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月上柳梢头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6767字
  • 2019-03-04 19:48:02

新的学期很快开始了,李鱼这学期的专业课比上学期还多,但是他已经有了充分的应对经验,去年的读书计划照旧进行。上次期末考试的成绩高了些,李鱼觉得应该更加科学合理地分配图书馆读书、楼下自习室做题还有使用电脑上网这三者之间所花费的时间,比如说,在每天回寝室泡脚之后,可以不急着到楼下自习,先匀出半小时到四十分钟时间给上网用。

上网这一项是他开学之后新加上的,寒假里他在疯狂打字之余,经常逛一逛天涯论坛。那里的财经板块和文史板块都很活跃,也是李鱼关注的重点,财经板块有位大神,ID名为“烟酒僧”。李鱼陆续浏览了他近一年来发的帖子,真他娘的神了,他从去年春天开始预测国际经济走势,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比他推测的日期提前了两个月左右,后续各国救市的方案他也提前做了展望,连国家出台的四万亿政策他也持悲观的态度,并预测来年全国的房价尤其是一线城市的房价会进入到新一轮的疯涨期。

李鱼不关心房价,他还小呢,想不了那么远,他大小也算个拆迁户,D市的房子再不值钱,涨一些总是好的。李鱼是《经济观察报》的热心读者,这一年多时间刻苦学习下来,他分析经济问题的眼光多少具备了一定的专业水准。李鱼一直认为预测宏观是最难的,从千头万绪的线索中,提炼出来那么几个正确的观点,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所以“烟酒僧”是真神啊,李鱼心里甚至有点迷恋他,他可比报纸上那些自相矛盾的评论员牛多了。李鱼一直跃跃欲试地想在真神的帖子下面留点言,可是他这个人好面子,怕发言发不在点子上露了怯,这样反而让人笑话。

“烟酒僧”在评论底下说过,自己不是研究宏观经济的,自己的主业是交易员。这就更他娘的不得了,李鱼的主业是学物理,他就佩服这些不务正业,还能有十来把刷子的人物。

这个学期,李鱼给自己的读书任务订的更加明确了些,先暂时放弃一下成为活百科全书的伟大梦想,全力突击金融,证券交易,外汇兑换交易,期货交易,等等各种和交易有关的内容。他要把图书馆的相关书籍,通通过上几遍,把不懂的地方都在笔记上记好,将来有机会向“烟酒僧”好好请教。

李鱼知道,他所提问题的质量,将直接决定网络对面那位神人回答他时的意愿。李鱼从不打无把握之仗,他隐隐觉得,“烟酒僧”这样睿智的大人物,也许可以给他指点一条光明的大道出来,所以李鱼丝毫不敢懈怠,他每天在图书馆看书都极其用工,晚上回寝室也要挤出时间上网,看看“烟酒僧”有没有新的帖子,没有的话看看后面的跟帖也好,读者之中也不乏有真知灼见者。

开学第一周的周末,李鱼和自己的女朋友苏眉新年里第一次正式见面了。天气稍微转暖了些,可是苏眉身上的羊绒大衣还是稍显单薄。

李鱼接到苏眉打来的电话的时候,本不太情愿离开图书馆,他手里的这本佩里J·考夫曼的《交易系统与方法》刚看了个开头,身边还有一本去年读过一遍的经典书,凯恩斯老爷子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去年李鱼是将这本书当通识类读物来读的,这次他准备深入研究一番。

可是图书馆实在不是个约会的好地方,李鱼只好不情愿地挪了窝。考研年前已经结束,现在来图书馆占座的人群,规模还不怎么庞大。李鱼还没见到去年比较熟悉的那几张面孔,白头发的林枫,还有为了抢座撞断鼻梁的那位兄台,他们的身影统统消失不见了。李鱼很开心,他暗自猜想,这些家伙一定是得偿所愿,考中自己心仪的学校了吧。

当然了,门口的小眼睛保安也是李鱼的老熟人。过了年之后,小眼睛也不能免俗地胖了好多,原本干巴沧桑的脸上圆润了不少,反衬的眼睛更显小了。不过他对李鱼很客气,作为图书馆里的“老泡”,李鱼进出的时候,小眼睛已经不会再费力去捡查他的证件了。

学校创业园区的一层,新开了一家咖啡馆,名字叫“私语”,李鱼觉得应该能符合苏眉的调调,关键是价格比外面的什么星巴克啊之类的便宜多了。李鱼不知道咖啡的味道,是不是一定和它的价钱成正比例关系,不过以他一个土包子的眼光来衡量,学校里这家店,环境一流,价格还算公道,所以约会地点就定在了这里。

“老公,想死人家了…”李鱼先到,苏眉进来之后四处打量了一下,接直接扑到了李鱼的怀里。

“来宝贝,先暖暖手!”李鱼早就脱掉了外套,苏眉进门时带进来的寒气让他浑身一激灵,李鱼下意识地握住了苏眉的双手。

“这个地方不错呀,老公,你怎么找到的?”苏眉看到旁边的座位上还有人,逐渐恢复了矜持,她将自己的大衣脱掉,一边在李鱼的对面落座,一边问道。

“他们在图书馆门口支了一张海报,我每天进门刚好能看到!”李鱼微笑着解释了一下,接着问道:“你想来点儿什么?这里的咖啡我听说味道不错,咖啡豆全部是进口的!”

“好,那就听你的,来杯美式咖啡品品吧!”苏眉冲着李鱼甜甜一笑。

“真的,一点糖都不加?”李鱼不死心地问道。

“不加,亲爱的,我已经喝习惯了!”苏眉认真地对李鱼说道。

“那好吧,我要一杯卡布奇诺!”李鱼不喜欢喝咖啡,如果非得喝,他就点那种调好的,试了好几种,加糖加奶还带沫的卡布奇诺是他的最优选择。他很想问问苏眉,不加糖不放奶的咖啡,跟中药汤一样难喝,是为了花钱受罪吗?

“老公,放假的这些日子,你想我吗?”苏眉用两只手握住李鱼的大手,认真地问道。

“想啊,电话里你不是经常问我吗?”李鱼笑着回答。

“那不一样,我觉得亲眼看着你亲口说出来的时候,我自己特别幸福!”苏眉美滋滋地说道,她眼睛微闭,脸上神采飞扬。

“这些日子,你还好吗?”李鱼总觉的自己和苏眉的关系有些奇怪,就像一张密密麻麻的K线图上两条不同颜色的折线,它们不时会交汇一下,偶尔还会纠缠在一起,但是下一刻的分开,是不是就一定能够重逢,他说不准。

李鱼从不过问苏眉的隐私,就像苏眉也小心奕奕不去提及李鱼的过往。两个人像知心老友一般相处,说一些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当然也少不了在床上的亲密互动。

李鱼有时会很怀疑他和苏眉这场恋爱的真实性,身处其中,他感觉自己过分安逸了。李鱼和江潇雅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还会不时地有个小别扭,闹点小情绪啥的。可是他和苏眉从来就没有红过脸,苏眉像是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什么事情都看的透透的,她不会翻看李鱼的手机,不会一天到晚打电话查岗,更不会像别的女生那样无理取闹。

李鱼现在活的通透了许多,所谓爱与不爱,根本没有那么重要,如果将来能娶到苏眉这样聪明能干的妻子,然后相敬如宾地度过一生,应该也是会幸福吧?可是,现实总不能靠一厢情愿来实现,李鱼知道,苏眉还没有准备让李鱼进入到她的生活圈子,所以他一直礼貌地站在自己应该站的位置。

“还好吧,除了想你,还有很多很多的麻烦事需要处理!”苏眉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之后缓缓说道。

“想我不会耽误你工作吧?”李鱼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说真的,有什么忙需要我帮的,尽管开口!”

苏眉伸出右手,轻轻地抚摸着李鱼的脸颊,她的下巴微微抬起,望着李鱼的眼神清澈而多情:“不用,老公,你就好好学习,做一个帅帅的好宝宝吧!”

“切,你是不是把我当吉祥物了?”李鱼假装不满地问道。

“当然不是了老公,我苏眉选中的男人,怎么会中看不中用呢?”苏眉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还记得吗,我曾经说过,你是我见过最干净的男人,老公,我不是有意瞒着你,只是有些事情我怕脏了你的耳朵!”

李鱼闻言正襟危坐,轻轻点头之后,他才说道:“我尊重你对我做的任何事情,但是我想告诉你,任何一个人都是多面的。就像我不能用漂亮这个词来概括你的全部一样,你也不能用干净这个词来形容我的全部。”

“我和你的家庭背景完全不同,你在商场上经历过的那些尔虞我诈,也许我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并不代表我对人性,对现实的认识,就那么肤浅。我看过许许多多的史书,历史上的恶人从不少见,其实不管是什么时候的人,撕掉层层伪装之后,人性之中的丑恶亘古不变。比起懵懂无知的当局者,我更想做一个洞悉世情的旁观者。”

李鱼这番认真的言论倒是让苏眉沉思了好一阵子,半晌之后,她用自己撒娇的小手段化解了彼此在这个话题上的尴尬。

“老公,你这么严肃地和人家说话,小心脏都要受不了了!”苏眉一手抚着胸口,一手拉着李鱼的手说道。

“呵呵,是我不好,该罚该罚,你说吧,怎么惩罚我都接受!”李鱼笑着说道,有些事情既然不好说,那就干脆不要说了,这样对双方都好。

“罚你,陪我逛街,还有陪我买衣服!”苏眉嘟着小巧的嘴唇说道。

“啊?这样啊,我本来还打算邀请你去学校的音乐厅一起去听交响乐呢!”李鱼摊着手,假装惋惜地说道:“既然你喜欢逛街,那我只好舍命陪娘子啦!”

“什么?咱们学校还有交响乐这种高雅的东西?”苏眉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咱们学校肯定没有,不过这次是教育部组织的高雅艺术进校园活动,我在图书馆看到了介绍,就在今天晚上六点学校音乐大厅。”李鱼简单介绍了一下。

“我想去听,可是咱们没有门票啊?”苏眉突然激动了起来,买衣服可以改天,但是交响乐这种东西还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放心吧,我能搞到票!”李鱼现在还当着年级里的文艺部长,大概是辅导员感激他去年运动会的时候献上的妙计,李鱼虽然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是自己的头衔还一直被保留着,文艺圈的事情,他还是能说上话的。

“老公,你能不能多要一张票,我说不定有用。”苏眉沉思了一下之后,试探着问李鱼。

“问题应该不大,我们学院有二十几个名额,好多人估计都不乐意去,放心吧,我能搞到票。”李鱼重重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辛苦你了老公!”苏眉不管旁边桌上窃窃私语的两个人,站起身来在李鱼的脸上“啪!”地使劲儿亲了一口。

李鱼不安地四处打量了几下,然后用手使劲儿擦自己的脸。

“哈哈,放心吧老公,我没擦口红!”苏眉得意地说道。

这姑娘就是聪明,李鱼担心的事情果然又被她猜到了,但是李鱼心里真正想的,那就只有老天知道了。

物理院的理科天才们,看来是真的不懂欣赏交响乐这种高雅的艺术,李鱼没费吹灰之力,就从学院里弄来了四张音乐会门票。其实辅导员手里还有十几张票,打算也让李鱼帮着处理一下,李鱼逃的太快,没被抓住。

苏眉说中午要跟新寝室的姐妹们一起聚餐,只好委屈李鱼自己解决肚子的问题。李鱼在心里琢磨着,晚上说不定两个人要一起外出过夜,毕竟小别胜新婚嘛,苏眉的各项日程一般都安排的很合理。李鱼匆匆吃了个煎饼,就回到了图书馆,他要在六点之前专注地学习,这样晚上出去浪的时候,心里才能踏实些。

天黑的时候,李鱼早早地来到了音乐厅的门口,三三两两的人群结伴而来,陆续通过门厅处的检票口。李鱼并不急着进去,他掏出苏眉的小纽扣,戴在耳朵上开始听歌了,苏眉的这个MP3就放在口袋里,李鱼搜到之后就死皮赖脸借来听听,全是英文歌,啥都听不懂,李鱼觉得自己睡觉的时候如果听这个,催眠效果肯定不错。

“这边这边!”苏眉今天穿的是一件浅蓝色羊绒大衣,脚上蹬着黑色高跟长筒靴,李鱼一眼就认出了她。她身边还有一个高个子女生,穿着低腰的雪地靴,但是个子比穿着高跟鞋的苏眉还要高小半头,高个女生穿着一件鲜红色短款羽绒服,她的头微低,李鱼看不清她的脸。

“老公,让你久等了!”苏眉牵着高个女生的手,快步向李鱼走来,“这是我的室友,她过完年失恋了,我不忍心让她一个人待在寝室哭鼻子,就把她拉来听听交响乐,老公,你没意见吧?”

“呵呵,怎么会呢,我连门票都准备好了!”李鱼客气地说道,电灯泡他见得多了,也不差多这一个。高个子女生头上戴着羽绒服上的帽子,帽子边缘的毛又细又长,挡住了半张脸,剩下的半张脸苍白之中还带些浮肿,李鱼心里琢磨,这个姑娘好像哪里见过似的。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李鱼也顾不得跟她多客套,拉起苏眉的手快步往大厅里走去。

说起来啊,李鱼是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就说这个交响乐吧,李鱼以前只是在电视台上看过,维也纳的金色大厅他也听说过,可是他从来坚持听不了五分钟就必然换台。他觉得台上那个指挥的人比比划划就跟精神病似的,完全领会不出那些七嘴八舌的西洋乐器到底想表达个什么意思。

李鱼还是爱听国粹,二胡啊,琵琶啊,古筝啊,这些乐器弹出来的小曲才让人陶醉。钢琴和吉他也能接受,这两样李鱼都会一些,剩下那些大号小号长号圆号萨克斯大提琴中提琴小提琴,他统统欣赏不来。

在现场听交响乐,,这对于李鱼来说,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李鱼深知,苏眉是一个小资产阶级情调很多的人,他虽然土,但是他不排斥自己的恋人洋气一些,所以李鱼是带着自我牺牲的精神状态来听这场交响乐的。

“真他妈带劲!”这是音乐会散场之后,李鱼内心里最真诚的赞叹。原来在电视机前面听交响乐和在现场听完全是两个概念,舞台上演奏家们投入的动作,耳畔环绕的动人旋律,包括指挥家那极具美感的指挥节奏,都深深地吸引了李鱼的注意力。其实他并不是土到欣赏不了高雅的艺术,而是成长的环境无法塑造他高雅的品味。李鱼觉得自己的灵魂都美了起来,他决定趁热打铁,尽快找时间去趟市美术馆,抽空将那些他以前欣赏不来的画作重新观摩一番,说不定也能有新的收获。

三个人跟着拥挤的人群走出音乐厅,李鱼抬手看看表,已经快晚上八点钟了,月亮像被人咬掉一口的月饼,正斜斜地挂在树梢。高个子女生走在前面,现在突然停下了脚步,她摘掉帽子,回头看向牵着手的李鱼和苏眉两个人,李鱼也凝神看向她,下一秒他就呆住了。

“苏眉姐,你男朋友我好像以前就认识!”高个子女生神情凄婉,但是说话的时候嘴角还是带着笑。

“啊?你们?…认识?我刚才还想介绍一下的!”苏眉的嘴巴张的大大的,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看高个子女生,又回头看看身边的李鱼。

“嗯嗯,我们以前确实见过!”李鱼也认真地点了点头。

“真的吗?西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苏眉好奇地问道。

是的,李鱼对面的高个女孩就是许西兮,李鱼一直没有认出她,现在女孩摘掉了身后的帽子,而且双方距离近了些,李鱼自然想了起来。

“篮球场呗,话说还是去年刚回学校那会儿的事了。眉姐,你是不知道,和姐夫一块儿玩的两个男生特烦人,一个长得胖乎乎像个外国人,一个脸红红的,脸皮却特别厚!”许西兮像是在向苏眉告状。

李鱼仔细回想了一下,感觉自己当时并没有无理的举动,所以他也不想去解释什么了,而且人家姑娘没说错,老刚确实长得像外国人,老赵的脸皮也确实厚。

“那李鱼呢,你怎么和他认识了?”苏眉问道。

“那个红脸家伙被我撵走之后,姐夫过了一会儿就到我打球的球场上来了。不过你放心,姐夫可乖呢,属于美色当前不动摇的那种人。他还跟我说起你了呢,不过他没提你的名字,让我猜。我的天哪,原来咱们还真的挺有缘分的!”许西兮上前抱住苏眉说道。

“哦,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真有这么巧的事情啊!”苏眉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看李鱼,接着摇着头叹息道。

“当时我还约了姐夫,以后一起去球场打球呢,谁知道从那以后就再也没见过面!”许西兮细细地讲述着前因后果。

苏眉回头看着李鱼,那神情像是在询问,是这么回事吗?李鱼无奈地摊摊手,说道:“当时是被老赵他们逼着去找这位同学搭讪,最后出于礼貌约定以后一起打球,可是也许大家都比较忙吧,以后确实再也没见过!”

李鱼停顿了一下,看向许西兮的目光充满了疑惑:“你去年不是说你有男朋友的嘛,刚才我怎么听苏眉说…?”李鱼停住不说了,他想问的意思应该很明白。

“你的祝福没起作用,我们分手了!”高个子的许西兮摊开双手大声说道。

“节哀顺变!”李鱼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该不会是自己将晦气传染给人家了吧?

和许西兮告别之后,李鱼搂着苏眉的肩膀,慢慢地走在校园里静静的马路上。

“老公,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苏眉最先开了口。

“你问吧,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李鱼有些卖弄地说道。

“你认识许西兮的时候,我们还没有在一起,如果,我是说如果,当时她单身,你会不会喜欢她?”苏眉停下脚步抬头仰视着李鱼,有些紧张地问道。

“傻瓜,我的字典里没有一见钟情,我为什么要凭空喜欢一个篮球场上刚说了三句话的女生?我没那么滥情!”李鱼镇定自若地说道。是啊,一见钟情的机会,人的一生也许只有一次,可惜他的那次早已经浪费掉了。

“可是,西兮真的长得很漂亮啊,我见尤怜那种!”苏眉脸上露出了笑意。

“亲爱的,学会换位思考,你就能明白了。难道只要有个帅哥跟你说上几句话,你就会爱上他吗?”李鱼猜想也许苏眉有些疑心了,可是他和许西兮的认识,真的就只是凑巧而已。

“可是,我感觉她对你很有好感,她之前在寝室已经哭了好几天了,怎么一见到你,整个人就好多了呢?”苏眉还是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的天呐,别说是我了,就是王力宏、吴彦祖也不一定有这么大的魅力吧?没准人家是听完了一场高水平的交响乐,整个人突然想开了呢?”李鱼有些不解,苏眉平时不爱这么神神叨叨的。

“哎,你说的有道理,我也许是有些太爱你了吧。老公,我好害怕失去你!”苏眉搂着李鱼的脖子开始使用她的撒娇大法,江南女子就这点好,李鱼很喜欢!

“你照顾好自己就行,我一定会好好学习,老老实实在学校里为你守身如玉的!”李鱼笑着捏起苏眉的脸蛋,挤眉弄眼地开起了玩笑。

“那我要检查检查,你是怎么为我守的。”路上行人不多,苏眉硬是要求李鱼背她,李鱼只好无奈地蹲下身子,苏眉在他耳畔轻轻地吹着气,用充满诱惑的口吻说道:“老公,我要爱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