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一个人的修行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472字
  • 2019-02-20 20:12:12

进入十一月以后,冰城陆陆续续开始下雪,又是一年新的光景,李鱼孤身穿行在茫茫的白雪中。身边不时跑过刚上大一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南方小屁孩,正成群结队,呼朋引伴地感受着冰城鹅毛大雪的洗礼。李鱼每天在去图书馆的路上,会不由自主地朝路过的篮球场张望一番。那个在球场上惊鸿一面的高个子女孩,那个叫许西西正谈着异地恋的美丽女孩,那个和他约好了要在篮球场上一较高下的学英语的女孩,他竟是再也没见过。可能是因为时间不对吧,李鱼走的太早,回寝室又太晚,大家的时间线根本就对不在一起。

李鱼其实很想问问那个许西西,你的男朋友在哪读书?他离你有多远?你们一年能见几次面?如果你有事了他多长时间能赶来照顾你?李鱼还想问问她,如果你的男友和你隔着几千公里的距离,坐火车的路程无比漫长,而飞机票他又负担不起,他如何来和你维持这段还有将近三年时间的异地恋爱?李鱼还想问她,你们各自都能战胜那种无边无际的孤独和各种各样猝不及防的误解吗?

李鱼前几天悄悄和老赵探讨了一番关于异地恋的问题,当然李鱼并没有以他自己的名义来问,而是说自己有个朋友,现在有一段隔着千山万水的感情,他在犹豫要不要开始。李鱼现在有了切身体会,以后但凡哪个人跟他说自己有个朋友怎么怎么样,那这个朋友十有八九就是他本人。

老赵不出人意料地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的观点李鱼并不感到意外。老赵是个现实的人,感情对于他只是调味品,根本算不上必需品,异地恋在他眼里甚至只能算过期食品。

但是老赵说服李鱼的论据很是新奇,老赵摇头晃脑地对李鱼讲到:“老李,这个问题怎么说呢,我给你举个例子吧,咱们上个学期刚学完《电磁学》,男人和女人呢,就好比是正负电荷,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这是基本原理。但是吸引力的大小呢,根据库伦定律,还是跟正负电荷所带电量的大小还有距离有关,电量越大距离越近则引力越强,反之则弱。也就是说长相,财富,学识,文凭这些东西能加强人的吸引力,但是距离可是平方反比啊,距离增大吸引力迅速缩小,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吸引力会逐渐衰减,直到这种关系解除。要知道我们的周围可是充满了其他的正负电荷呀,在异地恋双方关系不断减弱的过程中,和其他异性电荷的吸引就会日益加重,所以结果不是很明了吗?”老赵摊开手看着李鱼,接着又补充到:“不过还有一种情况也能保持稳定,那就是正负电荷所携带的电量都很小,距离也不算太远这种,换过来说就是,男生女生要是长的都很安全,而且双方离得又不太远,那么库仑定律会失效的。”

“你这样说才对嘛!生活又不是物理学实验室,哪有那么多冰冷的定律,还是要符合人类的高尚情感和道德需要的!”李鱼有些心虚地轻轻拍了拍老赵的胳膊,说道:“不过你的这种观点很新鲜,我会好好劝劝我这位朋友的!”

在图书馆的这段时间,李鱼结识了一个特殊的同学。最一开始吸引李鱼的,是他那一头雪白雪白的头发,李鱼觉得那实在是太酷了,在一大群头发杂乱肮脏到能榨出油来的考研军团当中,这位当得起鹤立鸡群四个字。当然了,这是李鱼远观的时候得出的结论,等到他带着好奇的心情走得近了,才发现男生的眉毛和胡子也是白的,脸上白里透着粉。这种粉和老刚的那种粉不太一样,老刚那种,一看就符合我国多民族成员大杂居小聚居的特点,而这个同学不一样,那种皮肤像婴儿一样吹弹可破,但是又带着一种病态的粉白,仿佛你轻轻一捏,就能捏出血来。

男生单独占着一个双人座位,四周的人仿佛有意识地和他离得远一些,李鱼走到近处,男生抬起头,眼神凶狠地盯着他。

李鱼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先天性白化病,他高中时的生物课程虽然学的不太好,但是基本的学术素养还是具备的。李鱼并未回避男生不太友善的目光,俗话说好奇害死猫,自己已经走到这里了,现在转身逃跑的话,会显得自己很没礼貌,而且会加重这个男孩的紧张和敏感。

“嗨,你好,我叫李鱼,大二。”李鱼走到书桌前,冲男生笑着打了个招呼。

“你好!”男生将手中的笔放下,身前厚厚的参考书也被他轻轻合上,接着他冷冷地回应道。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跟你一样,你们的皮肤都像小女孩一样白净。我们经常在一起打篮球,刚才在远处看到你,感觉很亲切,所以过来和你坐坐!”李鱼小心奕奕地寻找着话题。

“是啊,每个人看到我都像是看怪物一般!”男生自嘲地对李鱼说道,眼神里有着很深的忧伤。

“也不是,我就觉得你很帅,尤其是那一头雪白的长发,很有味道!”李鱼认真地点点头,他本来打算打个招呼化解了尴尬就转身走了,男生的眼神让他心疼,李鱼索性在他对面的空座上坐了上去。

“你是不是没座位了,来占我对面的座?你想坐就坐吧,反正他们一般也不敢过来和我一块儿坐!”男生被李鱼这么一夸,有些不好意思。

“我才大二,用不着苦哈哈地考什么研,对了,你是在准备考研吗?”李鱼摇头笑着问道。

“对,我是学地理的,可是我不能多见光,大学这几年每次出去实习的时候,我都包的严严实实,在大家眼里我一直是怪物!”男生其实一直都对自己的缺陷耿耿于怀。

“我学的是物理,咱们也算是同一个‘理’字辈的,看样子你很喜欢学你的专业?”李鱼打眼瞧了一下男生桌上堆的书,试探着问道。

“对呀,我很喜欢,我从小就梦想着像徐霞客那样,将那些名山大川,各种各样的地质地貌都亲自用脚走一遍!”男生的神色中焕发出神采。

“你有梦想,真好!我虽然学了物理,可是我不喜欢,而且我的性格也不太合适,从这个方面来讲,你比我幸福!”李鱼叹了口气说道。

“可是,我的身体其实哪儿也去不了,大部分时间都只能躲在阴暗无光的屋子里!”男生苦笑着对李鱼说。

“现在实现不了的,未必将来不能实现,只要你坚持努力就好了。你其实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目光,大多数人应该都没有恶意,他们眼神里的也许是好奇也许是同情,当然我知道,你根本不需要同情。你何必因外界的眼光而影响自己的心情呢?我刚才和你提起的我的那个朋友,他也和你一样,不过他是个二百斤的大胖子,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奇怪的,和人抬杠的时候比谁都凶,我挺烦他的!”李鱼笑着说了一大段话,心里暗爽,老刚,先委屈你一下!

“呵呵,他的心是够大的!”李鱼这一番话把男生逗笑了,这次的笑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吧!

“同学,你是不是一直在三楼的这个位置复习?”李鱼问道。

“嗯,!这个座位一般没有人和我抢,我叫林枫!”男生扬起眉毛对李鱼说。

“我大部分时间会在二楼的社科阅览室,先不打扰了同学,祝你金榜高中,有时间我会过来再找你聊天!”现在离考研的期限已经不远了,李鱼不敢胡乱占用人家宝贵的复习时间。

“好,随时欢迎。再见,李鱼!”男生礼貌地冲李鱼挥挥手。

“再见,林枫!”李鱼转身告别了,他的心里很快慰,因为父亲的关系,李鱼更能体会那些有残缺的人的感受。所以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他都小心奕奕地善待着他们,尤其是那些年轻而有梦想的灵魂,身体的限制并不能真正击垮一个人,越磨砺反而会越光芒。对林枫这样为了梦想一直努力的人,他的心里始终怀着敬意。

周二的晚上,阅览室的人已经很少了,李鱼手里的这本厚厚的书,是菲利普·科特勒所著的《营销管理》,这算是真正的大部头,李鱼已经读了快两天了。阅读的难度其实并不大,关键在于,每次读的时候他都在不断点头,嗯,这个说的很对,这一点也很有道理。可是当他合上书的时候,却很难用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刚刚读完的书中的某些观点。也许这就是几百年来读书人所苦苦追求而不得的,那种知行合一境界的难度所在吧,李鱼并不是很贪心,感觉没有收获的时候,他就慢一些,实在不行就做笔记先抄下来。

顺着书架一本一本读,这是李鱼给自己定好的规矩,除非遇到实在啃不动的生僻行业的书,不然他不会轻易妥协。这样的读书习惯,造成他经常在两个极端之间游走,有的时候头皮发麻例行公事,有的时候如痴如醉神魂颠倒。

某一段时间他读到专业性技术性较强的书,比如金融,外汇,证券,统计,管理之类的,他每天的日子就会很艰难。早上刚吃完的饭,不到下午就被消化一空,接着如果强撑着继续看书,李鱼就会逐步感觉头晕眼花,实在撑不住了看看表,也就是晚上六七点。李鱼一般这个时候,会在心里郑重地赌咒发誓,明天一定不能这么早撤,如果还这样就怎么怎么。接着他就赶紧跑出去填饱肚子,第二天往往还是同样的情况,誓言什么的,还是吃饱了再说吧!

过一段时间,他可能碰上的就是一大堆小说了,武侠的,玄幻的,谈情说爱的,幽默搞笑的各种风格他都能适应。一般改版成实体书的小说,质量不会太差,《昆仑》、《诛仙》、《缥缈之旅》、《小兵传奇》等等都很好看,虽说有些小说的情节带了些颜色,但是很能抚慰他那颗因失恋而受伤的小心心。

李鱼这个时候就会开启另一种读书模式了,他早上掐着时间进入阅览室,包里自备开水和面包,一直看到图书馆关门,再恋恋不舍地出来。

李鱼最怕的情况就是,这些他刚看上瘾的小说书号不全,比如说他刚看完了第一二三册,兴冲冲地到书架上去找第四册的时候,绝望地发现根本没有,只好再接着从下一本看起。而下一本也许就已经是那本小说编号中的第六册了,他很想让老师帮着查一查第四五册哪去了,可是他也知道,缺的这两本也许正在某个同学寝室里的枕头底下垫着呢。

这种感觉很不好,就像你在参加高档宴席,一道道菜流水般端上来,好不容易等到你最想吃的那道菜上桌了,主人家突然说,今天的宴会到此结束,希望大家改日再来。可是你改日再来,也还是没有自己想要的那道菜。李鱼后来学乖了,只有确定一整套书是完整的,他才会将它们一股脑搬到身边,然后才开始看。他一般不会把书借出来读,因为晚上毕竟还是要温习专业课的,有些小说太容易让人着迷了,彻底陷进去是很不明智的。

李鱼曾经在《知音》上看过一篇文章,分手之后男人最不能干的事一、二、三…具体文章李鱼想不起来了,但是主要观点他记得清楚着呢。

男人不能死缠烂打求复合,这样会被女方看不起,这点他做到了。

男人不能有被害者心态,要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这点他也做到了。

男人不能自暴自弃,这样会愈加证明女方离开你是正确的决定。

这一点正是李鱼极力要避免的!他也算是读过兵法的人,他现在管自己这叫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你以为我在为你自暴自弃,在为你自甘堕落?想的美,我在背地里使劲儿用功,将来后悔的人一定是你而不是我!

所以,李鱼晚上回到寝室楼下的自习室非常用功,几乎天天都要过了午夜才回去睡觉,白天睡眠不足的时候,他就趴在阅览室打个瞌睡。现在他有个小小的愿望,就是期末考试的时候狠狠地让某些人大吃一惊!

还不到八点,李鱼的脑袋已经隐隐作痛了,他犹豫着要不要提前走回儿,去外面的小吃店里补充点能量。《营销管理》属于两类书之间的品种,所以李鱼其实还可以再坚持一会儿。

“嗡,嗡…”桌上的手机开始震动了,李鱼拿起来看了看,苏眉的电话,这妮子有些日子没和他联系过了。

李鱼笑着摇了摇头,他将书放回了书架原处,照例在自己未看完的地方轻轻折了一角,然后他拎起书包,跟门口的管理员老师笑着打了个招呼,轻轻地走出了阅览室。从二楼到一楼大厅的台阶不多,李鱼信步而下,图书馆外面寒风呼号,李鱼在出门的时候拉紧了身上大衣的拉链。

手机依然没罢休,还在倔强地震动着。李鱼从图书馆里走出来,找了个背风的地方站定,掏出手机接通了:“喂,苏眉,好久不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