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做点其他事情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626字
  • 2019-03-16 20:56:03

暑假来临的时候,李鱼已经习惯和许西兮生活在小小的出租屋里了。寝室太热,到了半夜的时候整个人身上还是黏糊糊的,而在出租屋里要好的多。

许西兮买了一个大大的落地电扇,一天到晚吹着,房东留下了一个小型冰箱,现在李鱼经常用它来冻西瓜,整天趴在电脑前面,冰镇西瓜算是难得的避暑神器。

许西兮其实最一开始是在吹牛,她为了让李鱼答应她搬过来,说自己会做好吃的,其实她会做的好吃的仅限于煮方便面还有拌水果沙拉。

李鱼好歹还会包个饺子,炒个西红柿炒鸡蛋之类的,她却是连打个鸡蛋都很不熟练,经常将蛋壳留在手中,低头一看蛋清和蛋黄无辜地躺在脚边的瓷砖地上。

李鱼对品尝美食的期待很快就落空了,李鱼妈妈做饭十分美味,这也造成他对饭菜的口味很挑剔,难吃的东西宁愿不吃。

虽然许西兮很虚心地学习着做饭,还经常性地给她妈打电话,拐弯抹角地打听炒菜的秘方,但是眼下看起来,她是很没有这方面天赋的。

在浪费了好多青菜,好多肉,好多鸡蛋还有好多面粉和大米之后,李鱼终于死心塌地地对许西兮说:“西兮,咱们别自己做饭了,小区楼下卖什么东西的人都有,咱们买着吃也一样。你看你,这几天做饭连手都受伤了,划不来的,咱们以后有机会再学!”

“可是我觉得外面的东西,总不如我做出来的好吃,还花钱!”许西兮想了想认真地说道。

李鱼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说的太委婉,许西兮没听懂他说的真正意思,于是他只好继续说:“你看,咱们自己做饭很容易就做多了,吃不了又不舍得扔,总吃剩饭,这样下去我们就会变成两个大胖子。还不如在楼下买着吃呢,每次定量,既不浪费也不用多花钱,还能省出时间做点别的。”

“好吧!”许西兮嘟着嘴,放弃了继续在厨艺上进行探索。

这是李鱼一贯的说话风格,他虽然自许光明磊落,但是并不是个直筒子的人。他没有对许西兮的厨艺进行评价,这样会打击她的积极性,但是通过迂回战术,也一样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两个人搬到一起住已经好几个月了,虽然有情侣们在一起时的各种甜蜜,但是磕磕绊绊有时也避免不了。

李鱼是一个安静惯了的人,而且他这些年,已经养成了近乎自虐般的自律。每天固定时间起床,去小区外面跑跑步或者是回学校操场打球,许西兮有时会参与,更多的时候是赖床不起。

李鱼精确地安排着自己的时间,但是许西兮一直是跟着感觉走。她不打算考研,也不太考虑考公务员的事情,只喜欢一天到晚粘着李鱼。

李鱼上午去图书馆看书的时候,她会每隔半个钟头就来个电话,说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李鱼如果不接电话的话她就会一直打。

下午李鱼做交易的时候,一般会提前将卧室的门反锁上,但是这样依然不能阻止许西兮隔上一段时间就来敲门,要么是倒水,要么是送零食,要么就是等李鱼开门的时候过来亲一下。

李鱼说了她好多次,忍耐不住的时候就会发脾气,可是许西兮总是会眨着自己无辜的大眼睛说:“老公,人家只是想你,爱你而已!”

李鱼如果说的再严重一些,换来的就是许西兮的一顿委屈大哭,吵架也吵不出个结果来。

李鱼很怀疑他这个理科生的脑袋,会不会跟许西兮不太一样,自己明明只是想好好跟她讲讲道理,她怎么就以为自己是不喜欢她了呢,怎么就能上升到自己变心了,冷漠了这种程度呢?他明明只是想静下心来学些东西,所以才要和她好好讲讲道理而已啊!

许西兮暑假里回家的那二十来天,是李鱼感觉最轻松惬意的一段时间,虽然许西兮还是会一遍一遍地打电话,但是最起码他做交易的时候,不会有人经常性的敲门了。

不过李鱼的麻烦事不止于此,六月里连续出现了两次机会,李鱼在交易信号的诱惑之下,加大杠杆入场,结果两次都爆仓出局。好在李鱼持仓有限,还不算输得太难看,不过之前积累下来的一万多盈利还有三千多美金的本金全都飞走了,李鱼的账户里现在只剩下不到七千美金。

这场失败对李鱼的打击其实很有限,他的实盘交易经历不算短,这些起起落落的已经习惯了。

跟九哥商量之后,李鱼觉得自己的交易系统还需要再改进,心态上也太急躁了些。九哥也跟李鱼交了底,只有九哥认为他真正的出徒了,才能教给李鱼那套他自己的交易系统。

九哥建议李鱼抽空搞点副业,他认为李鱼现在将心思全部放在了外汇上,反而不能完全冷静地对待交易这件事情本身。

李鱼把自己全年的交易目标重新做了一个修订,盈利五千美金以上就好,最起码要看住老本儿。账户里差的那三千美金,李鱼用自己的钱补足了,光是亏九哥的钱,他心里不踏实,要亏大家一起亏。

补交了一年的房租之后,又将一万多给了许西兮,李鱼手里的钱已经不多了。爸爸准备给的下一学期的生活费,最起码还得九月份开学之后,而且六月之前李鱼已经夸下海口,自己今年的钱都够用了,谁能想到现实这么快就打了他的脸呢?

麻子在忙着打工,老赵、大神、小豆豆他们都在自习室里苦苦熬着,李鱼又开始莫名其妙的心慌起来。

他做外汇交易员这条路,走得可比自己预想的艰辛多了,费死了无数个脑细胞,熬过了几百个不眠之夜,写了几十本交易心得。

自打从文学社退出后,自从和江潇雅分手后,李鱼将自己所有的文学热情都倾注在了自己的交易日志里。

他尝试着用了各种语言风格,有时甚至用古言或是格律体来记述自己的交易过程,九哥点评的时候总会皱着眉头问:“这都写的啥玩艺儿!”

可是费了那么多心血,一年又过去了,李鱼几乎一直都在“赔,赔,赔”,哪怕有一段时间赚了,最终的结果还是赔。

李鱼很怀疑,九哥不是说他天生适合干这一行吗,“天选之人”为什么还这么艰难?

最让他难受的还不是赔自己的钱,李鱼每次听着九哥的鼓励和分析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抽自己。从小学时开始他就一直盼着能有名师来指点自己,现在名师出现了,但是他总是表现不出高徒应该有的实力来。

九哥说李鱼在交易中的得失心还是太重,在李鱼想来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执念吧,毕竟李鱼连做梦,都想成为一个伟大的交易员,他不能接受自己失败出局。

“鸡蛋的确不能只放在一个篮子里!”李鱼觉得是时候找点其他的事情干了,一方面修身养性,一方面也要弄一份收入,养车,还有养媳妇都是很贵的。

他不打算去打工,小时工太浪费时间,而且工资太低了。李鱼将目光瞄准了学校后面的商业街,那里的夜市很热闹,租个小门店只在晚上做生意,应该是个不错的好主意。

八月的晚上,李鱼经常拉着下了班的麻子在夜市那一带转悠,看看有没有什么商机可以挖掘。霍东留在学校了,他说是实习,估计玩儿的功夫居多,柳飞飞也留在学校了,她在准备考研。李艺桐竟然也留学校了,她听到李鱼不回家,也改口说自己在准备考研,李鱼只好在电话里简单鼓励了一番。

考研又不是烤羊肉串,哪有心血来潮说句话就考研的,李鱼思来想去觉得不靠谱,他又专门给李艺桐打了个电话,说你还是安心准备司法考试吧,比考研靠谱的多。

于是,李艺桐留校的理由又变成了准备司法考试,马上就要大四了,李艺桐提到“毕业”两字就有说不出的兴奋,仿佛无限光明的未来在前方等待着她。

快要开学的时候,李鱼选的小摊定了下来,一个奶茶店的老板同意将自己店门口的一个三平米的门斗租给李鱼,年租金一万五。

李鱼打算做点小吃之类的,脑海里想想往年这条街上乌央乌央的人流量,李鱼觉得就算是在这个地方卖块石头,估计都能挣着钱,他没有多想就签了合同。

店租加上还要准备流动资金,李鱼大概缺个一万来块钱,他不值当跟霍东张嘴,也不想告诉回了家的许西兮,他打算提前跟爸妈哭个穷要点钱出来。

八月底有一次回到寝室,李鱼无意间说起了这事,老赵虽然穷的叮当响,但还是跟李鱼说,自己咬着牙能借他三千。

小豆豆当时没说话,但是第二天,王丽娜给李鱼打了个电话,还给他送来了五千块钱。

李鱼笑着问:“我到时候把这钱还给何楠,行不行?”

王姑娘抿嘴笑着说:“你先用着去吧,谁都不用急着还!”

借着就借着吧,李鱼觉得这份情谊更难得,借的这点钱,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挣出来了。

麻子最是出人意料,第二天晚上他将李鱼叫到楼下空地上,给李鱼整整拿出来五千块钱。李鱼说什么都不敢拿,麻子这钱来的有多么不易,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麻子当时没有多说,只是认真地将钱递过来说:“老李,你别废话,拿去用!”

“麻子,我不借,你拿去再多开一家报亭吧!”李鱼大声拒绝着。

麻子笑了,只不过他笑的味道有些苦涩:“老李,我今年负担轻多了,放心,我上一年挣了两三万块钱呢。我现在送报,多租一个报亭也忙不过来,这钱你拿去用吧,兄弟一场,我想为你出把力!”

“那这样,这钱算你入股吧,我要是挣了就分红给你!”李鱼想了想说道。

“别,老李,生意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做,你自己忙就行了,我还是等你挣了钱,还我的老本吧!”麻子笑着摆手拒绝了。

“切,小样,对我没有信心?你给我等着!”李鱼笑着一把抢过了麻子手里的钱。

新学期开始的前一天,许西兮从家里回来了,李鱼专门开车到车站去接她。

许西兮的脸色不太好看,仿佛有什么心事,李鱼一边开着车,一边问她:“怎么了西兮,感觉你好像不太开心?”

“老公,我妈让我去她们单位实习,我这次回来是开假条的!”许西兮是那种憋不住事儿的人,李鱼既然问起来,她也就直说了:“我一点都不想回去,我就想和你在一起!可是我妈态度很坚决,我怕她会追来学校然后强迫我回去!”

许西兮说完之后,又忽的慌乱起来,她伸手抓着李鱼的胳膊晃着问道:“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唉,你别乱晃,我这边开车呢!”李鱼一边握紧方向盘,一边问道:“多长时间啊?”

“估计得三四个月吧,我妈她们单位这次有一批事业编的指标,我妈非要让我先占上!”许西兮哭丧着脸说道。

“那也是挺好的事情啊,我一直觉得,你会成为你妈她们局子里的局花的!”李鱼笑着说道,“菊”花?好像有一点点恶趣味。

“可是,我不想和你分开,老公,你毕业了以后打算去哪?我跟着你!”许西兮认真了起来,直起身说道。

“我还没想好呢,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干啥?”李鱼突然惆怅了起来。

“老公,你要不考S市的公务员吧?考到那儿的话,我们就一起回去!”许西兮想了一会儿,突然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公务员哪有那么好考的?我们专业的限制特别多!”李鱼笑着摇摇头说道。

“你只要好好准备,就一定能通过的,我对你有信心。老公,别的方面你放心,其他地方不敢保证,S市我妈能说上话的,肯定没有黑幕!”许西兮自信地握了握拳说道。

她现在还没有和家里讲自己恋爱的事情,李鱼其实也没有对家里人讲,大学快毕业了,一切都不太好说。

李鱼能听懂许西兮的意思,她妈妈应该是文化局的小领导,他考上S市公务员的时候,就是许西兮家里人,正式认可她们恋爱关系的时候。

“那我试试吧,先说好啊,你要回去好好实习,珍惜这次机会,我留在学校好好学习,争取考过!”李鱼仔细想了一会儿,那份工作对许西兮其实很重要。她的学习成绩一般,也没有什么大的野心,不应该让个女孩子为自己牺牲这么好的工作机会,那么只好由他来博这一把了。

“好,一言为定!”许西兮开心地伸出小手指,要和他拉勾勾。

“西兮,先说好啊,将来到了S市,我也要自创门户,自己买房安家,我可不做上门女婿!”李鱼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和她拉勾的时候,正色地说道。

“切,想的美,我还没有决定要嫁给你呢!”许西兮得意地扭头望着车窗外。

“也好,到时候我多找几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李鱼笑着回应道。

“你敢?老娘就不年轻吗?”许西兮叉着腰仰起脸问道。

“你啊,还行吧!”李鱼伸手摸了摸许西兮白净的脸,她的肌肤不用保养都那么好。

“我看你是皮痒了,看老娘回家怎么收拾你!”许西兮摩拳擦掌地对李鱼说道。

“西兮,你打不过我的!”李鱼冷酷地说道。

“三个回合,一个回合都不能少,看看到底是谁厉害!”许西兮也一脸冷酷地伸出了三根手指,嘴里缓缓地说道。

“妈呀,饶了我吧!”李鱼惨呼一声,车子瞬间加快了速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