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写信只是开始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481字
  • 2020-11-15 18:37:14

“小牙仙:

你好,我是李鱼,原谅我未经允许就这样称呼你,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男生善意而笨拙的玩笑。

这样的信于你而言略显突兀,但是请相信,这是我深思了几夜之后才做出的行为。虽莽撞愚蠢,不过却是我这个目前智商不太及格的脑袋能想到的最好方法。

你一定曾收到过许多的书信,大部分应该都是男生们写来的情书。我能想象其中,有些山盟海誓泣血,有些婉转凄切动人,而有些则寻章摘句不知所云。

我很想免俗,但想来自己依然不免是俗人之中最俗的那一个。

诗云:“今夕何夕,见此良人”,我很想郑重其事地认识你,郑重其事地约会你,以一切冠冕堂皇,又烂俗无比的借口,比如吃饭、看电影、一起逛街,可是我惊讶地发现此刻的我竟然做不到。我是那样彷徨又那样执着地拿起电话又放下,然后拿起又放下。我的手颤抖着,我的嗓子不知道被塞上了什么东西。我悲哀地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的那样自信、乐观,甚至你零星看到的我的幽默也是刻意为之。

难言的软弱,使我退而求其次地拿起笔,写信给你。以后的岁月会使我慢慢了解你,对此我很坚信,而这样的信也会使你慢慢认识我,望你也能有信心。

为了平衡你的不甘,你以后可以称呼我小臭鱼,大黄鱼,比目鱼等等甚至沙丁鱼也行,只要是你想出来的名号,我都认。但我以为你也可以叫我小鱼儿,很有一些古龙的味道。

书不尽意,我会经常写信。不要求回函,你就把我当成一个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的笔友吧。

另:秋意渐浓,天气反复,望时时增减衣物,以免风寒。落花无言,人淡如菊,诚君之谓也!

李鱼”

李鱼怀着忐忑的心情将贴好邮票的信放进了邮筒,收件的地址是江潇雅的寝室,邮差每天傍晚都会来收信,最晚明天中午,江潇雅就能从宿管阿姨那收到这封信。“她收到信会是什么反应呢?”李鱼心里嘀咕着。

离上午3-5节的计算机基础课还有一个多小时,李鱼决定去趟C区,他穿过地下通道,穿过空旷的喷泉广场,穿过高大气派的综合体育馆,穿过一大片绿漆红顶的宿舍楼,从一个小偏门走出了学校。

眼前是一条稍显简陋实则无比繁华的商业街,大部分商户都以X大的学生为主要服务对象,饭店、小吃、超市、美容美发、网吧、商场应有尽有。

李鱼已经来过多次了,学校食堂的口味在李鱼吃来有点偏甜,偏腻了,他还在适应中。

为了填饱肚子,他在这条街上找到了一家叫“老地方”的小餐馆,课程不多的时候他常在这里解决吃的问题,有的时候还叫上老赵,当然每次都是李鱼买单,他的生活费是一次性从家里拿的,所以这段时间还比较宽裕。

李鱼今天出来是为了买“掉渣饼”的,上午人不多,李鱼很快就买好了热乎乎新鲜出炉的饼。他一边把饼放入口袋保温,一边急匆匆往计算机院的机房赶。

李鱼他们上课的机房位置是固定的,他来的早,机房里还没有人。

李鱼来到江潇雅的电脑座位前,轻轻抽出电脑桌上放键盘的抽屉,把“掉渣饼”放了进去。正打算把抽屉合上,他又想了想,然后快步走到前面讲桌上取过老师的黑色记号笔,在包饼的纸上写道:“不用四处找了,就是送给你的。”

做完这些之后,李鱼长吁了口气,悄悄溜出了机房到楼底下四处转悠。

等老赵他们到了,李鱼装作刚锻炼完的样子上前打招呼:”老赵,你们才来呀,我都操场上跑四五圈了。”

老赵向李鱼走过来,从兜里掏出个鞋套:“满哪找你,还以为你逃课了呢,鞋套给你带了,可别让管机房的老巫婆把你撵出来。”

进了楼里面,果然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已经在门口坐定。李鱼心里暗道好险,幸亏来的早,要不然被老太太盯上计划就泡汤了。

进了机房,人已经不少了,李鱼一边开机,一边偷瞄着江潇雅的座位。

临上课之前,江潇雅和一个女生进门了,她今天穿着一套淡绿色的运动装,白净的脸上不施脂粉,却是素雅恬淡之至。

李鱼看到她落座后,拉开键盘抽屉,表情先是一惊,一双明澈的眼睛四处张望了几下,当她看向李鱼这边时,李鱼自然是望向窗外假装一无所知啦。

然后她又发现了纸上的字,细读之后脸上隐现笑意,接着掰下一小块饼放进了嘴里,还给她旁边的女生分了一些,两人不知在说笑些什么。

李鱼心里美美的,十分满足。他准备好好地学点计算机知识,尤其是,教课的计算机老师是位大美女,这也是老赵对这门课程如此热心的原因了。

美女老师也姓李,不得不说“李”真是大姓,李鱼走到哪都能碰到这些五百年前的一家人。

李老师27、8岁年纪,估计还没有结婚。她讲课语气温柔,撒的一手好娇,而且还祭出了让人挂科的尚方宝剑,把几个爱捣蛋耍贫嘴的男生制的服服帖帖的。

老赵也是其中之一,他先前很爱在李老师讲课的时候起哄,不过他现在已经改变策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了。

老赵这几节课越来越笨,很简单的一个word排版,他不光字写错,格式会错,字体颜色会错,甚至标点符号的用法都得向老师反复请教。

其他男生先是敢怒不敢言,继而恍然大悟,于是争相发扬不耻“上”问的精神,把个美女老师忙的晕头转向,苦不堪言。

李鱼倒是无心凑这热闹,他最近迷上了《魔兽争霸》这样一款游戏。寝室没有电脑,所以机房的电脑被他装上了游戏软件,趁着老师无暇顾及,他就偷偷玩上两局。

大神前些日子也被他教会了,这小子脑袋太好使,李鱼可不想被他轻松超越。

李鱼今天听完了课,趁着别人缠住李老师不放的功夫,偷偷打开了游戏。玩的正欢的时候,嗡嗡嗡的教室突然间安静了下来,李鱼身上汗毛一立,心里暗叫不好,赶紧一按窗口键,准备伪装自救。

可是已经晚了,李老师正眉头紧皱地站在他的身后,双手抱胸不发一语。

李鱼讪讪地垂下双手,使劲的咽了口唾沫,可怜兮兮地说:“那个…李老师,您能听我解释吗?”

李老师气的一笑,摊开双手说:“来来,我听听你的解释。”

李鱼轻轻地吁了口气,他特怕李老师像琼瑶剧的女主角似的摇着头大喊,我不听我不听。

那一瞬间,李鱼的大脑好像一台高速运转的处理器,在烧死了无数个脑细胞之后,他缓缓地说:“李老师,您也许不知道,我从小就很热爱计算机,可是我家里穷,买一台电脑的愿望从我小学一直到高中毕业都没能实现。”

“高考之后我就四处打工,省吃俭用攒啊攒啊终于攒够了三千块钱,我知道我买不起好的,就想着像机房里这台这样应该也能凑合。一个学长告诉我把这个游戏装在机房的电脑上试试,如果能带的动不卡,那就照着这个配置买,还能省点钱。”

李鱼的声音沙哑而低沉:“我知道我不应该在课堂上做这样的事情,我向您和被打扰到的同学道歉!”

美女老师静静的没说话,但显然她被李鱼的故事打动了,语气温柔地说:“李鱼同学,下不为例哦,不然你的课程我是不会给你及格的。”

李鱼心里的石头落地了,他装出很诚恳的样子重重点了点头。

“哦,对了,你课后留下打扫卫生吧,我跟门口阿姨说一声,在机房没课的时候你可以来使用电脑。”美女老师笑眯眯的对李鱼说。

李鱼苦笑着应了一声,躲过一劫固然好,这么大个教室打扫起来也是份苦差事。

课堂秩序重归正常,好多女生都觉得李鱼挺可怜的,连江潇雅都向他投来同情的目光,只有老赵满脸佩服地冲他伸了伸大拇指。

隔天就是周末,李鱼在寝室百无聊赖地斜倚在大神的床上,手上一本图书馆借来的《史记》翻的哗哗作响,就是读不进去。

大神在和手机上的“贪吃蛇’较劲,老赵又和生科院的叶姑娘约会去了,麻子和老乡去了江边游玩,小豆豆估计正在网吧里和妹子聊的火热,老大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付贱人早已回了家,李鱼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打会儿篮球,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李鱼一看来电显示,一颗心顿时狂跳起来,居然是江潇雅的电话。李鱼存着她的号码,但是从没拨通过。

“你好,是李鱼吗?”江潇雅甜甜的声音悠然入耳。

“是我…”李鱼紧张的有点说不出话。

“我这周想去电脑城买个笔记本电脑,可我什么都不懂,能麻烦你和我去看看吗?我怕被骗。”江潇雅语气轻柔地问道。

“好啊,我帮你参谋参谋…”李鱼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

“那我们下午三点东门公交站见吧。”

“好啊好啊!”李鱼抱着手机一个劲的点头。

“嗯…对了,你的信我收到了,写的很有意思,字也非常的漂亮,我现在很好奇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你想写信就继续写吧,说好了我是不会回信啊…还有,如果你以后敢叫我小牙仙,我就喊你大臭鱼。”

“没问题,小牙仙!”

“再见,大臭鱼!”挂了电话,江潇雅的心砰砰地跳的很快,白皙的脸上泛起了红晕。

李鱼的信她看了好几遍了,这个拽拽的家伙说了一堆不着边际的话,大体意思她是明白的。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有人爱慕自然是值得欣喜的一件事,尤其第一次和李鱼的“巧遇”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个看似机灵古怪却又愚钝古板的家伙,让江潇雅的心里升出一种莫名的情愫,她很想小心奕弈的往下走走看。

她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大臭鱼”正哼着歌,打算去澡堂子里洗白白呢。

下午,李鱼早早的到了约好的车站,他今天很是打扮了一番。头发用付贱人的发蜡定了型,脸上还抹了点老赵的大宝,身上的中款黑色风衣让他稍感别扭,毕竟不如运动装穿的习惯。

江潇雅比约定时间提前五分钟到了,她今天穿着一件浅灰色的厚连衣裙,配着一双黑色的打底袜,脚上蹬的是深棕色的圆头低跟皮鞋,更显得双腿修长。看的出她对自己的素颜很自信,只画了淡淡的眼线。

“来啦?”

“刚来…”两人脸红红的都不知道怎么说话。

“车来啦…”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李鱼赶紧牵着江潇雅的胳膊往车上挤去。

车上人很多,李鱼一手拉着扶手,一手悄悄地环在江潇雅身后一寸的位置。这样既不失礼,也能在车辆急停急刹的时候给予一定的保护。

下车之后,江潇雅的眼睛亮亮的,“谢谢你!”

“别客气”李鱼挠了挠头说。

“谢谢你给我买的饼…”江潇雅笑嘻嘻地说。

“哇,你怎么猜到是我?”李鱼有些害羞,一脸不解地问。

“一开始我也猜不到是谁,后来收到你的信才发现字迹一样,还有,其实你是个很绅士的人。”江潇雅比划着李鱼在公交车上的保护动作。

“呵呵,应该的。”李鱼不好意思地说。

“不过,以后就别给我买了,一来离你们寝室太远,二来,我觉得有点油。”江潇雅红着脸说。

电脑城一楼是配件组装区,二楼是笔记本专区,李鱼俩人穿过热心的销售人员的重重阻拦,艰难地来到二楼。

江潇雅的预算是5000块钱,够买一台不错配置的笔记本了,简单介绍了目前的主流品牌和他们的优缺点之后,李鱼总结了一下:“咱们的分工就是你来挑选喜欢的样子,我来负责查询配置和砍价。”

“嗯嗯…”电脑城销售的热情极其过分,江潇雅表情有点紧张。两人一路走走看看,江潇雅相中了一款白色的联想笔记本,配置也是当前主流。

“这款样子很漂亮,你用正合适,要是配我这个大老粗就有点糟蹋好东西了。”李鱼开玩笑的说。

“15寸的我用会不会有点大?”江潇雅还有点犹豫。

“不会呀,你们寝室是四人间,放在你自己的桌子上正好。而且这款是超薄的,带出去也不会太沉。屏幕大一些不费眼睛,而且除了学习,看个韩剧什么的也更舒服。”李鱼说的头头是道,旁边的销售大姐都乐的合不拢嘴了,哪找这么好的顾客,自配推销员。

江潇雅想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听你的!”

接下来就是砍价时间了,李鱼和销售大姐天马行空、唇枪舌剑、引经据典、唾沫星子横飞,双方互不相让地试探着彼此的底线。江潇雅插不上话,就在一旁的椅子上静静的喝着水,微微笑着拿起了报纸。

“大姐你看,我同学对你这个价钱还不满意,她们寝室还有四五个女生打算买电脑。本来这趟成了,我还打算再带她们来,可是您这个诚意,哎,我看算了吧…”

李鱼转身招呼江潇雅,假装要走。

“哎,”销售大姐咬了下牙:“4900,低一分钱都不能让了。”

“那我要配一个原厂的双肩背包,键盘鼠标垫都要配齐”李鱼最后加码。

大姐的眼睛里都要出火了:“成交!”

江潇雅付完钱,李鱼背着电脑要离开的时候,销售大姐还一个劲儿地叮嘱他:“姐这趟真不挣你钱,回去可别和人说这个价钱,记得多带同学过来啊!”

两个人逃似的离开熙熙攘攘的电脑城,江潇雅长吁了一口气,她显然对这些热闹的地方不太感兴趣。

“你太厉害了,标价6500的电脑,你这么便宜就给拿下了,我刚才还担心钱不够呢。”江潇雅笑呵呵的看着李鱼,她的眼睛特别好看,李鱼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我也是超常发挥吧,平时买衣服都不会砍价。”李鱼不好意思地说。

“这个价钱那位大姐估计都得赔钱了。”

“哪能呢,顶多就是少赚点,这些人都精的很,马上要到黄金周了,她们是为了走量。”李鱼很有自知之明。

“你那么爱学计算机,想借电脑随时说话。”江潇雅大气地拍了拍李鱼的手臂。

李鱼一愣,心里明白江潇雅为什么这么说了,他停住脚步,望着眼前这个俏生生的女孩,心里暖暖的。

“我知道你是听了机房里我和李老师说的话,但其实我是逗她的,我打游戏纯粹就是无聊,没想到被老师抓了现行。”李鱼的口气很真诚。

“你?”江潇雅的脸上闪过一缕怒色:“你怎么能撒谎骗老师?”

“我们男生寝室经常议论她,都想找机会逗逗那位大美女老师,当时我也没多想就那么说了。”李鱼满不在乎地说,其实寝室里大家都夸他机智来着。

“哼!”江潇雅重重的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气氛有点尴尬,李鱼发现她好像生气了,他也不知道该解释些什么。

“你是不是经常撒谎骗女孩子?”江潇雅有些严肃地问道。

李鱼呆呆地想了一会儿,轻声地说道:“我不会骗人,那天的事我一直把它当作一个恶作剧。现在想想确实是我不对,你别生气,下周上课的时候我跟李老师道歉好不好?“

江潇雅抬起头,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男孩。他眉毛低垂,黑黑的眸子里有一丝淡淡的忧郁,双手不安地来回搓着,仿佛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孩。

江潇雅微微一笑:“别装啦,大臭鱼,我没有生气,不过你一定要和李老师道歉。”

李鱼心里顿时一松:“嗯嗯,小牙仙交代的任务大臭鱼保证完成。”

“呵呵,你这么辛苦的陪我买电脑,晚上就请你吃一顿饭吧!”江潇雅笑嘻嘻地说。

“哪能让你请客呢,我认识一家校门外的小饭馆,倒也干净。如果你肯赏光,我们就去那儿吃。”李鱼心里美滋滋地说道。

“好的,地方你定,客我请!”江潇雅边说话,边拉着李鱼的胳膊朝公交站点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