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伤人的不是误会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572字
  • 2019-02-11 22:10:56

李鱼捏着脚尖,轻轻地向李艺桐的床头走来。屋子里的光线很暗,李鱼半跪在床前,隐约能看到女孩微闭着双眼,耳朵里传来她那细微平静的呼吸声,李鱼的心里平安喜乐,仿佛修行千年的得道高僧。

“来,过来啊!”李艺桐突然睁开了自己黑珍珠般的大眼睛,冲着李鱼勾了勾手指,她嘴角的笑,像是能把夜里黑统统驱散。

“呵呵,差点儿吓着我!”李鱼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他伸出了手。他先是缓缓的,接着有些用力地握住了李艺桐的手。她的手温润如玉,李鱼的手却冰冷似墙,她的手调皮地想从李鱼的掌控下逃脱,李鱼的手微微抖动但是蛮横地把握着大局。

“艺桐,你听我说,我长这么大,只爱过一个人,那个人不是你。以后我们会怎么样,我不能确定,我越是珍惜我们过去的情谊,越是会加倍地小心谨慎。”李鱼就像捧着一块传国玉玺,小心奕奕地走在即将破碎的冰面上。他不敢高声,仿佛手里的珍宝随时会和他一起掉入万丈冰窟。

“我们如果恋爱,那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我们要年复一年的两地相隔,要克服许许多多的诱惑,将来还要面对双方家庭的差距。说实话,现在的我,对此根本乐观不起来。”

“如果不能确定我们在一起能够给你带来长久的幸福,如果将来可能要那么深深地伤害你,那我现在宁愿当一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宁愿你认为我是一个不解风情的木头人。我现在的心里空空荡荡,我不能承受那样的将来,哪怕光是这么想一想,我都觉得痛苦不堪。”

“所以,艺桐,对不起,我现在只能选择原地不动。我的内心有欲望,有冲动,可是我更对你有责任,在我没有整理好自己的心思之前,我不能越雷池一步!”

李鱼紧握着的手轻轻地松开了些许:“艺桐,你如果生气,就打我吧!”

李艺桐没答话,她轻轻地缩回了自己的双手,用力把身上的被子裹得紧紧的。“老白,你真的不会后悔吗?”李艺桐的声音颤抖着,带着一点点哭腔。

“我当然后悔,但是,我只能这么做。如果我再往前踏出一步,我就不是我了,我的心里会一直不舒服,也许有一天你也会看不起我。对不起,艺桐!”李鱼双手低垂,沉声说道。

“滚!滚到阳台去!”李艺桐将自己蒙在了被子里。

“唉!”李鱼乖乖地站起来,准备到自己该去的地方。

“回来!”李艺桐“噌”地坐了起来:“老白,你是不是傻?”

“我肯定,一定,以及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人了。不,人类应该把我这么傻缺的物种排除在外,我顶多算是个类人!”李鱼回头自嘲般地对李艺桐说道。

“哼,我告诉你啊,别想逗我笑!”李艺桐把被子掀掉了,屋里太暗,李鱼什么都看不清。

“你已经见识了天底下最傻的傻帽了,这还不够搞笑啊!”李鱼嘴角挤出了一丝苦笑。

“唉!”李艺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老白,我又不笨,你说的我懂,可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才不会随随便便呢!”

“老白,你躺这儿吧,放心,我是不会调戏你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保持纯洁的好朋友关系!”李艺桐用右手胳膊架着自己的脑袋,轻声对李鱼说道。

“你太考验我了,艺桐,我毕竟是个功能齐全的男的啊。这样,我睡在你的床旁边的地上,反正铺着地毯,很舒服的。”李鱼笑了笑,指了指身前的地面。

“好吧,随你!”李艺桐气呼呼地躺下了,随后一个黑影被她扔到了地上:“给你个枕头,被子就别想了!”

“嗨,这么热的天气,盖什么被子呀!不早了,睡吧艺桐!”李鱼在黑暗中找到了枕头,他在那个位置躺好,脑袋和李艺桐躺着的方向保持着平行。

屋子里静了下来,好久之后,李艺桐轻轻地叹到:“老白,要是当年认识的时候,你真的姓白,就好了!”

“那样啊,说不定我的外号就成了老李了!”李鱼侧着身,开了一句不像玩笑的玩笑。

“讨厌!”李艺桐嘟囔着,她翻了个身,床垫发出轻微的响动。李鱼将胳膊枕在脑后静静地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呼吸声渐渐粗重了起来,随后跳动成了好听的音符。黑暗中,李鱼的眼睛亮的吓人,他的心情忽地放松了起来,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逐渐睡去。

早上他睡醒的时候,李艺桐已经提前收拾好了。李鱼的身上盖着一块浴室里的干浴巾,手里居然紧紧地搂着一只拖鞋。李艺桐伸着脚丫在李鱼脑袋前面晃悠,还笑着说:“老白,你不稀罕我,看来是对我这只鞋子很感兴趣啊!”

当时的李鱼正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等他听清楚了李艺桐说的话,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尴尬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李艺桐踮起脚尖,睁大眼睛仔细地看着李鱼,她的脸越来越近,李鱼又产生了慌乱的感觉。

“老白,我发现你有点上火啊,眼角的东西,黄黄的一大块!”李艺桐忽如其来地拉远了距离,一边做着嫌弃的表情,一边笑呵呵地冲李鱼说道。

“啊对,不早了,我还没洗脸呢。”李鱼脸色一红,急匆匆地钻进了卫生间。

退了房,吃过早点,时间已经到了上午十点。翰林学府酒店外面的公交站台前挤着不少的人,李鱼和李艺桐两个人慢条斯理地等着出租车。李艺桐的情绪不高,时不时向李鱼投来一个幽怨的眼神。

李鱼一只手抓着拉杆箱,一面东张西望,一面不停地抬手看表。离飞机起飞还有三个小时,时间应该是足够的,可是他毕竟没坐过飞机,还是早点把人送过去心里踏实。

一辆巨大的公交车呼啸着进站了,刺耳的刹车声激起了人群的阵阵惊呼,李鱼心里暗暗骂了句三字经。车门“啪”地一声打开,车上挤着的返校学生们陆续开始下车,李鱼正要转头看向别处,车门口闪出来的一个人影,将他的目光死死地拉了回来。

确切的说应该是两个人,前面下车的是个短头发的女生,背着个不大不小的书包。后面的女孩正吃力地将一个行李箱搬下车,这个箱子李鱼很熟悉,拎箱子的女孩李鱼更熟悉。一个半月没见,她好像瘦了,白皙的脸上看不出一点血色,盘在后脑的头发微微有些凌乱。

女孩吃力地穿过一群急着赶着叫着要上公交车的人,拖着行李箱走到了路边,她单手叉腰,脸上露出些许疲劳的神色。短头发女生也走到了她身边,在她耳边不知道悄悄说了什么。女孩猛地抬起了头,目光向站台这边望来,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当那目光扫过李鱼的时候,怔怔地停了下来。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两个人就这样不期而遇了。

那一瞬间,李鱼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许多东西,惊喜中夹杂着抗拒,期待中含着些冷漠,李鱼说不出自己是爱还是恨。女孩复杂的眼神一闪即逝,接着转头要走,李鱼松开手里的拉杆箱,大步冲了过去。

“江潇雅,你打算躲我到什么时候?”李鱼大声喊道,他的心里一阵抽搐,这好像是自己第一次,这般大声地跟江潇雅说话。

前边的女孩停了下来,好一会儿之后,她缓缓地转过了身:“李鱼,你回来了?”她的脸上异样的平静,无悲无喜。李鱼有些站立不稳,面前的这个人,跟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好似对着的是一个陌生人。

“我回来了,你这算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玩消失,能说一句话再走吗?”李鱼迅速地恢复了冷静,他不是泼妇,做不出撒泼骂街的事情来。

“我有一些事情,不想告诉你,我也不想听你说话,更不想解释什么,所以干脆就把你拉黑了,这个理由满意吗?”江潇雅说这句话的时候,脸高高的扬起,李鱼只能看到她的侧脸。李鱼猜想,她能把我弄得这么狼狈,现在她心里一定是神气极了。

“好,好,满意,我他妈的非常满意!”李鱼突然伸手捂住了胸口,他真的很想吐点血出来,可惜他受的内伤还不够深。

“师师,我们走…”江潇雅身体一颤,紧紧抓住身边女孩的手,咬着牙说道。

“等等!”李艺桐不知道什么时候追了过来,她喊话的时候牢牢握着自己的拳头,像一只好斗的鹌鹑。“我算是开了眼了,老白居然会喜欢你这样一个人,你知道他这些天是怎么过来的吗?不说清楚你就别想走!”

“你是哪颗葱?”江潇雅身边的假小子回头了,语气有些不善。

“艺桐,你等等!”李鱼上前抓住了李艺桐的胳膊,他的眼里快憋出泪来了:“你别这样了,好吗?给我点面子!”李鱼轻轻地摇着头,他人生第一次经历这样难堪的局面,但是他还想努力地保持自己的绅士风度。

“李鱼,没必要这样,大家体体面面的,不是挺好的吗?”江潇雅没有回头,她的声音忽高忽低。

“好!”李鱼重重地回答道,说完他就打算转身离开,再不离开,他就绷不住了。

“你听着,像你这样的女人我也是头一次见,昨晚我和老白开房了,你以后离他远一点!”李艺桐挣脱李鱼的手,大声地朝江潇雅喊道。

“没,没,她是李艺桐,我跟你说过的…”李鱼慌乱地回头想解释什么,那边的两个身影已经转身渐渐远去。

这边的李艺桐已经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准备迎接李鱼的怒火。李鱼板着脸,使劲儿地瞪了她五秒钟,然后裂开嘴,露出个难看的笑容:“艺桐,谢谢你牺牲名节为我出头,真解气,哈哈!”

“咯咯,什么牺牲啊,咱们本身就是开房了嘛。老白,这样才像你,别担心,你还有我呐!”李艺桐说着笑嘻嘻地搂住了李鱼的胳膊。

“唉,我发现我就是个扫把星,咱俩还是保持纯洁的关系为好,别再连累了你!”李鱼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胳膊抽了出来,他还不习惯跟其他的女孩过分亲昵。

“呵呵,我不急,本姑娘有的是手段让你从了我!”李艺桐得意地对李鱼说道。她先将自己的五指张开,接着再一个一个合上,最后将拳头攥紧,脸上现出一个夸张的表情,嘴里还发出“大反派”才有的笑声。李鱼低头看看她,苦笑了一声,出租车来了,李鱼赶紧招手拦车……

李鱼站在晌午的日头下,他的头皮有些发麻,一阵轰鸣声从耳边掠过,一架巨大的飞机从李鱼的头顶缓缓升空,李鱼甚至能看的见飞机上正慢慢收回的起落架。

李艺桐走了,一个小时前李鱼送她走进了安检通道,然后他就在这里一直等。现在,飞机终于走了,飞机上的女孩不知道,她絮絮叨叨安顿半天的那个男孩就站在下面,在机场前空旷的广场,在九月午后的烈日下面,一直傻傻地目送她离开。

但是,李鱼心里明白,这不是爱情。他现在有些懂了霍东的选择,如果你想保留着某些美好,那么你就得装糊涂,揣着明白努力地装糊涂。而他李鱼,是真糊涂,糊涂到已经快要越界了。

友情与爱情,看似一线之隔,其实天差地远。爱情,在如今的李鱼看来,更近乎某种一厢情愿的自我感动。

友情则纯粹的多,大家在一起觉得好玩,安全,放松,甚至知心,双方都会使劲儿地为对方着想,尽量地站在彼此的角度上来思考问题。

友情的边界大概就是:你需要的时候,我就在那里;你不需要的时候,你也知道,我还会为了你去那里等你。好的友情不会背叛,也不会打扰。

爱情有多少面孔,李鱼说不清楚。他早就陷进去了,回忆的日子有多么甜,现在品味起来就有多么苦。

爱情中的人,原来都是会自私的。李鱼在心里一遍遍地告诉自己,放下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他真的做不到,他像个心里不断犯着酸的小会计一样,不停地敲打着自己心里的那顶算盘。

“我为了你这样这样,可是你却…;我对你如何如何,可是你竟然…”,每一次有了这样的念头,李鱼的心里就一阵抽搐,仿佛上帝在挥着鞭子拷问他:“什么是爱情?什么他妈的是爱情?到底什么是他妈的爱情?”

李鱼受伤了,但是他觉得自己能够疗伤,没有什么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克服不了的。所以,他不能牺牲李艺桐,来转移自己的痛苦。

如果爱,那就纯粹一点,干净一点,收拾好心情再出发。如果真的不爱,那就小心地隐藏自己,做个永远守护她的“大侄子”,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李鱼回城的时候,坐的是机场巴士,便宜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比起出租车,确实便宜!

新学期又开始了,李鱼内心一片迷茫。回首大一的岁月,他就像做了个幸福无比的美梦,现在梦醒了,他的灵魂已经无处安放。

李鱼不会再去缠着江潇雅问什么了,他的尊严不允许他那样做。可是,他还有许多的委屈和不解,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活着。李鱼在车上一直胡思乱想着,快到学校的时候,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去找假小子问个清楚,哪怕是被羞辱一番,也在所不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