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平凡之路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7576字
  • 2019-02-18 19:35:17

回到学校之后,李鱼在寝室里破天荒地连续睡了将近二十个小时。他将去的时候带的那本书留给了李艺桐,自己回来的时候在车站买了一本《曾国藩传》。

李鱼在拥挤的火车上,享受了一番异样的安详。白天看书累了,他就打量车窗外的风景,那郁郁葱葱的丘陵,草色青青的原野,金黄一片的麦田,还有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晚上的时候,车厢里也是热闹非凡,坐票车厢内不熄灯,前半夜缭绕着各种风格的泡面的味道,后半夜则是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还有飘荡在空气中形形色色的脚丫子散发出来的酸臭。李鱼闭着眼睛试了几次,睡不着,他索性用冷水洗了脸,一口气在火车上将这本传记翻了三遍。

小长假过后,学校的一切回归正轨,李鱼也继续自己图书馆的读书生涯。社科一阅览室的书他已经读了不少,现在李鱼开始按着顺序在第三排书架上抽书了。他偶尔也会试着闭眼回想一下,自己到底都看了哪些书,这些书到底让他学到了些什么知识?说实话,想起来的不多,他越是拼命地想多记一些,就会悲哀地发现自己遗忘的越快。

这学期新开了好几门专业课,《激光原理》、《电动力学》、《数学物理方法》、《专业实验》、《单片机原理》、《数字电路与逻辑电路》、《专业英语》等,有些课程难度还不小。本专业的小班级课他一般听的很认真,只要是逃不开江潇雅的课程他就自动回避了。有时候李鱼也觉得自己这是自作自受,自欺欺人,自寻烦恼,可是他克服不了,只好继续逃避,某些时候他会自以为是地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会让对方很难受。

当然了,自己拉在裤裆里的屎,哭着也得给它打扫干净啊。李鱼虽说天天在图书馆躲清闲,逃课逃的丧心病狂,可是他绝对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期末的时候熬几天夜就能及格。麻子去年的教训太惨痛了,他可不想临阵磨枪,最后既不快也不光。所以李鱼会在晚上熄灯之后,老老实实地到楼下的自习室复习一个半到两个小时时间的专业课,有大神的笔记和习题册在手,问题不大。

这个时候的自习室,远没有期末考试那段时间那么不堪,室内整洁空气清新。大部分时候李鱼都是独自一人,大神偶尔也会下来做题,李鱼就会抓住时机请教一番。大神准备参加全国物理建模大赛,两个人在一些数学问题上也会碰撞出不少火花。

李鱼一般晚上九点半从图书馆出来,在操场上走个四五圈之后回到寝室,这个时间段是寝室里人比较全的时候。大家总会各自坐在床边,一面泡着脚,一面聊聊国家大事,更多的是聊自己身边的那些小事。

系里快要举行篮球比赛了,老刚的信心明显不足,他说自己心里数了一大圈,他们这届根本就没有人能防的住李鱼说的那两个人。这家伙还专门去其他寝室认识了一下大超,楚宇枭搬C区去了,他还没机会见识。不过李鱼把他说的很恐怖,他已经用夸张的想象力给自己套上了一层枷锁。

老刚已经进化成为了寝室话题终结者,他的“不一定”随口就来,说上三句话就能激动到粉脸变紫。大神和小豆豆本就不善言辞,李鱼和老赵一般很识趣地避其锋芒,麻子忙着生意回来的不规律,只有老大不识其中利害。寝室的晚间谈话,往往会从大家踊跃发言,最后变为老刚和老大的唇枪舌剑。

麻子的报亭在迎新生期间生意火爆,他甚至动用了李鱼,老赵,大神,还有他的几个老乡,这样空前强大的阵容。国庆放假之前,麻子在寝室摆了一桌,这次他没有亲自下厨,而是很奢侈地点了外卖。各种食盒摆满了寝室公共的桌子,大家连酒带肉,吃的分外过瘾,不过吃完之后,麻子照例要说上一声,这菜做的真难吃,改天我给大家亮亮手艺。作为众多王麻子当中的一员,他确实是有这个骄傲的资本,老王家不光在剪刀届,还有短道速滑届有着雄厚的实力,现在他们之中的后起之秀,云南来的王梓灿这位极品麻子,已经把目光瞄准了餐饮行业。

老赵这个学期不扎马步了,也不练倒立了,他新买了一个大质量的臂力器,就是那种两头用手握着,中间是一圈一圈的弹簧那种。老赵课上的也不太多,他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了自己带的那个小孩子身上,孩子今年升初三了,正是要成绩的时候,老赵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一般晚上回来的时候,老赵就会拿着他的臂力器,过来给李鱼炫耀一番。他能一口气折十几次,李鱼往往到了第六七下的时候,就牙关直抖,面红耳赤了。

每当这个时候,老赵就会得意洋洋的地说,老李我这是专门定制的大重量的臂力器,你能来这么几下子已经不错了,呵呵,亏得咱去年没少带你锻炼。李鱼瞅着他,心里一阵腻歪,你都快比我重二十斤了,吃那么多饭,可不是就力气大嘛!

小豆豆人长的白净斯文又帅气,可是谁能想到天生一副汗脚。每天他一回到寝室,屋子里就会弥漫着一种奇怪的味道。他家里的条件不太好,穿的鞋子总是很破旧,十月的冰城秋雨连绵,小豆豆上完课回来,鞋子里一般都是湿的。

他脱了鞋之后,那味道简直要让人抓狂了,所以李鱼他们从大一开始就自觉地养成了泡热水脚的习惯。一开始李鱼是为了监督小豆豆洗脚,又不好做的太难看,后来大家也都跟着泡,连老大也不例外,他虽然从不打水,但是很享受热水泡脚的那种舒爽。

小豆豆知道自己的毛病,他会经常性地很自觉地清洗自己的鞋子,袜子,可是下雨是他控制不了的。以前他上中学的时候,随便穿一双杂牌或是破旧的运动鞋,也没有什么关系。现在他懂了,女生们眼睛都是雪亮的,穿国产的品牌运动鞋都很难入她们的眼。

小豆豆不愿意再穿百十来块钱一双的杂牌鞋了,他知道自己的优势,长的帅,可是没什么用,他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女朋友。他也很想买一双耐克的运动鞋穿穿,可是动辄五百块以上的价钱,令他望而却步。

他长这么大还没有打过工,可是他父亲却是在临近的一个城市里,做着最肮脏最累的下水道清洁工。他花的每一分钱,都是那么的来之不易,父亲去年就给他买了心爱的笔记本电脑,小豆豆的心里已经十分满足了。

李鱼没有能力体会小豆豆的内心世界,在他看来,小豆豆是个热血,单纯,还有些死脑筋的小家伙,李鱼一直把他当小弟看待。这家伙一天到晚地惦记着追女孩,可是连程咬金都有三板斧,他却只有一板斧。姐姐叫的倒是甜,可是要到人家姑娘的电话之后,往往就没了下文了,既不邀请人家出来吃吃饭,也不说逢年过节送点礼物啥的。

李鱼曾问他,到底有没有个看对眼的姑娘,要是有的话就帮着出出主意。谁知道小豆豆想了好久之后,才对李鱼说,我都很喜欢呀。李鱼差点一口气背过去,这小子毛都没长齐,胃口倒是不小。

李鱼刚失恋的那几天,小豆豆没赶上第一手消息,跟老赵打听到内幕之后,每次见了李鱼他就会唉声叹气,眉毛耷拉的老低了,仿佛失恋的是他。后来,有一天晚上他像是突然间想到了办法似的,走到李鱼的床头,拍着李鱼的胳膊说:“老李,我都想好了,要不我来追江潇雅吧,追到了我再将她甩掉,给你报仇!”

李鱼当时正趴在床头看书,闻言抬起头,合上书,用恶狠狠的语气说道:“趁老子还没决定跳下床打死你,赶紧滚!”小豆豆吓得赶紧逃跑了,不过他是孩子心性,也不怎么计较。

李鱼和大神共用一个床底下的空间,大神对物质条件的要求低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他只有一个洗脚盆,一双拖鞋,一双李宁的运动鞋,穿坏一双才买新的。所以床底下摆着的大部分都是李鱼的东西,李鱼并排一溜摆了四五双篮球鞋,毕竟是科比的球迷,有些鞋他要省吃俭用很久才舍得买。每到下雨天,小豆豆就会过来蹭鞋穿,一开始李鱼不让,后来实在是怕了他那双臭脚,干脆指定了两双鞋,让他随便什么时候穿。李鱼没说要把鞋给人家,最开始他有那个念头,后来觉得不妥,借着穿是情谊,施舍那就是侮辱了。

篮球赛毫无悬念,一开始李鱼很担心江潇雅会来,但是转念一想,以她那种冷淡的性子,估计是不会来的。人家果然没来,李鱼暗自松了口气,遥想去年光景,宛若就在昨天,心里难免又多添了几分伤感。

高年级联队人才济济,出乎意料的是,楚宇枭居然没有参加。这家伙自从搬到四人间之后,李鱼就再没和他切磋过球技,要是非要比个高下的话也不太容易。

楚宇枭的身高臂展稍有优势,而且体能更好,李鱼的外线手感一流,人球结合度更佳。他俩如果在一队打配合的话,对面往往很头疼。如果各带一队的话,他们自己就会很头疼。

这届大一队不行!还没打完半场,李鱼就轻而易举地下了结论,他甚至不打算下半场再上了。这帮愣头青,一个一个都以为自己是乔帮主附体,眼睛里只有皮球和篮框,根本不看队友在哪里。老刚算是大一队里打得最认真最合理的,可是他的实力,不足以改变大局。

乔哥开始忙着找工作了,现在轮到大超撑起整个系队。大超这一年练的挺狠,基本功扎实多了,身上的肌肉线条十分显眼。他在这样的比赛中就是一个bug般的存在,老刚太矮了,对面另一个高大的内线又太瘦弱了。

中场休息的时候,老刚用无力的眼神望着李鱼。李鱼收拾好背包走过去,轻轻地在他耳边说道:“欢迎来到大学篮球场!”

他跟大超请了假,准备离开了。只有合格的对手,才能激发出更强的自己,眼前的对手显然不够格。

“哎,李鱼,等等。你下半场不打了?”王丽娜一溜小跑地跟了上来。

“王姑娘啊,几天不见又漂亮了啊!我不上了,那么多高手等着呢,我给大家让个位置!”李鱼笑着回头看了看,大超正把一伙人聚成一圈,估计是在商量下半场的战术。

“你不打,楚宇枭也不打,没意思,我也不看了!”王丽娜撅着嘴说道。

“别呀,王姑娘,你可是拉拉队的主力,你要是撤了,咱们联队小伙子们那口气可就泄了!”李鱼笑着开起了玩笑。

“我哪有那么重要。李鱼,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王丽娜扭着头问道。

“我有吗?我觉得自己一直就是这样的人。”李鱼笑着摇了摇头,“一直就这样油嘴滑舌!”

“嗨,看来你现在又嘚瑟上了,前段时间听说你失恋了,怕你难过一直不敢问你。”王丽娜说道。

“这都是多少年前的旧闻了,我根本就没当回事儿!”李鱼大声说道。

“我之前还觉得你和江潇雅挺般配的,怎么这么快就黄了呢?不会是有什么故事吧?”王丽娜笑嘻嘻地问道。

“不合适,自然就分开了,能有什么故事,你们女生的联想能力就是挺吓人的!”李鱼做出很无奈的表情说道。

“你现在不常上课,大概还不知道吧,我看咱们班里的某些人,追江潇雅追的挺紧,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王丽娜故意卖了个关子,想试探一下李鱼的反应。

“你不用跟我说这些,我也不感兴趣。人家和谁好是人家的自由,我管不着。再说了,姑娘不是有的是嘛?”李鱼装作无所谓地说道。

“嗯呐,可不是,不说她了,闹心。要不你考虑考虑我呗?王姐老喜欢你了!”王丽娜故意凑到李鱼跟前笑着问道。

“得了吧,王姑娘,你还是找你的段公子去吧,我这种野路子不适合你!”李鱼哈哈笑着没当回事。王丽娜属于典型的冰城本地人性格,大大咧咧,爱开玩笑,有的时候荤素不忌。她对李鱼说的话半真半假,但是李鱼是绝对不会再在本院沾花惹草了,那样真是会引火烧身的。

王姑娘大概也知道自己这种性格,和李鱼实在有些不搭,所以李鱼直接拒绝她也并没有什么稀奇。李鱼今年回来之后,对她不像从前那么随意,说话的时候多了几分客气,她对此倒是感觉不太适应。

“李鱼,你老逃课干什么,真的不怕挂科啊?”两个人已经并排走到了致远楼,再往前就是食堂了,王姑娘总算问起了点正经事情。

“嗨,你看到的放荡不羁,那只是我的外表,其实我天天躲在寝室和图书馆自习呢,我的功课不会拉下滴,放心吧!”李鱼客气地拍拍王姑娘的肩膀,以前他三天两头地拍她,现在少多了。

“呦,原来你还想学风流倜傥的唐伯虎啊!”王姑娘的幽默细菌也很多,“失敬失敬!”

“过奖,过奖!”李鱼微微一鞠躬,接着说道:“小生这就要到地方了,王姑娘,你是要去往何方啊?”

“切,就知道耍贫嘴,我去食堂,你呢?”王丽娜“扑”地一笑,对李鱼飞了个白眼。这小妮子一年下来,媚功大有长进,李鱼竟被她看的脸红了一下。

“我到你亲戚罩着的场子里去转转!”李鱼用手一指前面麻子的小报亭。

“我亲戚?…”王丽娜的头上升起了好多小问号。

“你和王梓灿不都是王字辈儿的嘛,这还算不上远房亲戚?”李鱼笑着解释道。

“看来你是真好了!”王丽娜笑嘻嘻地看着李鱼,“你不去食堂吃点东西吗,我请客!”

“不了,我过去看看麻子,然后就去图书馆了,我最近离开图书馆就浑身难受!”李鱼很认真的说道。

“你别是又看上了哪个女孩,偷偷去给人家写情书吧?”王丽娜笑着摇头表示不相信。

“王姑娘,这就是你不好了,揭人不揭短,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咱李鱼是那种离不开女人的人吗?”李鱼皱着眉头抗议道。

“我看你是!”王丽娜笑着挥手告别,临走的时候扔下这么一句。

李鱼懒得和她争辩,信步来到了麻子的报摊前面。麻子正趴在窗户前面昏昏欲睡,他小脑袋前巨大的烤肠机上,零星地摆着几根烤肠,有一根的颜色已经微微发黑了,估计是烤的时间有些久了。

“麻老板,来跟烤肠!”李鱼扔了一元钱进去,也没等他掏竹签子,用手就将那根稍黑一些的烤肠捏了起来,居然还有点烫手。

李鱼使劲咬了一口,低下头钻进了麻子的报亭里。麻子正举着那一元钱使劲端详:“老李,一根烤肠给什么钱啊!”

“我在你这儿蹭点儿报纸看也就算了,毕竟看完也不耽误卖,烤肠可是有成本的,我吃了就是你的损失。放心吧,哥们儿吃得起!”李鱼笑呵呵地将另外半根烤肠也吞进了肚子里。

“今天新来的《参考消息》还有《经济观察报》,据说金融海啸席卷全球了,没准跟书上写的二战之前的美国大萧条一样严重。你看看吧,要我说呀,估计快打仗了!”麻子一脸神秘地扔过来两叠报纸。

李鱼接过来,以极快的速度翻了翻,他现在的阅读速度可不是普通人能比的。《经济观察报》的信息量偏大,他一般会在麻子的报亭看个大概,毕竟不能给人家的新报纸弄旧了。等到一两天之后,图书馆上新,他再去报纸阅览室仔细研读。至于《参考消息》嘛,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仅供参考,上面的许多东西危言耸听,有的时候不同版面上针对同一个问题的观点竟然自相矛盾。

“也没那么严重,这些国家大事啊,听听就好了,咱们小老百姓,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李鱼将报纸整理了一下,递还给麻子。

“希望不要影响普通人的生活,我看新闻上说,现在南方的很多工厂都受了波及,关门的停业的,好多打工的人早早地回了乡!”麻子难得会这么严肃地说话。

“是啊,也难说没有影响,我听说国内的股市也跌的厉害。这些其实都没什么,你没发现学校的饭菜都涨价了嘛?”李鱼想了想说道。

“对啊,以前二食堂二楼的小炒,一份土豆片烧豆腐才三块五,今年开学直接涨到五块了。”麻子对此颇有同感。

“好几个我爱吃的肉菜都涨价了,所以我现在一般早上吃的饱饱地去图书馆,挨到晚上再出来,省饭钱!”李鱼呵呵笑着开起了玩笑。

“没事,等我晚上有功夫了,就在寝室给大家煮面吃,挂面毕竟还没涨价,咱们多吃挂面,哈哈…”麻子笑着安慰李鱼道。

“你就负责做就行了,以后面啊油啊这些材料我买!”李鱼认真地跟麻子分了工,接着他又严肃了起来,“麻子,你想过没有,我们将来到底能干啥呀?”

“我当然想过,我这人散漫惯了,学习这条路是走不下去了。我之所以呆在学校,是因为我还没想好,我这身板你也看见了,出力气活肯定是不行的。再说了,我也不想一辈子打工伺候人,做点生意是我觉得唯一可行的出路。”现在还不到放学的时间,报停前面来往的人不多,麻子说话的语调不紧不慢。

“我的家庭就在那里摆着,我没有一毛钱的启动资金,其实钱根本就不要紧,我特别想有一个人能够指引我,告诉我自己脑子里想的东西到底对不对,或者是给我指一条更好的出路。可惜,根本没有这样的人,我父母一辈子没有出过山沟沟,他们的眼里只有大山。我算是走出来了,可是我所能看见的,所能想到的,最后所能做的,也许只是城市里有钱人家孩子,从小就玩剩下的!”

麻子的一席话让李鱼陷入到久久地沉思当中,其实麻子的困惑,也是李鱼自身的困惑。也许他的家庭要比麻子优越不少,不愁吃穿,出行有车,他想买的东西家里基本不会拒绝,但是他的眼界也不见得就能比麻子高很多。

李鱼的父母都是普通人,他读的书越多,就越觉得父母见识的局限性就在那里,他们无法在接下来的人生当中继续去指引自己的孩子。自从他上了大学之后,每当他陷入迷茫的时候,这种认识就愈加明确。父母都很疼爱他,关心他吃饱穿暖,操心他学业成绩,愿意为他花钱,可是除此之外,对于他人生道路的指引,他们无能为力。

李鱼的亲人之中,只有三叔的学历最高,他的心灵鸡汤以前对李鱼是管用的。现在嘛,三叔在中学里固步自封已经好久了,而李鱼还在不断成长。

三叔以前常用他最骄傲的一个学生举例来激励李鱼,此子天分一般,但是胜在勤学不辍,终于考上了全国前五的名牌大学。李鱼从五六岁起就以他为榜样,因为三叔这个学生的父母就住在离李鱼奶奶家不远的胡同里。

努力,努力,再努力,你就能过上你想要的幸福生活!这就是三叔告诉他,关于学习,关于人生的全部真谛。十几年过去了,那个学生的神话一直传在李鱼耳边,他考研了,他读博了,他出国了,他回来了,他怎么怎么了。可是,李鱼的心却越来越冷了。

李鱼五岁的时候,第一次抓着奶奶的手,去三叔那个学生的家里买豆芽,奶奶说他家的豆芽特别好吃。那个时候三叔学生的妈妈还很年轻,遇到奶奶总会亲切地问声好,当时奶奶还没退休,她八岁的二儿子在奶奶班里。

十五岁的时候,李鱼会骑着车子到大街口去找三叔学生的妈妈买豆腐,那时候奶奶已经退休了,但还是会跟李鱼说,他家不光豆芽好吃,而且豆腐也好吃。三叔学生的妈妈已经老多了,脸上的皱纹深的吓人,她的二儿子不成器,早早地辍学打工去了。

今年过年期间的某天,李鱼牵着奶奶的手,撘着妈妈接送老爸的便车,再一次去熟悉的街口买豆腐。三叔学生的妈妈已经苍老的不成样子了,她比奶奶小十几岁,但是看起来更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那个二小子给他妈妈的小推车上添豆腐的时候,李鱼瞥了一眼,一个只比他大三四岁的小伙子,满面风尘,鬓角已经长出了白发。

三叔学生的妈妈说起自己的大儿子,语气中依然有掩饰不住的骄傲,只是她的神情既迷茫又焦虑。孩子挣的钱不少,可是要在燕京安家,就要在那里买房子,女方的要求还很多。豆腐妈妈颤颤悠悠地伸出两只手对奶奶比划着,她说自己还得和他爸挣十年,接着她又叹着气说道,到时候二小子也三十多岁了!

这活生生的一幕太过吓人,李鱼每每想起的时候总会不寒而栗。他知道,自己老老实实地读书,老老实实地毕业,找份体面的工作应该不难,可是他不愿意那样做了。父母的人生过得已经十分不易,李鱼不想他们将来还得为他结婚,为他在一线城市买房愁白了头发,尽管他们还不至于惨到那样的地步,但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哪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麻子想不通的事情,李鱼暂时性的也想不通。但是麻子开始通过做小生意来探索自己的方向,李鱼很佩服他。

比不上那些一出生就赢在起跑线上的人,平凡的人要开启自己的平凡之路,注定没有那么容易。没有人指引方向,那就自己趟一条路出来,没有人给予支持,那就咬着牙偷偷积攒实力。

李鱼记得周星驰电影里说过,做人如果没有梦想,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分别?李鱼从不敢嘲笑别人的梦想,对于开报亭的麻子,对于做家教的老赵,对于埋头做学问的大神,他都心怀敬意。

他只是还想不明白,自己的出路到底在哪,整日里躲在图书馆疯狂读书的李鱼,既是在逃避,也是在求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