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原来是他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6315字
  • 2019-03-06 11:19:11

人忙起来的时候,日子过得真是飞一般快。李鱼五一假期里什么都没做,他甚至连开着大切出去兜风的时间都没有。“烟酒僧”很少在评论区和读者互动,但是李鱼觉得他发帖子的热情似乎在降低,而且是不时地流露出疲惫和厌烦的感觉。

李鱼不知道这位大师某天消失在论坛上之后,还会不会继续冒泡,他很有一种时不我待的感觉。李鱼准备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开口向大师请教一番,为了不吃闭门羹,他得先准备一场别开生面的对话。

五一过后,天气逐渐转热,为了保证学习时的效率,李鱼又开始抽时间锻炼身体了。跑步他不愿意,尽管跑步最节省时间,但是在爱好和省时之间,李鱼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爱好。他一周会保证去四到五次篮球场,每次大约一个小时,李鱼的时间不太固定,当他读书思考问题感到不顺畅的时候,就是他决定回寝室取篮球的时候。有时候能约到老赵或者是老刚一起去篮球场,但是大部分时间他都是一个人。

再一次遇到许西兮应该是五月下旬一个微热的午后,篮球场人不多,李鱼正在进行左右手的交叉步运球训练。他今天穿着科比的8号紫金色球衣,这个号码跟了他很多年了,李鱼一共有三套一模一样的队服,还是老习惯,换着穿。

许西兮来的时候悄无声息,当她在李鱼身后出声说话的时候,李鱼被吓了一大跳。“姐夫,来,歇会儿,擦擦汗!”许西兮微笑着向他走过来,她今天头上扎着马尾辫,脑门上箍着发带,手臂上还戴着护腕,脚上是粉色的耐克运动鞋。她的身上没有穿篮球服,上身是一件雪白的运动T恤,搭配着一件黑色的紧身七分运动裤。

许西兮身材高挑,那条黑色的七分裤更显得她双腿修长。李鱼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指着女生的脑袋上面说道:“看你的装备应该是来打球的吧?可是你的T恤那么白,打完篮球怕是洗不干净了!”

“姐夫,我路过,刚好看见你在打球,所以过来看看你!”许西兮一边说话,一边递过来一张纸巾。

“哎,能不能换个称呼,姐夫这个词听起来好别扭啊!”李鱼接过纸巾之后擦了擦脸,然后他示意纸不够,许西兮只好从裤兜里的小纸抽中间又轻轻抽出一张。

“那我叫你什么,李鱼?苏眉姐听见了会不会生气啊?”许西兮试探着问道。

“直呼其名也挺好的,苏眉还巴不得我叫她小美眉呢,女孩子其实都不服老!”李鱼笑着说道。

“呵呵,你可真逗,苏眉姐每天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你们是不是经常在一起啊?”许西兮有些好奇地问道。

“还好吧,苏眉的家里是做生意的,算是那种女强人吧,我帮不上她什么忙…”李鱼摊着手解释了一番,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笑着说道:“对了,我们的关系有点像你和你对象的那种恋爱关系,我们虽然在同一个学校,但是见面的时候也不多,算是异地恋的一种吧!”

对面的许西兮没有说话,正以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李鱼,李鱼茫然地回望着她,自己解释的这种状态她听不懂吗?

按道理很贴切的呀,这个大高个子美女,应该是先有那种深有同感的表情,然后再两个人互相勉励一番才对的呀!

“你,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许西兮的语气有些冷。

“哦!”李鱼有些尴尬的举手挡在嘴边,他不明白自己这是说错什么了。

“我从过完年开始就失恋了,我还以为你在听音乐会的时候知道了呢,原来你根本不关心其他人的死活!”许西兮跺着脚大声说道。

“哦,是吗,我那几天刚好上火了,耳朵特别聋。我奶奶总说我再这么聋下去,估计就得戴她的助听器了,还说我要是一直瞅着书看,眼睛肯定也花的比她早。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我就给自己取个名字叫:龙虾!”李鱼其实在许西兮开口说话的时候就想起来了,苏眉当时确实说过她有个室友失恋了。不过他不打算承认,赔礼道歉不是他的一贯作风,转移话题才是他的拿手好戏。

“为什么叫龙虾?”许西兮果然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李鱼刚说的话上面。

“因为又聋又瞎,不是龙虾难道还是螃蟹啊?”李鱼翻着白眼解释道。

“呵呵,讨厌!”许西兮伸手在李鱼肩上捶了一拳。

“好了,我刚才不小心冒犯了你,你现在用你的铁砂掌打了我,我吃点亏,但是好男呢不跟女斗,咱们算是扯平了!”李鱼往后站了站,用认真的语气对许西兮说道。

“铁砂掌?”许西兮用难以置信的眼光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双手,下一刻她又忍不住笑出了声:“李鱼,你这是栽赃陷害!”

“哎,失恋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振作起来,多笑笑,每天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呢!”李鱼这下没有跟着笑,所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你又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没什么了不起的?”许西兮并没有因为李鱼这句不咸不淡的心灵鸡汤,而露出少许的感激之情。

“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呢?”李鱼说话又开始不正经起来。

“李鱼,你是哪里人,和苏眉姐一样是南方人吧?感觉说话没有我们北方人敞亮!”许西兮撅着嘴,有些嫌弃地说道。

“你这样拐着弯儿骂的可不止我一个人噢,我打算抽时间在苏眉那里告你的状,说你地域歧视我们!”李鱼将篮球放在脚下,笑呵呵地说道。

他刚才打球有点累,其实想在篮球上面轻轻坐一会儿的,但是许西兮这位姑娘太高大,自己坐下会在气势上被她压制住。

“切,你敢?到时候我也会向苏眉姐告你的黑状!”许西兮将头仰的老高了,她的表情得意非凡。

“我有什么可告的?”李鱼也好奇了起来。

“我就说你在篮球场上撩我,从去年秋天就开始了!说一些流氓的话,还对我动手动脚!”许西兮装出一副可怜相说道。

“事关你姐夫我的名节,你真的要这么做吗?”李鱼小心奕奕地求饶道:“大不了我不告你状了,还不行吗?”

“呵呵,就说你不行吧?”许西兮这下彻底胜利了,她并没有痛打落水狗的觉悟:“你是心虚啊,还是真的在乎苏眉姐?”

“我又没有对你耍流氓,我心虚什么?我们国家的法律是公正的,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但是更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李鱼开了个玩笑,接着又慢条斯理地说道:“你不懂,苏眉每天的压力很大,我们这段感情也是来之不易,我不能让她分心在我这里,所以你明白了吗?我们虽然是在开玩笑,但是你的条件太好了,苏眉难免会多心的,我不希望她心里不踏实!”

“那你就不担心她在外面的生活,包括她跟异性的相处吗,毕竟你见到她的时候也不多啊?”许西兮似有不解,抬头问李鱼道。

“两个人就算联系的再紧密,也会有分开的时候,如果彼此不停的怀疑,那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那样的关系在我看来太累了,也太幼稚了,信任才是恋爱的基础!”李鱼点了点头说道。日头有点毒,他示意许西兮稍微往树荫的地方站一站。

“可是如果对方辜负了这种信任呢?”许西兮的眼神暗淡了许多,喃喃自语般地问道。

“我不知道…”李鱼想了想,摇着头说道。在和江潇雅的恋爱中,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而和苏眉的这段感情,他一直小心奕奕地不让自己陷进去,从某种角度上说,他更像是一个观察者。

“是啊,谁能想的到呢…”许西兮说话的中间,眼眶里突然涌出大颗大颗的泪珠。

李鱼有些慌神,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明白了,许西兮根本不是在问他,她只是想到了自己的伤心事。

“咳咳…我觉得吧,一段感情的开始和结束,是两个人的事情。幸福是两个人的,悲伤是两个人的,等待是两个人的,思念也是两个人的,只有回忆是属于自己的。也许是对方先放弃了誓言,也许是他有了更加现实的选择,也许对方本质上就是个见异思迁的王八蛋,谁知道呢!”

对这个可怜的姑娘,李鱼不知为何会涌起一种不舍的感觉,大概是她的悲伤引起了自己的共鸣,李鱼搜肠刮肚地寻找着合适的词汇来安慰这个女孩。

“我知道异地恋的不易,我曾经也遇见过一个很好的女孩,我们高中时做过同桌,她远在江州,上大学之后她和我表白了。我曾经犹豫过,动心过,可是冰城和江州,隔着几千里地啊,她很有信心,我却没有,最后我只能用一种不怎么男人的方式拒绝她。我的室友曾经用一种物理学中的正负电子相吸的现象来开导我,我恐怕给你们这种英语高材生讲不清楚,但是总体的意思就是,异地恋修成正果很难。”

“许西兮,我最一开始还以为你是重音的那个东西南北的西西,后来才听苏眉说,后一个兮是屈夫子《离骚》里面,长太息以掩涕兮的那个兮。你看,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对方如果对你的爱,意志不坚定,那么早点分手就是好事一件。对方如果辜负你的信任,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那么你及时认清他的真实嘴脸,更是可喜可贺呀!”

李鱼一边慢慢说着话,一边将自己的目光投向远方,时间大约是下午三点,从操场上路过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迎面走来一个背着书包的女生,那道身影就算是在最黑暗的夜里,李鱼都能认识,她是江潇雅。在她身后半米远的地方,亦步亦趋地跟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正是久违的楚宇枭。

李鱼全身的肌肉瞬间紧绷了起来,他的嘴里轻声念叨着:“原来是他,果然是他!”

江潇雅赶路很急,也许是着急上什么课,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了李鱼的目光。她有一些慌乱,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楚宇枭,对李鱼点了点头,更加快了自己前进的脚步。

楚宇枭路过的时候,并没有和李鱼打招呼,他的目光倒是在李鱼身边的许西兮身上停留很久,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之后也加速离去。

“怎么了,李鱼,他们,他们是谁?”许西兮之前刚想说话,觉察出李鱼的神色有异,就没有出声,不过刚才路过的那个帅哥还是看得她心里有些发毛。

“哦,没什么,我们系的同学去上课!”李鱼淡淡地说道。

“那他们上课你怎么不去?”许西兮疑惑地问道。

“他们很乖,我比较坏!”李鱼依然淡淡地说道。

“你们学院原来也是卧虎藏龙的,刚才过去的那两位,真是一对俊男美女啊!”许西兮笑着对李鱼问道:“哎,刚才那个男生比你还高,比你还帅,你是不是嫉妒人家?”

“没有,我觉得还是我比较帅!”李鱼说话的语气都快淡出鸟来了。

“哼,臭美!不过我估计你比刚才那个帅哥聪明,因为你之前对我说的那些话,全猜对了!”许西兮靠的近了些,很认真地对李鱼说道。

“嗯?”李鱼没吱声,他刚才说了那么多话,鬼知道猜对了什么。

“他确实是背着我找了其它的女孩,我们高中就开始恋爱,大学坚持了一年半,我把所有的都给了他,以为大学毕业后两个人就能结婚,然后永远在一起!”许西兮的眼泪就像白开水似的,说来就来。

“可是,他和那个女孩偷偷好了半年了都不告诉我,我还傻傻地为他攒钱,给他买球鞋,一趟一趟地跑去看他…”许西兮突然不哭了,也不说话,下一刻她的嘴里突然蹦出一句:“我恨科比!”

“别呀,关我偶像什么事?你这个前男友啊,人品还真是有问题,下次别让我碰见,见一次我就骂一次!”李鱼闻言跳着脚说道。

“不用,我此生都不会再和他有瓜葛,他送我的球衣还有其他杂碎我统统都烧掉了!”许西兮握着拳头恨恨的说道。

“哎,可惜了,你穿着那件科比的24号球衣,其实挺精神的,咱们整个X大都没有几个女生,能穿出你那种气质。”李鱼搓着双手小声说道:“一个人被用刀杀害了,我们应该追究那个用刀的人,刀本身是无辜的!”

“我那个时候,真的想一刀杀了他,可是我太软弱了,我越想越害怕,最后只是自己一个人狼狈地逃回来了!”许西兮抹着眼泪说道。

“对不起,勾起了你的伤心事。相信我,你不是懦弱,而是还没有傻到极致,为那样的人不值。”李鱼用轻松一些的口吻说道:“时间才是疗伤的神药,你会慢慢好起来的。对了,许西兮,你在球场上打球的时候,就没有碰到几个帅哥过来搭讪的吗?我觉得只要你在篮球场上站着不动,男生们的视线就肯定会一直往你身上瞟。”

许西兮用手背将自己脸上的泪痕擦掉,用霸气的声音回答道:“如果有男生胡乱搭讪,我一般只有一个字,你要不要猜一猜?”

“一个字?”李鱼听了之后有点蒙,男生们上前问的肯定不一样啊,一个字怎么答。

“你的那位红脸同学没有告诉你吗?”许西兮像是想到了什么,笑着问道。

“没有啊,他只是说你有男朋友了!”李鱼挠着头皮说道,想了想他又补充道:“红脸儿的人才好呢,我跟你说,老赵就跟关二爷似的,讲义气!”

“哦,我想起来了,你那位同学的脸皮不是一般厚,比你还厚!”许西兮认真地说道。

“你这一会儿哭一会笑的,还真把我搞糊涂了,到底什么字啊?”李鱼的好奇心被激发出来了。

“滚!”许西兮气势十足地对李鱼说道:“我一般用这个字能劝退百分之九十的男生,不过你和你那位同学都不在这个范围内。”

“哦,我本来挺好一小孩,都是被那个厚脸皮的家伙给带坏了,回去我得收拾他!”李鱼发现这位姑娘谈话时没个重点,很容易被带偏,他干脆就随便瞎白呼了。

“我没对你用那个字,你是不是很得意啊?”许西兮像是回过味儿来了。

“哎呀,侥幸侥幸,我这人天生一张憨厚脸,跟那些登徒浪子们肯定不一样!”李鱼笑着解释道,今天的篮球估计是打不成了,李鱼光说话就说的好累好累,要不是对方是美女,而且还是苏眉的室友,他早就不伺候了。

“呵呵,说正经的,李鱼,你教我打篮球吧,我觉得你打球的姿势很帅!”许西兮一脸正色地说道。

“不好,瓜田李下,难免会有闲言碎语,再说了,我收费太贵!”李鱼笑着找了个蹩脚的借口。

“我还不怕,你怕什么?要不我找苏眉姐说说,她老是和我夸你打球老帅了,我倒想看看她是不是在吹牛!”许西兮看样子是主意已定。

“不行,苏眉肯定会同意的,但是她心里会不舒服。这样吧,你要是想学篮球,我把我的好哥们儿老赵介绍给你,他的脸现在已经不怎么红了!”李鱼认真的说道。

“去死!你以为本姑娘就缺你这么一个教练啊,我在球场上大喊一声,分分钟跑过来一大堆帅哥你信不信?”许西兮扬起眉毛问道。

“我信,我信,那我就更不明白了,你找我这么一个有妇之夫干什么啊,就算我是你亲姐夫,你这小姨子保不齐也会吃亏的呀?”李鱼的头大了好几圈。

“你的眼神我记得,去年见面的时候我就在想,你到底隐藏着什么故事,你的眼睛里为什么那么悲伤?今年再见的时候,你和苏眉姐在一起,我以为会有不一样,可是刚才我又在你的眼神里,看到了那种浓的化不开的忧郁,我觉得你不像我脑海里想像的那样快乐。真正开心的人,不会在大中午的时候,一个人孤零零地在烈日炙烤下的球场打球!”

许西兮这段话说的逻辑严密,丝丝入扣,她最后的总结好似顺理成章,李鱼根本无法反驳,她接着说:“我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我想了解你,一起打球其实只是借口!”

“那我能收费吗?”李鱼弱弱地问道。

“不能,本美女牺牲色相陪你练球,你居然还想赚钱?”许西兮假装生气地说道。

“好吧,希望你不要让苏眉知道,我们君子之交坦坦荡荡。我一定会将我毕生的篮球绝技传授于你,至于我本人,其实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是个相当无趣的人,我也没有那么多秘密!”李鱼长叹一声说道,他心里在想,这下老赵一定会佩服死他的。

“你没有秘密,为什么又要我对苏眉姐保密?”许西兮不依不饶地问道。

“这个和我从来不过问她校外的社交圈子是一个道理,疑心才会生暗鬼,我只是不想她难做而已!”李鱼耐心地解释道。

“你们就是这么个样子谈恋爱的吗?”许西兮有些不解地摇着头问道。

“这样也挺好的,不远不近的距离,能产生一种恰到好处的美!”李鱼说道。

“我不喜欢!”许西兮皱着眉头下了结论。

“随便你!”李鱼对许西兮笑着补充道:“我每周的时间有限,有时早有时晚,我们打球的时间可不固定,场地也不固定,如果是去馆里练球的话,我交费你带水。你要是不愿意,现在我们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你手机号?”许西兮没什么废话,举起手机继续说道:“我将手机打给你,你有时间给我来电话,我随叫随到,不到是小狗!”

“好吧,以后我就叫你小西西了啊!”李鱼懒得再说下去了,他收起篮球,准备结束这场稍显漫长的谈话。

“那我叫你小鱼鱼!”许西兮也不甘示弱的说道。

“不行,叫师傅,不行的话叫姐夫也挺好!”李鱼将篮球放回到球包里,转身又说道:“你要是乖的话呢,我一会儿请你吃饭!”

“好的,师傅!”

许西兮的反应这次出奇的快,李鱼无奈地摇了摇头,离晚上的饭点还早,不过李鱼中午没吃饭,此时他的肚子已经咕咕直叫了。

李鱼前几天刚领了个三等奖学金,总共五百块钱,学校大概是怕孩子们乱花这笔巨款,很贴心地一股脑都给他们打到了饭卡里。

李鱼领到这笔意外之财,心里多少有些欢喜,他决定带着自己新收的徒弟,去食堂二楼好好地开把小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