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火锅加啤酒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961字
  • 2019-02-21 20:31:55

“喂,苏眉,好久不见!”李鱼的声音平静而安详。

“李鱼,你是不是离开文学社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很焦躁。

“也不算离开吧,只是我今年有些其他的事情,文学社真的有些顾不上了!”李鱼笑着解释道,他其实也没有什么其他大不了的事,只不过是失个恋而已。

“哦,那还真是挺可惜的,我昨天刚回来,跟赵姐通了个电话,才知道你也辞职了!”苏眉语气沉闷地说道。

“听你的意思是,社长也退下来了?”李鱼问道,其实他并不惊讶,社长毕竟已经大四了,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呢。

“嗯嗯,她在准备考公务员呢,忙不过来了,想把社里的事情安排给我!”苏眉说道。

“那也挺好的呀,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社长选的人错不了!”李鱼笑着说道。

“我推辞了!”苏眉简单利索地说道:“我觉得自己没那份心了,也太忙了。哎,咱们社一下子缺少了这么多栋梁之才,前途堪忧啊!”

“呵呵,有发哥在,一切都错不了。放心吧,他可是咱们社里最会写诗的人了!”李鱼笑着说道。

“哈哈,这学期还没见过他,不知道他的黑大衣白围巾还能不能穿!”偶尔偷偷调笑一下发哥,成了文学社里的一项传统,苏眉也没能免俗。

李鱼心里明白,其实发哥没什么值得人讨厌的地方,只不过是他的所思,所说,所做,所想,都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大概那些卓尔不群的人,都要忍受平庸同类们异样的眼神吧,发哥应该是乐在其中的,这就是他的宿命,他逃避不了!

“李鱼,今天是光棍节,你不祝我节日快乐吗?”苏眉突然停止了笑声,她的声音有些冷。

“现在的光棍儿们都这么不要脸吗,连你这种江南美女都硬要拉过去?”李鱼开玩笑地说道。

“没跟你开玩笑,我就是光棍一条,你们这些有对象的人是不是特得意啊?”苏眉边说着话,边“啪”地一声打开了什么东西。

“苏眉,你在喝什么?你不会是喝啤酒吧?”李鱼问道。

“对呀,我自己喝点啤酒庆祝一下,那什么诗仙的诗里是怎么说的来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对吗,李鱼?”苏眉咯咯笑着问道。

“苏眉,你在哪,我请你吃饭好吗?你想吃什么都随便点,为了这顿饭我攒了一年的钱,现在应该够了!”李鱼沉默了许久,那边苏眉喝啤酒下肚的声音他都能听得见。这句请她吃饭的话,憋了那么久,说出来之后他心里反倒豁亮了许多,仿佛自己完成了多么艰巨的任务似的。

“真的吗?我都忘了你说过请我吃饭的话了,我还以为你真的抠到一毛不拔呢!”苏眉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惊喜。

“也不是,毕竟我穷啊!说吧,你在哪里,我去找你!”李鱼大声问道。

“我在家里呢,现在天不早了,要不我开车去学校找你?”苏眉急切的问道。

“不用了,你喝了酒,不要开车,你家附近有你爱吃的餐馆吗?我打车过去!”李鱼说道。

“有啊,那我将地址发给你,你照着地址过来就好了!”苏眉开心地说道。

“嗯嗯,我一会儿就能到了,你最好不要一个人喝闷酒了,给我留点儿!”临挂电话的时候,李鱼小小地开了个玩笑。

光棍节,现在知道这个名词的人真的是越来越多了,去年的时候,他听李艺桐说起,还没有什么贴身感受。现在这一天,居然也成了他的专属节日,原来一个人孤零零的过这个专门给光棍设立的节日,真是一种讽刺加煎熬。

李鱼走出校门之后,很快坐上了一辆出租车,他嘱咐司机照着地址走,路上车不多,司机的速度很快。下车的时候,李鱼看看时间,用了差不多半小时。

苏眉正站在一个小区大门的中央,双手抱胸来回踱着步子。大门前灯火通明,亮如白昼,李鱼心里估摸着住在这里的人生活条件应该都不错。她今天穿着一件灰色的长款大衣,李鱼现在也多少见过一些世面了,他猜想这种材质应该是什么动物皮毛之类的吧。

李鱼之前劝过李艺桐,保持温度和展现美的方式有很多种,就算是羽绒服也能穿出不一样的气质来,所以李艺桐的那件裘皮大衣已经正式成为滑雪专用款了,接下来他打算再矫正一下苏眉的审美观。

“李鱼,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苏眉正在四处打量,发现李鱼之后小跑着冲了过来,她的鞋跟在撞击着地面,哒哒作响。

“哎,你慢点,地滑,小心滑倒!”李鱼赶紧迎了上去,苏眉的小脸已经冻得通红,“你等的很久了吧?”

“没有,我刚下来而已,没想到你这么快!”苏眉扭捏地解释着。

“刚下来还能冷成这样?”李鱼笑着揭穿了她:“饭店在什么地方,我们赶紧去吧,外面太冷了!”

“就在不远处,我们小区门口这家火锅店啊,味道特别好!”苏眉一边说着一边前面带路。

“苏眉…”李鱼停着没动,继续说道:“你真的不是给我省钱吗?火锅咱们以后也可以再吃,今天你就点贵的,平时想吃但是没顾得上吃的东西都行,我请客!”

苏眉突然愣住了,李鱼说以后也可以吃,这句话令她生出了万分欢喜:“这个就很贵了我告诉你,保证能吃穷你,走了!”苏眉回身牵住了李鱼的胳膊。

李鱼身体稍微一僵,顺从地跟着她一路往前走着。天色已晚,火锅店的人不多,苏眉很快就订好了座位,这家店很有特色,是那种传统的铜火锅。李鱼看了一下菜单,比学校那边的火锅店贵多了,但是和自己老家那边火锅店的价钱也差不了多少。李鱼知道苏眉平时吃的很清淡,所以他和服务员要了一份清汤锅底,然后豪迈地冲苏眉挥挥手:“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点,不要怕花钱,我有钱,相当有钱!”李鱼学着小品里面白云大妈的口气说道。

“呵呵,知道了,老财主,吃完这顿,你还可以请下一顿呀!”苏眉一边拿起菜单,一边笑着打趣道。她终究还是低估了李鱼真实的实力,点了半天,也才点了不到十种东西。

李鱼接过菜单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吃的少,但是你也要照顾照顾我们这些饭桶啊,我从早上吃完饭一直饿到现在。其实我是想自己吃顿好的,可是又不舍得花钱,实在是不好找借口,这下你肯赏光,我就算师出有名啦。哈哈,借着你的名头让自己饱餐一顿,苏眉,你没意见吧?”这个套路他是从钱老那里借用的,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你呀,笨蛋,学什么方鸿渐,他装腔作势的,你多真实啊!”苏眉毫不留情地拆穿了他,李鱼心里摇着头叹息,真是个聪明的姑娘。

“其实男人没几个好东西,我将来要是有了女儿,一定从小就教育她,防男人要像防狼一样!”李鱼惯于用自嘲来化解尴尬。

“那我是不是也应该防着你这只大灰狼呢?”苏眉又在菜单上画了几笔,交给身前的服务员之后,对李鱼开起了玩笑。

“我最多算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就像那首歌里唱的那样。”李鱼轻声哼哼了几句歌词,好久不和女生说话了,他都忘了自己其实挺健谈的。

“呵呵,还有一首歌叫《狼爱上羊》,也特适合你唱!”苏眉笑着说道。

“这首歌我也会,其实《喜羊羊和灰太狼》这部动画片,我以前放假的时候也经常看。灰太郎对小羊们其实很友好,吓唬着玩呢,而且他很爱他的小灰灰和红太狼,不过我一直很好奇它老是抓不到羊,日子怎么过的呀?”李鱼说话的时候很认真,和往常一样,对面听他说话的苏眉差点笑岔气了,“咯咯,李鱼,你还真是天真无邪呀,十岁以下孩子看的动画片你还在看?”

“很好笑吗?我看的其实是人世间的真善美,说句老实话,你别笑啊,一般人我不告诉她。我长这么大,一直不看鬼片,倒不是因为我的胆子小,而是我内心就很排斥那些东西。丑恶的,阴险的,算计的,背叛的,血腥的,这些东西我都懂,可是我不喜欢!”李鱼一本正经地说着这番话。

苏眉这次没有笑,她用一双摄人般发亮的眸子,直直地盯着李鱼的脸,盯得李鱼浑身发毛,过了一会儿她才轻声说道:“我大致能听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哪怕你知道自己身处黑暗,你也不肯和周围同流合污,也要追求光明,对吧?”

“其实也没有那么高尚,我做事喜欢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内心认为对的,我就坚持,认为错的,我就拒绝。我不会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我也不会受别人三言两语的干扰,我应该就是所谓‘慎独’之人吧!”李鱼笑着解释道。火锅端上来了,他抽出筷子,跃跃欲试。

“问你个私事,如果你不想回答,你也可以不回答!”苏眉拿起餐桌上的白毛巾,一边擦着手一边说道。

“你问吧,我应该没有什么不能回答的!”李鱼放下筷子,认真地点了点头。

“你今天为什么要请我吃这顿晚饭?”苏眉停顿了一下,赶紧解释道:“你别误会啊,我是说现在时间已经太晚了,你女朋友不会有意见吗?”

李鱼笑了,他扭头看着窗外,明亮的橱窗前不时有行人匆匆走过,汽车很少,很安静。过了一小会儿,他回过头,嘴角的笑容还在:“我们分手了,确切的说,我们已经分手好久了,我现在和你一样,你的节日也是我的节日!所以,我就找你来庆祝光棍节了呀!”

“那我们就得喝点酒了,庆祝你恢复自由,白的?红的?啤的?”苏眉笑着问道。

“听你的!”李鱼说完,有点疑惑地问她:“你不问问我为什么?一般人们不都是爱这么问?”

“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再说了,人和人走到一块儿都是缘分,分了也是命中注定!”火锅店里没有什么好红酒,苏眉无奈之下点了啤酒。

“你说的对,这个浅显的道理我用了好长时间才想明白!”李鱼将自己手中的酒杯倒满,小声但是咬着牙说道:“来,干杯!”

“干杯!”苏眉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菜很快就摆满了桌子,李鱼帮苏眉端了一碟麻酱,他自己调了点香辣酱,将肉啊菜啊扔进锅里,不一会儿,铜火锅就翻起了水花,李鱼再也忍耐不住肚子里馋虫的折磨,先出手了。

“苏眉,开吃吧!”李鱼笑嘻嘻地夹了一大片羊肉。

“好,快吃,快吃!”苏眉对着李鱼点了点头,也优雅地伸出了筷子…

“苏眉,能讲讲你的故事吗?我们虽然认识的时间不短了,可是我还是第一次很放松地跟你聊天。”李鱼猛吃了一轮,现在属于中场休息阶段。

“当然了,你想听什么?我的感情史?”苏眉停下筷子,嘴角弯弯地笑着问李鱼道。

“不是,我没有那么八卦,你就说些你想说的故事吧,我们朋友一场,我想多了解你一些。”李鱼用毛巾擦了擦嘴,喝了半杯啤酒说道。

“我啊,籍贯厦门,家里还有个弟弟,比我小八岁。我爸做点家具生意,家里有一个小厂子,前几年把摊子铺到冰城这边来了,我刚好要上大学,就干脆报了X大。”苏眉静静地喝着啤酒,静静地和李鱼聊着天。

“看的出来,你的家境很好,上大学就开车,而且还不用住在学校里面!”李鱼点了点头说道。

“哪有,我其实很喜欢在学校住的,只不过我爸现在把这边的生意交给我处理,代理啊,售后啊,有时候挺麻烦的。”苏眉轻轻皱着眉头,缓了一会儿之后她又说道:“之前那个杨小伟,他爸的家具生意做的很大,也是我们在冰城最大的代理商。”

“没想到,你这么小的年纪肩上的担子就这么重,跟你一比啊,我真是什么都不是,除了每天混吃等死,于国于家都没有一点贡献!”苏眉说的那番话,让李鱼心里产生了一丝自卑,他一直很努力,可是他连努力的方向都找不见。

“嗨,李鱼,你别这么说,人生的路还长着呢,千万不要着急。”锅里的菜又好了,苏眉贴心地为李鱼夹了一大碗,接着她放下筷子,笑容之中带着羞涩的表情:“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哪一点吗?”

李鱼楞住了,他用右手支着额头,不好意思地问:“不会是因为我帅吧?”说完之后他有些难为情地低下了头。

“呵呵,那不是主要原因!”苏眉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

“那是因为?…”李鱼不好瞎猜了,苏眉这样的说话方式很南方化。

“主要是你真实,你很少隐藏自己,你说话做事为人,都很与众不同,我很难不被你吸引!”苏眉说话的时候眼睛眯着,像专家在对什么草根歌手进行点评。

“嗨,你说的这个人,几个月前刚刚被人甩了!”李鱼摇着头笑出了声,然后一口气将杯中的啤酒喝了个精光。

“对啊,就像你刚刚说的那句一样,能这样说话的,我所见过的人当中,就只有你,只有我喜欢的那个你。”苏眉点着头认真地说道。

“苏眉,别说我占你便宜啊,你现在跟一个失恋的人说这样的话很危险,相当危险!”李鱼的声音拖得很长,他感觉脑袋轻飘飘的。

“怎么危险了,你还能有胆量吃了我?”苏眉扬起下巴挑衅地问道。

“不是,苏眉,刚才你的话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就是,你厌倦了商场上的那些尔虞我诈,两面三刀的假面人,突然在我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子这里,找到了一颗傻乎乎的纯真之心?”李鱼手里举着酒杯,认真地问道。

“你是觉得我太随意了吗?不是的,喜欢一个人,最一开始也许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可是如果越来越喜欢,那就是一种很难用三句两句话说清楚的状况了,有时候这种喜欢甚至会让人丧失理性。”苏眉也举起酒杯跟李鱼碰了碰,她喝了两大口之后,接着问道:“你知道在等你来之前,我去干什么了吗?”

“什么啊?”李鱼好奇地问道。

“算了,就不告诉你!”苏眉对着李鱼做了个鬼脸,李鱼无可奈何地傻笑着,这样喜欢吊人胃口的女孩,还是很可爱的啊。

吃完饭走出餐馆,李鱼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夜很深,外面起风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