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拉黑对方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6191字
  • 2019-02-25 22:07:59

快到期末了,李鱼去图书馆的时间逐渐减少,留在寝室楼下复习专业课的时间越来越长,有的时候甚至得到夜里两三点,这样他第二天起床的时间也会相对变晚。

李鱼今天算是起床起的最晚的一次,睁开眼睛一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可是坐起身环顾寝室一圈,他又有点怀疑自己的手表是不是有问题。对床的老大还有麻子在睡觉,斜对面的老赵和老刚也在睡觉,李鱼好奇心起,探头向自己的下铺看了看,大神居然也在睡觉。李鱼伸腿跨到床下面,往门口走了几步,靠,小豆豆居然也在睡觉。

“迟到啦,你们怎么都不上课去啊?”李鱼用塑料洗脸盆咚咚地在桌子上边敲边喊。

“老李,今天是周末根本没有课啊?”大神最先醒了过来,先是紧张兮兮地做起来手一顿乱抓,后来才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对李鱼说道。

“啊,那也时间不早了,该起床吃饭了!”李鱼的表情略有几分尴尬,他还真的忘了今天是星期几。

“才十一点,吃什么饭呐…”大神看完手机,不满地嘟囔了几句,接着又钻回了被窝。寝室温度不高,外面确实没有被窝暖和。

李鱼也不再坚持,刚才他是瞎着急一场,现在就让这帮孙子们睡死在床上吧。李鱼出门去洗手间放了放憋了一晚的水,胡乱地在水管上冲洗了一下手和脸,然后又回到寝室,熟练地爬回自己的床上。寝室里很安静,只有老刚的呼噜声不时传来,李鱼轻轻地支开自己的小桌子,将笔记本电脑摆了出来。寝室里的网络又慢又贵,但是没有办法,这是一个垄断市场,嫌贵您就别用。李鱼确实是嫌贵,可是他还必须得用,他从小豆豆床底下的路由器那儿,拉了长长的一根网线上来,用的时候插在电脑屁股上,输入账户密码,那边通信公司就开始给他计算网费。李鱼大体计算过,寝室里的网费是去网吧的三分之二,但是网速却连网吧的三分之一都达不到。在寝室上网就图两个字“方便”,虽然贵点,但是不用去网吧等位置,学校门口的网吧实在是太火爆了,有的时候等一个座需要大半天时间。

李鱼打开电脑,习惯性地先浏览了一些篮球方面的资讯。湖人队今年在总决赛上和拥有三巨头的凯尔特人队鏖战了六场,最后还是遗憾落败了。不过自从加嫂转会过来之后,科比又有了全明星级别的内线队友,李鱼很为自己的偶像高兴。总决赛的失利,加嫂发挥失常应该负主要责任,但是科比打得也没有李鱼预想之中的那么好,三巨头构建起来的密不透风的防守体系,实在是太厉害了些,湖人输的并不冤枉。

总决赛的时候正逢夏天期末备考最紧张的那段时间,李鱼没有功夫看直播,只能在手机上多关注一些新闻。这个赛季又开始了,湖人队的势头很猛,内线的高塔们也逐渐成长起来了,李鱼非常希望科比能在明年的时候再战总决赛,重新捧起奥布莱恩杯。

“叮叮叮…”电脑右下端的小图标开始快速闪动,李鱼的QQ一般开机就会自动登录,现在应该是有什么消息传来吧。

“你在啊?”李鱼点开对话框,这句问候本身平平无奇,但是问话的人,却是让他呆坐半晌。

发来对话的人是酷吧小小熊,李鱼就算是得了失忆症一定也不会忘记这个网名,因为他的网名是酷吧大大熊,还因为他在暑假的时候曾给这个人发过数不清的消息。那时候,他只是想问问她,到底在哪,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打不通电话,一起约定的事情都忘了吗?

李鱼发出过很多的讯息,可是那边的头像永远是灰色的,一直都没有回音。开学之后,两人算是非正式的分了手,李鱼犹豫过,要不要将对方从好友列表里删除,然后拉黑之类的,再三考虑之后他还是没这么做。他下不了决心,他觉得自己那样做太小家子气了,毕竟同学一场,而且作为一个男生,这么做有些丢脸,最后他决定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刚上…”李鱼脑子里千回百转,想的都快爆炸了,才堪堪憋出这么两个字。

“我也是!”对面的回答也很迅速。

“哦,那个新的网名我还没想好,想好了我会改的!”李鱼觉得,继续以大大熊的名义和小小熊聊天有些不太对劲,虽然是小小熊先变的心,但是自己作为男人应该主动点先表个态,这样面子上不至于太难看。

“快要期末考试了,你?不担心?”对面的消息过来的很慢。

“是啊,我有一点点担心,……万一考太好了,到时候辅导员发奖学金,我是该要呢还是不该要?”李鱼不想把对话搞的太沉闷。

“……”对面短暂沉默之后,发来一个哭脸的表情。

“江潇雅,我们分手已经好长好长时间了,说实话,你的那些原因说服不了我。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着你,然后心平气和地和你好好说句话。幸好有网络,我还可以稍微轻松一点,我逃课的原因肯定跟这个有关,但是请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做自暴自弃让人怜悯的可怜虫!”李鱼打字的速度飞快,这些话他憋在心里好久了。

“对不起…”的回复简短而缓慢。

李鱼看着那三个字,嘴角露出自嘲般的苦笑,屏幕上的字仿佛也在挖苦他,你不是有委屈吗,不是想要答案吗,给你!

李鱼明白了,江潇雅所有的答案都在这三个字里面了,他死心了,但是面子还是要维护好的。

“对不起这样的话就别说了,不管什么理由,你离开我,一定是因为我不够好,我很抱歉!我们虽然分手了,但是毕竟同学一场,无论何时,我都会祝福你,祝福你学业有成,祝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李鱼写完之后,犹豫了一下,接着发送了过去。然后他又迅速地补了一句:“对了,我已经结束单身了,多谢你之前的挂念!”

“我知道,我听王丽娜说起过,祝福你们!”这次对面的回应很快。

李鱼的手指在脑门上轻轻扣击着,这次他和苏眉在一起的事情很低调,寝室的人也只是瞎猜,王姑娘怎么就能知道呢?他仔细想啊想啊,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儿碰到过熟人。

“哦,我也听别人说起过你,希望你也能和你的意中人获得幸福!”李鱼知道自己说的这番话有多么言不由衷。

“李鱼,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在QQ上通话了…”对面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发过来这样一句话。

“我猜也是!”李鱼的回应毫不示弱。

“那我…”对面显然很犹豫。

“我明白了,你想拉黑我,请便吧!女士优先嘛!”李鱼开了个蹩脚的玩笑。

下一刻,李鱼面前的对话框变成了灰色,李鱼知道,自己内心留着的唯一那点念想也断了。手机不会再联系,短信不会再联系,现在连QQ也不会再联系,两个发过誓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人,就这样变成了天涯陌路人。

李鱼很想哭一哭,他强忍着眼眶的酸楚,下床从老大枕头底下取来红塔山,接着又一跃回到自己的床上。烟点着了,烟草味儿很呛人,李鱼大口大口地吸着,他的肺里一阵抽搐,喉咙又干又痒。李鱼拼命地忍着,不让自己咳嗽出来,他的脸胀的通红,眼泪却不争气地顺着眼角轻轻滑落。

一连抽了三根烟,烟灰掉满了身前的床单,李鱼慢慢平复下来。他将掐灭的烟头一一扔在地上,从灵魂深处爆发出一阵瘆人的冷笑:“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

网络就是这么虚无缥缈,前一刻还在联络的人,下一刻就音讯全无。李鱼根本猜不到网络那头的酷吧小小熊会是怎么样,如果他能顺着网线爬过去,也许他就会看到,和自己内心所想完全不同的一幕。

合上电脑的江潇雅,已经哭成了泪人,她的眼睛又红又肿,像是还没有完全成熟的樱桃。寝室里的其他室友都去上自习了,江潇雅用不着隐藏自己的情绪,她趴在桌上使劲地哭,仿佛泪水能冲刷掉她所有的委屈和不甘。人啊,都是命,江潇雅认命,她用全部的身心去爱一个人,却不忍心那个人在还未绽放的年纪,就陪着她一起等待枯萎的命运。世间安得两全法,有些误会是在成全别人的幸福,有些苦难需要她自己去承受。江潇雅在泪眼朦胧中,拿起手机看了看,快到中午了,该去给姥姥家打电话了!

李鱼诡异的笑声还有满屋子的烟草味儿,终于将大家一一唤醒了。

“靠,老李,你是将屋子点着了吗?还在那儿笑!”老赵率先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不好意思啊老赵,刚才看了个笑话,特招笑,实在是没忍住!”李鱼客气地摆摆手,接着将烟盒和打火机给老大扔了过去:“老大,烟不错,偷偷抽了几根!”

老大光着膀子坐起身,像守门员一样,熟练地接过李鱼扔来的烟盒和打火机,然后以更加熟练的姿势抽出一支,给自己点上,吐了一口烟圈之后,才缓缓地问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瞎抽着玩儿呗,我以前偶尔也抽!”老大自己在寝室抽烟的时候,习惯性地让一圈人,李鱼从来没从他手里接过烟,所以老大一直认为李鱼不抽烟。

“老李,你刚才看了什么笑话这么好笑,把我都吓醒了,说来听听?”老刚趴在床上问李鱼,他现在是越来越肥了,大概是身上热量高盖不住被子,李鱼感觉就像,对面有一只金毛白皮野猪精在躺着和他说话。

“老刚,我笑点儿低,估计说了你也不乐,你多见多识广的一个人啊!”李鱼笑的有些不自然。

“那不一定啊,老李,说来听听嘛!”“野猪精”在那边伸了个懒腰。

“对啊,老李,说来大家伙儿听听!”老赵下了床,闻言也来了精神,麻子也随身符合着。

“那行吧,不好笑的话千万别怪我啊!”李鱼开始搜肠刮肚地想笑话,连大神都从被窝里钻出来开始凝神听。

李鱼脑子里一闪,开始缓缓地讲了:“从前啊,有个长工给地主家干活,后来他想起出一个笑话,就把这个笑话讲给地主听,地主听完之后就笑啊笑的,结果给笑死了。长工被抓到了县衙里,县太爷不相信地主是被笑话逗死的,长工无奈只好再将他的笑话又悄悄对县太爷讲了一遍,结果县太爷听完之后一直笑一直笑,最后竟然也笑死了。这下长工麻烦大了,他被绑到京城由皇帝陛下亲审,皇帝耐不住好奇也让长工把那个吓人的笑话讲给他听,结果皇帝不可避免地给笑死了。全国人民都出离的愤怒了,要求公审长工,长工在全国人民的逼迫下当众讲出了他的笑话,结果又有许多围观的老百姓忍不住笑死了,长工的笑话其实只有几个字,他说………”说到这里,李鱼停顿了一下。

“他说什么?”寝室里的众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他说,他相信爱情!”李鱼有些失落地说道。

“靠,这也叫笑话?”大神不满地骂道。

“老李,我发现你的笑点可真够低的!”老赵装模作样地摇摇头,拿起他的臂力器,开始每日中午的例行锻炼。

“老赵,你连早饭都没吃,现在锻炼可不好,没准之前练起来的肌肉都得被消耗掉!”李鱼很认真地对老赵说道。早上刚起来,人体内的糖元储备不足,剧烈的无氧运动会消耗大量的能量,糖元被分解完毕之后,就轮到了脂肪和蛋白质,脂肪还好说,但是蛋白质可就是他辛辛苦苦练出来的肌肉块儿啊。李鱼觉得老赵好歹也是跟生科院的学霸一起谈过恋爱一起泡过图书馆的人,这些浅显的生物反应他应该懂。

“没事儿,老李,我跟你说,我现在弄这根弹簧,跟玩儿根面条似的!”老赵一边说话,一边像是炫耀一般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十五,十六、十七…”

李鱼懒得理他,回头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酷吧大大熊是不能叫了,要不以后连挂QQ的心情都没有了。他想了一小会儿,自己原来的网名叫昆仑丫丫,这会儿看来“丫丫”这两个字也不适合,他咬了咬牙改回了自己初中时的网名“无崖子”,在没想到合适的名字之前,先拿这个凑合着用吧!

李鱼正在忙着改名的功夫,老赵那边异变陡生,不知道老赵嘴里喊到哪个数的时候,李鱼耳边忽然传来“啪!”的一声,紧接着就是老赵夸张的大喊“啊!”。李鱼闻声赶紧扭头朝下面望去,老赵已经一头栽倒在地上,臂力器被他扔在一边,老赵的双手正死死地捂着下巴。

像是同时踩了电门的驴,一大帮光脚丫光膀子的汉子怪叫着从被窝里一跃而起。李鱼的动作更夸张,他像体操运动员一样,做了个鞍马的动作,双手撑着护栏就翻到了地上。众人七手八脚地将老赵扶起,李鱼才慢慢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臂力器的两端把手上,一般会有固定的绳套,人在锻炼的时候将双手从绳套里穿过,再握住臂力器的把手,这样能保证人就算在脱力的时候,臂力器也不会离开手的掌控。老赵这次不知道是有点托大,还是存心在李鱼面前显摆,他并没有用绳套固定自己的双手。当他做到第三十四个的时候,眼睛稍微一黑,手上的劲儿一松,臂力器在强力弹簧的作用下,“啪”一下直接招呼到了老赵的下巴上。

老赵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才逐渐缓过点神,他将捂着嘴的手轻轻放开,一缕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倒霉,我他妈门牙好像被崩掉了!”老赵的声音有些漏风,李鱼看着老赵摊开的右手,简直有些不敢相信,摊开的手掌上面果然有两颗奇形怪状的牙齿,和一滩血水搅和在一起。

老赵的两颗下门牙没有禁得起臂力器的冷酷摧残,在一个寒冷冬日里的颓废的中午,无比凄惨地下岗了。它们的待遇也不尽相同,有一颗门牙被连根摧毁,另外一颗牺牲了三分之二,剩下那点还顽强地屹立在牙床上。

李鱼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大神和麻子正一遍一遍地问老赵,没事吧,没事吧?废话嘛这不是,很明显有事,两颗门牙都磕掉了,还能没事?关键这孙子自找的呀,就寝室里边这几个大老爷们,瞎显摆什么呀。李鱼严重怀疑,如果刚才有姑娘在旁边观看,老赵现在爆掉的,估计就不止是门牙,而是他的蛋蛋了,因为老赵没准会即兴给姑娘们来一个双腿夹臂力器的表演!

“老赵,门牙掉了还能补上两颗假牙,关键我怀疑你下巴会不会骨裂了呀?臂力器那一下子可真够狠的!”李鱼说着话,还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不是在开玩笑,老赵的下巴现在正在变肿,而且肿的越来越快,就像鼓风机在吹气球一样。

“啊?那我怎么办呀?”老赵恋恋不舍地看着自己手里的两颗门牙,又用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下巴,含混地问道。

“一会儿我带你去校医院去拍个片子,如果骨头没事,那就不用担心,养几天就不疼了,到时候再装上两颗牙就行了!”李鱼其实想说,你可以镶两颗大金牙,那样走到哪里,一张嘴就牛气哄哄的。不过老赵现在这么点儿背,他不能开这种玩笑。

“那我的骨头要是真的开裂了怎么办呀?”老赵缺这两颗门牙,对他自身外表的影响其实不大,就像红富士苹果里面缺了两粒果核,买苹果的人也并不在意。但是,这两颗门牙严重地影响了老赵语言表达的清晰度和严肃性!

老赵不是靠外表混饭吃的,他甚至也不是靠一般意义上的才华二字,老赵就靠一张嘴,老赵平时练的也是这张嘴。老赵经常学习单田芳老师的评书,也爱学着新东方的老罗讲段子,他还模仿过百家讲坛上的说历史的那个袁老师。

老赵很会逗女生开心,按他吹牛的时候那样说,勾搭个小姑娘对老赵来讲那是分分钟的事儿,但是老赵的精力显然没有浪费在谈恋爱上。老赵最大的理想是当个好老师,别误会,不是正规公立学校那种的哦,老赵的偶像是新东方的俞敏洪,他的梦想就是成为高端培训机构的金牌讲师,最好是年薪百万那种。

老赵从大一开始就目标明确,不断地为自己的理想打下各种基础。上大学对于老赵来讲,既是为了一纸文凭,也是为了开阔视野。老赵的梦想不仅仅是做一名好的物理培训老师,他要做的是数理化全能的那种金牌中的钛合金牌。老赵现在最常做的习题,不是李鱼他们大学物理专业课的题目,而是高三和初三毕业班的理科题目,什么五三啦,王后雄啦,那统统都是老赵包里的必备资料。

李鱼有的时候很羡慕老赵,平心而论李鱼也很努力,甚至比老赵努力的多,李鱼看过的书如果列成书单,能够把老赵吓死。但是老赵每天早上醒来,都知道自己在为着一个确定的目标奋斗着,而李鱼每天最常问自己的一句话就是:“我每天都在干什么,我将来要干什么,我现在做的这些事情是有意义的吗?”李鱼给不了自己答案,所以老赵可以随心所欲地在努力赚钱和坦然睡觉之间自由切换,而他,只有在累到睁不开眼的时候才能勉强睡着。

“骨裂了也没关系,下巴上打点石膏,喝上半个月稀粥就行了!”李鱼扶起老赵坐在椅子上,他开始给自己穿衣服,老赵身上穿着保暖衣,套上羽绒服和运动裤就能走。

“老李,我这个样子不影响见人吧?”临出门的时候老赵捂着嘴巴,不安地小声问道。

“没事儿,不信你照镜子,还是那么帅气有型!”李鱼用头指了指门口挂着的镜子,率先走出了门。

“哇!我靠!见鬼了!”李鱼身后传来老赵的哀嚎,不过这声音听起来底气确实不足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