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迟来的回音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7235字
  • 2019-03-08 10:53:30

李鱼像是一个热恋中的少女般,每日急切地盼望着“烟酒僧”的回信,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李鱼发过去的信息如石沉大海,没有半点回音。

又快到期末考试了,这学期的专业课程更加高深了起来,自学能力强如李鱼这般,也不得不低下头去向老师虚心请教。李鱼的问题一般比较专业,并不是那种老师这道题如何解之类的白痴问题,所以老师们虽然觉得这个学生面生的紧,但是依然很喜欢他那股刨根问底的劲儿。

自从知道楚宇枭在江潇雅那里吃了瘪,李鱼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自信了许多,他出没于班级的次数多了起来,偶尔在教室门口遇见了,他还会和江潇雅点头致意。

江潇雅一般会下意识地冲李鱼轻点一下头,然后逃跑似的快速转身,留下在后面皱着眉头的李鱼独自沉思。

这丫头怎么就没人管管呢,是不是营养不良啊,比自己当年捧在手心里的时候,瘦了好多啊。

李鱼的回归在班里激起了不小的风波,上个学期李鱼整个人几乎到了选修课必逃,必修课也基本必逃的逃课至高境界,让大家惊掉下巴的是,他最后竟然还得了三等奖学金。

班里的一些女生们都在课间过来笑着和李鱼打招呼,王丽娜更是专门坐到李鱼旁边,用了整整两节课的时间,给李鱼讲了这一年来班里发生的各种八卦,而这两节课李鱼本来是来划《固体力学》期末考试的重点的。不过盛情难却啊,李鱼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惦记着自己,他的心里难以名状地激动了起来。

从王丽娜的口中,李鱼知道大二这年,江潇雅拿到了学校的一等奖学金,钢牙妹子是一等助学金,国家奖学金被大神拿到。大神拿奖学金这件事李鱼是知道的,毕竟寝室的土匪们连他那区区五百块钱都不放过,何况是大神这种将近万元的奖学金呢。

李鱼觉得大神上次的担心是多余的,钢牙妹子窜起的虽快,但是毕竟根基不稳,而大神从大一第二学期开始,就再也没在考试这件事情上服过谁。江潇雅算是厚积薄发,李鱼只能将她大一时仅仅得到个三等奖学金归结于自己给人家拉了后腿。现在江潇雅无牵无挂,果然开始在成绩上冒尖了,唉,当初两个人都一起说过些什么来着,李鱼不太愿意想,有时就算使劲想,好像也想不起来了。

其他人那些小情小爱的八卦李鱼没有兴趣听,王丽娜说到江潇雅这部分的时候,李鱼却听的特别认真。王姑娘也不相信关于江潇雅的传闻,但是她更难理解,这位冰山美人竟然对李鱼和楚宇枭全都无感。王姑娘对李鱼的遭遇表现出的是同情,但是对楚宇枭那就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那么多姑娘追着他,他却偏偏跟在自己弟弟后面抢。

王姑娘比李鱼大九个月,总会自称王姐,李鱼虽然不承认,但是她这么说的时候,一般也不反驳。李鱼很感激这个爱八卦的便宜姐姐,并没有背着人说一些刻薄的话,就算是为他出气他也不喜欢。

楚宇枭这个家伙藏的倒是深,自己要不是听了很多消息,还以为不明不白地被他撬了墙角呢,亏自己还一直把他当成篮球场上的好兄弟。

王姑娘还偷偷对李鱼说,自己偷听过几次江潇雅的电话,她的家里好像是有什么病人,说话的语气很焦急,有的时候声音里还带着哭腔。这番话让李鱼很震惊,李鱼以前听江潇雅说过,她和姥姥姥爷的感情很好,难道是家里老人身体不好了?也不能啊,李鱼记得他们的年纪和自己的奶奶差不多,而且以前身体一向很好的啊。

看着李鱼逐渐暗淡的神情,王丽娜打趣着问道:“你是不是不想听我说这些啊?我一直觉得你和江潇雅挺般配的,背后没少偷偷瞎打听。”

“嗨,都过去了,不提也罢。不过我还是挺好奇的,你怎么知道我后来新找了对象的?”李鱼这个疑问过年前就存下了,这下有机会他就问问。

“你是说你现在的对象啊?我见过你们在食堂吃饭!”王丽娜点了点头说道。

“吃个饭就算对象啊,那我们俩还经常一起吃饭呢!”李鱼皱着眉头说道。

“别偷占你王姐便宜啊,要占就明着占!”王丽娜不屑地撇着嘴说道:“那姑娘跟你一起吃饭的时候,身子挨你那么紧,还不算是你对象?你倒是面无表情,可是人家看你的眼睛里,可都快冒出光来了!”

“哎,看你说的,哪有那么夸张!”李鱼不好意思地说道。

“还谦虚上了?我跟你说,你现在也是咱们院的传奇人物了,前几个月老师上课的时候,闲聊起来总会问上一句,李鱼来没来?现在你们寝室那些人,都不太敢替你答到,何楠已经被不同的任课老师抓住好几回了!”王丽娜悄声说道。

“没事儿,我去老师们办公室沟通过,平时分不会影响期末成绩,我课下可没少用功!”李鱼神秘地说道。

其实李鱼没有使用什么歪门邪道的手段,物理学院的老师们大体上还是很单纯正直的,李鱼随便编了个凄惨的打工故事,再将自己晚上做题的那些习题集给老师们过一遍眼,就轻松过了关。

“我就不明白了,你不是那种玩游戏不管不顾的人,应该也不是整天沉迷于谈恋爱的人,你与其抽时间自学,为什么不来上课呢?到时候保研啊,一等奖学金啊,我看你都有戏!”王丽娜确实有些疑惑不解。

“王姑娘,你不明白,我晚上的时候做题脑袋才好使,上课的时候就算是来班里估计也是个长睡不醒,我就不给老师们添堵了,我白天还不如在图书馆看看小说,写写情书之类的呢!”李鱼很没正形地说道。

“切,说实话,你追女孩子的招式真老土!不过还真有人吃你那一套!”王姑娘说完也小声地笑了起来。

“每个女生的口味都不一样,但我属于经典款!”李鱼很臭屁地说道。

“嘚瑟!”王丽娜的回应是一个大大的白眼。

七月初,各科老师陆续开始了考试前专门的答疑课,物理院大二疯狂的期末考试又一次降临了。李鱼没像上学期那么放松,毕竟这个学期他总共要考十三门课,上个学期的成绩让他凭空自信了许多,这学期开始的时候李鱼又补选了三门数学院大三时才开的选修课,他想抓紧时间将学分攒够。虽然是选修课,但是专业性也很强,有《运筹学》、还有《计算方法》,还有《图论与模糊数学》。

李鱼基本不去听课,全凭自学和期末时老师划重点,他感觉心里不甚踏实。拿不拿奖学金无所谓,但是挂科就不太好了,不光得补考,还得再把那些本来可以扔掉的书再捡起来认真翻,太浪费时间了。

老赵这次期末考试之前的气势比以往足了不少,他大概是吃够了前几个学期补考时,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亏。老赵这个学期上课的次数多了很多,再加上傍上了那个年级第一的学姐,这次他摩拳擦掌地要跟李鱼较量一下。

李鱼也没跟他一般见识,年轻人嘛,有勇气是好事情,但是学习这件事,可不是像一般的软饭那么好吃。女朋友学习再好,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把那么多专业的东西都给他补上来。

李鱼现在关注的重点,是大神还有江潇雅还有钢牙妹子的头名之争,江潇雅这一年进步飞快,但是大神真的是李鱼见过的最最纯粹的人,李鱼敢保证大神是这三个人里面学习时间最少的。

钢牙妹他最近去班里可算是见识到了,长相很提神,学起来不要命,每天背的书包有登山包那么大,关键里面还真的装满了书。

李鱼很想悄悄劝劝江潇雅,你能不能省点劲,这两位都不是正常人啊,跟他们比什么呀,累不累死了?

这些话他终究是只能在心里想一想罢了,每一个想活的靠前一点的人,谁不是在拼命?李鱼每天早出晚归,比高中时辛苦多了,本来预计好了开车出去浪,结果整整一学期过去了,自己的大切还没吃过第四顿饭。

麻子虽然没有把心放在学习上,但是他打起工来不要命,而且期末考试时准备小抄的时候更不要命。

钢蛋儿算是一朵奇葩,一天到晚逃课不说,还整天死宅在寝室里,别人劝他去上课,他还振振有词的说是跟老李学的。

天热了之后,李鱼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他身上不同于常人的体味。李鱼心里琢磨着,考完试之后大一新生就要开始军训了,看这个二百多斤的胖子到时候怎么办!

老大搬出去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在期末考试之前又搬回了寝室。这半年的小夫妻生活,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真正的幸福,两个人最后以和平的方式分手,来一起迎接这场异常折磨人的期末考试。

老大并没有解释他和京京同学分手的原因,其他人也没问。寝室里的人照旧熬夜看书做题,唯一不同的是,大家在学校里再遇见京京同学,打招呼的时候不再称呼对方为嫂子。

小豆豆这学期的身体确实不怎么好,李鱼会以感谢他替自己在教室里答到的名义,隔三差五地买些牛奶啊,核桃粉啊给他喝。小豆豆的思维虽然幼稚,但是他能理解李鱼的一片好意,对李鱼的八卦也格外上心。

李鱼顾不上教自己的粘人徒弟打篮球了,和苏眉约会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李鱼只记得端午节那天苏眉又给他带了香喷喷的红烧肉肉粽子。

李鱼每天除了疯狂地背题做题之外,就是一次又一次徒劳的打开电脑,看看自己的邮箱里有没有回复。将近一个月的漫长等待啊,李鱼终于收到了回信,回信出人意料的短小,仅仅是一组5位数的数字。

李鱼用微微打颤的手将这组数字记在了自己的小电脑桌上,这5个数字究竟代表什么呢,“烟酒僧”这种人一定是在考较他,李鱼当时就在心里下了这样的结论。

难道是数字当中隐藏着什么秘密?李鱼尝试着破解了很久,都找不出一丝头绪。后来他在寝室等着麻子煮面的时候,无意间在嘴里念叨了一遍,结果旁边在忙着抄题的小豆豆突然问道:“靠,谁这么牛,居然有五位数的QQ号?”

“什么?QQ号,这难道是QQ号?”李鱼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还有这么短的QQ号?”

也难怪李鱼如此大惊小怪,他算是用QQ比较早的了,自己用了五六年的号码是八位数,听人说更早期的一些用户有七位数的,六位数的号码他从来就没见过,五位数的号码更是闻所未闻。

“嗨,少见多怪!”小豆豆一脸得意的说道:“最早的时候QQ还叫OICQ,那时候的第一批用户就是五位数号码!”尽管他说这话的时候仿佛自己就是那批互联网最初的原住民中的一员,但是李鱼知道,小豆豆的QQ号码是十位数,比自己还差着辈分呢。

李鱼兴奋地爬上自己的床,连麻子刚出锅的面都顾不上吃,兴高采烈地登上了自己的QQ。他的网名之前是“无崖子”,最近李鱼有了新的灵感,他给自己改成了“木子刀田一”,这个网名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李鱼将号码添加之后,发送了出去,而且备注为:我是李鱼。对面很快将他加为好友,李鱼仔细看了下他的网名:“神九爷”,看上去吊是蛮吊的,不过不是自己想找的人啊。

“你是?”对面很快给他发来了信息。

“请问你是天涯上的烟酒僧大神吗,我之前给你发过私信,我是李鱼。”李鱼打字的速度很快。

“哦,我有印象,不好意思我之前外出调养了一段时间,没有及时回信给你!”对面的回复更快。

“没关系的,我是个学生,有的是等待的时间。”李鱼在回复的最后加了个微笑的表情。

“你书单上的那些书都认真读过吗?”对面没有跟他客套。

“我以人格和性命担保!”李鱼也严肃了起来。

“稍等…”对方没有继续说话。

李鱼愣愣地盯着电脑屏幕,不知道对面是什么意思,估计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吧。

过了大约三五分钟,对话框里发过来几张图片,李鱼认真看了一下,好像是三道什么样的题目之类的。紧接着,对面又发过来一段话:“请你用最快的速度看完上面的三道题目,将答案发给我,一分钟之后没有回应,则测试结束!”

李鱼看完之后大惊,我靠这是什么套路,他不敢再浪费时间,赶紧开始看题。粗略一扫,感觉像是小学时的应用题,李鱼心里松了口气,这方面咱还是很拿手滴。

第一道题目问:“小明的哥哥和小明一共有十一块钱,小明哥比小明多了十块,问小明有多少钱?”

第二道题目是:“荷塘里的荷花每天都比前一天多开一倍,荷花开满整个荷塘用了九天,开满半个荷塘时,正好是第几天?”

第三道题目是:“如何仅用四颗砝码,在天平上称出从零直到四十磅的整数重量?四颗砝码的磅数请在以下数字当中选择:1、2、3、4、8、9、15、20、27,或者你可以有自己的数字。”

李鱼一边读题,一边紧张地思考,然后随手写下答案,前面两道题更像是一种直觉陷阱,李鱼可不上当,最后这道题确实需要在心里反复验证一番。

“五毛第八天(1、3、9、27)”

李鱼甚至没有多浪费半个标点符号,他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答案发了过去。

“43秒钟,不错!答案正确。”对面的回复依然快速而冷静。

“请问,这是什么意思,考试吗?”李鱼觉得有点摸不清头脑,忍不住出言询问道。

“我只是不相信你的担保而已,上面的测试能考验你的阅读速度,反应速度,还有分析能力。你不错,没有欺骗我!”对面发来的对话里有一个得意的表情。

“哦…”李鱼回了一个摊手的表情。

“你想跟我聊些什么?”对面问道。

“我看过你在天涯财经板块上发的所有帖子,陆续关注了有一年之久了,说实话,神人呐,我很佩服你!”李鱼这还真不是恭维,而是发自肺腑的敬意,他也是个很高傲的人,很少对别人说这样的话。

“研究宏观经济不是我的本职工作,我只是随便发表些看法。”对方的态度很谦虚。

“我知道,你是交易员,这就更让我钦佩了,我是物理专业的大二学生,但是我有些不务正业。”李鱼快速地回复着。

“你是想问我一些宏观方面的问题?我很感激你的关注,但是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的专长不是进行宏观经济的预测。”对面的打字速度真是飞快,李鱼已经将自己的手指调动到了极限。

“你误会了,我更感兴趣的是你的本职工作,我想知道你是做什么交易的,我能不能学?之前我还犹豫,你的宏观已经研究的这么好了,本职工作会不会像我学的物理一样一塌糊涂呢?”李鱼将这段话发送走之后,赶紧接着发:“呵呵,看来我是多虑了,大神在哪个领域都牛批!”

“关于交易的事情呢,我一会儿再回答你,我先给你一个链接,看完之后应该能解开你不少的疑问。”对面很快回复了他,并且在下面发了一个链接给他。

李鱼复制之后在浏览器打开,是西祠胡同的一篇帖子,作者的ID李鱼很熟悉,正是刚才QQ上的“神九爷”。

这篇帖子的主题和天涯上“烟酒僧”的主题极其类似,也是从去年春天开贴,对近一两年的国际,国内宏观大势进行了预测和展望,有些观点是双方相通的,但是在一些预测的结论上,双方观点恰恰相反,用发生过的事件回头审视,“神九爷”的观点可谓错误百出。李鱼又粗粗浏览了一下帖子下面的评论和回复,果然骂娘的人不在少数。

李鱼反复地看了很久,依然猜不透对面是什么意思,他试探性地问道:“你的意思是,神九爷和烟酒僧是你一个人?”

“哈哈,对啊,我把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在天涯上开的帖子。”对面大方地承认了。

“如此说来,这些预测都是你随机做出的,两方观点必有一对必有一错,但是侥幸猜对的那部分,必然会让读到的人惊为天人!”李鱼思考了一下之后,慢慢地写道,随即他又接着问:“你怎么能保证自己天涯上的那个帖子那么高的准确率,因为二选一终究是会选错的呀?这是个简单的概率学问题,不可能你每次接近真相的那个预测,刚好就在天涯这边,而不是在西祠的帖子上!”

“你怎么知道我只有这两个马甲呢?”对面神秘地问道。

“明白了!”李鱼思考了一下之后,重重地打下了三个字。对面的人之前笼罩在他头顶的神秘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不解,费这么大劲当个神棍有意思吗?但是对方能向李鱼坦诚相见,足以证明他不是个骗子。

“你现在心里说不定在骂我,其实没什么原因,我只是在做一项实验而已。”对面以极快的速度传来消息。

“我了解!”李鱼也快速作答。

“失望啦?我回答你之前的问题,我是个交易员,但是不是股票交易员,严格来说,我应该算是国内最早的一批外汇交易员!我不能指导你宏观经济方面的问题,但是如果你对交易感兴趣,我们可以找机会谈谈!”对面这次发来的信息很丰富。

李鱼读完之后,心情又难以平静起来,他之前猜了不少烟酒僧大神工作的具体行业。凡是关于交易的他都考虑过,但是外汇交易员这个身份,带给他的震撼还是蛮大的,因为生活之中真是太少见了。

李鱼见过电视台上各种各样的股评师,但是从没有听见过汇评师,外汇市场体量巨大,但是又隐藏在经济实体的暗处,国家能够监管的手段也不多,国内也没有成熟的交易市场,只有一些零星的境外托管的交易平台。这些基础知识李鱼都知道,但是具体行业里的东西李鱼就一无所知了,因为他的实战经验为零。

“我其实没有任何经验,但是说实话,我对钱很感兴趣,不知道做外汇交易员能赚钱吗?”李鱼直接地问道,对面的人的交流风格他大体上摸出来了,喜欢单刀直入不喜欢废话。

“顶级的外汇交易员当然能赚大钱,而且相当自由,可以自己干,也可以挣机构的佣金。不过我的实话是,入这一行大部分人都亏的很惨,惨到无与伦比!”对面在快速地回复着。

“你呢,属于哪一部分?我猜不会是亏到无与伦比的那一拨吧?”李鱼在最后发了个咧嘴大笑的表情。

“我是金字塔尖上的那部分!你在哪里上学?”对面问道。

“冰城X大物理系大二,不喜欢物理,想找一条自己的出路。”李鱼的回答也是简短直接。

“我今年三十四,比你长个十来岁,算是你叔吧!”对面语气亲切了起来。

“别,大哥你贵姓?”李鱼赶紧问道。

“吴洪久,以前朋友们都叫我九哥,现在老了,呵呵…”对面将自己的姓名如实相告。

“那我以后也叫你九哥吧!”李鱼赶紧认下了这个便宜哥哥,再晚一步说不定就得叫九爷了。

“随你吧,老弟,我对你挺感兴趣的!”九哥回复到。

“是吗?为什么?”李鱼有些意外。

“我是人大经济系的,可惜当年没读完,我觉得你身上有我要的东西!”对面的九哥如是回答他。

“失敬啊九哥,当年你也是高材生!”李鱼恭维道,就算是个人大肄业,不也证明人家当年高考的时候比他强多了吗?

“那是必须的!你考虑好了吗,想跟我深入谈的话,我安排时间飞一趟冰城。”九哥说话就是这么直接。

“容我考虑一晚再给你答复好吗?”李鱼不太明白对方的意思,感觉自己像个突然间被人追求的少女,小心脏砰砰的跳。

“你以为我那么闲?”对面不客气地问他。

“我只是需要把期末考试应付过去而已。九哥,你在哪,等我考完试去找你,不管我能不能干,我都想当面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李鱼简单解释了一下。

“对哦,你还是要考试的,别像我一样毕不了业!这样,二十三号的时候你有时间吗?我在冰城有套公寓一直空着,咱们见面再聊!”对面九哥说道。

“怎么好意思麻烦你亲自跑一趟呢?”李鱼不好意思地说道,二十三号学校已经放假了,看样子他这个暑假是真的不能回家了。

“没关系,你还是学生!”对面的九哥回答问题酷酷的。

“好的九哥,那咱们到时候见面!”李鱼客气地说道。

两个人后来又交换了一下联系方式,李鱼礼貌地告别之后,对面就下线了。

李鱼抬手看看表,已经快晚上十点了,大神和小豆豆估计去楼下自习室了,老赵也不见踪影,连钢蛋儿都趴在床头用功看书。李鱼揉着发胀的脑袋,轻轻叹了一口气,翻身下床做题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