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年轻真好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515字
  • 2019-02-23 21:28:53

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每当李鱼在图书馆看书的间隙,还是会忍不住回想起之前他和苏眉两人在一起时的场景。大概因为年轻的缘故吧,疯起来就有些肆无忌惮,那天两人一起下楼吃“早点”的时候,苏眉走路的姿势十分变扭,双腿一直夹着不说,还不时地皱起个小眉头。

“老公,你差点要了我的小命!”苏眉正在喝着汤,可是她的脸上不光有美食带给她的享受,而且在她小声说话的时候,眼神中居然还透着一点点惊恐。

李鱼早早的就停下了筷子,他现在只想吃肉,比如说什么大肘子啊,烧鸡啊之类的,苏眉却带他来喝汤吃点心,损失的营养根本补不回来的好吗?

当然了,李鱼只是在心里面这样想想,这种话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呢。他认真想了想之后,用手轻轻摸了摸身边苏眉乌黑的头发,有些慎重地说道:“苏眉,你知道吗,我从小就一直参加各种体育活动。小的时候,我妈妈带我去她单位跟大爷大妈们玩,踢毽子,乒乓球,羽毛球,这些运动我从七八岁就开始接触。稍微长大一些之后,我迷上了打篮球,从那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我经常跑步,健身,我自己的房间里各种哑铃啊拉力器啊之类的,乱七八糟地扔满了地,我妈本来是支持我多多运动的,后来她也看不下去了,高中那会儿经常训我,说我耽误了学习时间。那时我只是一门心思地想着,一切锻炼都是为了更好的打篮球,就连大一的时候,我也还是这样单纯地认为的。”李鱼停顿了一下,苏眉刚吃完手里的点心,李鱼用餐巾轻轻地为她擦拭了嘴角。

“苏眉,现在我明白了,我这么多年坚持不懈地锻炼身体,其实也是为了你,为了在自己的女人面前表现的更出色。古人说女为悦己者容,其实男人也是一样的,最起码在我心中是一样的。男人也有义务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子不断努力变得更强大,更优秀!”李鱼说的这些话,其实是他有感而发,但是听在此刻苏眉的耳中,就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奇妙最贴心的情话。

“老公!”苏眉露出一个傻傻的笑容,下一刻就把自己的小嘴巴送了上来。“嗯…”李鱼在她刚刚消肿的唇上轻轻一吻。

以前的一切应该都过去了吧,重新再去喜欢一个人应该还来得及,李鱼现在很明确自己的身份,从现在起,他是苏眉的男朋友了。

苏眉这个学期的课非常少,她来学校的时候不多,来了也基本上是为了给李鱼带好吃的。苏眉虽然不会做饭,但是她家阿姨做的东西其实是蛮好吃的,别的不说了,李鱼在寒冬里居然能吃上红烧肉馅儿还有鸡腿馅儿的大粽子,真得感谢那位阿姨的巧手。对于他这样一个无肉不欢的北方人来说,之前关于粽子的种类,他只能说出红枣粽子还有蜜枣粽子,现在真是开了眼了,苏眉家阿姨做的肉粽子原来才是他的最爱。

苏眉平时的工作确实是挺繁忙的,金融危机对她家生意的影响应该从更早的时候就开始了。最晚从去年起,她家厂里出口的订单就日益减少,所以国内北方的市场现在越发显得的重要。李鱼想问问苏眉,自己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仔细琢磨琢磨他又觉得挺扯的,有些事情啊,上门女婿都插不上手,他这个便宜老公就更不合适了。

李鱼倒不是对自己没信心,但是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擅长哪一行,空学了一大堆管理啊统计啊市场啊之类的理论,实际工作经验却是半点都无。

生意上的事情苏眉很少讲,但是关于学习还有学校寝室的烦心事,她倒是跟李鱼讲了一大堆。苏眉她们寝室加上她本人一共住着四个女孩,大家同一个专业,之前本也相安无事。可是相处的日子久了,就有一些女生各种阴暗的小心思开始作祟。苏眉穿的,用的物品都很高档,化妆品也是高端品牌,她还三天两头的不在寝室,有的时候赶时间还会将自己的宝马开到学校。从苏眉上了大二开始,各种风言风语就悄悄地在同学们中间流传,有的说她被人包养了,有的说她就在风月场所上班。最开始的时候苏眉也懒得去理会,可是那些传言都有鼻子有眼,并不算是空穴来风,再加上同寝的几位女孩对她颇为复杂的态度,苏眉慢慢猜到,这些传言十有八九是这几位同住一屋的姑娘,给散播出去的。

苏眉没有费劲去解释,她心里明白,能收买的不过是伪装,真正的友情是无法用金钱来收买的。自己从上大一那时候起,就对这些同寝的人像亲姐妹一样热情,有什么好东西都拿出来分享,可是人性的弱点有时真的克服不了。她不愿意再去理会别人的目光,大二时候冰场上的事情发生过之后,苏眉就很少再回寝室过夜了。她在班里,只有一个娘娘腔算是她的朋友,苏眉还问李鱼要不要认识认识,李鱼笑着拒绝了。他那时候很臭屁地对苏眉说:“我是怕,你的那位‘姐妹’会对我意图不轨!”

这个周五的下午,李鱼去电脑城买了个笔记本电脑回来,他在寝室算是第四个买笔记本的人了。老大,大神,小豆豆去年就买了,李鱼从这个学期开始,稍稍感觉到了没有电脑用的不方便之处。上网选课呀,看点新闻资讯啊,浏览个论坛呀,和老同学聊个天啊,打个游戏啊之类的,都得借别人的电脑用。尤其是现在图书馆里面搞起了电子阅览室,有些实体书找的实在是麻烦,一些紧跟潮流的人已经习惯了带着笔记本电脑进阅览室了。李鱼之前拼命攒着钱,他一直心里存着念想,想买一台高档手机送个那个人。现在他已经从童子鸡变成了真男人,这个执念也就放下了,谁还没有一段失败的初恋呢?

李鱼手里有一万大几的钱,可是他也仅仅是花了四千二买了一台中等配置的宏碁电脑,这个钱估计爸爸也不会让他自己出的。和江潇雅相处的那一年,他不知不觉地被改变了很多,再也没有以前大手大脚花钱,顾头不顾腚的坏毛病了。李鱼测试过,他不玩大型的网游,这个价位的电脑已经满足了他所有的需求,所以就没有必要再多花钱。

老赵的家教工作很忙,客观上来讲,家教工作现在是他的主业,上大学才是他的兼职,不过老赵来回奔波,尽量将两头都兼顾到。

麻子比起之前不怎么忙了,毕竟现在已经进入十一月下旬了,冰城天寒地冻,来报亭翻报纸买杂志的学生也越来越少,每个路过的人都是双手插兜行色匆匆。麻子也不太在意,他回寝室早了许多,李鱼又能吃上香喷喷的麻辣枸杞炝汤面了。

这几个月麻子已经小赚了一笔,具体赚了多少,麻子没太细讲,李鱼估计他明年也许就可以搞报亭连锁托拉斯了。不过也难说,麻子家里真的很困难,他父亲常年卧病,既是个药罐子,也是个花钱的无底洞。麻子的母亲年轻的时候就有癫痫,这几年发作的也越来越频繁,李鱼有时候看着麻子那张秀气而且乐观自信的脸,心里会忍不住地替他难过,这个小小的肩膀上,到底担着什么样的重量啊?

老刚也是一位逃课达人,恰巧现在大一的课不多,外面冰天雪地的又不适合打篮球,老刚大部分时间都在寝室里宅着。他的体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李鱼悄悄地警告他,你再这样肥下去,可就没法参加明年的军训了。老刚这次破例没有反驳他,不过他倒是对如何逃避来年的军训,产生了极大兴趣,老刚来到3010之后可没少听大家诉苦,他对军训的恐惧已经远远超过了日益增长的体重给他带来的烦恼。

老刚的爱好不多,除了篮球应该就是打电脑游戏了,当然,和人抬杠那不是他的爱好,而是他的天赋。老刚是一个对游戏非常狂热的人,魔兽争霸中四大种族的战术他说起来头头是道,最近越来越流行的DOTA游戏,他也玩的很好。但是经济上捉襟见肘的现实,制约了他买电脑的想法,频繁地去网吧也很费钱,所以他会在整层楼的寝室之间轮流串门,遇上打游戏的他就在旁边观战,哪怕看上一天也乐此不疲。

要是实在没有游戏可看,和大家抬杠也是他的一大爱好。老刚经常会憋着个大红脸回到寝室,逢上李鱼在的时候,就会把自己之前和人争论的话题跟李鱼复述一遍,然后问李鱼对方是不是傻逼。

每当这个时候,李鱼就会耐心地规劝他:“老刚,俗话说的好,你可以不同意别人的观点,但是不能剥夺人家说话的权利。真理是越辩越明的,他要不服你就明天再去搞定他,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大丈夫所为啊!”

“也不是,我就那么随嘴一说,还能真骂人家啊,大家都是一块儿相处的同学!”老刚的眉毛拧着,对李鱼解释道。

他要不用这个句型,李鱼还真是不习惯,看了一整天书了,李鱼也挺累的,遇到这种话题他就草草应付几句躲开了。不过老刚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是做事还是很有分寸的,他就算是想玩游戏想的发疯,可是寝室里大家的电脑,他从来不私自摆弄。老刚是大神电脑前的忠实看客,连大神在电脑上练编程他都看的一丝不苟,要是看的眼酸了,他照例会叨咕上几句:“啥玩意啊,一点看不懂!”

大神和小豆豆联机打游戏的时候,老刚会激动地两个床头来回跑,不时对双方的战局解说一番。大神偶尔玩累了,老刚扭捏再三才会上前玩上两局《魔兽争霸》。他的心理素质其实不怎么样,平时在电脑前的微操作看起来挺溜的,各种战术也运用的很合理,李鱼和他对过几局,这家伙手抖得厉害,根本发挥不出实力来。李鱼毕竟也学过几天心理学,他偶尔会暗自猜想,老刚这种人看起来这么爱和别人抬杠,估计也是他心里不够自信的一种表现吧?

大二的冰上课又开始了,不过今年体育老师的要求可就低的多了,毕竟大家都有了大一时打下的基础,点完名之后来去自由,能通过期末考试就行了。李鱼自然是那个喊完到就走的人,这样的大课,不可避免地会看见江潇雅。李鱼暗暗告诉自己该翻篇朝前看了,可是每次只要远远看到她,李鱼的心里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慌乱,像是做了贼的那种感觉。这种感觉很不好,所以每次等体育老师点完名,队伍开始解散的时候,李鱼总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逃离冰场,仿佛他背后有什么东西在追着他一般。

冰城的冬天,适合室外的运动真的很少,李鱼唯一能做的就是去篮球馆里打篮球。老赵忙的很,老刚穷的很,其他人关系远的很,李鱼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抱着篮球去馆里,然后一个人挎着篮球包出来,一个人去澡堂冲澡,一个人在食堂吃饭,一个人回寝室送东西,一个人去图书馆看书。

进篮球馆每个人需要花费十元钱,这是对他们这些内部的学生,对外的话一般得需要三十。毕竟是正儿八经能承接大型比赛的正规场馆,李鱼觉得这个价钱还算良心,那么大一座建筑,光取暖费一个冬天就得花多少钱啊?

李鱼去馆里打球的时间比较随意,有的时候空荡荡的馆里除了他,一个旁的人都没有。他就自己投篮,捡球,来回练折返跑,对某一些基础的脚步动作进行反复的练习,空旷的球馆里总会回荡着“咚咚”的声响。

物理原理告诉我们,人越少回声越大,一个人打球的时候,通常会感到孤独并且无聊透顶,不过就这么孤独着孤独着,李鱼也会慢慢习惯,并且他会开始享受这种感觉。他会跟自己的影子进行一番生死大战,会为自己的精彩进球来上几句即兴点评,偶尔也会自己跟自己喷上几句垃圾话,然后又自嘲般地哈哈大笑几声。

有的时候,篮球馆里面来的人会比较多,形形色色的都有。有省队的专业运动员,有像李鱼这样正是当打之年的业余爱好者,也有老骥伏枥壮心不已的大叔们。和李鱼在一起玩过的人里面,有一个老头的年纪最大,他已经六十五岁了,但是身材精瘦,面色红润,步伐矫健。最关键的是大爷外线原地投篮神准,防守大爷的人一般很识趣,看似张牙舞爪实则是在假防,大爷每进一个球,人群中就会爆发出一阵喝彩。

但凡上了岁数,还肯花钱花时间来这里打球的人,那他在年轻时对篮球肯定是真爱。有时李鱼看着一帮大腹便便的人在一起,呼天喊地你争我夺,他仿佛能透过时光看到他们青葱岁月时的影像。而到了那个年纪的人,看向李鱼时的眼神里,则是掩饰不住的羡慕。他们经常会对李鱼感叹,一伙人聚齐这么一次真的是非常不易,也经常会语重心长地对李鱼感慨:“年轻,真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