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好好过年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273字
  • 2019-03-11 08:50:35

李鱼是个很爱做计划的人,读书有计划,锻炼有计划,现在做交易他一样会先做计划,这些计划一般会被他很好的执行。但是还有一些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计划着计划着就没有下文了。

李鱼以前和江潇雅约好了一起考研,现在他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这两个字。李鱼还说过要带着江潇雅逛遍冰城周边的山山水水,可是直到两个人分手,直到李鱼有了自己的车,直到几年过去,李鱼竟然还是没有时间出去逛逛。总有一些意外打断他的计划,也总有一些更要紧的事情逼着他将自己的出行计划一次次推后。

苏眉走了,李鱼感觉自己又沧桑了许多,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命中克妻,还是真如书中所说,是天煞孤星降世。

李鱼现在电脑上又多了一个隐藏加密的文件夹,里面装的是他和苏眉拍过的一些照片,另一个文件夹里是他之前和江潇雅一起照的照片,现在它们统统呆在李鱼笔记本电脑的E盘里,就像是两个悄无声息的骨灰盒。

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李鱼就在电脑前看看这些照片,那时候的他还一脸单纯笑得像个二傻,如今却形单影只跟丧家之犬没什么分别。

李鱼并不担心自己的电脑被盗,他的照片不像冠希哥那样活色生香,只是一些普通的生活照而已,李鱼将它们隐藏起来,不过是觉得这样做更舒服。

霍东的暑假是在和孙海洋还有姜义的不断约酒,吃饭,泡澡的过程中度过的。不过霍东向李鱼赌咒发誓自己没有再去九凤荒唐,可可暑假的时候跟着学校的志愿者团队去了大西南,霍东抓住这难得的空档又泡上了个女孩。

其实这个女孩李鱼初中时候就见过,比他们大个两三届,那时候人家姑娘的身体就发育的很好,一对高耸的胸脯让霍东念念不忘。女孩学校毕业之后,回到D市进了银行柜台,霍东过完生日之后喜提白色奔驰C200一部,而那个女孩很快就习惯坐在他的副驾驶上出去兜风了。

霍东的生日在李鱼生日之后七天,两人离同年同月同日生也仅仅差了一周。霍东生日的时候李鱼没给他打电话,因为他那个时候正忙着跟九哥学东西,最主要的是李鱼过生日那天晚上,他俩通了半夜电话,就两个人到底谁欠谁生日礼物这件事情纠缠了半天。

最后他俩的结论是,以后就不搞那些小孩子玩艺了,两个人在一块儿呢就好好庆祝,不在一块儿就各自放在心里默默祝福。

霍东打来的电话一般很长,外人听来还不好懂,他喜欢用一些和李鱼从小攒下的暗号来表达彼此的亲近。有的时候说话只说半句,再加一个你懂的就完事了,李鱼每次猜对的时候,霍东就笑的格外开心。

老赵对李鱼搬出去住这件事,表达了极度的理解和羡慕。他现在满脑子想着如何将文娟姑娘带到小旅店,根本不顾自己的乱加猜测和肆无忌惮地秀恩爱,给李鱼这个老光棍带来的重重暴击。

老赵急不可耐地寻找着机会,可是他这只狡猾的狐狸却碰到了技艺高超的猎人,文娟姑娘的条件很简单,想要可以,跟着老娘的步伐,考研,考上之后就嫁给他!

从此以后,文娟姑娘的美好胴体,就成了老赵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圣物,成了挂在他这头驴子眼前的那根红艳艳的胡萝卜。

但是,有个念想也总好过孤独一人,当老赵开始不停将考研挂在嘴边的时候,李鱼却和这两个字越走越远。

在又一次光棍节来临之际,在下午一波交易亏掉了两百美金心绪难平之间,在连喝下了五瓶啤酒头晕眼花之后,在连续看完两个小电影激情涌动之时,李鱼一向高贵的头颅终于低下了。

颤颤悠悠地捧出五姑娘,李鱼一咬牙一闭眼开始享受,撸到快要全身僵直之际,屈辱的泪水突然挂满了他自己那张苍白而颓废的脸。

光棍节里光棍多,塞上牛羊空几许。李鱼快步冲进洗手间,当冰冷的洗澡水不停冲击他头顶的时候,李鱼蓬勃而出的欲望也逐渐平息了下来。

唉,情场失意,外汇交易员的事业更是失败透顶,自己的出路到底在何方?李鱼报复性的不停冲洗着自己的双手,嘴里念叨着:“我不,我要坚强起来,我一定能行的,我不要自己搞自己!”

麻子今年的生意还是局限在那一座小小的报亭,也许是李鱼没有投资吧,他现在外汇交易亏损到触目惊心,也顾不得帮麻子实现连锁经营的梦想了。

随着天气转冷,麻子的重心再一次转移到了寝室宵夜上面,大家伙又有口福了,李鱼也会在晚上十点之前将每天的交易复盘,写成分析报告,发到九哥的邮箱里。

回到寝室睡觉,不一定为了混口吃的,现在的李鱼虽然已经不再害怕一个人时的孤独,但是他同样很享受寝室里的那种热闹。

钢蛋儿对李鱼的行为很好奇,经常问你怎么一到晚上就回来了,在外面租个房子闹着玩儿呢?李鱼一般会神秘兮兮地对他说,我喜欢白天办一些重要的事,晚上回来休息。

钢蛋儿对李鱼回来睡觉其实没有意见,可是李鱼的笔记本电脑不跟着他回来睡觉钢蛋儿很有意见。以前李鱼的电脑经常被麻子和老赵支配,他们两个吃蛋,刚蛋儿同学也能跟着喝口蛋汤,现在福利取消,他确实是发自肺腑地难过。

李鱼没太理会钢蛋儿的心情,总不能为了你们看个电影打个游戏,老子天天将自己的败家玩艺搬来搬去吧?

李鱼已经给自己的电脑取了个名字,就叫“败家玩艺”,他还有更难听的,只不过是眼下还抱有幻想罢了。

老大和京京姑娘分手不久,出人意料地重新拾起了之前扔掉的旧船票,他的初恋在S市读书,两人从电话传情到火车相会,发展速度直如星火燎原。李鱼不知道,老大每周都要赶的那趟火车上,会不会放《涛声依旧》这首歌。

大神在学习上的自觉性远超常人,尽管院领导三番五次保证大神可以直研本院,但是大神丝毫不为所动。

十一月下旬的时候,大神已经开始背着书包出没于学校专门为大四学生准备的考研自习室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尤其是大神这种万足金,大四考研的学姐们很快就发现,这个其貌不扬的小老弟实力非凡。

考研数学冲刺模拟卷子上的压轴题,大神不看答案都能讲的头头是道,抛开那些含混的普通话发音,大神就是一部人形解题机。

有些动机不纯的学姐,甚至提出了约大神吃饭聊天这种过分的请求,企图用自己庸俗的灵魂来汲取大神超群的智慧,但是大神一句轻飘飘的“没时间!”就抵挡住了蜂拥而来的美色炮弹的攻击。

大神确实是没时间,去考研自习室学习只是他日程的一部分,他还要上课,还要去实验室摆弄高级仪器,和学院的温教授一起搞一个什么单片机项目。

同时,大神还在坚持每天打游戏,他的DOTA水平越来越高,李鱼那两下子在他看来如同白痴,他还爱看电影,爱摄影,爱在寝室听钢蛋儿和人抬杠,爱吃麻子煮的麻辣枸杞面,爱在睡前泡脚,大神的爱好如此之多,学姐的盛情邀约他确实是无能为力。

小豆豆正沉浸在爱情的流沙河里,鹅毛都飘不起,豆豆也早就沉了底。他的穿着越来越体面,洗脚的时候也越来越勤快,曾经的王姐变成了现在他口中的娜娜,李鱼猜想王丽娜口中小豆豆的称呼会不会是“楠楠”?估计八九不离十吧。

恋爱中的男女,幸福一眼可见,李鱼也曾经拥有过,现在的他反倒像是一个沧桑的老者,笑看尘世烟花灿烂,我只凭栏一观。

李鱼算是九哥的徒弟,许西兮是李鱼的徒弟,九哥的徒弟很乖,师傅说的话一定保质保量完成,尽管做出来的成绩惨不忍睹。而李鱼的徒弟一点都不乖,他这个师傅说出来的话,大部分都被他徒弟给像屁一样,用手扇乎扇乎就处理掉了。

在男女关系上十分混乱的九哥,大概并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很烦人但是很漂亮的徒孙女。李鱼也不打算告诉他,他们给各自徒弟传授的绝学并不一样,严格来讲不算是一个门派的。

苏眉走的悄无声息,寝室的东西却是分毫未动,许西兮不断追问李鱼,而李鱼的回答一直是她在忙着工作。

暑假时打完的散伙球没有任何意义,新学期的篮球训练也还是按原定计划展开,李鱼不是太监,有这么一个美女陪着他练球,既方便占场也养眼提神,他想不起来自己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天气越来越冷了,打篮球这项工作又一次转移到了馆里面。许西兮比李鱼意料中的更加坚强些,每次训练的强度都很大,但是她咬牙坚持了过来,而且基本功越来越好。

李鱼的强项是中远投,许西兮在他的严格要求下已经改变了女生打球时惯用的三八式投篮方法,改为和男生一样的标准投篮姿势。

许西兮一手越来越帅气,越来越精准的投篮,在她高挑身材还有极美五官的衬托下,愈发吸引别人的目光。

许西兮练习投篮时,围观的男生经常一叠声叫好,有一些人还会打起尖利的口哨,丝毫不顾及在一旁辛苦喂球的李鱼师傅的面子。

打完球之后休息的时候,许西兮瞅着李鱼得意的说:“看见了吧师傅,我可不是没人要,我抢手的很!”

许西兮在最一开始的时候,很抗拒这样来称呼李鱼,不过李鱼一再坚持,她也就慢慢习惯了。毕竟和姐夫比起来,她觉得还是叫师傅听起来要更好一些。

“小西西,你最近持球水平进步很大,接球投篮的命中率也越来越高,你的心态也越来越好,再也不像从前那么爱哭鼻子了,我很为你高兴。如果你觉得自己的伤好了,想要开始新的生活,那你就去勇敢的追求好了,师傅并不反对你谈恋爱!”李鱼说话的样子真是老气横秋,他装模作样地摆弄着下巴,就差在上面粘一把假胡子了。

“要你管!”许西兮狠狠地剜了李鱼一眼,随即对李鱼说道:“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我才觉得你真的是孤苦无依,惨不忍睹呢!苏眉姐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把你一个人孤零零地扔在学校,就像是在守活寡!”

“你要注意自己的用词啊小西西,你师傅我是男的,如假包换,守活寡是几个意思?”李鱼无奈地摊着手问道。

“就那意思,你心里明白!”许西兮毫不示弱。

“天气越来越冷了,到了十二月肯定更冷,一会儿打完球我请你吃火锅吧,或者你请我也行!”李鱼假装搓着手说道,其实篮球馆里一点都不冷。

“你们之间能有结局吗?”许西兮不放弃地继续问道。

“当然有啊!”李鱼笑着点头说道,结局其实早就有了。

“师傅,你将来毕业了有什么打算呢?”许西兮听完李鱼的话之后,脸上的神情比之前黯淡了不少。

“不知道,我可能,也许,大概会去燕京吧!”李鱼有些茫然地答道。

“那苏眉姐呢,她和你说过自己将来的打算吗?”许西兮小声问道。

“不知道…”李鱼沉吟半晌之后反问道:“你呢,你有什么规划?”

“我妈妈在我老家的文化局工作,我爸在钢铁厂上班,我妈的意思是让我考她们局里的公务员,考不上也可以先上个事业编制,稳定又清闲!”许西兮想了想摇着头说道。

“那也挺好的呀,你长的好看,再好好练练歌,加上师傅传授你的篮球技艺,将来在文化局肯定能一枝独秀,成为局花一朵,我看好你哟!”李鱼伸出两只手比划着,嘴里笑意丝毫不加掩饰。

许西兮目不转睛地看着李鱼,看着看着,她的眼睛里突然泪花一闪,接着大股大股的眼泪从眼眶里涌出。

“哎,我说错什么了,你怎么又哭上了!”李鱼一下子慌了神,不知道又怎么误触了许西兮眼泪喷泉的开关。

“你居然说我好看?呵呵,说我好看,以前你从来不说的…”许西兮抹着眼泪用手指着李鱼说道。

“对哦,好看这个词有点太土了,和你的气质严重不符,我改改,说你美丽好不好,大大的美丽!”李鱼有些着急地解释道。

“我想掐死你!”许西兮的眼泪来的快去的也快,“师傅,你能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么吗?虽然你不说,但是我能感觉到,你和苏眉姐有问题,你只有在打球的时候才会真正的开心,除此之外的时候,你的眼睛里就只有忧郁。我是个不幸的人,但是我不希望看到你也跟我一样不幸,我希望你能真正的快乐!”

“小西西,我告诉你我在想什么…”李鱼故作神秘的停顿了一下,许西兮挨得他近了些,李鱼轻声说道:“我在想美丽这个词,也有些配不上你,冰城话里有个词叫稀罕人。大妹子,你长的老稀罕人了!”李鱼说完夸张地笑了起来。

李鱼很快笑不出来了,因为许西兮接下来送出的这一掌,包含着她毕生的内力,强如李鱼,也被震的五脏翻滚,六腑不安!

期末考试来临的时候,李鱼出奇的轻松,他预感自己搞不好又能得奖学金了,因为这个学期他上的课太多,搞得授课老师们也很不适应。

不是说好了彼此做不见面的天使么,见得多了真的会很快失去神秘感,久而久之还会厌烦不已。

这学期的老师们会有意无意地提问李鱼,直到李鱼一声又一声,或冰冷,或慵懒,或夸张的“老师我不会!”,才无情的提醒着热心的老师们,这个家伙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只不过是他逃课的境界又提升了而已,他是人在教室座,心灵在逃课。

老师根本不明白,李鱼回到教室,只是为了多看一看那个曾经熟悉现在却陌生的,瘦削俏丽的背影而已。

李鱼期末考试的成绩很好,年级前十应该是没跑了,大神将之归功于李鱼认真听课的结果,而李鱼认为主要是因为这学期的课程显著减少。

李鱼在专业课上下的功夫几乎和上学期一样,但是在教室里闻着味儿,也总比之前自己摸索要强上不少,更何况学习总时间不变,科目变少,效率变高,成绩提升才是理所当然的啊!

钢牙妹子发挥失常,仅排在年级第六,大神以超然的姿态居于第一,第二依旧是江潇雅。

李鱼这一学期观察下来,觉得江潇雅已经做到了她能力的极限,大神?就当他是个考试专用吉祥物吧,物理院的同学已经习惯了从第二的位置开始查排名。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成绩在李鱼的眼里不重要,但是并不代表真的不重要,奖学金,保研,评优,甚至入党,都和这一纸成绩单息息相关。

李鱼回家的时候没有开车,路途遥远,还是火车更加方便安全。这半年来,他这个初级外汇交易员的交易生涯,用一个南方人常用词就可以总结——“扑街!”,是扑的老妈都不敢相认的那种扑街。

李鱼的账户里只剩下了不到一千美金,前前后后亏掉了将近五千美金,九哥在细细检查了他的交易记录,还有李鱼写下的一篇又一篇交易笔记之后,只说了一句:“好好过年,来年继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