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江州之约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6317字
  • 2019-02-16 21:14:36

国庆节快到了,李鱼接到了霍东打来的电话。

“老白,过节怎么安排啊?”霍东的声音里带着一贯的玩世不恭。

“我没什么打算,继续在学校待着呗,泡泡图书馆,打打球!”李鱼说道。

“老白,就那么就分了?说实话,不太对劲儿,我都想见见你这个前女友了,能把我老白给活活地耍了。”霍东语气不善地说道。

“也不能怪她,她从小没有安全感,是我做的不够好吧!”李鱼叹了口气。

“那也不能搞突然袭击,玩失踪啊,有什么事情不能当面说清楚的呢?”霍东说道。

“她应该是有难言之隐吧,过去了筒子,我好多了,咱们翻篇儿吧!”李鱼沉着嗓子说道。

“我国庆得回趟家,我暑假不是没顾得上回去吗,可把我爷我奶给惦记坏了,我一打电话我爷说话都哆嗦。你说当年我爷,那可是建设国家大电网的主力,一天走一百多里山路,吃七八十个鸡蛋的主,现在怎么就变成了小孩儿了呢!”霍东点了支烟说道。

“人老了就会没出息了呗,要不古人怎么说,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呢,更何况咱爷现在顶多算个迟暮英雄!”李鱼笑着说道。

“其实我这次回去,主要是参加我二姐的婚礼,她国庆节那天要出嫁了!”霍东说道。

“是吗?时间过得真快…”李鱼发出了一声感叹,霍东口里的二姐是他四姨的女儿,比李鱼他们大个五六岁,李鱼常在霍东家呆,所以霍东的直系亲属他大都认识。“筒子,有没有可可的消息,她不是跟你到一个专业去了吗?”

“唉,老白,这丫头老缠着我,弄得我很被动啊,国庆回家还要和我一起买票呢。”霍东一听到这个丫头的名字就头大。

“那就一起回呗,有个小美女陪着不也挺好的嘛。”李鱼笑着回答到。

“关键她影响我找女朋友,前段时间那个女朋友就让她给我豁挑黄了。关键她刚上大学半个月,整个学院都知道我俩青梅竹马了,把我气的!”霍东咬着牙说道。

“我就说可可是个机灵鬼吧,看着吧,你逃不出她的手心!”李鱼对霍东的抗争持悲观的态度。

“嗨,这种事情怎么说呢,太熟了不好下手,弄得不好了更是无法收场!”霍东停了停,砸吧砸吧嘴继续说道:“我给你打个比方吧,你和李艺桐关系好吧,要是李艺桐倒追你,你会答应吗?肯定不能啊,大家多少年的朋友了,对不对,闹不好连朋友都没得做!”

李鱼手里握着电话,心想,筒子你丫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嗨,我倒是觉得一切随缘的好,你和可可一起回个家也没什么啊。”

“老白,我已经计划好了,我先跟她一起买好票,等到回去的那天,我就突然闪人!”霍东嘿嘿地笑着说道。

“怎么闪?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告诉你,哈哈,就你这样的还敢玩消失?”李鱼大声说道。

“不是老白,这次我二姐结婚,我大姨他们一家子都回去,两个车呢,宽敞的很。我没敢跟可可说,怕这丫头也跟着蹭车,本来她妈要来接她的,她非得赖着我,这下让她一个人坐火车回去,哈哈!”霍东得意地笑了起来,这一对冤家的行事方式比较独特,李鱼也不好随意评论。

“对了,筒子,你大姨夫不是在燕京的一个中学当校长吗?离你们学校远不远啊?”霍东的大姨夫是燕京本地人,当年插队的时候认识了霍东的大姨,两个人后来结了婚,也算是教育口和电力口的强强联合。

“挺远的,坐地铁得将近一个小时,我这一年多了,只去过他家三四次。对了老白,你驾照下来没有?我国庆过完打算在学校报个名,假期忙着干志愿者,把考驾照这事儿给耽误了!”霍东不爱和李鱼发短信,他嫌那样你一条我一条,等来等去的麻烦。有什么事情了他就打电话,没有事情的时候也会隔几天瞎聊上几句。今年开学之后,李鱼的心情不好,手机经常放在寝室,这次两人是说的最多的。李鱼觉得霍东确实不差这点钱,也就不制止他多为移动做些贡献了。

“我的驾照早就下来了,不知道你们学校好过不好过,反正我当时在家考的时候是挺顺利的。”李鱼说道。

“我们学校有专门做驾校生意的,我认识一个学姐,自己就搞了一个招生点,人长的特带劲,那胸脯我跟你说…”霍东说到了兴奋处,开始将话题带偏了。

“行,筒子,我明白了,你就是想一边考着驾照,一边泡着漂亮学姐,对吧?最好学姐连驾校考试的钱都给你省了。”李鱼哈哈哈笑着挖苦道。

“别!老白,咱是差那钱的人吗,我就是想跟学姐认识认识,顺便看看她这生意怎么做。你不知道啊,在学校一天天闲的我呀!”霍东装模作样的说道。

“行了,不跟你贫了,你小子现在的欣赏水平是越来越下降了,你不会是喜欢大妈那种类型的吧?”李鱼笑骂道。

“轻熟一点的最好,善解人意而且懂得多,哈哈。老白,你还是雏儿,跟你讲太多你也不懂。”电话那头,霍东说话的声音中含着几分得意。

“你呀,好好找个女朋友收收心吧,别整天的装浪子了,你不像,我知道!”李鱼可不打算给他面子。

“哪有那么多真心相爱啊我的老白,你自己都经历一回了,怎么还是这么天真!”霍东无奈地摇着头对李鱼说。

“那你也要洁身自好,注意安全,现在的人啊都比较复杂,尤其是要保护好可可。”李鱼重重地说道。

“好,好,老白,你也要快点找到新的女朋友才是啊,年纪轻轻的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霍东不放心地安顿着李鱼。

“知道了,知道了,放心筒子,我想找个对象,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用不了多长时间。”李鱼吹完牛之后,两个人又逼逼叨叨很久一番,才缓缓地挂了电话。

李艺桐整个九月一直在问李鱼国庆的打算,现在他决定了,去江州溜达溜达,散散心。大家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自己老是躲躲闪闪的确实不好,而且有些事情光靠躲是躲不掉的。

“艺桐…”电话很快接通了,李鱼能听的出来,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是兴奋:“艺桐,小长假的时候我想去你们那里玩几天,不知道你欢迎还是不欢迎,有没有时间呢?”

“你来呗,我连机票都帮你买好了!”李艺桐的声音里透着得意。

“啊?我还打算坐上两天火车,穿越大半个国家去看望你呢,顺便给你带点冰城特产,要是没有座儿我就随身带个小马扎子。你怎么给我买机票了,多贵啊,再说坐飞机不是需要身份证的吗?”李鱼满脑子疑惑地问了一大堆。

“简单啊,高考填自愿的时候,我就偷偷记下你的身份证号了。我帮你预定了你飞江州的机票,也帮我自己定了飞冰城的机票,你要是不过来,我就飞去找你哦!”李艺桐说道。

“那机票很贵的吧,我坐是不是有点浪费了?我去了还你机票钱好不好?”李鱼有些不安,一张基本不打折的机票,价钱超过了他的心理认知极限。

“老白,你这样我可要生气了啊,我去冰城可是一点都没和你客气。”李艺桐不满地说道。

“好,那我们国庆见!”李鱼也不是爱说废话的人。

“拜拜…”李艺桐应该是还有别的事情,爽快地说了再见,平时她都是要唠叨许久的。

十月一号上午十点左右,江州的上空云层偏厚,但是飞机在正常的盘旋之后,平稳地降落了。

李鱼人生的第一次飞行,这么快就要结束了。尽管他提前查过到达时间,但是几千公里的行程所用时间之短暂,还是让他大吃一惊。经济舱并不宽敞,飞行的过程中,李鱼的座位紧挨着舷窗,透过窗户望去,宽大的机翼旁边,朵朵白云相伴,让人仿佛置身神话世界。

飞机在爬升之后,飞行的还算平稳,飞机餐类似那种意大利面,李鱼吃的很开心,尽管面的口味不咋的,但是就餐环境为它加分不少。比较遗憾的是,飞机上的空姐们远没有李鱼想象的那样漂亮,身材还算不错,但是有几位空姐的年龄估计都可以当李鱼的阿姨了。

机场的安检都很严格,刚举办完全球瞩目的奥运盛会,全国各地的安保级别都很高。李鱼带的东西不多,他后背上的小书包里,只是简单装着几件换洗的内衣,还有一本书,梭罗的《瓦尔登湖》,晚上无聊的时候他可以用来打发时光。

李鱼顺着人群出来的时候,将手里握着的一个干憋的红色气球吹得大大的,接着他将气球扎紧口,右手将气球高高举起,顿时显得自己鹤立鸡群。这自然又是李鱼的鬼主意,李艺桐个子不高,挤在大片的接机人群之中很难发现,就算她举着接机牌也效果不佳。李鱼反其道而行之,让李艺桐能迅速地发现自己,然后发挥她嗓门儿亮的优势。

两个人再一次顺利地相遇了,李艺桐开心地垫脚来摸李鱼的脑袋:“老白,你怎么那么聪明呢,又想出了这么简单的办法,我一眼就找到你了,哈哈!”

“聪明什么呀,还不是怕自己走丢了嘛,江州这么大,要是见不到你,我就得去天桥底下流浪了。”李鱼笑呵呵地说道。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把我的老白丢掉的!”李艺桐伸开双手捂了捂李鱼的脸:“老白,你坐完飞机累不累?”

“我不累…”李鱼轻轻地将李艺桐的手拿了下来,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艺桐,你们学校门口有招待所没有,我一个大老爷们儿不挑地方,有个能住的就行,只要离你们寝室不太远就好了。”

“老白,我们就算是住在一起怕什么?”李艺桐紧紧地搂住李鱼的一只胳膊,歪着头问道。

“丫头,话可不能乱讲。”李鱼笑着摸摸李艺桐的脑袋,他俩的身高相差二十二公分,也算是黄金比例吧。“你知道我们相隔有多远吗,好几千公里的路程啊,艺桐。我见过那些两地相隔苦苦相恋的人们,他们一年一年的盼,熬出头的很少。大部分人会因为距离,因为思念,因为种种微小的误解,彼此之间逐渐变得越来越陌生,最后还会因爱生恨,白白浪费掉自己的青春年华。”

李鱼和李艺桐就这样相对而立,他们的周围是从机场出来的大群大群的旅客。李鱼的语气极其温柔,这些话他想了很久很久,既然无法逃避,索性一见面就讲个清楚:“艺桐,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很了解你,你是个感情细腻但是却没有心机的女孩。如果你真的爱了,那么你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去爱,可是如果这个爱的过程太艰难的话,你会受伤害的。你从小家境优渥,不该受这种两地相隔的相思之苦,更不能因为我而受这份苦,我不答应!”

李艺桐没有说话,她的眼角湿湿的,李鱼接着说道:“艺桐,我不是死心眼,如果我们在一个地方,我会喜欢你,追求你,做一个最合格的恋人。可是我们现在离得这么远,我不能让我的女朋友远在天边,当她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当她孤独的时候,当她委屈的时候,我甚至连个肩膀,都不能让她依靠,我不要这样的爱情,我不能让你受这样的委屈!”

“老白,我不怕,我可以一直等着你,大学毕业了我就和你待在一起,你去哪我就去哪,我真的愿意等!”李艺桐的眼泪在眼眶里一直打着转转,她说话的声音楚楚可怜。

“艺桐,我现在自然会相信你说的话,可是我不愿意等!你曾经是我最好的异性朋友,是我漂泊在外的时候,内心里那一份永恒的牵挂,我不能让你受苦,我也不相信永远!”李鱼叹了口气:“对不起,艺桐,也许是我太悲观了,可是,你对于我来说太重要,我再不能失去什么了!”

“你口口声声说在乎我,难道我跟别的人好了,你的心里就踏实了吗?”李艺桐带着哭腔问道。

“以前吧,如果你真的幸福的话,我是会真心为你高兴的,现在嘛,我不知道…”李鱼眉头皱了皱,随即说道:“如果做不到百分百的坚定,我宁愿一直远远地守护你,这是我的选择,对不起,艺桐!”

“你就是个大傻帽,李鱼我告诉你,我要是找到了男朋友,第一件事情就是和你绝交!”李艺桐连称呼都换了,她似乎有些生气。

“我是傻,可是我这样的朋友可以是一生不变的。就算你和我绝交,你心里也清楚,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会有老白这样一个人,一直为你留着一盏温暖的灯。如果你一辈子都不再记起我,说明你过的很幸福,那样我也会安心的!”李鱼说的是真心话。

“你?真是烦死了,有你这样做朋友的吗?”李艺桐懊恼地掐着李鱼的胳膊。

“唉,本来大家好好的,我做你的大侄子,你做我的小姑姑,不是挺好的吗,是你先过界的好不好?”李鱼不觉得疼,不过他还是做了个夸张的表情。

“最烦你这种人,打着为别人着想的旗号,其实就是不敢承担责任!”李艺桐说的话也算是一针见血,“人家杨过还敢跟他姑姑在一起呢!”

“我们毕竟是老同学,老朋友,跟萍水相逢的男女肯定是不一样的。那些新结识的恋人,大家好的时候蜜里调油,臭的时候摸摸屁股一拍两散。咱们不一样啊,打断骨头连着筋,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一念走错就是万劫不复,我怎么可能不慎重!”李鱼表情严肃地解释道,也许这些话他已经在心里酝酿好久了,说出口的时候就像提前写好了台词似的。

“是啊,这些年你一直都是这样,你保护着我,对我好,可是你越这样,我越没法找别人了啊!老白,你到底明不明白?”李艺桐跺着脚,急吼吼地说道。

“艺桐,要不这样,我们做个约定吧,如果我们大学毕业的时候,还没有各自找见合适的人,我们就在一起。我知道你家条件好,在哪工作都无所谓,到时候你就随我,好不好?”李鱼知道一直探讨下去也永没有止境,他只好抛出了自己在飞机上就想好的底牌。

“那如果我们之中有人先找见了呢?”李艺桐问道。

“那我们的约定就自动作废,祝福对方就好!”李鱼平静地说道。

“那你会不会花心,先找啊?我是肯定会等你的。”李艺桐的表情有一些不安,但是她的眼神里比之前多透出一丝光彩。

“首先,我不是花心的人;其次,如果我很花心,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再次,如果我很花心,正好证明了我不值得你托付,对你也好!”李鱼一本正经地说道。

“唉,老白,你其实不懂女人,女人要是真的爱上了一个人,才管不了那么多呢!”李艺桐摆着手说道。

“我是有点大男子主义,我不能接受和我的恋人两地相隔,我没信心,对你也不公平。所以,委屈了你。”李鱼认真的说道。

“先这样吧,不过我可是说好了啊,在江州的这几天,你可是我李艺桐的正牌男友,我要让秦雨瑶那家伙惊掉下巴!”李艺桐的话语里多了几分雀跃。

“你跟她这么说,不就是等于告诉所有的人了吗?”李鱼有些不解地问道。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老白,我就这么让你看不上吗?”李艺桐将嘴撅了起来,脸上很不高兴,刚刚现出几分神采的大眼睛里又蒙上了一层雾气。

“好了,好了,小姑奶奶,不生气啊。我听你安排,行不行?”李鱼的内心颇有愧疚,只好小声地陪着不是。

李艺桐将晚餐订在江边一个不错的餐厅里,秦雨瑶带着她的男友准时来到。李鱼和李艺桐并排坐在一边,秦雨瑶入座之后用吃惊的表情盯着他俩看了许久。她甚至忘了介绍自己带来的新人,只是用右手食指不停地指着他俩,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你们,你们…”

李鱼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只是尴尬地冲着秦雨瑶带来的男伴点了点头,好久之后秦雨瑶终于憋出一句:“你们这是乱伦啊,我的天呐,桐桐你不是是老白他姑姑吗?”

“嗨,雨瑶,我们当年是闹着玩的,老白人憨,被我认了便宜亲戚,一直都不敢反抗!我俩就只是同姓而已,全中国五分之一的人都姓李,难不成还都不能通婚了?”李艺桐嘴皮子那叫一个利索,几句话就反客为主了。

“能是能…老白,你隐藏的够深的啊,使了什么手腕将我们桐桐拿下的,你之前不是说你大学里有女朋友呢吗?”秦雨瑶说话的口气不善,她高高在上已经成惯了。

李鱼笑着点点头,刚想瞎编一番,那边李艺桐又抢先发话了:“我们老白这么优秀,难免有一些不知深浅的小女生追求,那些都是闹着玩儿的,我才是正宫娘娘!”李艺桐抱起了李鱼的胳膊,大声地问道,“雨瑶,这位是?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李鱼顺着李艺桐手指的方向,凝神仔细端详着,秦雨瑶身边的男生长相斯文,带着个无框的眼镜,头发不长,微微笑的时候额头上有浅浅的抬头纹。

“哦,这是我的同学,我们一个专业的,学习可好了…”秦雨瑶的声音里夹杂着些许慌乱,她介绍的时候连男生的名字都不提,未免有些不太礼貌。

“同学你好,我是李鱼,跟秦雨瑶是高中同学!”李鱼率先伸出手,客气地对眼镜男说道。

“哦,你好,我叫冯佳晟,是雨瑶的…”眼镜男停顿了一下,看了看秦雨瑶本着的冰块儿脸,然后缓缓地说道:“…是雨瑶的同班同学!”眼镜男说完话之后地下了头,他的神情有几分害羞,也有几分恼怒。

李鱼看了看对面的两位,嘴角挂起了微笑,这个秦大小姐果然御人有术,眼镜男明摆着就是她现在的男友,可是居然连个屁都不敢放。

他有点理解李艺桐了,估计秦雨瑶这个女孩强势惯了,平时肯定老爱在李艺桐面前显摆。李艺桐出其不意地将他推出来,此番暗战倒是小赢了一把,想到这里李鱼不禁有一丝苦笑,女人们的世界很复杂啊!

“来,走一个啊同学…”李鱼举起红酒杯,跟眼镜男碰了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