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能力有限青年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844字
  • 2019-03-05 19:05:24

天气渐渐转暖,麻子的小报亭又逐渐热闹起来。李鱼像上紧了发条的时钟,精确地执行着每一天的学习计划,苏眉大三后半学期的课愈发少了,整天忙得不见踪影。

李鱼会在周末晚上的时候,一个人开车出去兜兜风,寝室里只有麻子和老赵知道李鱼开车来了学校,不过他们每天都很忙,还没顾得上蹭李鱼的“豪”车。

李鱼将车载MP3的歌曲都换成了自己喜欢听的类型,霍东的大哥还劝李鱼再改个CD之类的,李鱼觉得现在车上的音质也还可以,九个喇叭毕竟不是闹着玩的。他不想花那种无意义的钱,百度下载来的音乐可以免费听,何必非得买那些过时的碟片呢。

李鱼的汽车驾驶技术应该说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市区内驾驶渐渐无法满足他那颗骚动的心了。李鱼下一步的计划是开着车到外面逛逛,可是他确实是忙,每天的睡眠时间已经被他压缩到了半夜十二点到早上六点,中午一般就趴在图书馆的阅览桌上迷糊一会儿。

李鱼暑假的时候不打算回家了,如果麻子和老赵那个时候能抽出空,李鱼打算带他俩来一次原始森林长途大冒险。

李鱼的读书行动进展的并不顺利,经济理论也许可以在书本上习得,交易原理他自己也能照着学到的知识说得头头是道。但是真实的交易到底是什么,是选择股票?还是期货?还是外汇?还是其他的?李鱼心里没有底,他想尝试着从事一下实战工作,但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李鱼身边的人倒也有炒股的,孙海洋从刚上大学那会儿就在证券公司里开了户,说是要开始自己的股神之路,可是自从金融危机开始后,李鱼就再也没有听他说过“炒股”这两个字。不过李鱼能看得出来,孙海洋钱应该赔了不少钱,这家伙以前虽然穷酸,但是毕竟是纪委大院出来的孩子,大家聚一块儿怎么也会出点血,现在好了,整个儿人变成了一个铁公鸡,除了每天哭穷就没别的能耐了。

霍东爸爸也是个老股民,从去年到今年,他手里握的六支股票全线飘绿,其中有一支更是活活跌成了垃圾股。李鱼并不认为别人都是笨蛋,别人炒股会亏钱,他自己聪明就一定会赚,他没有那么狂妄自大。

他对国内的股市做过做过一番研究,基本可以判定,如果没有幕后消息或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大部分散户的交易其实都是失败的。

李鱼认为就算某些时候,有些人侥幸遇上连续涨停,最后赚了大钱,基本上也很难形成可以重复的盈利套路,以守株待兔的心态沉迷于自己之前那种不可知的成功,终究难逃失败的命运。

有人说国内的股市属于政策市,多看新闻联播准错不了,也有的人说国内的股市属于消息市,多打听小道消息,获取第一手的资讯才是股市获利的根本。

李鱼觉得这些说法都经不起推敲,国家权威媒体的消息属于极其宏观层面的东西,李鱼活了这么大,只见识过“烟酒僧”这一位真神,其他的所谓专家嘛,肯定能将同一个东西,解读成五花八门的观点,有些不出意料还会自相矛盾。

这个专家让你清仓,那个老师让你重仓,这个是看好航天板块,那个则认为医药板块值得买入,你到底听谁的?

至于小道消息就更不可信了,散户们还是以普通百姓居多,如果这个消息真的能挣钱,等传到自己的耳朵里,那都是经了多少道手的N手消息了,更别说普通人要如何在天量的小道消息中判断真假?

李鱼对国内股市的总结就是四个字:“不可言说”!他将此归结于自己年轻识浅,不管怎么说,今年绝不是个适合进入到交易市场的好年头,股市、债市、期货市场的波动都太大。

李鱼是传统派观点的坚定支持者,哪怕这项交易有百分之一千的利润,只要他的风险不确定,或者是它的盈利路径不可复制或不可持续,那么李鱼就会倾向于认为这样的交易毫无价值。

贪图短期的超额利润,长久看来,也许会使你丧失掉自己辛苦积攒起来的本金。这些观点是他在漫长的读书生涯中自然而然形成的,李鱼已经在实际生活中体会到了复利的可怕,他不喜欢快,只追求稳,像预设好的程序那样稳定,但他同时又是人,李鱼自信能比程序爆发出更多的灵感。

李鱼现在手里有五六万块钱,对于大学生来讲,这应该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就连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都在犹豫,自己是不是应该开个户,然后凭借自己天才般的大脑和数字洞察力,在市场上掀起一股滔天巨浪。

然后,天才交易员李鱼,笑呵呵地看着自己银行账户里的钱从数字后面四个0,快速地变成五个0,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往上堆0,终于账户上的0多的数都数不过来。

李鱼开始发愁自己是先买飞机呢?还是先买游艇呢?还是干脆先买座海滨小岛,再将自己的飞机和游艇停在岛上呢?李鱼真是左右为难,钱多了原来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

当他早上从梦中醒来的时候,眉头居然还皱的紧紧的,迎着清晨投进屋内的柔和光线,李鱼使劲儿揉揉眼睛,这才看清楚自己破破烂烂的床,还有一屋子形态各异睡得正香的抠脚大汉。

还是回到现实好啊,李鱼一边下床,还一边在心里暗暗感慨,有钱了之后心态容易飘,感觉那时的自己很浮躁。飞机,游艇,度假岛这些东西,还用的着想的那么费劲吗?有钱了肯定统统买下来啊!

老话是怎么形容一个人来着,李鱼想了很久找到了一个词,对,就是“眼高手低”!李鱼在寝室里洗漱完毕,吃完早点,来到图书案馆社科一阅览室,一直到他摊开眼前书的时候,才给自己下了这么一个准确的定义。

爸妈还有奶奶,给他攒这点家当多不容易啊,自己居然刚悟出了个皮毛,就想着学人家去玩资本游戏,想不劳而获,真是想的美!

李鱼觉得以后有机会,他肯定也要搞一些有价证券的,毕竟学了理论不实战,就像是学了九阳神功和乾坤大挪移之后,每次打架都只让你用嘴说一样没劲。不过,在做了一场世界级的发财美梦之后,李鱼反倒是冷静了下来,赚大钱的理想还是交给将来吧,至少现在绝不是个入市的好时机。

李鱼决定抽时间好好考察一下麻子的那个买卖,看起来虽然小,但是毕竟也算新闻出版行业,应该有一些投资价值。如果麻子下学期准备搞连锁经营,而且又缺少资金的话,他可以出一部分马尼,弄个股东当当。

四月下旬的冰城,天气是显著地转暖了,尽管天上还不时地飘点雨加雪之类的,但是李鱼仍是毅然而决然地将自己的三件羽绒服送出去洗干净,然后打包放进了衣柜里。

说是三件也行,说是一件也行,因为李鱼一个款式的羽绒服买了三件,都是黑色,都是长款,都是厚厚的那种防风防水的料子,这样他就能毫不麻烦地度过漫长寒冬了。

刚上大一那个冬天,江潇雅陪着李鱼买的那件羽绒服,分手之后李鱼就没有再穿过,穿了伤心,让江潇雅看见就更尴尬了。手表他还戴着,人家表字儿走的挺准,还不怕水,李鱼没有理由迁怒于一块儿表,况且他不说,别人又怎么知道他腕上手表的来历呢?

袜子算是成了李鱼的禁忌之物,一个人偶尔在水房里洗衣服,其实对于他是一种难得的休闲。耳朵里听着歌,手上不停地对着衣服使劲儿搓,脑袋放的空空的,不知道在哪里神游。

这种状态感觉挺好,但是只要从衣服堆里翻出臭袜子,李鱼不知从哪里生起来的怒火就会突然涌出,紧接着被团成一团的臭袜子就会被他以精准的命中率,扔进洗漱间门口的垃圾桶。

李鱼已经快一年不洗袜子了,麻子去大世界买餐饮用品的时候,李鱼通常就会让他帮忙捎一大包懒汉袜回来。既然是懒汉袜,那颜色当然是最耐脏的黑色了,所以李鱼现在的着装风格一般就是从头黑到脚,了不起穿件白衬衣或者是白T恤。袜子的库存续不上的时候,李鱼只好选择光着脚,不过李鱼发现夏天光脚穿鞋的人越来越多了,难道是自己无意间引导了潮流?

苏眉像是刻意为之,每周不管她有多忙,都会专门抽出时间来看看李鱼,有时候时间紧凑到连一杯咖啡都还没喝完,苏眉就会被一个又一个的电话催走。每当这个时候,苏眉总是会皱着眉头向李鱼说上一声抱歉,李鱼也总会摇摇头说一声没关系。

看着苏眉匆忙远去的背影,李鱼其实特想说一句,你那么忙就不要浪费时间过来喝咖啡了,其实我也挺忙的。图书馆里的书都看不完,专业课的习题册还有许多没来得及翻,前天“烟酒僧”刚发的帖子他也没顾得上认真研读。

不过李鱼这些话都没有真正的说出口,他知道,苏眉维持这份感情,维持的十分辛苦。她家里的生意应该是遇到了极大的难题,不然她一个女孩子,用不着这么抛头露面地来回奔波。

苏眉没有时间跟李鱼天天缠绵在一起,他们两个人很少像普通大学情侣那样在校园里结伴而行,甚至连通电话都很难保证每天一次。苏眉一直在将她自己的歉意,用其他的方式委婉地来表达。她会习惯性地拉着李鱼去买高档服装,但是李鱼会坚持自己买单,她在床上的时候曲意奉承风情无限,这一点李鱼却是来者不拒。

周三下午五点多,李鱼和苏眉又在“私语”咖啡馆约会了。咖啡馆里居然有茶,李鱼来过几次之后才发现这一点,于是他们约会时,苏眉一般继续点她的苦咖啡,李鱼就点上一壶金骏眉。天气逐渐的热了起来,如果约会地点没有调整的话,李鱼准备下次换点绿茶品品。

“老公,马上要过五一了,三天长假你有什么打算?”苏眉一只手捏着咖啡杯,一只手用小勺轻轻搅拌着,语气轻轻地问道。

“快五一了呀,我还不知道呢,你有什么打算啊?”李鱼听了苏眉的问话,稍微感觉有些吃惊。他一直过着单调的三点一线的生活,还以为刚开学不久呢,没想到又要过五一了。

“我五一要飞一趟南方,恐怕不能和你在一起了!”苏眉的目光暗淡的许多,李鱼注意到她的眼角噙着泪花。

“这样啊…”李鱼沉吟了半晌之后,才说道:“苏眉,我不是打听你的隐私,你回答或者不回答都是你的自由,我只是出于关心,想问问你,你们家的生意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是帮不了什么大忙,但是也许我能帮你想想办法,或者是和你一起理理思路!”

“老公,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可是我说与不说,其实都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不想让你为我操心罢了!”苏眉深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总算是平静了下来。“你现在想听的话,我就细细跟你聊聊吧,本来我也是想等这些事情过去了,再慢慢讲给你听的!”

“我的弟弟年纪还小,以前家里的生意都是爸爸一个人在撑着的。他从小就把我当成男孩子养,很早就带着我四处跑工厂,联系业务。两千年以后,爸爸的生意逐渐做的大了起来,家里的亲戚们也陆续开始入股,我们的家具主要面向北美还有南美市场,少部分也出口东南亚,靠便宜取胜,也没有什么品牌意识。大前年的时候,父亲不顾一众股东的极力反对,从银行贷款扩建了厂房,更新了模具机器,准备走品牌化经营的道路。可是计划却赶不上变化,国外市场的订单突然开始逐年萎缩,等我们把视线转回国内的时候,才发现以前在国内的布局太少,成熟市场我们根本挤不进去。这两年我们在北方不计盈利地铺货,可是货铺出去容易,回款却艰难无比!”

“爸爸太不容易了,银行的催款电话一个接着一个,那些当年跟着爸爸一起赚了大钱的亲戚们,却只会不停地上门埋怨,我是爸爸的长女,总想为他做点什么,可却是什么也做不好!”苏眉说话间眉头越皱越紧,瘦削的肩膀不时地抖动着。

“正好赶上了金融危机,传统的出口加工生意确实是最受冲击的,现在家那边厂子的状况一点都没有好转吗?”李鱼点了点头,表情沉重地问道。

“不知道,有好几个合伙人想逼着爸爸退休,可是爸爸退下来,厂子也许倒闭的更快,到时候谁都跑不了!”苏眉颇为焦虑地说道。

“苏眉,你也不要太担心,毕竟你一个女孩子,身上已经承受的够多了。说实话,我挺对不住你的,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薪家庭出生,我想了一大圈,自己虽然读了不少的书,可是却真的连一点点小忙都帮不上你!”李鱼说的这些话,他自己其实不想承认,但是真实情况也差不多如此。

“我能为你做的真的不多,你不用天天担心我的情绪,我们都年纪不小了,比起浑浑噩噩地谈恋爱,我们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你好好帮助你爸爸经营家里的生意,我也会努力学习,尽早找到我自己努力的方向。放心,我一个人读书的时候从不孤独,不管你在哪,就当我陪在你身边好了,我会一直支持你!”李鱼说完这些话之后,举起右胳膊对苏眉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李鱼能做的确实有限,他身上的那几万块钱,还不够还苏眉家银行贷款利息的一个零头。他如果运用自己所学的经营管理知识,可以在咖啡馆侃侃而谈一整天,提出最起码三十条以上的改良措施,但那都是纸上谈兵,空留笑柄而已。

李鱼唯有在语言上给予一些慰藉,让苏眉在心灵上能有一片宁静的归宿。至于五一那几天怎么安排的事情,李鱼根本用不着多想,他有看不完的书,现在他还有彪悍的大切陪伴,日子并不孤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