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篮球与姑娘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8931字
  • 2019-02-15 21:11:40

李鱼丧心病狂地泡在图书馆的这段日子,学校里发生了不少新事情。大一的新生们如期入校了,物理院大一新来的学妹们质量普遍不高,老赵对李鱼谈起的时候,脸上难掩失望之色。

化学院有个大三的女生跳楼自尽了,据说是被一个社会上的男人骗色又骗财,一时想不开就轻生了。这个消息是麻子专门说给李鱼听的,他说的时候还不住地拍着李鱼的胳膊,劝诫的意味很强烈。

李鱼感受到了麻子那种强烈的关心,冲他笑一笑说道:“麻子,你没看出来吗,跳楼的都是女生,自古痴心女子负心汉,我最近一直翘课,啥事儿没有了,哈哈!”

3010寝室搬进来一个大一新生,也是本院的,听说大一的寝室都满员了,他就被塞这儿来了。新人叫米晓刚,这名字乍一听很是小鸟依人,再加上是大一的学弟,很容易使人产生误解。其实这位名叫晓刚的男同学长得很壮实,身高应该一米八出点头,不过李鱼估计他的体重应该远超一百八十斤。他睡在老赵的下铺,随着相处的时间加深,大家也逐渐地熟悉了起来。

米晓刚同学的真实年龄比李鱼还要大上一岁,据他自己说他为了考上X大复读了两年,所以他不爱跟那些小屁孩呆一个寝室。

李鱼头次跟他认识的时候,思考了半天,然后对他说:“大家一般都叫我老李,你这个年纪,也不好再喊你小刚,以后我就叫你老刚了啊,显得亲切!”

就这么的,晓刚变成了老刚,寝室的人们渐渐的也叫顺了嘴。老刚听说李鱼会打篮球,兴奋地不停搓手,不住地问李鱼:“老李,你知道吗,知道我为什么补习班蹲了两年吗?全他妈的让打篮球给我耽误了,高中那时候我可是我们班的主力中锋。”

李鱼上下打量着老刚,老刚头发上微微发着金黄的光,皮肤异样粉白,身上还有些淡淡的体味,李鱼估计他应该有些什么外国血统,毕竟他来自边境那一带。这是人家的隐私,李鱼也没好意思多问,不过说起篮球,他也来了兴致:“老刚,你其实错了,早点考上大学,想怎么打球都没人管你,高中多不自在呀,我们高中那会儿为了占个篮球场,经常被门卫大爷追的满操场乱跑!”

“谁说不是呢,那会儿不懂事呗!”老刚摇头叹息着,“对了,我是詹姆斯的球迷,詹皇打球那才叫暴力呢,你喜欢谁呀?”

“我也挺喜欢看小皇帝打球的,不过我看NBA比较早,我是科比的球迷。”李鱼笑着对老刚说道。

“科比?科比不行,投篮太铁,就爱自己单干!”老刚的脸突然红了起来,说话的语调升高了不少。

“呵呵,我们这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看样子老刚是个爱抬杠的主,李鱼微微一笑,不和他一般计较,“老刚,你上了大学估计打不了中锋了,你看我都比你高,我们这届的中锋身高快接近两米了!”李鱼为大超吹了把牛,大超光脚的身高是一米九五,李鱼在澡堂子帮他量过。

“也不见得,光个子高有什么用啊,要不咱俩出去练练?”老刚用力一甩自己的金黄色偏分头,语气中透着不服。

“别,你上铺老赵,他的身体对你不吃亏,你要不先和他练练?咱俩不是一个位置。”李鱼说话的中间,老赵刚好进门了,李鱼赶紧将老赵拉了过来。

“那要不咱去打球?”老刚斜着眼睛瞅了瞅老赵,很有挑衅的意味。

“去就去!”老赵转身去拿篮球,李鱼也回自己的床下面换上了篮球鞋。他最近整天在图书馆待着,饥一顿饱一顿,估计是营养有些跟不上了,李鱼照镜子的时候,觉得自己比之前又瘦了几分。今年大一和高年级的篮球友谊赛因为入学时间的关系,推迟到了国庆节之后,李鱼耐不住大超的苦苦相逼,还是答应下了。既然要参加比赛,他就得抽出时间来恢复恢复体能。

篮球场上人不多,毕竟学校下午还在上课,李鱼和老赵属于自由活动者,上课或者逃课只在一念之间。现在看起来,老刚在这方面也很随意,要不然他的高中也不用那么艰难,别人都是高三毕业,老刚可是高五啊!

热身完毕之后,老赵开始和老刚单挑了,李鱼作为裁判兼教练员,负责发球,还有喝彩。喝彩嘛,看球的人都知道,当场上有人打进了一个精彩的进球之后,你要大喊一声“好球!”,这对场上的人是一种激励,也为你自己刷了一点点存在感。

李鱼一边看,一边在篮筐底下来回小跑着。老赵大学这一年,打篮球的水平进步了不少,李鱼不知道是他这个师傅启发的好呢,还是篮球社给老赵的帮助大,总之老赵的控球技术还有进攻技术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他的身板本来就极其厚实,又练了那么长时间的马步加单双杠,和老赵身体对抗的滋味,谁上谁知道。

老刚很快明白了单挑和正规比赛的区别,也许其中也包含了高中篮球和大学篮球的区别。他在以前那个团队里的时候,可以在篮下要好位置,然后从容施展自己的篮下技巧。可是现在老刚发现,他自己很难将篮球运到三秒区去,老赵的手快的很,稍不注意就会丢球。到了篮下他还是很绝望,老赵比他高,虽说体重差了很多,但是老赵的对抗能力简直了,老刚撅着屁股靠打他的时候,感觉自己在靠打一堵墙,还是金属做成的墙,那种感觉李鱼也曾有过。

“不打了不打了,打不过你,防守太好了,连球都运不住,还单挑个什么劲儿!”老刚喘着粗气,将篮球抱在了怀里,很不情愿地认了输,接着他又把目光转向了李鱼:“老李,咱俩打一圈试试?”

“别,别,咱俩不是一个位置,输赢都没意思,体重差太多了!”李鱼连忙摆着手说道。

“没事儿,老李,我还跟他不是一个位置呢,人家邀请你了,不上不是不给面子嘛!”老赵一边跟李鱼说话,一边向李鱼使了个眼色。

“就是,老李,没事儿,上吧,我不用身体!”老刚用右手大力地拍着手里的篮球,扬着眉毛说到。

“好吧,老刚咱们点到为止啊,不带急眼的啊!”李鱼正好热完了身,嘴里谦虚着,身体却急不可耐地跑向了球场中圈附近。

先得到十一分就算赢,两分球算一分,三分球算两分。李鱼额头上刚刚渗出点汗,这场单挑比赛就结束了,11比1。李鱼进了4个三分球,其它的都是轻松过掉老刚之后的上篮,老刚进的唯一那个球,是他强打到篮下,擦板打进的,老刚早就忘记了自己不用身体打的承诺了。

“算了算了,原来你是个射手,唉,跟不上你的脚步,白费力气!”老刚气喘吁吁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接着喃喃自语道:“没想到咱们学院这么小,还有这么多高手呢,我还想着我来了能进系队呢!”

“其实这些单挑什么的,没什么用,关键是配合。大家要打的像个团队,才能更好的发挥实力,每个人都应该各司其职。”李鱼指了指旁边目光呆滞,望着远处的老赵,接着说道:“你看老赵,平时半场打球他其实得分能力不错,但是我们打全场的时候,他除了机会特别好,或者是下快攻的时候,基本不出手投篮,他会一直盯防对面的头号得分手,老赵是我们这一届里外线防守最好的。”

“那你呢,你估计就是咱们系大二最好的得分手了吧?”老刚细细地想了想李鱼说的话,眉头皱了皱,问出了这么一句。

“我不行,差的远呢,大二的主力是大超和楚宇枭,你们到时候要重点盯防他俩!”李鱼扭头坏笑着问道,“哎,哎,老赵,你这孙子又瞎看啥呢?”

老赵没回头,他正瞪着一双小眼睛直直地望着对面的篮球场。李鱼他们占了篮球场的这一半,另一半篮球场上,只有一个人,一个孤零零的长腿妹子。李鱼正坐在地上,视线里的这个妹子应该不低啊,她穿着飞人系列的熊猫配色球鞋,身上穿的是湖人的队服,号码是24号,这是湖人队球星科比新的号码。

“老李,你看对面那个姑娘,身材很正点啊!”老赵回头对李鱼傻乐了一下。

“也一般,瘦的跟柴火杆儿似的。”没等李鱼回话,老刚抢先发表了他的评价。

“就是,我也觉得姑娘瘦了点,还是丰满一些的姑娘好。”李鱼乐呵呵地附和着。

“也不一定丰满的就好,还是得看长相!”老刚又来了一句。

“嘶…”李鱼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暗自腹诽,这位大兄弟还真是个爱抬杠的主儿,什么事儿都爱跟别人拧着来。

“我觉着就挺好的!”老赵哈哈一乐,“老李,你敢不敢上去跟她说话?”

“我不敢!”李鱼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你敢吗?”他转头问老刚。

“不…”老刚的头摇得就像个风车,“我最怕和女生说话了!”

“老赵,看来咱们中间只有你有这个胆量了,你看人家姑娘孤孤单单一个人,你就过去帮着捡捡球呗!”李鱼一脸坏笑地对老赵说道。

“那我过去试试?”老赵跃跃欲试地站起身来,还不忘在自己的屁股后面擦了擦手。

“快去快去,我们看好你哟!”李鱼不停地给他打着气,随后他拉着老刚站起身,两个人假装拍起了篮球。

李鱼投进了两个空心球之后,压了压腿,准备来点高难度的。自从学会打篮球开始,李鱼就梦想着自己有一天能扣篮,从初中开始,他每天走路都是一蹦一跳的。奶奶家院子里的水泥墙上,留下了他划下的密密麻麻的粉笔线。李鱼从一米七几慢慢地长着,盼啊盼啊,他终于在刚上高二的时候长过了艾弗森,下一个目标就是他的终极偶像科比,可是他再往上窜了两厘米之后,长高的那个开关像水龙头似的,突然间就被拧紧了,从那以后他再没长高过一丝一毫。

高三毕业后李鱼也死心了,不长就不长了吧,反正也够高的了,保罗、艾弗森都比他矮,不照样轻松扣篮嘛。可是梦想永远都照不进现实,李鱼的弹跳不差,可是手臂的长度限制了他起跳之后触碰到的最大高度。

高中时学校有一个篮框比标准高度矮了十公分左右,李鱼曾经在那个篮筐上扣得飞起,到了大学之后,篮球场都是刚刚翻新过的,篮球架也是新的,李鱼很羡慕那些真正的扣将们,在标准篮框前他连勉扣都困难。

李鱼和老刚现在玩的这个篮球架,不知是怎么回事,篮框被人拉下来一点点,原本是水平的,现在变成了向下倾斜10度角。李鱼在篮框下面用心估摸了一下,他觉得这点微小的差距还是可以利用一下的,毕竟自己饿瘦了不少,重力相应变小。

李鱼来回跑了两小圈,对老刚说道:“老刚,你让让,我扣个篮试试!”

“靠,你能扣篮?”老刚不相信地瞪大了眼睛。

“这个篮框不是矮嘛,我试试,说不定再过几天就被后勤的人给修好了,那帮家伙可勤快了,篮球场的垃圾都不放过!”李鱼猛地想起了自己“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那盒套套,他的心里有些绞痛,索性不再说话,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抱球,助跑,起跳,单手灌篮,李鱼的动作一气呵成。他如果边拍球边跑的话,起跳高度就会不够了,所以他这个动作在实战中是走步。

“好球!”老刚大喊一声喝了个彩。

“好球,老李你啥时候跳这么高了?”老赵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跟着老刚也拍起了手。

“嗨,篮框矮,你要不是吃的太多,估计你也能!”李鱼有些不好意思,接着面露惊奇地问道:“这就回来啦,跟人家姑娘谈了个啥?”

“嗨,也没啥,我刚想跟人家认识认识,结果人家说自己有男朋友了,一句话就给我怼了回来,我还站那儿帮着捡了两回球,人姑娘压根儿就不理我,我站着也怪没意思的,就回来了!”老赵的脸有些红,估计是觉得自己丢了面子,“不过老李,我真还不是吹的,特漂亮,个子也高!”

“得,老赵,人家都有对象了,咱们就别在这儿瞎琢磨了,还是好好打球吧!”李鱼笑着将手里的篮球扔了过去。

“谁信呐,有对象还一个人在这儿打球,还穿成那个样子?”老赵撇着嘴指了指对面的姑娘,李鱼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刚好姑娘也在回头看着他们这边。

“人家热爱打篮球,穿身队服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李鱼有些不好意思,转头对老赵说到。

“那也不一定,这姑娘确实穿的少了点,我看她是成心想勾引咱们!”老刚的观点总是独树一帜。

“嗨,咱们三个不早就被勾引了嘛,不怪自己还能怪人家?”李鱼冲老刚笑着说道。

“是你们两个没定力啊,我可不受勾引,咱不动那凡心!”老刚说着话将自己的运动裤用手一提,李鱼看到他那有些发福的肚子,像地震波一样一圈一圈晃动了好久。

“主要是老赵爱看,我一般般!”李鱼笑着说道。

“拉倒吧老李,我看你就是假正经,去了那么长时间图书馆,是不是找到新目标了?”老赵不服气地问李鱼。

“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啊,我真的是去图书馆看书的,没时间调戏小姑娘。”李鱼拍着老刚传过来的篮球,一本正经地说道。

“老李,你不会是还惦记着江潇雅呢吧,我可是发现,她最近跟咱们班里的某些人走的很近啊!”老赵神秘兮兮地说道。

“谁?是不是老李同学的前任女友?”看来爱打听八卦是不分男女和国界的,连老刚这么彪壮的混血老爷们儿,也好这一口。他将自己的黄头发凑上来,问了这么一句。

“没有,你别瞎说!我早忘得一干二净了!人家爱和谁在一起跟我有什么关系。”李鱼白了老赵一眼,心说这家伙当着外人,怎么就说起这事儿了呢。

“老李,这就对了嘛,大丈夫何患无妻呢对不对?老赵我当初和老叶分手的时候,比你难受吧,哭的比你狠多了吧,受的伤比你严重的多得多吧,又怎么样?哥哥我照样响当当一条好汉,天涯何处无芳草呢?”老赵这番话,说的那叫一个得意,在李鱼面前他觉得自己好像情圣一般。

“是是是,您还说过何必非在本院找,金玉良言呐老赵,我一直记在心里!”李鱼对老赵的好心规劝毫无办法,他在老赵面前一直伪装着一个不羁的浪子形象,毕竟除了江潇雅,老赵还知道王姑娘,还知道苏眉。虽说李鱼解释过好几次自己和那两位没什么关系,可是越解释老赵就觉得他越有事,现在李鱼真是有一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

“你记着就好,是个爷们儿呢就过去拍她,哥们给你看好了,挺正点!”老赵扔掉篮球,重重地拍了拍李鱼的肩膀。

“我要像你这么拍,能把那姑娘拍死,你信不?”李鱼摇着头说道:“人家有对象了,我再过去不是耍流氓嘛?我是不是爷们,你还不知道吗,不用这么证明了吧老赵?”

“也不能这么说,老李,老赵今天丢了面子,你给他找回来,你就是真爷们儿!”老刚还真是爱和人唱反调,李鱼内心有了想抽他的冲动。

“快去老李,幸福就在前面!”老赵坏笑着给李鱼鼓劲儿。

“那我就去了啊,不行也别笑话哥们儿,大家老母猪别嫌老娃子黑,都一样!”李鱼其实不知道老娃子为什么和老母猪一样黑,不过这边的人经常这么说,他也就顺嘴用了。

“行,去吧,去吧!”老赵和老刚两个人哈哈笑着转过了身,他俩一个持球进攻一个卖力防守,开始了更为激烈的对抗。

李鱼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炙热的阳光照着他的后背,李鱼觉得自己的脊柱里面居然窜起了一股寒气。他心里明白,老赵既是在逗他,也是在帮他,人陷在一种情绪中时间太久了,会出不去的。尤其是那种特别消极的情绪,李鱼不说,但是并不代表老赵看不出来。

“同学你好,我知道你有对象了,所以我过来并无恶意,其实我的那位朋友也没有恶意,他只是太久没有见过美女了,激动之下就跑了过来,结果把脑子忘在了我们那边的球场上!”李鱼缓缓走了过来,女孩抱着篮球,用警惕的目光看着他。李鱼清了清嗓子,用手指着那边的老赵他们,开始搭讪,“老赵,借你脑子一用”,李鱼心里暗自想着。

“呵呵,那你过来又是干什么?难道你的脑子也掉啦?”

李鱼成功地将女孩逗笑了,他摆了摆手接着说道:“你放心,我过来的时候专门检查了一下,我的脑子还带着呢。我看你穿着科比的球衣,想过来问问你,你是他的球迷?”

女孩看了看自己的篮球服,嘟着嘴想了一小会儿,说道:“嗯,算是吧,我觉得科比打球挺帅的,人长得也凑合!”

“哦,我也是科比的球迷,不过我没有他的24号球衣,我只有8号,你穿着这件球衣很帅气!”李鱼没有夸她漂亮,这种漂亮姑娘听到漂亮两字,就跟胖子听到人说他胖,矮子有人说他矮差不多,绝对不会高兴反而会反感,尤其是刚认识的陌生人这么说更是会起到预想不到的反效果。

“我男朋友买来送我的,说是正品!”女孩笑了,嘴角弯曲的弧度刚刚好,李鱼能读懂那种微笑,那是热恋中的女孩特有的幸福的微笑。李鱼突然失去了继续沟通的动力,人家这么开心,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哦,你男朋友的眼光很好,我能看的出来,这件球衣是正品!”李鱼点了点头,准备结束这次谈话。

“你刚才扣篮了?”女孩问李鱼。

“是啊,那个篮框偏低,我刚好能够得着,如果是你这边的这个篮框的话,我就扣不了!”李鱼指着眼前的篮球架谦虚地说道。

“你多高啊?”女孩站到李鱼跟前,踮起脚尖比量了一番之后问道。

“一米八六吧!”李鱼不自觉地直了直腰,他说的是穿鞋身高。

“我一米七四,你是挺矮的啊!”女孩观察了一番之后,点点头下了定论。

“?”李鱼当然见过许多比他高的人,但是自从他上高中以来,说他矮的人,这位姑娘是第一个。

“我还行吧,我也没觉得自己矮,够用了!”李鱼笑了笑,对面的姑娘确实很高,身材又好,他还不至于为这么点事情和人家分辩。

“呵呵,其实我开玩笑的啦,我就是长太高了,我们班里的女孩都不愿意和我往一块儿站!”女孩笑着对李鱼说道。

“哦,还好,你不光是高啊,其他方面,估计你那些同学们也会嫉妒你的,哈哈!”李鱼还是没有夸她,但是意思不言自明。

“我今年大二,你呢?”女孩问道。

“我也是,大二物理系,你学什么专业的?”女孩看样子没有撵人走的意思,李鱼乐得可以和她多说两句,他在这边待的越久,回到老赵那里就会越有面子。

“你猜!”女孩的表情之中有一丝调皮,说话的时候右手伸出了三个指头:“给你三次机会哦!”

“英语?”李鱼大声问道,他知道的女生多的学院就那么几个,首先想到的就是苏眉她们学院,女生基数大了才能出美女啊,当然他们这届物理院算是百年难遇。还有比较熟悉的就是经管和历史文化旅游学院,但是经管院他以前常去蹭课,这么出众的姑娘应该不可能没印象。历史院的姑娘们军训时都见过,这两个学院首先就被他给排除了。接下来他打算往法学院啊,生命科学院这方面猜,反正猜的对不对的不重要,瞎聊拖时间才重要。

女孩突然间不说话了,眼睛睁的圆圆的,一语不发地盯着李鱼。

“是不是我猜对了?”李鱼楞了一秒钟之后,突然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怎么可能,你不会是认识我吧?”女孩气哼哼地说道。

“没有,我真是瞎猜的,我认识你们学院的一位学姐,她说你们学院美女多,所以我就大着胆子猜,没想到还真是蒙准了!”李鱼笑着解释了一番。

“哪位学姐啊,说来我听听?”女孩歪着头问道。

“嗨,这是秘密,要不,你猜?”李鱼故意逗她。

“切,谁稀罕知道!”女孩对李鱼的要求不屑一顾。

“同学,你大下午的为什么一个人练球啊,你男朋友不陪着你?”李鱼好奇地问道,他其实并不好奇,他只是想岔开话题而已。

“哦,他不在咱们学校,我们俩是异地恋!”女孩说到这里,眉毛垂了下来,她的脸上欢喜少了些,落寞多了些。

“虽然不在一个地方,可是看得出你很幸福,多克服困难,互相包容,大学很快就会过去的,你们一定会在一起的。”李鱼真诚地安慰道,他虽然受了伤,但是他还是希望全天下的有情人都成眷属。

“谢谢你!”女孩冲他笑了笑。

“不客气,你继续练球吧,不打扰了!”李鱼笑着点了点头,准备回去迎接老赵的膜拜了。

“同学,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女孩上前一步问道。女孩其实没打算问的,可是眼前的男生虽然是笑着在跟她道别,可是那深邃的眼眸中,却有一道浓的化不开的忧郁,她很想好奇,男生到底有什么故事。

“哦,我叫李鱼,就是最常见的那个李,没有三点水的那个鱼!”李鱼赶紧回头,礼貌地说道。

“呵呵,你真有意思,我叫许西兮,下午没课的时候,我经常会来这片球场打球,有空了我们切磋一下啊!”女孩对李鱼说道。

“好的,改日再领教同学的球技啊!”李鱼挥手告别。

回到球场这边,老赵正两眼发光地望着李鱼,李鱼走到跟前故意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说道:“女孩叫许西西,名字很好记的,我估计她身上还有个哥,叫许东东!”

“靠,老李,你还是不是人?连名字都问出来了,我老赵跟你一比,真是活都没法活了啊!”老赵听完李鱼的话,发出了夸张的哀嚎声。

“也不是老赵,人家老李那不都是为了给你把面子挣回来吗!你不能不分好歹。”老刚也凑了上来,喷着唾沫星子说道。

李鱼算是看出来了,老刚的反对并不针对任何人,只要是人,只要人提出一个观点,他就会自然而然的接出下一句:“也不是…”,李鱼严重怀疑哪怕是一条狗,只要它能说话,只要它敢表达自己的观点,那它就等待来自老刚的无情反驳吧,老刚已经将“也不是…”这个固定句型用的出神入化甚至走火入魔了。

李鱼暗地里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和老刚讲道理,因为根本没道理可讲。无论从那个论点出发,最后你都会发现,自己离真理会越来越远,因为,老刚可不管你三七到底是二十一还是二十四,统统一句“也不是…”将你彻底搞死!

“老赵,我这也算是赶鸭子上架,比起你差远了,你当年在图书馆,那可是凭借一张小纸条就把叶姑娘搞定了的。人家一个大家闺秀,被你这么始乱终弃,你就不觉得愧疚吗?”李鱼笑着跟老赵翻起了旧账,老刚不是喜欢八卦嘛,给你多加点料。

“嗨,我可是没对人家怎么样,我们俩是好聚好散,互不相欠!”老赵难得这样深沉地讲话。

“不是,老赵,你俩情史都挺混乱的啊,怎么我听不明白呢?”老刚将篮球扔在了地上,搓着手问道。

“没事儿瞎打听什么,你才刚上大一,不要听这些少儿不宜的东西。”老赵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老赵,我可是比你们还大一岁呢,听听没毛病吧?”老刚的脸上血色加重,由淡粉色变成了艳粉色。

“没毛病,老刚,老赵这事儿啊,传奇着呐,等我回了寝室好好的给你讲讲!”李鱼故弄玄虚地对老刚说到。

“老李,你要是敢给他讲,我就连你那些事儿都给你抖出来,你和江潇雅的,还有你和那个谁的…”老赵也来劲了,扳着手指头开始数。

“靠,我都想知道!”老刚抱着脑袋,大喊一声。

“你回去跟你们年级那帮小青年们说,好好准备篮球赛,我们去年可是赢了高年级联队的,你们这届估计够呛!”李鱼故意转换话题,老刚虽然爱听八卦,但是篮球才是他的真爱。

“那倒也是,你们这帮子人挺难对付,比你厉害的还有谁来着,刚才忘了。”老刚挠着屁股上的痒痒肉问李鱼道。

“回去再告诉你,老刚,我就纳闷了,你这些年一直打篮球,怎么就吃成这个样子了呢?”李鱼指了指他的肚子。

“我过去没这么胖,我们那儿冷,冬天最冷都能到零下四十多度。我去年冬天开始发愤图强,毕竟也不能老是复读啊,谁知道人不动弹了吧,饭量是越来越大,高考完长了三十多斤肉,怎么减也他娘的减不掉。”老刚说起自己身上的赘肉,也是一脸无奈。

“可惜了,你没胖之前,估计打球比这会儿厉害多了。”李鱼识趣地宽慰了他一句。

“也不能这么说,我们那个地方小,没几个像你们打球这么厉害的。”老刚确实不是针对谁,他说起话来连他自己都反驳。

“嗨,上了大学好好锻炼,说不定体重也能减下来,技术也能练上去,我和老赵去年的时候跟你差不多。”李鱼不死心地继续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我一直打的就是中锋,现在体重大点儿也好,减了肥也练不出你那技术了。还有老赵那反应速度,我的天,真的是太快!”老刚看了一眼正在拍球的老赵,语气之中有些羡慕。

李鱼这下明白了,老刚这小子确实是个死心眼,在跟人抬杠方面,他严以待人,更严以待己。

“老赵,走了,洗澡去!”李鱼向篮球场外走去,那边女孩的身影还停留在篮球架下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