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元宵重聚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899字
  • 2019-03-03 21:20:21

这个新年过的照旧波澜不惊,李鱼发现,其实并不是年味儿越变越淡了,而是人们越长大,衡量时间的尺度就越不同,对过年的感知就越不一样。

小的时候,过年是整个寒假里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李鱼从放寒假的第一天起就会开始盼着那一天,他盼着妈妈带他买新衣服的日子,盼着家里开始置办各种干果年货的日子,盼着小年吃饺子的日子,盼着过年那天糖果随便抓,鞭炮随便放的日子,盼着各种舞龙队上街的日子,盼着元宵节闹花灯猜灯谜的日子。小时候对过年,对时间的感知,是以一天为度量单位的,所以幸福感就持续的特别长。

长大一些之后,课业负担越来越重,尤其是有了月考这项周期性的活动之后,李鱼过日子就是按月份来过的。下个月能不能有几天舒心日子过,全看这个月月底时的考试成绩和学校总排名能不能让家人满意。这个阶段的过年,对李鱼而言,不过是寒假这一整个月里,中间难得的几天修整,过完大年初三该干嘛就得继续干嘛了,过年堆满桌的好吃的,在他眼里和那些书山题海一样让人生厌。

终于等到上大学了,他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空前多了起来,但是,大家新年时最常见到的祝福用语,已经开始按年来度量时间了。祝您新的一年里怎样怎样,这样的话看的多了,听的多了,难免会让人产生慌乱的情绪。快到弱冠之年,古人也许已经成家立业,可是李鱼还只是一个大学二年级的毛头小子,他每天都想睁大眼睛认知这个世界,可是总是感觉雾里看花,不甚明白。他想求索出一条人生的光明大道,挣的钱要多一些,事情最好不要太复杂,将来工作的地方离爸爸妈妈要近一些,可是好难哦,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能做些什么。今年春晚的节目最后,漂亮的英俊的还有实力派的主持人们在午夜来临之际,一起大声喊着倒计时:“五、四、三、二、一……”

李鱼当时坐在电视机前,爸爸催促他出门口去放鞭炮迎喜神,烧黄纸点檀香迎祖宗,可是他的心里慌乱极了,又是一年过去了,新的春天又开始了,他居然和去年的自己一模一样。李鱼早已经过了爱吃爱穿的年纪,春节之于他,最大的意义就是和自己的家人团聚,可是越长大越是身不由己。李鱼会不由自主地对新的一年进行展望,展望一圈之后心里就会愈加迷茫,站在二十岁的关口上,春节成了他特别想逃离的战场。

正月初十,D市各机关单位的花车表演队陆续上街了,李鱼坐着霍东爸爸的车,和霍东一起去了燕京。正月里本来就是走亲访友的日子,霍东爸爸从大年初一一直加班到初七上午,别人陆续回到岗位的时候,他才有了闲暇,初十这天轮到他们一家上京去拜年。李鱼他们学校今年年前放假早,年后刚过完十五就正式开学了,李鱼和家人商量了一下,反正也提前不了几天,趁着年后没下雪,赶紧办完事回学校。

李鱼连除夕那天都没停工,他在过完年之后初三的晚上,就将三叔的书稿全部整理完毕。随后他又花了四五天的时间仔细校对了一下,将第一遍漏过的错别字全部改正,然后才正式将U盘中的文档交给了三叔,当然,他也在家里的电脑上留了备份。

三叔的工钱已经在拜年的时候一并发给李鱼了,和压岁钱一起总共是四千,李鱼问三叔压岁钱怎么长了呢,三叔呵呵笑着没吱声。二叔给的压岁钱也是一千,还有奶奶和姑姑的也是,两个舅舅还有外公他们都在外地,据说是要等元宵节的时候才能过来,李鱼等不住他们给钱了。

李鱼偷偷问了爸爸,原来他们兄弟们给子侄辈的压岁钱今年统一由五百涨到了一千。李鱼这下心里就踏实了,大飞和冰冰他们也能多一些收入,听说年前市财政上统一给各单位涨了工资,连奶奶这种退休人员都没落下。李鱼心里琢磨着,估计和年前国家推出的四万亿救市计划也不无关系吧,就算是金融危机,就算有通货膨胀,一千块钱也总比五百块钱更经花一些。

李鱼来的正是时候,年后刚开始恢复正常营业的车管所,来办事的人还不多。李鱼和霍东大哥像模像样地签了合同,还用红印泥按了手印,将过户手续办妥之后,这辆威武霸气的大切,还有那块儿象征着首都地位的京字头车牌就完全属于他李鱼了。

等司机就位,又用去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李鱼基本上就待在霍东他大哥的房子里。霍东爸妈回D市去了,霍东死活要多待几天,说是送走李鱼再回家。李鱼和霍东从小就在一块儿玩,霍东爸爸叮嘱了李鱼几句之后就带着媳妇先回了。确实是这样,李鱼就相当于霍东的半个监护人,中学时候霍东爸爸有什么事都要安顿李鱼,他自己的儿子从来就不是个让他放心的主儿。

霍东大哥自己住的房子并不大,一百平左右的两居室,霍东大哥自己一屋,李鱼和霍东两个人一屋。这次三个人聊得更欢实了,李鱼才知道霍东大哥居然也爱打《魔兽争霸3》,那没什么说的了,楼下小区外面就是网吧,三个人不分昼夜地在网吧里对战。李鱼还真没看出来,霍东大哥二十八九的人了,居然童心未泯,对这种即时战略类游戏的理解相当深刻,玩起来甚至都顾不上哄自己的女朋友。霍东的水平很次,李鱼带一家中等难度的电脑,霍东和他大哥一家,他独自应付电脑都很吃力,后来霍东又把电脑等级调成了简单,生命值调成了百分之八十,这样霍东才觉得公平了些。

正月十四那天,司机就位,李鱼依依不舍地和两人告了别。霍东大哥握着李鱼的双手,说话的声音已经带上了真感情:“兄弟,路上保重,路过燕京打电话找哥哥玩儿,哥要是去冰城也一定找你玩儿!”

李鱼郑重其事地点了头,出京之前他去超市买了好多好吃的东西放在车上,毕竟答应了麻子,从家里出来还没有工具,这下当然要给兄弟们多带一些了。

霍东找的学长司机开车很稳当,老家是河北的,为了挣这点外快,也为了给霍兄弟面子,在家连个十五都没过完。李鱼买了两盒好烟,算是表达谢意,路途遥远,也能帮他提个神。这位学长挺能说的,李鱼在路上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扯闲篇儿,慢慢他就越来越困了,前几天在网吧造的太狠,睡眠时间严重不足。

正月十五大清早,冰城的天还没彻底放亮,李鱼的大切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冰城火车站。回程的卧铺是之前就买好的,李鱼陪着这位学长在站前的小面馆里急匆匆喝了碗牛肉面,学长就忙着进站赶火车去了。他晚上回到燕京,还约了女朋友一起上街看花灯,日程安排的那是不一般的紧。

从火车站到学校的路,李鱼走过好几次了,最开始是和江潇雅一起坐那个破面包车,后来回学校的时候他一般都会坐出租车,现在他要自己开着车走这条路了。早上车不多,主干路的路灯上挂满了灯笼,一副张灯结彩闹元宵的节日景象。车上本来只有一个卡带的录音机,后来霍东他哥改装了一个能插MP3的播放器,搭配上劲爆的音响,很有感觉。不过霍东他大哥下载的这些歌都不对李鱼的胃口,十几个小时听下来,他都快吐了,李鱼觉得回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换歌。

李鱼一边开车一边在心里做着打算,第二件事就是给苏眉打个电话,这么长时间不见了,李鱼也有点想她。不知道她是来冰城过元宵节呢,还是留在老家过呢,反正开学在即,她回来也就在这一两天吧!

回学校的路程不算太远,但是李鱼开了将近五十分钟,冰城的路面上有积雪,李鱼毕竟是新手,怕出状况,所以他开的很慢。在离寝室楼不远的停车场停好车,李鱼从后备取出背包,左右手各自拎着一个大大的超市购物袋,快步朝寝室的方向走去。

寝室里没有人,李鱼打了一圈电话,麻子在肯德基值班,老赵还在给他自己的得意弟子上课,大神昨晚到校,今早就去了图书馆。老大,小豆豆还有老刚,都还挤在不同的火车上,大家基本上到傍晚就能聚齐,李鱼望着两大袋东西,心里盘算着,晚上基本够大家好好吃一顿的了。他买了整只的烤鸭,买了塑封的牛肉,买了稻香的酥饼,买了周黑的鸭脖,买了正宗的四川拌菜,买了好几种蛋糕点心。对了,还缺啤酒,再给老大整上一盒好烟,啤酒加烟,法力无边嘛!

下楼买东西的路上,李鱼给苏眉拨通了电话,家里的电话他早就打过了,爸爸妈妈一直等他开着车回了学校,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

“喂,老公,想不想我?”苏眉接通电话张口就问。

“想,想,你也不问问是谁的电话就喊老公,万一我的电话丢了呢?”李鱼笑着问道。

“放心吧老公,你那个破电话,就是放在大路上,别人捡到都一定会还给你的!”苏眉咯咯笑着说道。

“你什么时候回学校啊,马上要开学了?”李鱼问道。

“我明天的飞机,我们这里正月十五的时候,宗亲们要回乡祭祖,还要一起吃团圆饭!”苏眉说话的时候很不开心,她应该是想早点回冰城的。

“那明天我去机场接你啊?”李鱼试探着问道。

“不用了,老公,我爸明天和我一起来冰城办点事,等我安顿好再回学校找你吧!”苏眉停顿了一下之后说道。

“好吧…”李鱼无奈地吐了吐舌头,“那个,苏眉啊,你能不能换个别的称呼,我觉得老公这个词,听起来很别扭!”

“我也是跟冰城人学的呀,我年纪比你大,是不是怕我把你叫老啊?”苏眉有些委屈地问道。

“当然不是了,傻瓜,我只是觉得,觉得……”李鱼想起年前的时候,九凤山庄遇见的那个长头发女子,她的“老公”两字喊得真是深情而又专注,可是每想一次,他就会反胃一次。

“你怎么了,老公,是不是我不能回去陪你过元宵节,你生气啦?”苏眉不安地问道。

“不是的……”李鱼想了一大圈,也没想好应该怎么解释,最后他颓然地说道:“老婆,你好好忙你的吧,我知道你的不易,所以你不用老惦记着我。我一直都在学校,你有时间就给我打电话,直接去图书馆老地方找我也行!”

“好的,老公,我想你!”苏眉在电话上用甜蜜的语气说道。

“嗯嗯,再见宝贝!”李鱼挂了电话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二食堂楼底下的超市门口。

从中午开始,寝室的人陆续多了起来,下午五点,冰城的天刚擦黑,七个人总算是聚齐了。老刚来的最晚,他是本省的,可是居然要坐将近二十个小时的火车,李鱼听了很不相信地找来地图研究了一番,如果是最慢最破的那种火车,还真就有这种可能。

大家伙儿拿出来各自从家里带来的特产,大神从家里背来了一大捆腊肠,老大带了一大包风干的椒盐虾,小豆豆带着他奶奶秘制的牛肉酱,连老刚都神秘兮兮地从皮箱里取出了一块儿四斤多的熟肉。老刚一脸得意地告诉大家这是狍子肉,怎么说也算是野味儿。

加上李鱼买回来的那些东西,寝室的那张公共桌子被摆的满满当当。麻子熟练地架起酒精炉,将需要热的那些好吃的,放在小蒸笼上热一热,其他能直接吃的大家干脆就上手了。李鱼跟寝室的兄弟们一一碰杯,原本寝室只有老大一人抽烟,今天例外了,大家人手一支烟,好像有着说不完的话。

老赵过了个年又胖了好几斤,东家给他涨了工资,老赵这个寒假攒了将近两千五百块钱,喝着酒的时候拍着李鱼的肩膀一顿吹嘘自己。麻子几乎没变化,还是放假前那么瘦小,只是他的脸上更白净了,以前还有些浅浅的痘印,现在真是嫩的快要能掐出水了。李鱼心想,麻子的青春早就比别人提前过完了,现在更好,连青春痘也绝迹了。

老大依然热衷于跟大家伙儿显摆他过年新买的名牌服装,不过他今天倒是自觉,早早地将寝室里的暖壶都打满了热水。小豆豆倒了大霉,在冰城待的久了,老家的气候有些不适应,得了肺大泡,年前的时候就做了手术,来学校之前刚拆线没多长时间。小豆豆光着膀子让大家观摩了一下他的肉体,原本平坦干巴的胸前,对称的留下了两个半寸深的伤疤。

川人估计都倔强,李鱼他们寝室的人假期里经常相互通电话,小豆豆愣是装着没让他们知道这件事。李鱼决定抽空出去买点营养品给小豆豆补补,都瘦成那样了,还挨了两刀,身体肯定亏空的厉害。

老刚又过了一个能冻死个人的农历新年,但是他嘴贱的毛病还是一点没改,在饭桌上颇有诸葛亮舌战江东群英的感觉。

大神没得说,刚来学校第一天就开始泡图书馆,李鱼觉得,钢牙妹这下很危险了,大神认真起来绝对是六亲不认的,你敢抢他的第一名,他就会给你来真格的了。

说来也是奇怪,今天晚上这顿饭,半生不熟,半冷不热,但这居然是一个多月以来李鱼吃的最香的一顿饭。上一顿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饭,还是他放假刚到家那天,奶奶和妈妈为了迎接他而特意做的那顿。

最后一罐酒被众人平分了之后,李鱼这才想起来,今天搞这么大阵仗其实他是有目的的。他原本打算让大家吃饱喝足之后,再郑重宣布自己是开车来的,然后拉上大家一起出去看看灯、兜兜风。他的大切相当宽敞,只要老刚能提住气,控制好自己的肚子,大肥屁股上的肉也不要放松,挤一挤是能坐得下七个人的。

李鱼是从什么时候打开第一罐酒的,或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喝第一口的,他自己已经想不起来了,总之兜风计划是彻底泡汤了。大家正喝在兴头上,李鱼大喊一声:“老赵,走,买酒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