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许久没弹过了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570字
  • 2019-03-12 08:31:16

李鱼从学校回到家的第四天,麻子也踏上了回家的列车,这个决定很突然,李鱼原本以为他是要将自己大学里第三个春节,继续留在学校过呢。

麻子的车票是临时买的,一张站票要坚持将近三天,然后到了火车站再转小巴,小巴再转他们村子里拉人的三轮摩托,麻子管那种交通工具叫“麻木”,因为你坐着它走在颠簸的山路上,你的屁股很快就会麻木起来。

李鱼打给麻子的电话那头声音很嘈杂,他也不敢多浪费麻子的电话费,毕竟麻子的手机都是充四百块钱送的,但是麻子竟然生平第一次,对着李鱼的电话抽泣了起来。

李鱼曾经认为,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能够乐观到让人肃然起敬,乐观到能将身边的人重度感染,那么此人非麻子莫属。

可是麻子现在抽着鼻子,小声地在电话里面哽咽着,李鱼追问再三,麻子才说,他的父亲没了。

李鱼听了久久说不出话来,电话那头麻子时断时续地念叨着:“半辈子了都是病恹恹的,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是这一天真来了,还是难受…”

李鱼挂掉电话的时候,电视机上的新闻里正报道着春运专题节目,妈妈正在餐桌前准备可口的美食,奶奶正坐在沙发上摆弄李鱼给她新买的听戏机,爸爸回来的晚,李鱼打算吃完饭开车去接他。

李鱼心里知道,麻子此刻也许正挤在一趟旅客们前脸贴着后屁股的绿皮车上,短途的人无所谓站着还是坐着,毕竟图车票便宜,但是麻子的旅程最少还有两天两夜,一直站着绝对能让一个健康的大活人站到崩溃。

春运时站着挤绿皮长途火车的苦,不是在电视机前发几句同情的牢骚的人所能想象的,麻子千里奔丧,奔到身心俱疲。李鱼想问麻子要个银行账号之类的,表达一些自己的心意,麻子推辞了,他说自己今年挣的够了,多谢好意。

过去这一年的时间,如果让李鱼用一个字来总结的话,那应该是“累”,比高中时的三年加起来都累。

找不到方向的时候,是读书做题直到精疲力竭的那种累,九哥带他找到出路之后,是整日忙碌却亏损不止,自信心备受打击的那种累。

李鱼如今再一次成为了单身族,他却似乎过了那个可以肆无忌惮悲伤的年纪,深夜无眠的时候他总会默默地说:“苏眉,我们没有欠彼此的,我们将自己的第一次毫无保留地交给了对方,我们在交往的过程中,没有各式各样的第三者,没有狗血的背叛与误会。我和你的世界存在着天然的隔阂,这种隔阂也许我一生都难以弥补,对你,放手就是我最好的成全!”

“对不起苏眉,我没有爱过你。我曾经以为,只要时间足够久,只要我够诚心,我一定能陪着你永远走下去!但是,你的世界不给你时间,我们的世界里,你也不再给我时间。这很公平,祝你在尘世获得幸福,而我,面朝大海就好…”

李鱼打算在这个寒假里,就这么静静的休息,对任何有意义的事情,他都提不起精神。他不愿意再去想打短工挣钱的事情,也不大愿意离开家门,开车接送爸爸的活儿他也是应付了事。

堂弟大飞考上了一所南方的普通大学的艺术设计专业,二叔为此欣喜若狂。暑假里已经摆了好几次酒席,当时李鱼不在,这次过年前,二叔还要专门为自己摆上一桌,要重谢他这个大飞考上大学的头号功臣。

李鱼还是客气地拒绝了,吃饭喝酒这种事情,在他看来有些没劲透顶,他说二叔你要真想谢我,省下酒席的钱过年包个大红包吧!

李鱼几乎每天都呆在家里,看看电视剧,或者是看NBA比赛的直播,科比在夏天的时候又一次从拉塞尔手中接过了奖杯,他的总冠军数量已经达到了四个。

李鱼照例忙到没有时间观看当时总决赛的直播,新一个赛季已经赛程过半,李鱼回家这些天里,关于湖人队的比赛一场不落。

科比越来越老了,但是技术依然精湛,对球场和比赛节奏的掌控,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李鱼关注科比等NBA球星已经有些年头了,随着他自身的逐渐成长,越发认识到了想成为一名超级巨星的不易。

他们不光天赋超常,而且要日复一日的苦练,还要抵御球场之外的种种诱惑,毒品,女色,美食,甚至骄傲自满的情绪,这些东西任何一样都足以使他们从辉煌的顶点迅速坠落。

李鱼的偶像科比曾经犯过错,当时鹰郡事件爆出,如日中天的小飞侠受到万众唾骂,但是他并未就此垮掉,而是选择一个人孤独地与全世界对抗。

每当他参加完一次庭审之后,回到球场的科比就会让他的对手们接受一次狠狠地暴击。当案件彻底了结之后,科比随之开启了震惊世界的得分之旅。他用一年又一年的坚持苦练,不懈奋斗,用一场又一场的精彩比赛重新赢回了广大球迷和媒体的尊重,黑曼巴的名声响彻全球。

这样的球星还有很多,他们职业生涯里挣的钱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他们受到的各种诱惑也是普通人想象不到的极致诱惑,但是同样是他们,更比普通人努力、自律、顽强的多的多。

小皇帝詹姆斯从出道至今从未有过绯闻,他和自己的糟糠之妻不离不弃。科比坚持不懈地从凌晨开始训练,他的在攻防两端的体能充沛到让和他对位的人绝望。传球大师纳什坚持最清淡最粗粝的原生态饮食很多年,只是为了将自己的竞技状态保持在最巅峰。

李鱼见惯了升斗小民们的生活态度,有些人发点小财就会抛弃妻子另觅新欢,有些人工作稍有起色就志得意满,开始尸位素餐,还有些人整日浑浑噩噩,只为满足口腹之欲,将自己弄得脑满肠肥疾病缠身。

两相对比,李鱼不知道,除了发自内心的热爱篮球这项运动,除了脑海里狂热地呼喊着超越自我,还有什么能驱使这些顶级的巨星们不断努力向前?

李鱼认为没有,热爱,激情,持之以恒,这就是李鱼从自己挚爱的这项运动中学到的全部。

李鱼在外汇实盘交易中输的最惨最绝望的时候,曾经问过自己,你到底喜欢做这些吗,你没有天赋,你一直在输,要不放弃吧?

几年之前,他或许难以回答自己的问题,可是如今他有了八分底气。

李鱼对自己的人生之路有过许多思考,打篮球只能是他的业余消遣,根本算不上饭碗。按部就班地学习物理,以后按着本专业找工作,他根本不喜欢。

原本打算考研换个方向,也因为他的倔强和任性,以及那场意外而来的分手,变得越来越不现实。父亲几次想说动他考公务员,但是李鱼并不向往那样的生活。

唯有在面对电脑,面对屏幕上的那一条条折线,那一个个蜡烛图的时候,李鱼的心情才会无比激动起来。

他可以整宿整宿不睡觉,盯着盘面分析走势,可以不断地写文章分析自己的交易心得,可以为了休正一个指标查上三天资料,也可以为了改进一些自己交易系统的指标而忍着连续三天只看盘不进场。

李鱼确信,这就是热爱,他像科比热爱篮球那样热爱自己现在偷偷从事的这项事业。九哥说亏损是成为伟大交易员的必经之路,可是李鱼的这条路走得格外苦,钱亏掉了他可以不心疼,但是他的自信心却因此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从小到大,李鱼认真对待过的事情,还没有做的这么差劲的,他想不明白。每当精神疲累到极致的时候,他就只想逃避,家里是个难得的避风港,李鱼想做一段时间的咸鱼,不想事情,不做事情,甚至不想翻身的那种咸鱼。

咸鱼也是会被惦记的,比如猫,比如霍东,比如李艺桐。李鱼可以拒绝霍东一起出去玩耍的邀请,但是他不能拒绝霍东来家里找他聊天的热情。

霍东在暑假时勾搭上的那位大胸姐,名字叫古丽,只是当李鱼知道这位姑娘芳名的时候,她已经成为霍东众多前女友中的一员了。古丽这个名字的仅存价值,就在于霍东言语之中谈及时,会伴随着一声沉重的叹息。

古丽家里给她介绍了结婚对象,而霍东觉得自己根本没到考虑婚嫁的年龄。古丽说自己一边处着结婚对象一边也可以和霍东继续保持友好关系,但是霍东分手分的斩钉截铁。

他不想给别人戴绿帽子,他怕遭报应,也不想让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更怕自己戴绿帽子。

李鱼认为霍东的感情观念是极其错误的,但是事出有因,毕竟霍东是最初那个受到伤害的人。好在霍东现在知道了金钱的魔力,随着他渐渐长大,家里给的生活费也是水涨船高,霍东的每一位前女友,都替霍东花掉了他大部分零花钱。

严格意义上说,霍东目前不是单身,因为他在QQ上同时称呼两个女孩为老婆。其中一个女孩就在燕京本地,已经给霍东发过自己最私密的那种照片了,霍东打算过年回去就见面。另外一个女孩在离燕京不远的一个城市,还需要再添上几把火。

看来霍东已经被可可逼到需要进行地下工作了,李鱼就笑着劝他:“你这是何苦呢,乖乖从了可可,不是挺好的吗?”

“我现在挺烦她的,凭什么管我的闲事?要不是大家这么多年来的关系,我早就翻脸了我跟你说!”霍东色厉内荏地说。

“那你趁早跟她翻啊,省得耽误人家小姑娘!”李鱼不客气地说。

“哪能说翻脸就翻脸啊?她可是我从穿开裆裤那会儿就带着一起玩儿的。老实说老白,玩网恋也挺刺激的,就这么躲着可可,有一种地下工作者的感觉,我感觉都快玩上瘾了!”霍东得意地笑笑。

“小心玩火玩大了!”李鱼不再劝他,这个假期他很清闲,如果有机会,他打算好好培训一下可可。

为了让霍东重新走上正路,他情愿当一回叛徒,将霍东的各种弱点软肋一一出卖,不用给他上老虎凳辣椒水,更不用住渣滓洞,他完完全全是自愿的。

李艺桐三天两头打电话想约李鱼出来,李鱼用了各种理由推脱,今天是头疼,下次发烧,然后拉肚子,总之就是身体欠佳,不能见客。

其实李鱼是故意躲着她,有些事情说不清楚,两个人频繁见面的话局面不可控。不过,每当李艺桐疑神疑鬼地问他,你是不是有人了的时候,李鱼就会斩钉截铁,毫不心慌地对她说,我还是光棍一条,我可以发最毒的那种誓,灭十族,鸡犬不留那种。

李艺桐自然会阻止他这种不冷静的行为,同时也会趁机自表清白,然后送上格外煽情的话语来表达思念。

李鱼一般就在电话里静静地听着,他不能出言抚慰回应,如果他那样做了,这通电话就会很长很长时间都挂不掉,所以还是让李艺桐唱独角戏好一些。

这样平静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农历小年刚过之后,李鱼意外接到了秦雨瑶的电话,这还是他俩第一次单独通电话。

“喂,雨瑶你好,我是李鱼!”尽管内心有些惊讶,李鱼还是很礼貌地抢着问好。

“老白,看来你还存着我的手机号呢,我还以为你自从有了桐桐,就从此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和任何闲杂人等来往了呢!”秦雨瑶用透着酸的口吻说道。

“怎么会呢,我又不是你们这种大家小姐,我连小家碧玉都算不上,我就一抠脚汉子,在家养病呢!”李鱼知道秦雨瑶喜欢被别人捧着,反正不花钱,他也就随手送她几顶高帽子戴戴。

“唉,老白,你真粗俗!”秦雨瑶一边用语言表达着不满,一边却“咯咯”地笑个不停。

“雨瑶你批评的对,我这一年多没听到你的亲切教诲,放松了对自己的思想改造,感觉确实是比以往粗俗了不少!”李鱼隔着话筒认真地说道。

“呵呵,行了别贫了,怪不得把我们桐桐迷得神魂颠倒呢,原来一本正经地长篇大论你在行,瞎逗闷子耍贫嘴你也行!”秦雨瑶笑着说道。

“哟,那我可以理解成你是在夸我吗,真是受宠若惊啊!”李鱼谦虚地说道。

“你还谦虚上了?说正经的啊老白,我正月初二过生日,晚上请你们两口子来我家做客,当然还有别人,桐桐我已经提前通知了,就看你老白赏不赏脸了?”秦雨瑶大声地问道。

“我脸小,自己都得省着用,不敢再赏给你啊,你用的时候直接拿去就行。放心吧,我肯定到!”李鱼没有迟疑就答应了,既然李艺桐会去,那么他这个李艺桐的冒牌男友自然一定得去了。

“好的,晚上六点准时到啊,桐桐认识路!”秦雨像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提高声音问道:“老白,听桐桐说你会弹吉他,到时候能给大家表演表演,助助兴吗?”

“会一点点,可是好几年没弹过了,怕坏了大家的兴致!”李鱼客气地说道,他确实一年多没弹过吉他了,墙上挂的吉他怕是都快不认识他了。

“老白,你又谦虚了,桐桐可是快把你夸成民谣小王子了!”秦雨瑶呵呵笑着说道。

“那是艺桐不客观,我在民谣届的地位还没有那么高!”李鱼也随着她开起了玩笑:“雨瑶,你的生日挺大的呀,以前怎么没听说?”

“那是,除了大年那天生的,所有的同龄人站在我面前,都得叫我一声姐,以前不说是怕你们有压力!”秦雨瑶得意地说道。

“你往那儿一站,就是一副大姐大的派头,跟生日在哪天关系不大。当年要是我妈大年初一想生我,就冲你那气场,我在肚子里也要坚持多待上两天,怎么也得撑到初三,这个小弟才当的心里踏实呀!”李鱼笑着说道。

“呵呵,老白你今天怎么了,吃蜜啦?”秦雨瑶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有,我只是说多话了就爱看玩笑,不管怎么说,提前祝你生日快乐!”李鱼客气地解释道。

秦雨瑶是个大气的人,自从江州见面之后,她就再也不针对李艺桐耍小心机了,反而在生活中处处照顾她,李鱼不能用钱来表达谢意,多说几句漂亮话是他应该做的。

“好,谢谢老白,记得到时候过来哦!”秦雨瑶优雅地道别之后,轻轻挂上了电话。

李鱼说完最后一句话,怔怔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翻盖手机。它应该快进入生命的弥留阶段了,外接天线头磨得黑亮黑亮,里面按键上的字母也已经模糊一片,今年夏天的时候,小小的屏幕上还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缝。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变化很快,以前李鱼的心里还对那个什么水果手机充满了神秘,小豆豆在寝室里吹得神乎其神,如今据说秦雨瑶和李艺桐已经人手一部,而且霍东年后也打算买一部。

他们都说现在快进入3G时代了,手机上也可以挂着QQ进行视频通话了,上网的速度也会越来越快。

李鱼不太懂所谓的智能手机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一个连实体按键都没有的苹果手机,竟然比他的笔记本电脑还要贵上许多,这让李鱼很难接受。

李鱼手里不是没有钱,但是他亏掉的钱更多,而且未来赚钱的前景也并不明朗。这成了他无形的精神压力,每次只要多花一点钱,他的心里都要惭愧许久。

李鱼决定改天出门去买个新的诺基亚手机,直板的就好,全键盘更好,这次内存要大一些,可以多放几首歌,有贪吃蛇游戏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发呆了好久之后,李鱼轻轻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手机扔到了床上,哪天真的挣了大钱,哪天九哥认为他出徒了,他说不定也弄个咬了一口的玩艺试试。

如果一切都没变就好了,他应该早就偷偷帮心里的那个人,买上苹果手机了吧?

墙上挂着的吉他确实很久没有被李鱼碰过了,李鱼轻轻从高处取下吉他包,将包外面的灰尘用抹布轻轻擦掉,然后轻轻地拉开包的拉链,轻轻地取出心爱的吉他。

“橙子,我们好久不见了!”李鱼拿起吉他的时候,嘴里轻轻地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