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搬次家不容易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379字
  • 2019-02-24 20:36:22

十一月底,李鱼的读书大业又进入到一个关键的阶段,从第十一排书架的第二层起,大部分书籍都变成了关于股票,汇市,期货,数据模型,交易理论等相关领域的。这些内容李鱼之前就很好奇,现在也算是正式系统地开始自学吧,他专门为此新买了五本厚厚的笔记,准备多做一些摘录。

苏眉将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李鱼正合上书轻轻揉着自己发胀的脑袋,他看了一眼不停震动的手机,起身后快步将书送回书架,然后轻轻走出了阅览室。

“喂,苏眉…”图书馆外面太冷了,李鱼躲在一楼的角落接通了电话,他还不太习惯叫老婆,所以两人打电话的时候他一般都是直呼其名。

“老公,你在哪儿呢?”苏眉的话语里含糖量很高。

“我在老地方。”李鱼在他图书馆的位置基本是固定的,苏眉去年其实就知道了,现在她也知道李鱼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图书馆。

苏眉没有问过李鱼为什么不去上课,大概她以为物理院的课和她们英语专业的差不多吧。主要原因是苏眉曾经皱着眉头问过李鱼,你们的专业课程一定很难很难吧?谁知道李鱼每次都轻描淡写地说,简单啊,在我们这些人心目当中,你们学的英语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懂的东西。

这句话造成的误解相当大,苏眉后来每次谈起学习上,尤其是英语上的问题,都会满不在乎地以这么一句结尾:“哎呀,说这些干什么,说了你也不懂!”大概在已经过了专业英语六级的苏眉眼中,李鱼获得的那张425分的四级成绩单,就跟幼儿园小朋友得了一个“好孩子”奖一样不值一提。

“老公,你肚子饿不饿,要不我带你去吃东西啊?”苏眉问道。

“现在还不到中午,我倒是不饿,不过你平时这个时间不是不在学校吗?”李鱼有些不解地问道。李鱼很少过问苏眉不在学校的时候都在做什么,两人现在保持着一种默契感,李鱼觉得这样挺好。

李鱼犹豫过,他和别人的关系要不要跟远在江州的李艺桐坦白交代,后来他决定还是暂且缓缓吧。李艺桐这样的人,陷的比他深多了,李鱼现在说出来,对她不是解脱,反而是更深的伤害。

“我回学校了呀,今天导员通知我搬寝室,需要用到我亲爱的老公大人!在搬东西之前,我打算要先把你喂的饱饱的了!”苏眉哈哈笑着解释了一番。

“也对,与其解释不通,不如换个环境!你在哪呢?咱们见面再聊吧!”李鱼在电话里小声说道。

“那咱们就在一食堂大门口见面吧!”苏眉迫不及待地说道,李鱼挂上电话之后,将羽绒服后面的帽子竖起,低头走出了图书馆。

苏眉今天也穿着和李鱼同色的羽绒服,她原本要帮李鱼重新买一件同款的,李鱼没同意。两个人在不算拥挤的食堂里找好了座位,李鱼点了木须肉一份,米饭五两,苏眉的是香菇油菜,外带一份紫菜鸡蛋汤,还有一小块儿发糕。

“这次要搬到哪里去啊?”李鱼吃着饭问道。

“也不算太远,离我们原来住的楼也就不到一百米吧。还是我们学院的寝室,不过这次变成了和你们同届的,我这个老学姐要和学妹们挤一块儿去了!”苏眉无奈地撇了撇嘴。

“不要太丧气,只要你自己心里坦荡荡,管他什么魑魅魍魉!说不定这回碰到的都是五星级好室友呢!”李鱼笑着安慰了一番,接着问道:“东西多不多?你放心,有我呢,你连手都不用沾!”

苏眉嘟着嘴想了好一会儿,然后歪着头说道:“老公,你可把我问住了,我这几年一直往寝室里放东西,好多都记不起来了,应该不多吧!”

“好说,到时候要是东西太多的话,你就现场挑一挑,那些没用的就给它扔掉!”李鱼用餐巾纸抹了抹嘴说道。

“嗯,就这么办!”苏眉重重地点了点头。

吃完饭之后,李鱼在学校南门口的大爷那儿借了一辆三轮自行车。当然了,“借”这个字是李鱼对苏眉说的,其实他没那么大面子,大爷跟他要了一盒长白山,外加十块钱。大爷一共两俩车,另一辆他自己一般用来捡破烂,这一辆成色稍好,其实暗地里做的就是租借的买卖。每到毕业季,开学季,大爷的车一天到晚的忙,那个时候租车的价钱一般更贵一些,李鱼现在借的这个时节属于淡季,所以大爷没有在时间上另外有要求。这也是李鱼对苏眉说车是借来的原因了,反正不知道要收拾多久呢,省的苏眉着急忙火的落下什么东西。

天不太冷,但是阴沉沉的不见太阳,已经到中午了,校园里来来往往的人逐渐增多。李鱼蹬着三轮来到苏眉寝室楼下的时候,苏眉正在门口来回转着圈等他呢。李鱼在楼下将车停好,跟随苏眉在寝室阿姨那里做了登记,就随着她上楼了。

苏眉的寝室在五楼,李鱼一边爬着楼梯,一边对自己接下来任务的艰巨性又加深了几分认识。这不算是他第一次进女生公寓,但是如此深入还是头一遭。大冬天的,女生们一个一个捂的严严实实,想象中那些香艳的画面,一丝一毫都没有进入李鱼的视线。李鱼心里埋怨着学校后勤部门的不作为,很明显室内温度不达标嘛,如果屋里温度27度以上,就不信她们的那些厚衣服还能穿的住。

女生寝室比李鱼脑海里想象的乱多了,3010寝室好歹有小豆豆和麻子操持卫生,李鱼一直觉得自己的室友们堪为男生寝室之楷模,可跟女生寝室比高下。现在他发现还是低估了自己了,因为大部分女生寝室也只能用“脏乱差”三个字来形容。李鱼跟着苏眉在五楼宽敞的楼道里穿行,路过的寝室大多敞开着门,李鱼偷眼望过去,有的内衣胡乱地挂满床头,有的瓜果纸屑满地都是,有的寝室公共桌上摆满了瓶瓶罐罐,活像进了化学实验室。

路过的女生大多对李鱼持欢迎的态度,少部分会露出警惕的眼神,有些保守的姑娘还会不自觉地用手遮住胸口。李鱼对此也是无可奈何,大姐,您在寝室楼道里都穿着高领毛衣,就算是不用手遮,别人能看到个什么呀!

苏眉她们寝室在东面最把边的位置,李鱼来到门口,顺着走廊尽头的窗户往外看了看,远处大街上的车还真是不少。窗户缝里透出的风还真挺大,李鱼不由地皱了皱眉头,靠边的这堵墙,大家都称之为冷山,这种寝室冬天最冷了,室内温度能上十六七度就不错了,苏眉换寝室真的是挺明智的。

苏眉来到寝室门口,直接推门而入,李鱼不知道屋里什么情况,在门外稍作停留,直到屋里苏眉招呼他:“老公,进来!”李鱼这才低着头走进了寝室。苏眉她们是四人间,苏眉的床铺就在门口靠近冷山一侧,床上的各种包裹已经堆积成了一座小山,苏眉打开自己的衣柜准备接着收拾,那里面现在也是满满当当。

“苏眉,我看你这东西可不少呢,要不你挑,重要的你就放桌上,准备扔掉的那就搁地上。”李鱼用手指了指苏眉床铺下面的电脑桌说道。

“好的,我先挑一挑啊!”苏眉冲李鱼挤眉一笑,将自己的两个袖子挽起来准备大干一场。

“苏眉,你这是要换寝啊还是要退学啊,这么大阵势?”屋里原来还有一个人,李鱼刚进来的时候没发现。女生之前应该是在自己的桌子上玩着电脑,这时候扭头阴阳怪气地说道。

“我这人吧,什么时候阵势都这么大!”苏眉手不停,嘴里冷冷地说道。

“那可不是吗,你多大腕儿啊,这回还把男的给带寝室来了!”女生干脆转过身子,语气不善地说道。

“这是我的自由,宿管阿姨都管不着,你更管不着!”苏眉直起身背对着她说道。

“苏眉,你别生气啊,我也没说什么呀,大家姐妹一场,不过就是问问,关心你而已!”这位女生的这份关心令李鱼这个局外人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哼!多谢了!”苏眉抬头看看李鱼,无奈地摇头苦笑着着。接下来她不再说话,只顾埋头认真地整理自己的衣物。

苏眉现在做的事情李鱼好像插不上手,他干脆背起手在寝室里来回看看。另外两个女生的床铺乱糟糟的,床下的桌面反倒很整洁,有个空着的床头上挂着一件枣红色的不知品牌的羽绒服,大概是前些天刚刚洗过,细而尖的羽绒钻出来不少,挂在衣服外面像是泛起了一层霜花。

屋里只有刚才说话的女生桌上摆着电脑,是一台有着19寸显示屏的台式电脑。李鱼走来的时候,女生有些紧张的直起身,随手将电脑上正在浏览的网页最小化,然后回头有些愠怒地盯着李鱼。

“你好,我是苏眉的男朋友。她的东西比较多,我来帮着搬一搬,不打扰吧?”李鱼微笑着问道。

“啊,不,不打扰,呵呵…”女生笑起来样子有些尴尬,李鱼注意到她应该是化了妆的,眼睫毛很明显是粘上去的,粉底液擦的很厚。女生很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脸不成比例的大,目测不到一百斤的人,脸却足足比苏眉打了一圈。女生之前将头发在头顶绑成了一个疙瘩,现在李鱼走过来,她慌忙将头顶的辫套解下,微微发卷的头发迅速散开落下。看来女生很会打扮自己的脸,也深知道如何来掩盖脸上的缺陷,只见她轻轻用手捋了捋圆脸两边垂下的头发,一个相对精致一些的脸就出现了。

“你还是我见过的苏眉的第一个男朋友呢!”女生恢复了些镇定,笑嘻嘻地说到。

这个女生还真是挺阴暗的,李鱼心里想,虽然她说出来的话听着像没毛病,但是仔细一琢磨就不是那么个味道了。她见过的第一个,那她没见过的呢?

“是啊,苏眉平时比较忙,顾不上琢磨学校里这些小事。她家生意做的大,我也不太懂,不过我知道,我是她第一个男朋友!”李鱼笑着点了点头。

女生撇了撇嘴,小声说道:“这种事怎么能肯定呢?”

“人啊,没经历过的事情多着呢,老是瞎猜,老爱捕风捉影,那就是人品有问题,就是小人。所以我相信苏眉,你是她的室友,当然也应该信任她,我可没少听苏眉夸你们!”李鱼一本正经地说道。

“哦,夸我们干啥呀!”李鱼说的话让女生面皮一红,头稍微低了一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苏眉说,这些年大家成长的都很快,刚上大学那会儿,四个人像小孩一样好的掏心掏肺。后来,她越来越忙了,经常不回寝室住,难得姐妹们还如此地惦记着她,背后还是常常跟其他寝室的同学们提起她。这份情谊,她就是搬到哪里都不会忘记啊!”李鱼说的愈发认真。

女生有些别扭地低下了头,李鱼接着说道:“苏眉本来还是想继续在这里住下去的,毕竟大家姐妹情深。可是这个寝室实在不是人待的地方,太冷了,冬天我看也就15度左右。我是不打算让我媳妇在这里受苦了,她就算不在这里睡觉,但是偶尔回来呆一会儿,那也遭罪啊!”

李鱼转头望向苏眉,他没有理会电脑前面女生难看的表情,大声喊道:“媳妇儿,你收拾的怎么样了,这破地方,一秒钟都待不住了,连人心都能给你冻住!”

“哎,快好了,老公!”苏眉冲李鱼甜甜一笑。

不知道哪位哲人曾经说过,女人的衣橱里永远缺少一件衣服。李鱼觉得实在是太对了,苏眉整理了半天,除了一些过期的化妆品还有用不上的小零碎,她竟是全部打包了起来。苏眉说这次整理之后才发现自己又有了好多新衣服,可以再好好的穿一穿。

李鱼也觉得扔掉确实可惜,好多衣服连标签都还没有撕掉,就被埋没在衣柜里不见天日一两年,反正搬这趟家的难度摆在面前,也无所谓多添几件衣服。

整整七大皮箱东西,有一大箱书最沉,李鱼是单独扛下楼的。剩下的多半是衣服,不算沉,李鱼一次拎三个箱子,他让苏眉在底下看着车和东西,自己上下楼梯搬东西。男人嘛,总爱显摆显摆自己,苏眉想帮着搭把手,李鱼没同意,他觉得这和负重训练也没啥区别。

到了新寝室楼下,李鱼这才知道,这次的宿舍在六楼,没有电梯,只有靠他这个新时代的“骆驼祥子”。李鱼先将全部行李搬到了新寝室楼的一楼大厅,他的脑门亮晶晶的,渗出了不少汗。

“老公,你别着急,咱们慢慢搬,别累坏你。早知道雇人好了,我就是不想让别人碰我东西!”苏眉紧张兮兮地掏出纸巾为李鱼擦着汗,她一边说话一边做出心疼的表情。

“嗨,没事的,我不累,就是这个寝室楼层会不会太高了,夏天热不热,如果再靠边那可就是冬冷夏热了!”李鱼他们寝室楼总共就六层,听楼上面的兄弟们说,那里夏天的滋味更不好受。

“放心吧,我们这是七层的楼,而且这个寝室就在楼梯口左拐第二间。”苏眉一下子就听出了李鱼担心的重点,笑着安慰道,接着她又说:“再说了,我又不常住,换个清净点的环境而已!”

“嗯,那就好,以后多爬爬楼梯也挺好的。你身子骨有些弱,经常锻炼身体,胃口才能好,多吃一些才不容易生病!”李鱼看着大厅里鱼贯而出的女孩们,快要到上课时间了,人群都在往外面走。

“老公,原来你嘴巴也那么厉害啊,刚才在寝室的时候,那骂人不吐脏字儿的水平,我都快要被逗死了!”苏眉嘴角带笑地仰头看着李鱼。

“我知道你不愿意和别人一般见识,我这不是没忍住嘛。百年修得同船渡,大家室友一场多不容易,你都要搬走了嘴还那么欠!”李鱼说起来还是有些恼火。

“她呀,名字我都懒得提了,都过去了。我以前对她特好,没想到人家那种人,心机深的不得了,只要是别人有的东西而她没有,她就会莫名其妙地开始仇视你,而且还能保持当你面的时候,笑得跟朵花似的!”苏眉叹着气说道。

“哇,这么厉害,她她应该去念表演专业才对呀,将来演个腹黑心机的女四号女五号之类的。”李鱼认真思索了一番之后又说道:“不过,她的脸长得太大了,人家都说上镜的脸要非常非常小才可以,她的脸现在看上去就有盘子那么大,上了电视岂不是得有锅盖那么大!乖乖,不得了啊!”李鱼的语气有些夸张,逗得苏眉哈哈笑了起来,将她原本有些郁闷的情绪一扫而空。

将东西全部搬上去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李鱼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酸痛,像是受了什么酷刑。苏眉的新寝室里没有人,应该是都去上课吧,李鱼正好找个空着的座椅歇歇脚。苏眉拿着一块儿抹布在认真地擦着自己的新书桌,皮箱之类的都堆在床上,等她有时间慢慢整理吧。

李鱼的目光在新环境里四处打量着,这个寝室显然更温暖,也更整洁,李鱼估计平时大家在屋里待着,穿个短袖之类的也就够了。对面一个女生的床铺布置成了暖粉的色调,一看就是个有少女心的姑娘,但是更吸引李鱼目光的是她书桌一角摆放的好几双鞋,不是皮鞋,也不是雪地靴,而是运动鞋。运动鞋也没什么奇怪,关键还是专业的篮球鞋,好几双,有飞人系列的,科比系列的,看鞋码估计还不小,李鱼的眼睛亮了起来,苏眉的这个室友,应该挺有意思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