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父与子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7030字
  • 2019-03-02 21:28:01

早上李鱼睁眼醒来的时候,右侧身边沙发上的霍东正坐起身子揉着眼睛,不远处的姜义和孙海洋还在呼呼大睡。

“哎呀,昨晚真是喝高了,还带着你来做这种荒唐事,对不住了啊老白!”霍东摸着脑袋,有些抱歉地对李鱼说道。

“嗨,咱们以后啊,不光一起同过窗,还一起那啥过了呢,哈哈哈…美事一桩!”李鱼笑着对霍东说道,他在说那啥的时候轻轻扬了扬脑袋,意思是你懂的。

“呵呵,我跟你说老白,我今年算是被可可那个小丫头给坑惨了,混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哥们儿也是很饥渴呀!”沙发扶手边有瓶矿泉水,霍东拧开喝了一口之后说道。

“可可怎么你了?”李鱼好奇地问道。

“她现在整个儿一混世魔王,她说跟我从小订了娃娃亲,现在传的我们整个学院都知道。而且可可放出话来,哪个女的敢往我跟前凑就收拾哪个女的!现在就连外院的女生,只要一听我是电机系的霍东,一个个都躲的贼快,比兔子见了老鹰都快!”霍东无奈地摇着头说道。

“哈哈,我就知道,可可这小丫头不是善茬,你就乖乖从了她呗!”李鱼拍掌大笑了起来,然后他又严肃地说道:“有可可管着,你好好收收心,省得再来这种地方。筒子,我跟你说,可可已经成年了,你们发生点什么也无所谓!”

“老白,你还真是像个媒婆啊!我再给你打点腮红,嘴角捏上一颗黑痣,那就更像了!”霍东仔细端详着李鱼,认真地说道。

“行,我不说你,你也别埋汰我啊!”李鱼也觉得自己确实不太会撮合人,他决定有时间给可可出出主意,让她打扮的成熟一些,“筒子,咱们一会儿叫醒他俩回去吧,下午还看车呢!”

“好,你叫他俩吧,我去耍个大的,早上起来都成条件反射了!”霍东边说边捂着肚子朝卫生间走去。

李鱼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草草吃了几口饭,李鱼先从妈妈那里取回车钥匙,接着又回自己屋里,准备补补觉。翻来覆去睡不着,他下床打开桌上的电脑,准备抽时间打个几千字。过了一会儿,电脑桌面右下角的QQ图标突然动了起来,李鱼一看是麻子发来的视频通话请求,他用手胡乱整理了一下发型,然后点击了接通按钮。

“麻老板,今天中午吃什么好的了?”李鱼乐呵呵地问道。麻子和老赵照例不回老家,老赵一般在学生家和寝室之间两头跑。毕竟还是寝室更自在些,而且麻子还能时不时改善一下生活,所以离过年越近,老赵回寝室就越积极越勤快。

李鱼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留在了学校,老赵和麻子无聊的时候,也可以拿出来看个电影啊,玩个游戏啊之类的,除夕那天说不定还能在网络上看春晚呢。寝室网络平时不太好,网速慢得跟蜗牛似的,过年这些天学校里用网的人少,李鱼估计他俩能在网上痛痛快快地冲个浪了。

“今天中午冬笋炒肉,辣子鸡,老李要不要来点啊?”麻子笑着问道。

“光是听听就流口水啊,麻子!”李鱼做了个夸张的表情,接着问道:“麻子,老赵前些天一直在当家教,你天天在忙啥呢,我在QQ上给你留过好几次言了,你都没回?”

“我在学校南门外面的肯德基打工呢,一天八个小时,有的时候加班得十几个小时,没顾得上开电脑。”麻子甩了甩头发,解释了一番,“老李,你整天在家干嘛呢,是不是光顾着享福了?”

“拉倒吧,我享什么福啊,我三叔有部六十几万字的书稿,年后要全部整理成电子版,我成天在电脑前面打字,苦逼的打字员一个!”李鱼摇着头苦笑着说道。

“我们这儿一个小时六块钱,我这些天已经挣了七八百了,我上午刚下了夜班!”麻子得意洋洋地炫耀道。

李鱼也很想显摆一下自己即将到手的三千外快,他咧着嘴刚想说些什么,忽然之间表情又暗淡了下去。李鱼想起来了,昨天那个长头发女人在屋里墨迹了一个小时,他就为此花掉了一千多块钱,尽管这个钱连同其他的消费,最后都是姜义买的单,但是那么多钱,麻子需要站多长时间的快餐店才能挣出来呀!

“怎么了,老李?是不是想我和老赵了?”麻子在视频里逗李鱼。

“对,想你们了,快过年了,麻子,你和老赵多保重!”李鱼语气低沉地说道。

“你也是,我代老赵给你还有叔叔阿姨拜个早年!”麻子装模作样地拱了拱手。

“行,麻子,不说了啊,我年后回去的时候给你们带好吃的!”李鱼的心里酸酸的,他挥手告别之后,匆匆地挂断了视频。

李鱼穿好衣服,开上车出了门,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他在霍东姥姥家的小区找了个位置停好车。车的扶手箱里有昨天霍东扔下的半盒烟,李鱼匆匆抽出一支,打开天窗,用点烟器点燃之后,开始边听歌边缓缓地抽烟。

霍东的电话很快就打来了,李鱼关好车门,信步向霍东姥姥家那栋楼走去。这是个老旧的小区,楼下的车停的乱七八糟,李鱼在一堆车当中很快就找到了那辆军绿色的大切诺基。它的外表看起来光洁一新,轮胎的磨损程度也很轻微,估计不知道换过几茬了。李鱼摸着那闪着金属光泽的漆面,他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像是遇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

“老白,就这辆车,不错吧?这是我大哥!”霍东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车前,伸手向李鱼介绍着自己身边的人。

“大哥,我是李鱼!”李鱼快步上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霍东的这位姨哥,个子中等,年纪不大,身材却已经明显地发福,一双手白白净净,握起来不甚有力。

“自家兄弟!”霍东大哥拍了拍李鱼的肩膀,算是给了他面子。“事儿大体上东子已经跟我说过了,我这车基本没出过京,车况你放心,小修小补少不了,但是三大件都保养的挺好,我前几年在机场那边上班,尽跑高速了!你要不信开着试试。”

“哦,大哥您说这车没问题,我信你,用不着试!”李鱼嘴角带笑,偷偷瞅着霍东。霍东用嘴努了努他大哥,也不厚道地笑了。

“说实话,要我说你直接开走玩儿去得了,都是自己兄弟,东子是我从小带大的,小时候我还带他一块儿滑雪呢。几万块钱的事儿,无所谓!”李鱼恭敬的态度很对霍东大哥的胃口,京油子果然是名不虚传,这就开始侃上了。还将霍东一手带大,霍东他爹他妈听了,说不准能气昏过去。

“大哥,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你的心意我明白,但是弟弟我也是诚心想买,我回头和家人商量一下,妥了给你回话。年后我和霍东早点回燕京交钱,顺便办过户手续,你看行不?”李鱼弯着腰对霍东大哥说道,他个子有点高,让人家大哥老抬着头,也不是很礼貌。

“成,那你们兄弟商量吧,我先回去看看姥姥!”霍东大哥扭头看看霍东,将车钥匙扔给了李鱼,然后他慢悠悠地回楼上去了。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李鱼开着车载着霍东绕着城外一顿狂奔。这么大个家伙,油门响应还很灵敏,而且是自动挡车型,李鱼觉得操作起来十分顺手。大切的驾驶座视野很好,李鱼望着路旁边一排排小车顶子,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升华了几分。

“怎么样老白,不错吧?你要喜欢我回去就跟我哥定了,年后咱们上京提车。钱你别担心,我估计我能帮你凑个差不多!”霍东也是一脸兴奋,要不是他现在没有驾照,早就吵着抢方向盘了。霍东其实也会开车,跟他爸那么多年,看也看差不多了,更何况科二就差最后考那一下子了。关键年前的这段时间交警叔叔检查挺严的,李鱼怕出事,就一直拦着霍东不让他无证驾驶。

“定吧,这车我喜欢,我估计过完年我能有个二万左右私房钱,先努力跟我爸妈争取,实在不行就靠你了筒子,反正这车我他妈的爱死了,没它不行了!”李鱼缓缓地停好车,拉上手刹之后,他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说话的语气夸张到了极点。

“那行,我回去跟我大哥说,你放心老白,都是亲戚,跑不了你的!”霍东下车之后拍了拍李鱼的肩膀,好心地叮嘱道。

“我知道,我放心,好了筒子,你们一大家子亲戚都在呢,回去吧,我先走了!”李鱼将车钥匙交给霍东,挥手告别了。

李鱼回到妈妈的车上,瞬间就觉得自己像坐在了地上似的,跟坐在大切上的感觉天差地远。他中午时因为跟麻子视频通话而低落的情绪,此时又变得高涨了起来,晚上家里还有一场关键的战役在等着他,他必须养好精神,舌战群儒!

李鱼回到家的时候,奶奶正在看电视剧,妈妈在擦客厅的吊灯,李鱼悄悄钻进了自己的房间,他蒙头睡了一小会儿,然后起床继续自己的打字工作。一下午时间过得紧张而忙碌,下午五点半,天色微暗,李鱼出门开车上路了,今天爸爸回镇上的医院值班,这是他年前最后一个班,李鱼昨天早晨将他送回医院,今天晚上六点多能接上爸爸,再用差不多五十分钟就能回到家里了。

晚上回家妈妈做了凉拌西蓝花,还有木耳炒鸡蛋,和一盘麻婆豆腐,这很符合李鱼妈妈的一贯作风。马上过年了,年前这几天,妈妈要不就是让大家忆苦思甜,要不就是说给大家刮刮肠子上的油。总之,在除夕到来之前的这两三天,李鱼很难在家里的餐桌上见到肉这种物质。

李鱼的心思其实根本就不在吃饭上,现在就算是桌上摆满了大鱼大肉,他也毫无胃口,更别说这些个素菜了,他肚子里的油早就被刮干净了。李鱼现在的心里像住了一窝活蹦乱跳的兔子,摁住了这只,又跑出来那只,这群讨厌的兔子和苏眉胸前那两只可爱的小白兔不一样,它们不稀罕李鱼的大手,也不吃萝卜,只有那台大切才能让它们安静下来。

好容易等妈妈和奶奶收拾完饭桌,一家人在沙发上坐定准备看电视的时候,李鱼清了清嗓子,准备说话了。

“爸爸,妈妈,奶奶,我想买车!”李鱼站在茶几跟前,他高大的身材将身后的电视堵了个严严实实。这句开头是李鱼蓄谋已久的,要的就是震撼人心的效果,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嘛!

“别闹,儿子,别挡着妈妈看电视!”李鱼妈妈半躺在沙发上,冲着李鱼挥挥手,最近电视台在播老李的新剧《闯关东》,李鱼打字的间隙也会出来陪妈妈和奶奶看上几眼。

“我说真的呢,我要买车!”李鱼没动弹,语气强硬地说道。

妈妈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我给你买个刀子!”这才是她一贯的作风,李鱼所料不差。

李鱼爸爸表情平静,出声问道:“怎么突如其来想起买车了,你还在上学,要车有什么用?”

“我上了大学之后,除了坐火车路过的地方,几乎哪都没有去过,冰城周边的山山水水我都只能心向往之而身不能至。爸爸,你们都知道,我从小爱游山逛水,可是我晕车啊,以前我连咱家的车都不怎么坐,更别说冰城的公交车了,我是坐一回吐一回。打车费太贵我不舍得花,可我哪都去不了,这个大学上的也太憋屈了!”李鱼的语气深沉而忧伤,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他甚至自己在屋子里偷偷练习了好几遍。

“活该,谁让你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的?跟我和你爸都不说一声!”妈妈抓住了李鱼话中的漏洞,毫不留情地反击道。

“我知道,那个时候我年纪小,任性不懂事,可是我现在长大了,所以有什么重大的决定,我都想着第一时间告诉你们!”李鱼点着头说到,他这一招叫做“以退为进”。

“我看你是一到用钱的时候就会想起我们!”李鱼妈妈从来嘴上不饶人。

“因为我还在读书啊,我虽然成年了,但是经济上并不独立,这点我知道。所以我从上大学开始,就不断的打工,我做的那些事情你们应该是都看在眼里的。我的学习一直也没有放松,我在学校的征文大赛里获过二等奖,军训时得过标兵奖,下个学期我有可能还能拿到奖学金。我真的尽力了,如果你们还没有看到我的成长,那我无话可说,现在读书用到你们的钱,我很抱歉,将来我会加倍还给你们的!”李鱼越说越入戏,他这一招叫做“动之以理,晓之以情”。

“这死孩子,还?你拿什么还?我告诉你,光是钱就能解决问题的吗?父母的养育之恩就只是钱的问题吗?”李鱼妈妈越说越快,而且情绪愈发激动了起来。

“要不就给孩子买一辆车吧,现在他也长大了,能靠得住了!”奶奶摘掉了挂在鼻梁上的老花镜,可怜兮兮地对李鱼妈妈说道。

“您说的容易,一辆车最少十几万块钱呢,能随随便便说买就买吗?”李鱼妈妈有些微恼地对他奶奶说道。

“我还存着好几万块钱的退休金呢!”李鱼奶奶颤悠悠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回房去取东西。

“妈,您坐着,别添乱了!”李鱼爸爸半天没吱声,这时候突然发话了,李鱼的心里突地一沉,如果爸爸不同意,那他就没什么望了。

“你打算买什么车?需要多少钱?你一个新手,几千里路怎么开回学校去?”爸爸缓缓地问出了一连串问题。

爸爸的问题大出李鱼的意料,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楞在当场不会说话了。

“你就是惯着你的儿子,这是多大的事情,多危险的事情,你不能心软我告诉你!”李鱼妈妈突然暴怒起来,指着李鱼爸爸的鼻子大声喊道。

“萍儿,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我们的儿子长大了啊,这两年我一直在观察,他已经是一个很稳重的孩子了。”萍儿是李鱼妈妈年轻时的乳名,李鱼已经很多年没有听爸爸叫起了。爸爸转头看了看李鱼清秀的脸,然后接着向李鱼妈妈缓缓说道:“我这半辈子行动不方便,我从书上看到的那些名山大川,自己统统都去不了。我人生最感到自豪的事情,就是你为我生了这么一个高大俊俏乖巧机灵的儿子,他以前淘气捣蛋那是因为他还没长大。现在,我们应该尊重孩子的梦想,他想开着车四处逛逛,就让他去,把我耽误了的那份风景也看看!”

李鱼听完爸爸说到这些话,突然单膝跪地,抑制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他本来是想自己卖力表演一番,将他们都说服的,没想到自己爸爸给他来了这么一出。爸爸的柔情攻势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他哭起来就止不住,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

“行了行了,怕了你们爷俩了,这都是刘玄德转世啊!儿子行了啊,妈给你买,你别还跟小时候似的,一遇见想买的东西就抱着妈的腿哭个没玩。你刚才还说自己长大来着,现在哪里看着像大人了?”李鱼妈妈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温柔了起来,她用手指轻轻地点了点李鱼爸爸的脑门,李鱼知道他们的这个动作中传递出的信息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爱情!”

“不是妈,我是被我伟大的爸爸给感动哭了。”李鱼一边用纸巾擦着眼泪和鼻涕,一边不好意思地解释着。

“切,你爸尽装好人,我只好做恶人了。说吧儿子,看上什么车了?不能脱离实际啊!”妈妈的语气里有警告的成分。

“霍东他哥有个二手越野车,车况还好,就是老了点,但是贵在价钱低。我们谈好了,四万成交。”李鱼小心奕奕地亮出了自己的底牌。

“才四万块钱,这车能靠谱吗?别三天两头坏,修车的钱比买车的钱还多!”李鱼妈妈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

“为什么不买个新车呢,我和你妈给你多出点!”李鱼爸爸也插了一句。

“爸,这车原价六七十万呢,霍东这个姨哥算是燕京的坐地户,他爸在一个中学当校长,家里四环以内有五六所房子呢。他养着好几辆好车,这车开腻了,瞅着霍东的面子低价转给我。爸,我就喜欢越野车,现在有个二手的先开着也挺好的,等我将来挣了大钱,我自己买新款的!”李鱼索性帮着霍东大哥多吹吹,反正帮人吹牛又不用上税。

“那你打算怎么把这台破车开到学校去?”李鱼今年寒假的表现超出预期的好,李鱼妈妈的态度也很温和,不过她对李鱼钟情的那台车可没有什么好印象。

“好办,我都和霍东计划好了,过完年早点回燕京找他哥办理过户手续,然后霍东认识他们学校一个学长,车技过硬,我花五百块钱请他代我开到冰城,再给他买张火车票送他回去,就这么简单!”李鱼越说越兴奋,光是想一想,他就能激动地跳起来。

“你们两个真是狼狈为奸!”妈妈没好气地骂道,接着又问:“霍东为什么不买他哥的破车?”

“他驾照还没下来呢,再说了,人家到今年夏天过整二十周岁生日的时候,要一次性从他爸那儿提二十万压岁钱出来买车,那么多钱当然是要买新车了!”李鱼有些炫耀地说道,仿佛他哥们儿有了面子,他也就有了面子。

“他怎么能有那么多压岁钱呢?”李鱼爸爸也好奇地问道。

“霍东是要把他从一岁开始直到十八岁,交由他爸妈保管的那些压岁钱统统拿回来。他们家亲戚实在是太多了,大人们亏了钱,小孩子肯定占便宜!”李鱼最一开始听说的时候也很好奇,现在他弄明白了就给家里人解释一下。

“哼,那咱也不买那破车,爸妈也给你买一台他那个价钱的新车!”李鱼妈妈护犊子的心态被激发出来了,她是个不甘人后的主儿。

“妈,我早不是那个小儿科的年纪了,我从不和人攀比。你们放心吧,将来我会自己挣钱买新车的,你们这次支持我买这台大切,我已经非常非常知足了!”李鱼闭起眼睛做陶醉状。

“好,咱们孩子果然懂事多了,明天让你妈取钱存到你卡里,剩下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李鱼爸爸拍着手开心地说道。

“我给他存多少呢?”李鱼妈妈拿不准。

“多存点吧,连下个学期的生活费,还有养车不得花钱啊,存上这个数吧!”李鱼爸爸伸出右手做了个七的手势。

“爸,不用给那么多,养车的钱我到了学校慢慢挣,不用你们操心!”李鱼着急的说道,“再说了,我还有过年自己挣的钱呢!”

“李鱼,你挣的钱你自由支配,你现在还是读书的年纪,咱们家三个人挣钱供你一个人,没问题的。你不要把心思放在打工上,抽时间多学习,多看书,看哪一行的书将来都会有用。爸不反对你交女朋友,但是男人,要有责任感,要能担当!”李鱼爸爸严肃地交待着李鱼。

“嗯嗯,你们放心吧,爸妈,我不会胡乱花钱的!”李鱼郑重地点了点头。

“也别不舍得吃饭,长身体要紧。这是奶奶给你的钱,回了学校给汽车加油,也给自己多买点好吃的!”李鱼的奶奶不知什么时候从自己的屋子里出来了,从她手里递过来一张存折。

李鱼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个一万元整的活期:“奶奶,你这是干什么啊,我不要你这么多钱,过年的时候给我点压岁钱就好了!”李鱼将存折退了回去。

“奶奶告诉你啊,密码是…”李鱼奶奶将李鱼拉近一些,像是怕自己的儿子儿媳偷听了去,趴在李鱼耳朵上悄声念了三遍。

“奶奶,我不要,你这样对大飞,还有冰冰不公平!”李鱼又一次拒绝了奶奶递过来的存折,冰冰是三叔的独女,正在上小学二年级。

“他们还没上大学呢,到时候奶奶再给他们攒钱!”奶奶倔强地抓起李鱼的手不放开。

“儿子,你拿着吧,从今天起你就是大人了,要记得奶奶的好,永远孝顺奶奶!”李鱼妈妈在一旁发话了,李鱼抬头看看,爸爸也向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谢谢奶奶了,将来我挣了钱,一定会给你买好东西的!”李鱼有些难为情地收起奶奶给的存折。

“好,奶奶等着我大孙儿挣了钱给我买好东西!”奶奶说话时,慈祥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