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向着梦想前进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7094字
  • 2019-03-09 13:04:09

这场持续十余天的期末考试,留给李鱼的除了深深的疲惫感,还有连续数夜挥之不去的梦靥。梦里面算题算到累醒,睁开眼睛之后,还得从酷热的床上爬起来准备去考场继续做题,那种情形说起来是喜剧,可是亲身经历的时候实在是悲剧。

李鱼勉强保住了自己不挂科的最后底线,但是有两门专业课的成绩都是66分。李鱼心里想着:及格就好,况且还是六六大顺呢,相当吉利的数字。

老赵以一门功课挂掉的成绩,在这场期末考试的军备竞赛中再一次败给了李鱼,不过他那个重量级外援的作用十分明显,李鱼原本以为老赵最起码要挂三科。麻子替老赵完成了这个宏伟的目标,算上之前挂的科目,麻子总挂科数已经达到了九科。李鱼觉得麻老板这个暑期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赚钱,而是为新学期开始时的补考做准备,不然麻子恐怕要被学校劝退了。

李鱼在考完最后一门课程之后,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那就是为小豆豆和王丽娜做了一把牵线月老。

李鱼当时是这么对小豆豆说的:“小豆豆,我想给你和王丽娜撮合撮合!”

“王姐啊,人家对我没感觉吧,我们好像也没怎么说过话?”小豆豆不安地问李鱼道。

“你不主动,怎么就知道人家对你没好感呢?哥以前是觉得你还小,这些事情不应该多考虑,现在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是找个媳妇的时候了!”李鱼努力装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来,语重心长地说道。

“王姐是不是大了点,老李?我听说你还叫她姐呢?”小豆豆又试探着问道。

“你还挑三拣四的啊?”李鱼斜着眼睛望了小豆豆一眼说道:“老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女大一抱金鸡,女大俩…两只鸡”李鱼停顿了一下,又伸出三根手指说道:“女大三…”

“嗯,三只鸡!”还没等李鱼说完,小豆豆就点着头哼哼道。

“屁,女大三,抱金砖!”李鱼极为不满小豆豆插话时不严谨的态度。

“呵呵,那王姐到底大我几岁呀?”小豆豆扭捏起来。

“比我大九个月,比你大十六个月,勉强算是两只金**!”李鱼扳着指头数了数说道。

“哦,那也还行!”小豆豆听完之后小声说道。

“豆豆我告诉你,不要老是姐啊姐的,那样在女生们眼里你就一直是小屁孩,长得再帅也没用!”李鱼开始了自己的岗前培训,“你得学会装深沉,让女孩子们觉得你有担当,没钱不要紧,关键是就算兜里有五块钱,宁愿自己饿死,也要全给女朋友花!”

“啊,老李,你别看我瘦,我挺能吃的,一顿不吃就饿的心慌。”小豆豆在这方面确实很缺教育。

“笨,我是说你要有这样的态度,放心吧,我给你介绍这个肯定吃不着你,王姑娘家在本市里住,说不定还能时不时给你带点她妈妈亲手做的好吃的呢!”李鱼恨铁不成钢地说。

“那行,老李我该怎么做呢,打电话约她?”大家毕竟是一个学院的,彼此的联系方式还是有的。

“不行,太突兀了,等我跟王姑娘说好了,以我的名义安排你俩一起吃顿饭,到时候我先闪,剩下的就看你俩的了。”李鱼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了看小豆豆不安的眼神,李鱼又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只要人家姑娘去了,就说明她心里已经同意了!”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许多,王丽娜之前就对小豆豆这位帅哥有印象,现在李鱼提出来了,简单推辞之后也就同意了李鱼为她做的安排。

王姑娘算是班里最早和李鱼认识的那批女生之一,现在她心里明白了,他们两个人是永远不可能的,她自己也老大不小的了,有合适的还真的应该试一试。

李鱼在学校外面的渔家小馆做东,请小豆豆和王丽娜赴宴,名义上他声称是为了庆祝自己再一次安全通过期末考试。

这是小豆豆第一次正式在餐厅里和女生约会,李鱼想着不能寒酸了,王姑娘曾经和他说过,自己爱吃辣,还爱吃海鲜。这家店冷气开的足,味道据说也不错,食材新鲜,李鱼就照着王丽娜爱吃的点了许多。

三人从刚落座时的拘谨到逐渐谈笑风生了起来,菜上齐之后李鱼去前台结了账,借故偷偷离开了。剩下的缘,就得他们两人自己来修了,李鱼算不得什么大公无私的好室友,他只是想为王姑娘曾经付诸于自己的那番情谊,找到一个好的归宿。

李鱼将自己不回家的打算告诉了爸爸妈妈还有奶奶,理由充分到让人无法拒绝,因为学校要组织实习。

李鱼用同样的理由告知了霍东,换来的是一阵叹息,霍东想念李鱼是发自肺腑的,就如同李鱼想他一样。

李鱼也告诉了李艺桐,对方抓狂般地声称要飞来冰城找他,李鱼为难地表示自己实习的地点还没定。

苏眉知道李鱼不回家的消息之后很是兴奋,不过她假期里的日程也很紧,李鱼照旧没有告诉她自己真正要实习些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李鱼并未存心对苏眉隐瞒任何东西,但是慢慢的两人就形成了现在这样的相处方式。李鱼不向苏眉说起自己和九哥聊天的事情,就像他并未和苏眉说过自己开着车来学校一样,只是不想因为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浪费半天力气解释,然后耽误了对方更重要的事情。

至于李鱼的得意弟子许西兮,李鱼的破车很早就被她发现了,倒不是李鱼爱显摆,架不住自己徒弟打电话过于频繁。李鱼有好几次都是在开车的时候接到她的电话,手慢脚乱之下,也会小声埋怨几句,这个秘密自然是守不住的。

许西兮她们考试结束的早,当然苏眉的考试结束的更早,苏眉的学分已经修够,除了毕业设计她基本已经脱离了考试的苦海。不过李鱼严重怀疑,苏眉能这么轻松的通过考试,背后恐怕都是用马尼换来的,因为同样的专业,低一级的许西兮明显比她惨多了。

除非许西兮的智商真的很低下,但是这件事情和苏眉考试那件事情一样,李鱼都只是怀疑,他还想安稳地过几天清净日子,所以并没有打算去搞清楚其中任何一个疑问。

许西兮家住离冰城不远的S市,考完试之后她一直赖着不走,一直要求等李鱼考完最后一门课之后,两人打完散伙球,李鱼再亲自送她去火车站才罢休。

李鱼长这么大,听过吃散伙饭的,还没有听过打散伙球。他很认真地问许西兮:“那你的意思是咱们打完散伙球之后,师徒关系到此结束,下学期我就不用再教你打球了呗?”

李鱼很期待许西兮说是的,但是很明显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当然不是了,只是这个学期的散伙球,完事儿我请你吃饭,你送我回家!”许西兮一字一顿地说道。

“是送你到火车站,不是到家啊!”李鱼赶紧强调。

“火车站也行,就这么定了啊!”当李鱼意识到这是许西兮给他设下的圈套时,已经为时已晚,他只能在心里念叨着,这丫头不傻的呀!

总之,在送走了许西兮,又和苏眉小聚了一番之后,李鱼和吴洪久“九哥”会面的日子也到了。

七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李鱼准时敲响了见面地点的门铃。开门的是个留着邋遢长发的男子,瘦削的下巴上还有一些犀利的胡茬子。男子身高比李鱼矮一些,眼眶微微有些发青,嘴唇很薄,唇色略微有些发黑。

男子开门时身穿一件普通的浅灰色圆领T恤,下身黑色纯棉短裤,伸出的右手指关节有些突出,借着门后面透出的光,李鱼注意到男子的手指甲微微泛黄。

“九哥你好,我是李鱼!”李鱼微微弯腰,握住对面伸出来的手,礼貌地说道。对面来人的体貌特征大约像是三十来岁,李鱼索性先默认他就是九哥了。

“进来!”对方果然点了点头,握着李鱼的手使劲晃了晃,然后就将他拉进了屋内。

屋内面积不大,一个客厅一个卧室一个洗手间,厨房就在客厅的一角,但是没有什么厨具。门口有一个中号的拉杆箱,箱子的把手上还有航空公司的行李托运标签没有摘掉。

客厅靠窗户的地方摆着两台黑色的联想电脑,写字台倒是宽大气派。李鱼用鼻子轻轻一嗅,不错,屋子里有很浓的烟味儿,看来他的判断没错,九哥是个老烟枪,不枉他烟酒僧的大名。

“啊…”九哥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用手梳理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说道:“我后半夜刚下飞机,回来补了个觉,找个地方坐!”

“哦,好的,九哥!”李鱼点了点头,顺势坐在了写字台前面的一把椅子上。

“咱们见面是不是不太正式啊,我这人随性惯了,不介意吧?”九哥递过来一罐可乐,笑着问道。

“九哥,我也是老爷们儿,这样挺自在的。我就是觉得你太给我脸了,心里有些想不明白!”李鱼接过之后,拉开易拉罐口,不解地问道。

“我看上你啦!”九哥将身子往李鱼旁边的椅子上一靠:“这个理由怎么样?”

“九哥,要说你是骗子吧,肯定不是,你大老远坐飞机过来,骗我这么一个穷学生,根本就是赔本买卖。可是咱俩都是老爷们儿,你能看上我啥呀?”李鱼有些开玩笑地说道。

“抽烟不?”九哥递上来一支南京九五。

“我不会抽九哥!”李鱼摆着手拒绝了,大家初次见面,还是小心为妙。

“我上大学那会儿,鬼迷心窍跟着人学投机倒把,从缅甸那边走私东西,回国之后在贵州被抓个正着,判了两年,大学也耽误了。后来机缘巧合入了外汇这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下来,也算是混的不错。”九哥点着烟侃侃而谈的样子,有了几分高人的味道。

“我现在有个小的资产管理公司,有些是自有资金,但大部分都是客户的,我抽盈利的百分之三十。前些年仗着年轻,连宿搭夜地熬,这样的烟一天最多的时候抽四五盒。过了三十岁就明显感觉走下坡路了,身体扛不住!”九哥用深邃的眸子看了看李鱼,继续说道:“干我们这行,有时候真说天分,我雇了不少人,但是没几个能替我的,只能干些打杂的活儿。”

“九哥,你想培养我?”李鱼试探着问道。

“怎么说呢,咱们之前的聊天,你给我留下了非常独特的印象,后来我又翻了翻你列出的书单。你是个性格沉稳的人,谋定而后动,再加上你的数字敏感度和反应力都很好,我就对你动了心。感觉你有些像年轻时的我,有野心,肯吃苦,但是没门路!”九哥在说话间又点着了一根烟,看样子他没说错,现在他这个抽烟的频率依然很吓人。

“可是我不想辍学啊,九哥,我自己到底能不能干这一行,心里还一点底没有呢!”李鱼这不是矫情,他是真的没有这份自信。

“我也只是凭直觉,你到底行不行还得慢慢看,你以为外汇交易员那么好当的啊,再有天赋也得坚持个三五年吧,到时候你还能毕不了业?”九哥摇摇头笑着说。

“我说没有那么容易嘛!”李鱼悬着的心也放下来,如果对方说的太容易,他反而是不信的。

“怎么样小兄弟,想不想学?想学咱就继续说,不想学咱也不勉强,哥就当回冰城认识你这么一弟弟。”九哥将烟头掐灭,抬头问道。

“九哥,我学,需要我做什么?”李鱼认真想了一下之后,郑重地点了点头。

“好,是个爷们儿。你就不问问我公司在哪?问问我详细情况?”九哥笑着问李鱼道。

“我想问问你成家了没有?”李鱼笑着说道:“成家的话我想让嫂子管管你,抽烟太多对身体不好!”

“嗨,还单着呐,我脾气臭,对象黄了好几个,后来干脆就不找了,找个搂着睡觉的女人不有的是吗,还用不着麻烦。”九哥笑着说道:“我现在常住燕京,但是四处跑的时候也多,见见客户啥的。我不爱住酒店,当年在酒店被警察抓的时候落下阴影了,一住酒店就睡不着。我在经常跑的一些城市置办了些小公寓,到哪都有个住的地方,也算是一种投资。”

李鱼听了不禁有些神往,这房子虽然不大,但是人家全国各地可都有,妥妥的大资产阶级啊!下一刻李鱼的眼珠子就亮了,他也想成为这样的人,“九哥,我要怎么努力,才能像你这样?”

“你别着急,命里有时终须有!”九哥说完这句云山雾罩的话之后,接着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搞外汇交易而不做股票吗?”

“不知道,大概因为股市现在低迷吧!”李鱼不置可否地说道。

“不,牛市的时候我也从来不碰!”九哥说完之后,迎来了李鱼更加迷惑的回答:“那就是术业有专攻?”

“也不是,谁还跟钱过不去啊!”九哥摇摇头说道:“其实是因为不确定性!”

“大的机构就不说了,大家都想在股市捞钱,可是散户们十股九输,为什么呢?”

“散户的交易策略落后,信息获取渠道狭窄,经常受庄家的误导,盲目追涨杀跌没有自己的交易策略。”李鱼一口气分析了许多因素,他把这当作是期末考试的继续。

“这些都是原因,但是致命的因素并不是这些,散户们的问题出在心理上。大部分人看了几本炒股书,听了几段股评,就以为自己掌握了无上的炒股秘籍,什么K线法,日均法,蜡烛图,各种各样花活百出。实际上呢,入市一波被割一波韭菜,他们不去反省自己的心态,总认为是自己掌握的秘籍不够高级,然后就这样周而复始,一波一波地为庄家们供血。他们也不想想,就凭自己临时看的那几本破书,听的那几段股评,就能玩过机构里那些专业的股票交易员?一个业余选手偏偏以为能玩过职业玩家,真是天真可爱,但是大部分人宁愿相信自己掌握着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炒股秘籍,这是人性。盲目自信是他们失败的原因之一,而贪婪和恐惧则使他们无法在合理的点位止盈或者止损,这是原因之二!更进一步说,九次盈利抵不过一次大亏,就算是勉强获利也不过是跟对了风,这样的获利终究是要回吐给市场的。”九哥的讲话滔滔不绝,李鱼听了真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股市受政策影响的因素太大了,盘面很难预测,也就很难形成合理的操作机制。我这些年里,就算是股市最火的时候,也强忍着没有进场,因为这和我的交易风格不符,我要的是稳健,可重复,可持续!”

“那外汇市场就不存在这些不良因素了吗?”李鱼小心奕奕地问道。

“外汇市场是个典型的全球市场,不会因一时一地的政策改变而产生难以控制的风险,就算交易失误,只要及时止损就好,况且你在一个货币对的交易损失可以用其他的货币对进行对冲。”九哥解释了一番,他忍耐了好几次,终于忍不住点燃了第三根香烟。

“外汇交易员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李鱼凝神问道。

“感觉!”九哥简短地说道。“交易员都会有自己的交易策略,我以后也会慢慢教会你我的策略,,但是买入和卖出那一瞬间的决策依然需要你独立来完成。这对于一个交易员的成长来说至关重要,及时克服自己的贪欲和及时止损一样重要,盈利的时候不贪,亏损的时候不慌,看住自己的本金,在一个又一个的周期内持续保证盈利,这是成功交易员的基本要求。”

“感觉挺玄乎的!”李鱼有些不太理解。

“看盘看多了,感觉就慢慢有了,就跟处对象差不多!”九哥笑着说道,接着他又问:“你英语怎么样?”

“啊?很一般,刚过了四级,听力小学生水平,阅读理解稍微强一点!”李鱼内心又忐忑了起来,不知道原来搞外汇交易还需要掌握外语。

“英语不能放下,听力口语什么的无所谓,但是阅读水平一定要过关!”九哥神情微微严肃了点:“我前几年交易的种类比较多,毕竟外汇市场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可以交易,这几年身体不行了,做的货币对少了些。你先从美欧这一对儿开始吧,每天下午一点前来这儿开始训练,先从模拟盘开始,我要看看你模拟交易时盈利水平能有多高!”

“行,九哥,不过这和学英语有什么关系呀,我挺烦学英语的…”李鱼吞吞吐吐地说道。

“我们既然做外汇,尤其是直盘货币对,那欧美经济还有汇市的第一手动态就必须及早掌握。我们可以直接登录海外网站,或者你可以等国内网站翻译,但是时效性要差上许多。这并不是要求我们在交易时必须对宏观进行大量分析才能入场,那样除非你有一个庞大的团队,我们只是需要避免踩雷,提前获悉的这一点时间差也许就能让你避免输在交易市场上!”九哥简单解释了一下,接着他又补充说,“我是野路子出身,算是个坚定的技术派,我之前在论坛上的帖子,其实就是为了证明宏观的不可预测性。高手可以在几十种信息中凭条件反射做出判断,但是如果信息多到成百上千上万呢,恐怕仅凭人力就无法做到了合理筛选了,那样还如何判断进场和出场时机?所以我们不能迷信宏观,那是索罗斯干的事情。我们要做的就是持续交易,形成自己的系统,将心态锻炼出来。”

“哦,我明白了九哥。那我以后是不是就整天待在电脑前面看盘就行了?”李鱼继续虚心请教。

“不行,我这些年走了不少弯路,你要少抽烟,多和外界接触。前几年最好不要全职,找份轻松的工作掩护,每天抽出下午固定的时间炒盘就行了。”九哥教的也很耐心。

“为什么不全职,全身心投入进去不是更好吗?”李鱼不解的问道,这个九哥说的话还真是透着别扭。

“你还年轻,全职的话,容易得失心太重,交易时就会受影响。再伟大的交易员,不小亏个一两年,根本过不去那个坎!”九哥说起话来像个慈祥的大哥哥,李鱼听了有些感动。

“九哥,你这样教我,是为了什么,万一我将来反悔不给你干呢?”李鱼问道。

“呵呵,你现在问起说明你小子是个有良心的人,再说了,你就算给我干,我也不会限制你人身自由,你在自己家也行。我将公司一部分资产交给你打理,盈利之后两人分成,谁还能和钱过不去?”九哥笑着说道。

“那我明白了,九哥,咱们现在开始吗?”李鱼迫不及待地问。

“今天算了,我没睡醒!这是房子钥匙,你明天下午直接进来就行!”九哥又打了声哈欠之后,声音弱了许多:“现在精力真不行了,我在冰城待个两三天带带你,然后你自己天天下午来练习。我会每隔一个礼拜左右时间,过这边来检查你的模拟交易成绩,顺便给你讲课。你最好带个笔记之类的,模拟交易时也能产生思想上的火花,随时随地记下来,有疑问也记下来!”

“好的九哥,不,还是叫你一声师傅心里踏实!”李鱼站起身微微弯腰表达自己的恭敬之情。

“师傅这个词放在心里就好了,还是叫九哥年轻些。你要是模拟盘的成绩不乐观,我可是要重新考虑人选的哦!”九哥笑着说道。

“放心九哥,我会尽力做好的,不会让你失望!”李鱼说道。

“钥匙你带着吧,我有备用的,你这四十天假期我就算你在我这里实习了,总共给你五千工资你看怎么样?”九哥也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之后问道。

“不用九哥,你教我学东西,我还要什么实习工资啊?再说我钱够花了!”李鱼认真的说道。

“钱我照给,花不花是你的事,如果你生活上用不着,就等着用这笔钱开户吧!”九哥指了指电脑桌上的一个信封,原来钱他已经准备好了。

“九哥,钱你先放起来吧,咱们等我开学的时候再说!”李鱼说道。

“好,我就放在抽屉里,想用的时候拿出来用!”九哥说完这话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是怎么来的,这儿离你们学校可是有点远?”

“九哥,我有个破吉普,开车过来的!”李鱼老老实实的回答。

“哦,那就好,我不在的时候,你不想回学校在这边睡也行!”九哥客气地对李鱼说道。

“好的,九哥!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李鱼挥着手告别。

“慢走,兄弟!”九哥回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