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干脆同居吧!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770字
  • 2019-03-15 19:56:03

大三的第二学期,和以往完全不同,课表上的课程虽然比以往少了一些,但是物理院的学生们反倒是更加忙碌了起来。

本校保研的名额大概有二三十个,有些人是不愿意上,有些人是成绩不够达不到保送标准,还有一些喜欢阴谋论的人觉得,名额肯定都是内定好的,自己没门没路根本没戏。不管是因为什么,反正大部分人在过完年回到学校之后,嘴里面多了一个词:“考研”。

其中也包括老赵,还有小豆豆这种跟风党,麻子肯定是想都不想这回事,而李鱼嘛,曾经想过考研这个事情,后来他放弃了。

大神的目标是中科大或者是中科院,只要他考研英语的成绩不是太差,成功性几乎百分之一百。小豆豆对考研的事不太认真,他和王姑娘整天形影不离,王姑娘在准备考研,他也就拿起书跟着装装样子。

老赵面临的情况就很严峻,他已经认准了文娟是他未来的人生伴侣,未来聪明儿子的聪明妈妈,只差一纸研究生录取通知书,他俩就可以夫妻双双把家还。很巧的是,过年之后研究生考试成绩很快就出来了,文娟大概率会被浙大录取,现在只差准备复试了。

所谓有人欢喜有人忧,老赵在文娟面前装出来有多少欢喜,在李鱼那里就能诉说多少忧愁,浙大是一般人能考的吗?

老赵不长的人生里,从来没敢奢望过那么高的目标,现在人生的两件大事却需要他一起解决,当他金榜题名的时候也就离洞房花烛不远了。

老赵决定拼了,不搏一把,怎么能娶上聪明贤惠的浙大媳妇呢?老赵前两年做家教小有积蓄,现在他决定把重点转移到准备考研上来,除了周六去机构讲讲课,他几乎是整天待在自习室。

麻子这学期开学的补考很成功,他挂科的总数目又下降到了五科这个比较安全的数目。也许是回乡这趟伤心过度,麻子看起来又瘦了不少。

李鱼估计他应该已经不足九十斤了,不过麻子对自己的报亭非常用心,他还开展起了给男生寝室免费送书送报的活动,这样慢慢又扩大了自己的顾客群体,毕竟有些男生虽然懒到不愿意下床的地步,但是送到枕头旁边的报纸杂志他还是愿意翻一翻的。

李鱼这学期的专业课程只剩下了五门,而且任课老师们都很识趣地降低了课程的难度还有最后考试的要求,一切为大家准备考研让路。

李鱼顾不上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光,他寒假里已经休息的够久了,所以李鱼开始执行比以前更加严苛的读书计划。

上午从七点到中午十二点半,这是他雷打不动的读书时间,李鱼感觉半个图书馆的人都已经快认识他了。

和外汇交易相关的书籍他每天都在看,九哥说自己还需要养养气度,所以李鱼又开始翻历史还有心理学方面的书来读,偶尔他也会去杂志阅览室读一些英文财经杂志。

有一次进图书馆的时候,李鱼碰到了之前认识的那个患白化病的考研学生,现在他已经在本校读研了。

李鱼楞了好几秒没有想起来他叫什么名字,对方却是直接叫出了他的名字“李鱼!”双方寒暄一阵,直到分开之后,李鱼才隐约想起来,那位同学好像学的是地理学。

李鱼一般下午闷在出租屋里做交易,他虽然主做日盘,但是并不盲目交易,一天超不出十笔,有时甚至只看不买。李鱼杠杆用的很谨慎,止损线不超过三十个点,但是止盈线设得很高,碰上指标好的时候,能稳稳赢一大笔。

最近一段时间,几乎每天能盈利到两百多美元,李鱼每天晚上写分析日志的时候都在忍不住想,就这样坚持到过年的话,账户估计能到三万美金,哈哈哈…

晚上十点之前他一般会回到寝室,一个人独处时间太长的话,很容易陷入一种颓废的状态当中出不来。

李鱼听九哥说,很多交易员都有抑郁症或者是轻度精神分裂之类的疾病,李鱼听了之后确实吓了一大跳,他还年轻,不打算让自己走上那条不归路。

李鱼会以极其活跃的态度来参于寝室的夜生活,麻子如果回来晚的话,李鱼就预先架好小锅,准备好食材,等着麻大厨就位。麻子过年回来带来了一大堆腌制腊肉,味道极其好吃,又不怕坏,除了他自己,寝室里的其他人都被他喂肥了。

蹭吃蹭喝这种事,寝室里有两个人一般不参与,老大回来太晚,钢蛋儿吃辣过敏。慢慢的,大神和老赵和小豆豆他们都开始忙着蹲自习室,回寝室的时间也越来越晚。

每天晚上守着酒精炉子的人,就只剩下李鱼和麻子两个人,李鱼一般只吃早饭还有晚上这顿面,他不知道长期这样子吃饭会不会对身体不好,但是这样确实是省钱省心又好吃。

李鱼原想自己承担一部分买食材的钱,可是麻子总是提前将所有的东西都买好,根本不用李鱼插手。

李鱼过年回来买了一套耐克的运动服作为礼物送给了麻子,麻子很开心地收下了。不过李鱼心里还是有点愧疚,千挑万选买了个最小款,麻子穿在身上居然还他娘的大!

有时两个人吃完的时候,寝室里的人还没有回来,李鱼就开着车带麻子出去兜风。夜晚凉风习习,李鱼的车沿着江边公路一路狂奔,两个身高相差几十公分的成年人,在车里边唱边叫,就像是刚被从疯人院放出来一样。

五一假期的时候,李鱼禁不住许西兮的软磨硬泡,开车带她来了一趟短途的自驾游。去的时候,他还是一脸严肃的师傅,她是死皮赖脸的徒弟,回的时候李鱼的身份已经又一次变成了老公,而副驾驶座上的许西兮,脸上挂满了得意的笑容,仿佛得胜凯旋的元帅。

李鱼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他曾经数次抵御住了李艺桐的致命诱惑,所以当度假村里,仅剩的一个房间的钥匙握在李鱼手里的时候,李鱼觉得无所谓,他的心是光明的纯洁的。

等他进了屋才知道,许西兮的手段远比李艺桐要“毒辣”的多,李艺桐会认真听李鱼的花言巧语,会体会李鱼说的那些话的内涵。

许西兮则是从进屋开始就不让他消停,给他跳那种舞,陪他洗那种澡,然后又给他按那种摩,全程强制性要求李鱼不能说话,李鱼一想张嘴许西兮就来亲他。

当许西兮光着身子从背后伸出自己的右手,亮出食指和中指夹着的那个方形小塑料袋的时候,李鱼的防御系统就瞬间失灵了。

“已经连续几个月提前警告过了,既然警告无效,什么师徒名分之类的,大家就别客气了!”这是李鱼在抱着许西兮走向双人床头的时候,发自肺腑的心里话。

许西兮从刚一开学的时候,就怀疑李鱼除了学校寝室,还有别的住所。这次旅游回来,两个人的身份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许西兮非要刨根问底,李鱼也觉得不该继续瞒着人家。

李鱼在小区里停好车,带着许西兮来到了自己租住的房子,没想到许西兮进了屋打量了一圈,然后突然抱着李鱼的肩膀,惊喜万分地喊道:“老公,我也要搬来住,我们干脆同居吧!”

“啊?学校不是挺好的吗,再说了我也是偶尔过来,平时晚上我一直都是住在学校寝室的,真的!”李鱼的头大了起来,他赶紧说道。

“我开学那会儿,在电话里听你说要洗个澡,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老公,你租这个房子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不会是……你以前和苏眉…?”许西兮用手指着李鱼,语气之中有些委屈也有些不满。

“你想哪去了,苏眉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你是我带到这个屋子的第一个异性。”李鱼想了想补充道:“应该说是除了我之外的第一个人类!”

“奇怪,屋子里都有灰尘了你也不打扫一下!”许西兮用白净的手在办公桌上抹了一把之后说道。

“啊,我没看见啊,看着挺干净的,我一般隔几天就会扫扫地!”李鱼没觉得尴尬,他真的自以为打扫的很干净。

“老公,你是不是在这里学习呢?”许西兮摆弄着李鱼的笔记本电脑问道。

“差不多吧,我对自己本专业的东西不感兴趣,想自学一些金融方面的东西,有时候上网查些资料,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所以就租下了这个小房子,我一般下午呆在这里,晚上就回学校了!”李鱼耐心地解释着。

“那你就更需要我啦,我陪着你,你在屋里学习,我就在客厅看电视,你肚子饿了,我就给你做好吃的,我告诉你啊,我做饭可好吃了!”许西兮笑着说道,脸上一副贤妻良母的表情。

“西兮,学校寝室里不是挺好的嘛,我怕你搬过来影响你学习,这里连个做饭工具都没有!”李鱼想了想说道,许西兮说的这些,他其实挺动心的,李鱼这辈子还没有和女孩在一个屋子里生活过呢,尤其还是个漂亮的女孩子。

不过有些现实的东西他也要考虑考虑,他主要不是担心许西兮的学习,而是怕她影响自己每天的交易。

他不想让九哥失望,也不能接受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失败,所以他的字典里连周末都没有,周六周日这两天的下午他会在模拟盘上不断磨炼自己的交易策略。

“没事,做饭的工具咱们可以出去买啊!”许西兮想了想,又撒着娇地对李鱼说:“老公,你就让我搬过来吧,我可乖呢,一点不给你添麻烦。上课的时候我就自己回学校,反正走着也不远,你是不知道,我现在可害怕回寝室了,每次看到苏眉留下的那些行李,我都会心慌意乱,仿佛自己抢了她东西似的!”

“那,好吧,你寝室里东西多不多?”李鱼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她了,本来就是美事一件,再不答应就显得自己矫情了。

“不多,我抽时间回去整理,整理好了你开车到楼下来接我!”许西兮点着头说道。

“那,我们是不是要买点生活用品啊?”李鱼小心奕奕地指着屋里的床问道。

为了不让自己犯困时忍不住躺在床上,李鱼没有给这个床置备任何多余的东西,只有房东留下的一个光秃秃的弹簧床垫。

“我们要不把寝室的被褥全都搬过来?”许西兮试探着问道。

“算了,以后咱们这就正儿八经过日子了,还是买点新的吧,一会儿我就带你去大世界采购!”李鱼说着说着,也兴奋了起来:“客厅这个电视,我从来没打开过,不知道还能不能看,等我有时间帮你瞅瞅!”

“老公,我们这下要一起过日子了,家里开销谁管呀?”许西兮问道。

“房租网费我已经交过了,剩下的就是个水电费,还有日常的买菜钱。西兮,你平时花多少钱,我觉得我能养得起你!”李鱼笑着说道,他交易账户里的钱不管是盈是亏,未经九哥许可都不能动,虽然九哥没说过这话,但是这是李鱼给自己定的规矩。

再说了,过完年之后,父母给的生活费燃油费加上自己之前的积蓄总共有四五万呢,所以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很有底气。

“我,一个月两千生活费吧,零花钱有时候另算,你能养的起我吗?”许西兮笑着问道。

李鱼一听还真是被吓了一跳,他自己在物质上的要求很低,一个月吃饭连五百块钱都花不掉,没想到许西兮比他费钱多了。

看来大切和许西兮只能选一个了,李鱼暗自决定,以后不能动不动就开车出去浪了,大切的声浪好听,但是确实是个油老虎,以后得省下钱养许西兮!

“唉,你怎么不说话?把你吓傻了?”许西兮歪着头调皮地问。

“没有,我刚才是在想,两千块钱,能在食堂买多少个馒头啊!”李鱼回过神之后,开起了玩笑,随后他又补充道:“放心吧,目前来看,我还是能养得起你滴,等一会儿我先给你卡上转一万块钱,咱们先花着,不够你就吱声!反正我先声明啊,我不会做饭,不会打扫家务,不过我会洗衣服,哈哈!”

“老公,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我妈每个月都给我打钱,我不用你养活!”许西兮又感动了,眼角泪光闪闪。

“傻瓜,你的钱就先自己攒着应急,我出的这部分咱们日常花!”李鱼看到徐西兮好像还想分辩什么,赶紧补充说:“你想不想好好过日子了?男主外女主内,就这么说定了啊!”

这下子许西兮没了下文,不过她在李鱼脸上来了重重的一吻,表达了自己某种激烈的情感。

买好床上的被褥枕头床单,又添置了各种厨具,李鱼又带着许西兮匆忙开车回到了校园里。许西兮回寝室收拾东西,这次李鱼没有跟着她上去,两个人很有默契地绕开了关于她寝室的话题。

李鱼留在车上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打给家里,问问父母还有奶奶的近况,另一个打给霍东,听听这小子最近有没有出什么幺蛾子。

家里的电话是奶奶接的,爸爸在门诊忙着,妈妈好像回她自己单位开会去了,奶奶问候了一圈李鱼的吃穿住行,然后在李鱼不住地道别声中,才恋恋不舍地挂上了电话。

霍东接电话的时候正在开车,他五一也出去玩了,不过并未走远,现在正堵在回燕京的高速上。李鱼隔着电话能听的出来,霍东的副驾驶上坐着姑娘,但是肯定不是可可,他也没多问。

挂了电话的时候,抬头看见许西兮拎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正吃力地跨下寝室楼门前的台阶。李鱼赶紧下车迎了上去,将行李箱放好之后,李鱼重新启动了汽车。

离开的那一刻。他转头看了看身后的宿舍楼。他曾经满头大汗地将一个女孩的行李送进楼去,如今又如此轻描淡写地拉着另一个女孩的行李缓缓离开,人生际遇之奇妙,实在一言难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