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知道真相又如何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122字
  • 2019-02-13 21:22:56

李鱼步行来到了医大的校园,这里他曾经和江潇雅一起来过好几次,知道师雨洛的寝室在哪栋楼。李鱼找到地方之后,大大方方地走进了门厅,门房里的中年大妈戴着一副黑色的圆框眼睛,正用满是戒备的眼神盯着李鱼。

“阿姨您好!”李鱼上前趴在开着的窗户上,他现在知道阿姨为什么戴着眼睛了,绝不是为了装斯文,而是为了绣十字绣。估计是阿姨有些老花眼了,李鱼觉得宿管阿姨身前的那副十字绣工程量应该极其浩大。

“阿姨,我找临床2系的女生师雨洛,在5楼不知道哪个寝室,我给她送点东西,我没她电话,麻烦您给通知一下!”李鱼努力地笑着,阿姨一年到头估计也见不到多少男生,李鱼希望自己的“色诱”能有点效果。

“我们这儿不管传达,同学你找错地方了!”阿姨抬眼看了看李鱼,用一支手指向上推了一下眼镜,接着绣自己的。

“哦!”李鱼尴尬地应了一声,他还没打算放弃,因为他知道,宿管阿姨那儿,可是连楼里所有同学的姓名,联系电话,甚至照片都备好案的。

“阿姨,您是不是绣十字绣呢,什么图案啊,我妈也整天在家里绣,这种东西只有手巧的人才绣的好呢!”李鱼强迫着自己从嘴里挤出来一些话题,他不知道阿姨听了会是什么反应,反正他自己尴尬透了。

“我在绣清明上河图呢,可不是嘛,都绣了大半年了,连一小半都不到!”阿姨这边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显然,李鱼说起的这个话题很对她的胃口。

“清明上河图?天呐,这么难绣的东西您都会,我妈在家也就会绣个什么‘家和万事兴’之类的,比您这个难度可小太多了!”李鱼这个倒是没说谎,十字绣不知道什么时候火遍了大江南北,随处可见老娘们儿在那儿绣啊绣的。李鱼的妈妈去年真的绣了一张“家和万事兴”,过年的时候还让李鱼出去裱了个金闪闪的大框。

“呵呵,阿姨也是瞎绣着玩儿,不过我听说我绣的这个可值不少钱呢!”宿管阿姨冲着李鱼笑了,她的表情和蔼了许多。

“是啊,您这么绣着绣着,说不定也是个不错的副业呢。就是您隔一会儿得休息休息,我听我妈说绣十字绣特费眼睛。”李鱼礼貌地回应着宿管阿姨的谈话。

“呵呵,这孩子真懂事。你说找谁来着?”阿姨将手里的针线放下,顺便摘下了自己的眼镜。

“哦,她的名字叫师雨洛,应该在5楼!”李鱼内心微微一喜,语气诚恳地回答道。

“那我帮你找找吧,你们现在的小年轻啊,胆子可真不小,呵呵!”阿姨一副你们谁都瞒不过我的眼睛的表情,说完这些话之后,她就起身去档案柜里一顿寻找。

不一会儿,阿姨重新坐了回来,她的手里拿了一个档案盒,一页一页仔细翻着。“是这个吗?”宿管阿姨翻到一页之后停了下来,指着其中的一张相片问道。

李鱼伸长脖子看了看,照片中的女孩子留着清爽的短发,正是师雨洛无疑。

看着李鱼点了点头,阿姨收回档案册,用手边的座机开始打电话。李鱼在窗口静静地等着,不时有三三两两的女生从身前经过,见到李鱼难免小声调笑几句。也有的姑娘走得着急,冷不丁地抬头撞见李鱼,吓得会大喊一声,李鱼只得客气地摆着手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同学!”他嘴上说的得体,心里却是老不是滋味儿了,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您是没见过男人呀,还是我长得吓人呀?

阿姨很快打完了电话,笑着对李鱼说:“我打过电话了,那位同学说她现在正在解剖实验室呢,估计得等一会儿,你要不进来坐坐?”

“不了,阿姨,我就在门口等着吧,麻烦您了,谢谢!”李鱼笑着对宿管阿姨说道。道谢之后,李鱼快步走出了阴沉沉的女生宿舍楼,他长长地喘了一口气。寝室楼前的花圃里,花朵开的正艳,李鱼没研究过花,也不喜欢花,所有种类的花朵在他眼中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花”。

如果要追求更精确一些,那就是红花,黄花,蓝花,紫花,粉花,各种颜色的花。当然了,玫瑰啊,牡丹啊,芍药之类的他还是认识的,至于其他的嘛,都差不多。

太阳偏西了,李鱼在师雨洛寝室楼前,不安地来回踱着步。天气刚刚好,李鱼沐浴在阳光下,并没有觉得自己很热。解剖室是什么样子的,李鱼一直很好奇,以他之前丰富的想象力,估计能编出不少关于医大解剖室的恐怖故事来。可是现在他没有心情,他只知道他准备找的人,是一个刚刚摆弄完各种人体器官,身上还带着些福尔马林味道的冷冰冰的短头发女人。

李鱼有些后悔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难道自己还有什么幻想不成?师雨洛从来没有温柔地对他说过几句话,仿佛李鱼就是她的天字第一号死对头,现在自己这样巴巴地过来找人家,实在是够贱的。

想归想,李鱼并没有离开的打算,已经做到这地步了,不问个明白他是不会甘心的。五点零七分十八秒的时候,师雨洛出现在了李鱼的视线里。

她脚步匆匆,没有抬头,也没有穿显眼的白大褂,但是李鱼知道错不了,就是她,因为发型就是李鱼前几天见到过的那个发型。

李鱼就站在师雨洛回寝室的必经之路上,这个位置离她们寝室的门厅还有十几米,是李鱼精挑细选的位置,李鱼怕挨得近了让其他人看见不好,挨得远了又有可能会漏人。李鱼不知道宿管阿姨是怎么向师雨洛说的,尽管看起来不像,但是也不能排除师雨洛故意躲着他的可能。

“师雨洛,我是李鱼!”李鱼说话的声音不大,正在低头急走的师雨洛显然有一些吃惊,不过她很快镇定了下来,李鱼的出现并没有使她很意外。

“你来啦,久等了,我们下午做局解!”师雨洛语气淡淡地冲他点了点头。

李鱼没听懂菊姐是哪位姐,他也不关心,“能和你聊两句吗?放心,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

“好吧…”师雨洛掏出手机看了看,随后用手一指前面的林荫小路,自己率先朝前走去。树荫里面竟然有一座小亭子,亭子里摆着一张石桌,桌面上还刻着棋盘,李鱼估计有些退休的老教授们会来这里下棋。

师雨洛用手里的书包“扑腾”“扑腾”拍打了两下石凳,自己大大咧咧地先坐在了上面。李鱼跟上去,也没管她对面的凳子上有没有灰,点了点头也跟着坐了下来。

“之前你见到的那个女孩,是我高中同学,她来冰城找我玩,我们的关系仅此而已!”李鱼开门见山地说道,假小子的性格他知道,没必要绕弯子。

“呵,你跟我说这个有什么意思?”师雨洛笑了笑,不过她的笑容很冷。

“我知道没有意义,不过我说出来心里踏实,你相信或是不相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没做任何对不起别人的事情。”李鱼沉声说道。

“我们认识的时间不短了,也许你很讨厌我,但是还是我想问你,如果你站在我的立场上,被人突如其来地冷暴力,莫名其妙地说分手,你会不会觉得特憋屈,特想知道为什么?”李鱼的眼睛里暗淡无神,他的嘴边喃喃自语着,显然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他的声音太小了,小到连他自己都听不见。

“我能理解,但是我无能为力,你为什么不去问问江潇雅?”师雨洛摇着头说道。

“我,我做不到,我不知道怎样去面对她,我怕我自己忍不住发火,可是我又不想那样。江潇雅说的没错,就算是两个人散了,也应该要体体面面的。抱歉,我太懦弱了!”李鱼眼望着远处说道。

“那这样不是很好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师雨洛双手抱胸,语气轻柔地说道。

“我毕竟是个俗人,我真心实意的付出过,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明明白白,这样我的心才能彻底平静,这样才能两不相欠!”李鱼的表情有些抽搐,他知道内伤这种东西是真的存在的,不是武侠故事里面瞎编的。每当想到这里,李鱼的心头就疼痛难当,仿佛是中了失传已久的大逆摧心掌。

“算我求求你了,有什么事情都告诉我,好吗?什么理由都好,她另有新欢我也不在乎!”李鱼的眼神近乎哀求。

“唉…”师雨洛缓缓抱起桌上的书包,眼睛紧紧盯着李鱼,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开口说道:“小雅没有对不起你,只是她命不好。她的爸妈在暑假的时候离婚了,对于她来说,这是天大的打击!”

李鱼听到这些,突然激动了起来:“她爸妈离婚了,这是不好,可是她这样对我,就是因为她父母离婚了?我不信!”

“信不信由你吧!”师雨洛神情低落地继续说着:“中间的故事很多,她不愿意讲,我也没有办法对你讲!不过李鱼,我想问问你,你觉得自己是怎样一个人?”

“怎样的人?我该怎么形容自己呢,每个人都是很复杂的呀!”李鱼不明白假小子为什么这样问他。

“哦,我的范围太大了,我是问在和异性相处的过程中,你觉得自己是个怎样的人?”师雨洛抿嘴轻笑,耐心地解释了一番。

“嗯,我觉得,自己还算是正常人吧,我…”李鱼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说实话,我不太会回答这个问题!”

“那我帮你分析分析,你看看我说的对,还是不对?”师雨洛抬头看着李鱼,见李鱼点了头,她才继续说道:“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你是个很好的恋爱对象。你的家境不能说多好,但是最起码不穷,你的个子很高,也称得上帅,你从小成绩优秀智商应该很高,你会打篮球还会唱歌弹吉他,听小雅说你不光文章写得好而且字也写得不赖,当得起多才多艺四个字。这一年观察下来,我觉得你还算有情有义,你对潇雅很好,好的别人都嫉妒。但是…”

“但是什么?”李鱼就知道,但凡有对你说这么长一大堆,而且还都是夸你的好话,他要不是别有用心,就一定是包含着“但是”,李鱼刚才就一直留心着这两个字,虽然晚了点,但是它毕竟还是来了。

“但是,你自己真的知道爱情和友情的不同吗?我是不相信有什么纯洁的男女关系的,小雅曾经跟我说过,你有好多的女性朋友。有的还在追求你,明知道你有女朋友还是那样。小雅说给我听的时候,一直是笑着的,她说自己对你非常有信心。可是你真的能把握好你内心的尺度吗,你真的觉得小雅一点都不在乎吗,你真的以为自己就那么问心无愧吗?”师雨洛越说越快,她望向李鱼的眼神也变得越发犀利了起来。

“我…”李鱼嘴里呢喃着,李艺桐的身影在他脑海里飘过,还有文学社认识的苏眉,还有还有火车上结识的夏雨,甚至王丽娜,还有以前的一些女同学。若说完全问心无愧,他还真的不是,偶尔他也会内心有愧。但是他自问关键时刻,自己还算是个坚定的人,他一直都在真心真意地爱着江潇雅,可是他就不能有异性的朋友吗?

“站在你的角度,你可能会觉得自己很委屈,可是这样对小雅并不公平。小雅的家里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一些,这些年里她一直都没有安全感,她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会跟你在一起。现在小雅做出这样的决定,虽然有些残忍,但是对你,对她都好。李鱼,你很适合做情人,但小雅需要的,是一个能踏踏实实依靠的肩膀,是一个真正可以走一辈子的爱人!”师雨洛咬着牙说完了这些话,她知道这些话也许会伤人,但是她必须得这样说。

李鱼完全懂了,他觉得自己理解了江潇雅,是他自己做的不好,才让两个人走到了这一步。他不想再去解释什么了,哪怕他哭着喊着去对江潇雅说,我改,我以后不跟任何母的说话了,这样就能挽回了吗?怀疑的种子一旦在心里埋下,就再也挖不掉了。与其勉强别人,不如彻底放手,祝福她将来更好。

李鱼这样使劲地说服着自己,尽管他的内心有所怀疑,可是这毕竟是他自己苦苦哀求才得到的答案,他认!

跌跌撞撞地离开医大的校园,李鱼甚至想不起来刚才有没有向假小子告别。管她呢,反正大家这一生都不会再见面了,用不着虚情假意地客套了,人家也不吃他这一套…

夜晚,X大校园主楼前的广场间,阴影绰绰的树冠之下,两个纤细的身影正紧紧地挨在一起。这片广场,李鱼和江潇雅曾经牵着手走过好多次,如果他此时刚好路过的话,尽管光线不足,他也一定可以认出,那两个女孩正是江潇雅和师雨洛。

“小雅,你别哭了,我也快受不了了!你别哭了…”师雨洛显然不太擅长做安抚别人情绪之类工作,趴在她肩头痛哭不止的江潇雅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他真的什么也没说,就那样走了吗?…”江潇雅一边哭着一边问道。

“嗯,我觉得我说的话对他打击挺大的!”师雨洛用手轻轻拍打着江潇雅的背,一边重重地点了点头。下午宿管阿姨打来电话的时候,稍微跟师雨洛一番形容,师雨洛就猜到来人是李鱼了。她给江潇雅打了电话,什么话应该说什么话不能说,自然也是两个人商量好的,不过后面那几句,全是师雨洛给自己加了戏。

“呜…”江潇雅哭的更大声了。

“好了,好了,小雅,你要是后悔,就赶紧去找李鱼说清楚,我看的出来,他是真的爱着你的。他今天刚一见到我,就急着解释那天那个女孩的事情,很显然他是怕你误会。小雅,其实你不需要这样的,说出来,李鱼也许会和你一起面对的!”师雨洛小心地出着主意。

沉默许久之后,江潇雅停止了抽泣,她的脸上还挂着泪,但是神情却十分坚定,说话的语气也多出了几分悲壮的意味。

“不行,师师。你知道我的,我不能让小鱼儿和我一起背负这些事情,他才刚读完大一,就算是他愿意,我也会心疼的。他的人生还很长,就算他现在心里再难过,以后也会渐渐地忘了我。我不能让他背负着我肩上的担子去生活,所以我宁愿他恨我,然后早早地忘了我!”

“可是,你还没有问过他,你怎么知道他不愿意和你一起面对,一起走下去呢?”师雨洛还是不愿意放弃。

“师师,是我不愿意,在我的眼里,爱情一定是平等的,独立的。我不能捆绑别人,更不能接受情感上的施舍!我爱他,所以我不能让他为难!”江潇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夜色笼罩着校园,空气异常地憋闷,老天仿佛要下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