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赚钱还是花钱?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111字
  • 2019-02-28 21:40:45

李鱼的堂弟大飞已经通过了艺术考试的省考,接下来过完年就是要四处开始跑校考了。大飞的文化课进步巨大,二叔仿佛看到了金光闪闪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在不远处向他招手,他曾经的遗憾也似乎快要得到补偿。

二叔想让李鱼假期里接着再给大飞补补文化课,这一次李鱼拒绝了,李鱼对二叔说:“二叔,我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只是大飞现在的时间太宝贵了,好钢应该都用在刀刃上。您就多花点钱,让三叔在学校里找几个有经验的,带过毕业班的把关老师,给大飞再添最后一把火,到时候说不定能冲刺一下名校!”

“对对,二叔现在不考虑钱的问题了,主要是让你弟有进步!”二叔呵呵笑着听从了李鱼的建议。

可是李鱼就这样放弃了到手的赚钱机会,他的心里多少有些不甘。放假时间还长着呐,每天和霍东他们瞎混倒是也行,但是李鱼一想到老赵和麻子他们放假连家都不回,都在打工赚钱,为着自己的理想而努力,他就一刻都不想继续这么无聊这么废物地呆着。

李艺桐给李鱼来过电话,双方问候一番之后,她说自己过年恐怕要留在南方了,全家人都要去海南度假,她怎么抗议都没用。李艺桐的爷爷奶奶都上了岁数,他爸现在觉得自己有能力了,变着法儿地尽孝,要不是老人们死活不同意出国,李艺桐他爸估计都要举家去澳洲过年了。

李鱼在电话里对李艺桐不能回来这件事表达了深切的遗憾,也提前送上了自己浓浓的春节祝福,还不忘叮嘱她多照一些海景还有沙滩照传回来给他瞧瞧。李艺桐说话的语气并不开心,李鱼也用极其沉重的声调配合着她,可是当他挂掉电话的时候,心里却是忍不住要唱开了。

老天这样安排真是太好了,李艺桐如果回来,李鱼说不定还得和她在秦雨瑶面前扮情侣,那么多老熟人,传开了多尴尬?现在好了,他可以心无旁骛地做自己的事情了。李鱼每天早晚接送爸爸,除此之外全是自由活动时间,他一直琢磨着找点事情做。

爸爸的门诊那里已经雇了两三个人,可是那份工作专业性很强,李鱼除了抓药帮不上什么忙,而且他也不喜欢抓药这种单调枯燥,又没有创造性的工作。二叔那里年底工人们都结了款回家过年去了,二叔现在每天开着车四处要账,李鱼想问问他,身边缺不缺个戴墨镜纹着龙的小弟,他可以假扮一下。不过这份工作风险系数太大,也有点异想天开,跟二叔一贯温情讨账的路子不太相符。

李鱼在百无聊赖中度过了回家之后的前两天,第三天下午的时候霍东回来了。他刚刚将自己的行礼放回家,就给李鱼打来了电话:“老白,我到家了,找个地方出来坐一坐?”

“筒子,你回来啦?你在家等着,我一会儿过去接你,我开我妈的车呢!”李鱼接到霍东的电话,突然间兴奋了起来。

“好的老白,到了晃我!”霍东说完挂了电话。

奶奶正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看书一边打着瞌睡,妈妈已经去麻将馆占座去了,她知道奶奶喜欢清静,也怕打扰李鱼,最近已经不招呼她的牌友来家里了。李鱼跟奶奶打了声招呼,穿上外套就向门外跑去。

大街上的车不少,李鱼的车开的很慢,好不容易挨到霍东家小区门口,李鱼拨通电话响了几声之后没人接,他就挂断了。这是他们从座机时代就开始玩的暗号,对方不用接就知道怎么回事。李鱼妈妈的车牌号霍东记得比李鱼还牢,像他们这种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对彼此家人的熟悉远超过一般情侣。

“砰!”的一声车门响,霍东整个人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李鱼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摆弄着车钥匙,扭头看着霍东的脸上忍不住的得意。

“切,看把你能耐的,老子已经快考到科三了我告诉你,过完年回去,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拿本!”霍东一看李鱼的表情,就知道李鱼心里在得意什么。

“老子现在给你当司机,你还这么不客气?”李鱼笑嘻嘻地对霍东说道。

霍东直起身,定定地看了一会儿李鱼,然后隔着老远伸出双手,向李鱼喊道:“老白,想死老子了!”李鱼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霍东一把搂在的怀里。

“筒子,筒子,勒死了勒死了!”李鱼刚才身上的安全带没解开,刚才被霍东这么一搂,安全带直接挂到了他脖子上。

“嘿嘿,老白,一整年没见面,动作粗暴了些,哈哈!”霍东赶紧放开李鱼,双手搓着尴尬地笑道。

“是啊,我也挺想你的,咱俩长这么大,从来就没分开过这么长时间!”李鱼一边揉着脖子一边笑着说。

“车上能抽吗?”霍东递过来一支烟,顺便问道。

“没事儿,我妈的车也归我管!”李鱼满不在乎地接过烟,然后用霍东的打火机点着。

“主要你爸平时也不抽烟,你妈这车里一点烟味儿都没有,不像我爸那破车,车顶都让烟给熏黄了。不抽烟的人对烟味儿特敏感,别回去让你妈吊起来一顿打!”霍东吐了个烟圈说道。

“不能,我妈现在一般不敢跟我动手!”李鱼说着亮了亮自己的肌肉。

“吹吧你就!”霍东从小就知道李鱼有个彪悍的老妈,所以他每次去李鱼家都是贴着墙根走,去李鱼奶奶家那就随便多了。“老白,说真的,我高中毕业那会儿就不应该出去玩,那时候考了驾照多好,现在就不用这么费劲了!”

“我不也夏天刚学会开吗,你也快了,别着急筒子!”李鱼高三毕业的暑假去参加了篮球夏令营,在篮球馆里集训了将近两个月,而霍东则跟着他爸自驾游去了好多地方。

“我明年夏天可就二十周岁了,我爸去年过年的时候答应我了,等我过完二十周的生日就给我买辆车,迫不及待呀老白!”霍东摇着李鱼的胳膊说道。

“买辆车,你还在念书呢,要车干什么呀?”李鱼有些不解地问道。

“嗨,老白,其实也不是他给我买,这些本来就是我的钱。我从小到大的那些压岁钱,算下来怎么也有个二十几万,不跟他算利息就不错了!”霍东一本正经地解释着。

“我的天?这么多?”李鱼听了之后倒吸了好几口冷气,不过震惊之余他也并不觉得霍东是在吹牛。霍东他爷爷生了八个孩子,男女都有,基本上都在电力行业。霍东的姥爷就更夸张了,九仙女啊,虽然最后愣是没要到男孩,但是九个女婿也顶四个半儿啊!这么庞大的家族,基本上都不是平民百姓,下属啊同事啊先不算,光是过年亲戚们给小孩的压岁钱就不会少。

“你的钱真是好赚啊,我们这种穷人家一年能收个五百一千的就不错了!”李鱼语气酸酸地说道。

“其实我爸妈每年给出去的钱也不少,在我这儿是纯赚,在他们估计就亏大了,其实还是人家的钱,不过换个说法而已!”霍东点了点头说道。

“我是没你那些钱,我就算有,也不会买那么贵的车,我想以后回学校买个二手的捷达之类的!”李鱼想了一会儿之后说道。

“这钱我爸是一分都不会让我拿在手里的,我自然是要来个一步到位了,就算省下来也变不成我自己的!”霍东车上有些冷,霍东又点着了一根烟。

“那倒也是,筒子你知道吗,我的梦想是将来买一辆越野车,然后开着车浪迹天涯!先慢慢攒吧!”李鱼边说话边将车子打着:“怪冷的,找个地儿吧!”

“北大街老台球厅!”霍东随意点了个地方。

李鱼点了点头,开始缓慢起步了,他和霍东最大的区别就是,李鱼做事比较稳重,这车要是现在霍东在开的话,肯定一脚油门就能窜出去老远。

“老白,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儿,我大哥有个老款的大切要转手了,你考虑考虑?”霍东嘴里喷着烟说道。

“你大哥?哪个大哥,你什么时候混道上了?”李鱼双眼盯着车窗外面,小声开起了玩笑。

“就燕京我大姨家那个大哥,他那台车玩了快六七年了,里程估计二十万公里左右,前几天我找他玩儿的时候跟我说他想卖车!”霍东说道。

“大切多贵啊,我买不起!”李鱼摇了摇头。

“我跟你说,这车啊年限不长,但是他里程数在那儿摆着呢,贵不了,五万块钱顶天了!”霍东大声嘟囔着。

“肯定没那么便宜,关键我买了也养活不起啊,大切多耗油啊!”李鱼心里扑通扑通地跳着,他能经得起美女的诱惑,但是未必能经得住大切的挑逗。

“老白,我跟你说,我哥这车可是燕京本地牌照,你过了户车牌可以留着,无论你到哪儿去,地方的交警都不敢拦你车!而且我听我大姨夫说,燕京的车越来越多,将来说不定就要限行了,外地车牌进不来!”霍东认真地对李鱼说道。

霍东的这番话让李鱼突然就心动了,霍东说的没错,将来他念完了大学,说不定也要去燕京讨生活,万一到时候连个买车的资格都没有,那可怎么办?首都的房子可以暂不考虑,但是车子是万万不能没有的,尤其是他最近刚开了三天车,已经觉得走路是一件特别浪费时间的运动了!

“筒子,你不会是开始倒腾二手车了吧,怎么说的一套一套的!”李鱼笑着问道。

“嘿,我跟你说老白,我要不是为了跟我爸要回我那笔压岁钱,我还真就接手了。我这人哪有那经商的天赋啊,也就是你从小爱念叨个越野车,外人我都懒得跟他说!”霍东白了李鱼一眼,有些委屈地说道。

“得,我就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不过,我怎么张嘴跟家里说呀,我爸妈一直把我当小孩呢!”李鱼有些为难地对霍东说。

“不好说就别说,我先帮你问问我大哥,要是差不了多少我就先帮你垫上。十八岁之前的够呛,我去年的压岁钱,还有今年过年的压岁钱怎么也能要到我自己手里,到时候就差不多了,缺那点儿钱缓缓也行,毕竟是我哥,没事儿!”霍东拍着胸脯说道。

“论万的钱,哪能随便找你借呢,我再想想办法吧。你抽空替我问问你哥,给个最低价,我好琢磨琢磨!”车开到了台球厅门前,李鱼停好车说道。

“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霍东打开车门,作势要打电话。

“别,你先让我缓缓!”李鱼伸手制止了霍东,然后他又问道:“关键我连车长什么样子都没有看到,怕是我妈听完,一脚就能揣飞我!”

“没事儿,我大姨他们一家人年前肯定会回来看望我姥姥,到时候我让我哥把车开回来让你掌掌眼!”霍东推开门走进了台球厅,里面烟草味浓的就像着火了一般,李鱼捏着嗓子咳嗽了好几声。

“那你抽时间帮着问问吧!”霍东已经到前台开好了台球桌,李鱼说话的中间他已经开球了。

李鱼晚上接回老爸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他在心里反复权衡着,到底是先跟爸爸说呢,还是先跟奶奶说呢。妈妈是个顽固派,李鱼根本没想过她会同意,买车这么大的事,就算是买二手车,他妈也会跳起脚大骂他一顿。奶奶肯定是李鱼说什么都会同意的,可是奶奶说了不算啊,李鱼的爸爸一生小心谨慎,李鱼开车送他一趟,旁边他老爸得说上十几回“慢点!”李鱼一点把握都没有,他犹豫再三,还是没有说出口,反正霍东还没帮他问过价,先等等看吧!

三叔给爸爸打来了电话,问李鱼在不在,爸爸说了声在,就将家里座机的话筒递给了李鱼。

“喂,三叔,你还好吧?”李鱼结果话筒热情地问候到。

“好,好,李鱼,最近忙不忙?”三叔的声音很洪亮,透着一丝兴奋。

“不忙三叔,在家呆着挺无聊的,我正在找打工的地方呢,挣点学费啥的。”李鱼这是故意说给旁边的爸爸和奶奶听的,以表现自己的听话和懂事,妈妈去小区锻炼去了,还没回家。

“你别找了,三叔给你安排个活儿,完成了也有工资!”三叔乐呵呵地对李鱼说。

“啊,什么活儿啊?”李鱼听了高兴起来。

“我给市文化局写的地方志,领导审过稿了,估计过完了年就能刊印,不过人家还要一份电子版的文档,可是我不会用电脑啊!”三叔无奈地说道。

“那三叔真是恭喜你啊,今年双喜临门!”李鱼呵呵笑起来,三叔秋天的时候拿到了在职研究生的学位证书,算是一喜。现在辛苦写了几年的书也要出版了,当然也算是一喜。

“三叔,多少字儿啊?替你干,不收钱!”李鱼笑呵呵地问道。他之前帮三叔在电脑上整理过他的硕士答辩时的论文,三万来个字,三叔的一指禅用的实在是太辛苦,李鱼于心不忍之下就帮他搞定了。

“唉,这次算三叔雇你的,六十几万字,三千块钱你看怎么样?”三叔笑着问道。

李鱼一听这么多字,客气话他就没再说。他在心里盘算着,按最快的速度算,一分钟一百个字,一小时可以打六千字,每天最多能打六万字,那么也得十几天。地方志里面肯定有很多生僻字,打完一段还要回头检查不能有错别字,那么平均速度能达到一分钟五十字就不错了。这样所用的时间就得翻倍,基本上完工的时候,假期余额也就不足了,这三千块钱还真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好挣。李鱼沉思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很有挑战性,他接了。

“三叔,有什么要求吗?”李鱼小心地问道。

“没有,尽量格式正确,不要有错别字就行,当然了,如果发现哪里有语句不通的地方,你给我打电话,咱们琢磨着一起改改!”三叔应该是相信李鱼的文字能力的,这么说话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好吧,那咱们就正式成交,您明早有空把稿子送过来,我立马开干!”李鱼痛痛快快地答应下来,其实三叔就是不给钱,他也会接下这份工作的。李鱼爸爸行动不便,三叔从小就带着李鱼四处游玩,在学习上也对他格外严格,他们之间既有师生之谊又情同父子,这份恩情岂是他轻易就能还得掉的?

当然了,三叔给工资那就更好了,李鱼现在毕竟缺钱,等将来挣大钱了,再多孝敬三叔一些。

李鱼终于又要开始挣钱了,可是他打算花的钱真是个大数目,李鱼每次只要一想,心里就会打个寒颤。他思来想去觉得根本不靠谱,从小到大他就没要过这么贵的玩具,跟家里人说出来估计连春节都过不好,爸爸顶多是因为担心安全问题不同意给他买,妈妈肯定会骂李鱼个狗血喷头的。

“唉,花钱容易赚钱难呐!”李鱼临睡前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