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我不嫌弃你!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6695字
  • 2019-03-14 21:39:30

正月里的这些天过的悠闲而缓慢,李鱼上午一般在家陪着老爸下棋或者是看电视,下午他就出去玩。

其实人如果忙惯了,然后突然闲下来,那种感觉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舒服。至少李鱼的日子就过的很不舒服,从初三开始,家庭成员之间迎来送往的饭局就不断增多。

最让他头疼的还属同学聚会,有班级大聚,十人小聚,三五人凑一桌这种更是多如牛毛。

大家毫不心疼地花着家里父母的钱,诉说着可能压根就不存在的同窗情谊,吹嘘着自己这几年是如何如何厉害,肆无忌惮地往自己的胃里灌各种酒精,拍着胸脯大声嚷嚷,到了什么地方提我名好使。

李鱼在这种场合更愿意做一个隐藏幕后的看客,他不能阻止别人的癫狂,但是可以让自己保持冷静。

霍东有个亲戚在一个僻静的小街上开了一家麻将馆子,其中有一个单间专门空着给自家朋友们玩,这段时间就成了李鱼他们活动的一个据点。

霍东会不断的邀请玩得来的朋友过来垒长城,其实最常过来的也就那么几个人。孙海洋,姜义,李鱼,可可,李艺桐还有柳飞飞,有的时候秦雨瑶带着她妹妹也会过来看看,秦雨瑶的男友据说完全不会打麻将,所以初二之后就没在李鱼他们这群人前面露过面。

李鱼是公认的雀神,属于在牌桌上极其不受欢迎的人,但是每一个亲自上场的人,又都希望李鱼能坐在旁边给出个主意。尤其是李艺桐上桌打牌的时候,李鱼更是得在一旁陪伴,不过李鱼很少出言指点,他给李艺桐提供的一般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建议。

打个麻将而已,太当真就失去乐趣了。姜义来的次数不多,他现在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这种赌局筹码太小了,提不起兴致,他一般陪外地的大老板们玩真的。不过姜义绝对是讲究人,每次过来看一会儿热闹,都要从车上搬一大包饮料或是水果下来。

柳飞飞来了麻将馆一般也不上场,不知道是谁说漏了嘴,柳飞飞知道李鱼和李艺桐谈起了恋爱。班级聚会的时候两人说话还很亲切,之后在麻将馆再遇到时,彼此间倒是生分了不少,气氛和往日全然不同。

李鱼其实挺关心柳飞飞的感情状况,但是双方在如此客套的谈话氛围下,李鱼只是知道她过年回到学校之后就要准备复习考研了,其他的事情根本就是无从问起。

可可也出落的越来越像大姑娘了,李鱼觉得她对霍东未必就是普通人认为的那种爱慕,而很有可能包含着强烈的执念。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有强烈的愿望去拥有它,而这种愿望又反过来加强了这种执念。

李鱼不忍心看到这个小姑娘如此苦着自己,趁着正月里看别人打麻将这段时间,李鱼小声地在麻将间的沙发上,帮她仔细分析了一番。

李鱼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但是他能彻底的出卖霍东,将他的喜好,弱点,特长,想法和盘托出,就看可可怎么加以利用了。

李鱼原本打算提前走上几天来着,想着夏天自己很可能不回来,这一走也许又是一年。老家这边的习俗是过完正月十六,这个年才算是真正过完了,李鱼干脆将车票买在了正月十七这一天。

麻子初六就回到了学校,操办完家里的丧事,他还要提前回学校准备开学的补考,学校一般会把寒假里不回家的学生转移到一栋楼,这样其他的学生公寓就能省下点取暖费,不过李鱼他们住的这栋楼好多年一直都是保留供暖的宿舍楼之一,所以麻子提前回去并不担心自己会冻着。

老赵带的那个学生已经读高一了,过完年他准备功成身退,再接点清闲一些的活儿,留出时间来准备考研复习。

之前的东家并没有亏待他,除了工资全部结清之外,老赵还意外地获得了一台九成新的华硕牌笔记本电脑,他教的那个学生考上高中之后换了一台新的,这台旧电脑就被无偿地赠送给老赵了。

李鱼回到冰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自己停在学校里的大切,尽管李鱼租住的小区也能停车,但是李鱼还是觉得停在学校里更安全一点。

他不怕被偷车,因为贼一般也没那么笨,但是他怕车轮胎丢了,那可就亏大发了。

将汽车外面厚厚的积雪清楚干净,李鱼打开引擎盖,将电瓶线接好,然后仔细检查了一下刹车油还有冷却液。

回到驾驶室将车发动着,李鱼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这声音听着才舒服,根本不是妈妈那种娘们唧唧的车能比的,虽说老了点,但是各项机能绝对没问题。

李鱼开着车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小区,临上火车之前他给九哥打了电话,汇报了一下自己的行程,九哥直接告诉他,已经将李鱼之前的账户补充到了一万美金,还留下一句这样的话:“有能耐你在半年之内亏光它,记得不能过度交易,提前做好计划,明确进场信号,玩命执行,还有记得写报告!”

李鱼对这些话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自从退出文学社之后,每天写交易报告就如同他小时候写日记一般,成了一种练笔的方式。

九哥让他亏光,当然是开玩笑的,李鱼决心不能让人家瞧扁了,争取打个漂亮的翻身仗。

屋子里,蒙上了一层土,看来李鱼不在的这一个多月,冰城没少刮大风。屋子里没有什么吃的,毕竟才下午四点多,李鱼决定先洗个热水澡,然后再决定是自己出去吃饭,还是回寝室找人一起吃晚饭。

等热水器烧水的过程中,李鱼打开电脑熟练地登上自己的账户,果然,里面的金额已经变成了上万美金。

李鱼手不由地激动起来,刻意休息了这么长时间,他早就快憋不住了,闲着没事看看盘也好。正当他手里的鼠标不停滑动的时候,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李鱼新买的诺基亚手机,2.7寸的彩色屏幕,玩贪吃蛇的时候特别爽。

“喂,小西西,过年好啊!”李鱼一看是许西兮打来的,开着玩笑说道。

“好什么呀,你连个电话都不打!”对面的女生没好气的说道。

“巧了,每次我想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会接到你打来的电话,刚才我正在翻你电话号呢!”李鱼假装意外地说道,许西兮一整个假期给他打了八百个电话,李鱼有选择地接了其中一小部分,不出意外尽是扯闲篇儿,李鱼这句拜年的话其实都拜了不下十回了。

“骗人,你就会骗人,你回学校了吗,我想见你!”对面许西兮大喊着说道。

“哎,小西西,过了个年怎么变得没大没小了还?连个师傅也不叫了,我刚回来,坐车累的要死,连个澡都没洗,见什么面啊!我告诉你,咱们师徒之间不讲究红包那一套的啊,你要是想孝敬我呢也免了吧!”李鱼一面在电脑上快速浏览着,一面和许西兮逗着玩,其实许西兮要是能恭敬地喊上一声师傅,李鱼送她一个红包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你在寝室吗?我去找你!”许西兮完全没有理会她师傅开的玩笑。

“别,我不在寝室,这样吧,你告诉我个地方,半小时后我去找你,水快烧好了,我先洗个澡。”李鱼一看推脱不过,只好如此说道。这个姑娘也是个犟种,又爱哭,李鱼有时候还真拗不过她。

“好吧,二食堂三楼清真区见,我请你吃饭!”许西兮爽快地定下了见面的地点。

“清真嘛,大盘鸡还是兰州拉面还是孜然羊肉?”放下电话之后李鱼嘴里小声嘀咕着,还别说,一个多月没吃过食堂了,还真的挺想念那种味道的。

洗澡的时间很宽裕,李鱼一般用时十分钟,紧急情况下五分钟他也能完成从脱衣开始,接着洗头洗脸,涂抹洗发露,洗面奶,沐浴露,然后将泡沫全部冲掉,再将全身擦干,换上新衣服的全部过程。

这次他用了十五分钟,将二十几个小时的旅途劳顿洗涤一空,换好衣物之后整个人也精神焕发了起来。

驱车回到学校仅仅用去了五分钟,步行到达二食堂三楼又用去了四分钟,李鱼在许西兮对面的位置落座的时候,手表的指针刚好指向了五点整。

“看你师傅我的时间观念是多么强,分毫不差!”李鱼看着自己的手表,笑着说道。

“等了你老长时间了!”许西兮不屑地冲李鱼翻了个白眼。

“你是不是偷偷吃过了?”李鱼四处看了看问道。

“我又不饿,你呀,真是没个正经!”许西兮摇着头叹息道:“想吃什么,我去点餐!”说完她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饭卡,李鱼定睛一看,饭卡背面的卡贴上居然是一条鱼。

“你看吧,随便点一些就行。”李鱼客气地说道,人其实饿肚子的时候吃什么都香。

“这里烧烤味道不错,我们点上一份炒饭,再来点串儿吧!”许西兮笑着说道,接着又问:“你想不想喝点什么?”

“不用,这些回人们不让顾客喝酒,咱们空着肚子多吃点肉串吧!”李鱼摆着手说道。

“我是问你想不想喝可乐雪碧之类的?”

“不,我打算多吃肉串!”

“你们家过年不吃肉啊,怎么感觉你跟饿死鬼投胎似的!”许西兮点完菜回来一脸戏谑地问道。

“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的来着,过年吃的全是好的,回了学校一定要清淡,要节食。直到我饿着肚子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到站之后我就将之前的计划全盘推倒了,我还是爱吃肉!”李鱼笑着解释道。

“你在火车上为什么不吃东西?”许西兮不解地问道。

“刚才说了啊,那是为师原本减肥计划的一部分,结果人一点都没饿瘦,但是差点饿死过去!”李鱼故作神秘地说。

“哦,那你活该!”许西兮语气平淡地说道。

热腾腾香喷喷的羊肉串端了上来,看来许西兮还是很有孝心的,看签子足足有三十多根。李鱼顾不上反驳许西兮说的话,开始专心对付那一堆羊肉串。

“回家去就没见见老同学?会会老情人之类的?”许西兮的吃相就优雅了许多,她之前一直穿着一件浅灰色的羽绒服,款式十分新潮,现在吃饭的时候脱掉了外套,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圆领毛衣,毛衣前面还挂着闪闪的链子。

“小西西,跟师傅说话不许这么没大没小的,老同学我是见了不少,不过老情人嘛,根本就没有,我对你苏眉姐可是忠贞不二滴!”李鱼一边吃一边假装生气地说道。

“哦…”许西兮没再说话,用勺子从盘子里舀了一些炒饭放进自己嘴里。

那盘炒饭就在饭桌中间,李鱼也顾不上尴尬,也跟着用自己的勺子从盘子里舀着吃,先填饱肚子再说。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李鱼接过许西兮递来的餐巾纸,仔细地将嘴角的油擦拭干净,然后脑子里才疑惑起来:“哎,小西西,咱们着急忙火的赶着见面,就为了一起吃顿炒饭加烤串儿吗?我记得你电话里很着急来着,感觉怪怪的!”

能不奇怪吗?一个吃的像猪八戒一样开心,一个在旁边像看戏一样表情复杂。

“有什么奇怪的啊?”许西兮反问道。

“对,你怎么到现在都还没叫我一声师傅呢?是不是嫌我小气啊,放心,来的时候早就给你准备了大红包了。拆开看看…”李鱼得意洋洋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然后用手轻轻推向许西兮那边,他包了五百块钱,这下应该能让这丫头惊喜一下了。

许西兮拿起李鱼递来的红包看了看,嘴角涌出一丝苦笑,她并没有拆开看,而是顺着桌子将红包又递了回来。

“你?嫌少?”李鱼感觉自己丢了面子,大大地丢了面子。

“你到底要骗我到什么时候?”许西兮用严肃的表情开口问道。

“什么骗你?我没骗你啊!”李鱼被她问的有些茫然。

“你和苏眉早就分手了对吧?我前几天打通了她的电话,她亲口告诉我的!”许西兮认真起来的样子有些可怕,因为李鱼非常担心她一会儿会哭出来,食堂里人来人往的,虽然还没有正式开学,但是大部分人都已经返校了,碰见个熟人不好解释。

“是吗?那既然是她亲口说的,就以她说的为准,我对此深表遗憾!”李鱼学着电视上外交部发言人的样子摊了摊手,故作幽默地说道。

“你为什么要骗我?”许西兮的声音果然带起了哭腔。

“我命苦,你也命苦,你受的伤已经够多的了,我不想你再为我的事情操心!”李鱼心慌之下无奈地说道。

“那你凭什么操我的闲心?”许西兮不依不饶地问道。

“我,我贱行了吧?”李鱼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清楚了。

“呜…”对面果然开始发起眼泪攻势了,别看许西兮一米七多的高个头,打球的时候生龙活虎,可是哭起来的时候真的像是琼瑶剧里面走出的女主角,那个梨花带雨,那个我见犹怜。

“到底怎么了嘛,我跟苏眉的事情不就是小事一桩嘛,我也没欺负你啊!”李鱼实在是怕了许西兮这一招了。

“你就是欺负我了,你一直欺负我!”许西兮哭着回答。

“哎,小西西,没证据不要乱讲话哦,为师我一向是公平公正,你不可以毁谤的!”李鱼学着星爷的说话风格,企图将她逗笑。

“我早就喜欢上你了,可是你一直骗我,你还说你不是欺负我?呜…”许西兮的哭声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不远处还有几个围观的学生。不过校园里比这狗血的事情也多的是,目前还没有打算过来见义勇为的人。

“你喜欢我?”李鱼有些惊讶地反问道。

许西兮停住了哭声,大眼睛上还带着泪,不过她直视着李鱼,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其实喜欢一个人,是很容易的事情,就像我们喜欢明星,喜欢可爱的狗狗,喜欢打球是一个道理。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师傅也很喜欢你,毕竟你是我打篮球这些年来收的唯一一个弟子,还是个漂亮乖巧的女徒弟!”李鱼胡乱地编着瞎话,这些话他自己都不信。

“不是那种喜欢,是男女朋友的那种喜欢!”许西兮再一次目光灼灼地望着李鱼,这次她说出口的话简单明了。

“罪过呀,罪过,为师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呢?”李鱼还想蒙混过关。

“李鱼,你到底有没有个正形?你是不是嫌弃我?”许西兮突然问道。

“什么我嫌弃你?”李鱼更加疑惑了起来。

“我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你会不会嫌我脏?”许西兮虽然止住了哭,但是她的情绪依然很低落。

李鱼这下懂她在说什么了,她的那个负心人也许早就和新欢一起逍遥快活了,可是留给许西兮的伤疤却是永久的。

“傻瓜,我也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了,你会不会嫌我脏?”李鱼这下不开玩笑了,他的声音低沉起来,带着一点点心疼。

“不一样的,男人和女人不一样!”许西兮摇着头叹息道。

“西兮,这样的观念其实都是男人灌输给你们的。你的身体从前,现在,往后都只属于你自己。你当时选择和那个男的在一起,是因为你觉得他值得你托付终身,后来你独自离开,也是因为你的感情世界里揉不得沙子。在我看来,你一直都是好女孩,高贵的是你,肮脏的是他!”李鱼温柔地说道。

“不要再提他好不好?我不再恨他,但是我不想提起他!”许西兮的眼眶里又涌出了泪水。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和苏眉还并不是恋人,只是文学社里的同事,当然,她一直都对我有好感。”李鱼用手轻轻拂去许西兮脸上的泪痕,开始静静地讲述自己的故事。

“我大一的时候认识了我们学院里的一个女孩,她就是我梦里一直心心念念的那种女孩。那时候我很笨,甚至都不敢开口跟她讲话,我就只好拼命地写信给她,写啊写啊,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大一那一年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光,我们总以为两个人要发生些什么,可是直到分手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她跟我分手的时候特别决绝,用了一种我完全无法想象和接受的方式!”

李鱼停顿了一下,语气平静地接着说道:“我从小是个倔强的人,自己认准的事情八头牛也拉不回来,我一直都没有从那段感情的阴影当中走出来,和苏眉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我本想着我会一直好好对她,但是苏眉太忙了,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李鱼经历的事情渐渐多了,尤其是跟着九哥学做交易以后,他的情绪起伏变化越来越少,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那样。

“你,你真的好可怜…”许西兮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握住了李鱼的手。

“第一次在球场上遇到你,就听说了你的异地恋,我很是为你高兴,也决定不再打扰你美好的生活。再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已经成了苏眉的室友,而我是她的男友,我们也算同是天涯沦落人吧,我陪着你打球,看着你不断疗伤,不断变得乐观自信起来,就像是看着另一个我自己!”李鱼说话的时候很投入,全然没注意到身边许西兮的小动作。

“听了我的故事,你还会喜欢我吗?我可是个倒霉蛋!”李鱼苦笑着挣脱了许西兮的手。

“那个女生是谁?为什么这样对你?我要去打她!”许西兮气呼呼地问道。

“嗨,都过去多久了,我早就不在乎了,打人家干什么?”李鱼小声说道。

“是不是去年我在球场上看到的那一男一女?”许西兮的联想能力是惊人的,她很快找到了正确的线索。

“差不多吧,都过去了!”李鱼尴尬地搓着手说道。

“我就说嘛,当时你的眼睛里都快冒火星了,那个女孩是挺不错的,不过也就那样啊,是后面那个家伙的原因吗?”许西兮认真地问道。

“应该不是,他们不是恋人!”李鱼想了想说道,毕竟承认自己的失败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况且经过李鱼多方打探,楚宇枭确实不是导致李鱼和江潇雅分手的元凶。

“哦,那我们就不管她了!”许西兮点了点头说道。

“嗯?”李鱼不解地扬起眉看着她。

“李鱼,我们正式交往吧,我一点都不嫌弃你,你要不是个伪君子,同样也不能嫌弃我!我们重新开始,我会一心一意,好好爱你一辈子的!”许西兮用双手抱着李鱼的两只胳膊,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西兮,我刚才说过了,我是个死犟驴,我没有那么容易爱上别人,我更不想伤害你!你和苏眉不一样,她是掌控我们之间关系的那个人,苏眉可以不在乎,但是如果我辜负了你,你会伤心死的!”李鱼大声说道。

“你觉得我漂亮吗?”许西兮突然问道。

“漂亮!”李鱼毫不犹豫地回答。

“比苏眉姐呢?”许西兮又问。

“老实说,你更漂亮,整个学校也没有几个像你一样漂亮的女生!”李鱼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认真地答道。

“有多少男孩子整天跟在我后面,我都不屑一顾,苏眉能做到的事情,我没理由做的比她差劲。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哪怕飞蛾扑火我也不在乎!”许西兮抬起头看着李鱼的眼睛,个子高的女生果然有气场,李鱼被盯的有些心慌。

“西兮,我们师徒名分早就定了…”

“不嘛,我就是要和你好!”

“别这么粗俗嘛!”

“我们北方女孩儿就这么说话!”

“那能不能将胳膊夹得稍微松一点?”

“不,我怕你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