他觉得是酒精影响了自己的自控力。

“是我对不起你!”江潇雅语气低沉地说道。

“别这么说,以前我也怪过你,现在想想我那时候太年轻了,太爱惜自己的面子了。如果是现在的我,我一定不会轻易放手,你是有苦衷的对不对?你不是真的,对我那么绝情,对不对?”李鱼连说话的嘴唇都开始颤抖。

江潇雅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始说话,不过她的声音渐渐冷却了下来:“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李鱼,我们都长大了,都有自己必须完成的使命和义务!”

李鱼浑身的热血仿佛瞬间被冰冻住一般,他想起了白天给他打了四五个电话的许西兮。

是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有自己的责任,不可以随心所欲,时光不能倒流,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天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江潇雅直起身子,摘下耳机扭头对李鱼说道。

肩膀处的温热消失无踪,仿佛触手可及的幸福也倏忽不见了。

李鱼摘下耳机,心里一片茫然,只好点了点头:“嗯,天不早了,你早点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