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美女的贴身“保镖”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385字
  • 2019-02-09 22:56:05

李艺桐之前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当她走出机场通道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接自己的人。李鱼虽然个子高大,混在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之中,也并没有那么显眼,但是他身前立着一块儿一人多高的白板,上面用黑色的记号笔写着大大的三个字“李艺桐”,这个真是太太太显眼了。

“嗨,老白,我在这儿呢!”人群之中的李鱼还在东张西望,李艺桐拉着自己的拉杆箱,一边小跑着一边冲他大喊。

“这儿呢,这儿呢…”李鱼赶紧扬起手,朝快步跑来的李艺桐热情招呼道。

“呵呵,老白,真有你的,这么大的接机牌你怎么带进来的?”李艺桐的脸上显出一些疲惫,不过她的好奇心是怎么也克服不了的,一见面就开始问李鱼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们文学社门口的海报,我给借用了一下。呵呵,偷偷的,你看这面是广告,这面是一片空白,刚好写你的名字。架子能折叠,海报可以卷起来,我很方便就给它带进来了。”李鱼得意洋洋地介绍着自己的小手段。

“老白,我一出来就看到这三个字了,哈哈,绝对是你的笔迹,错不了!”两个人一边说笑着,一边顺着人群往外面走。

大部分人们都往站台走去,排着长长的队伍,等机场和市区之间通勤的公交车。李鱼来的时候坐的机场大巴,这会儿他咬了咬牙,决定出把血,毕竟人家李艺桐一辈子估计也就来冰城这一次。他抬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司机慢条斯理地摇下车窗户,冲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下:“八十!”,李鱼点了点头,这个价钱他还可以接受。先将行李放在后备箱,李鱼随后打开车门让李艺桐坐进了后座上,关好车门之后,他自己钻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师傅出发,X大正门下车!”李鱼豪迈地大喊一声。

“好嘞!”师傅吆喝一声,出租车就开始狂奔了。机场离市区很远,高速上没有参照物,李鱼也不知道到底要走多长时间。李艺桐估计是有点困了,上车不久之后就眯上了眼睛,李鱼也不去打扰她。

大约走了一个小时,终于回了学校。李鱼掏出一百块现金付钱的时候,出租车司机不吱声,定定地看着他。李鱼心里想,还有二十块钱呢,赶紧找钱,看我干什么。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对视了大约十秒钟,中间李鱼还回头看了一眼,李艺桐睡的正香,一动不动的就像个闭着眼的洋娃娃。司机师傅终于忍不住先出口了,他用左手比划了个六,缓缓地说道:“大兄弟,还差六十!”

“嗯?”李鱼的眼睛一蹬,刚要发问,司机接着说道:“我们机场这趟线都是按人头算钱的,一个人八十!”

“那你不早说,早说我们就不坐你的车了!”李鱼可没那么好糊弄。

“经常坐飞机的人都知道,每人都说一遍,我们不得累死了。”司机的语气变得不耐烦了:“大兄弟,不是我说你,你对象大老远的坐飞机来找你,别磨磨唧唧,扣扣巴巴的。赶紧地,六十!”

李鱼头一次去机场,没必要跟一个不相干的人,解释自己和后座上女孩的关系。不过他确实不知道司机是说真的,还是在骗他。要是人家平时真的就是这种行情,自己再闹腾下去,也没什么结果,反而会显得自己没见过世面,惊动了后座的李艺桐就更不值当了。

“嘿,嘿,艺桐,醒醒吧,到地方了!”李鱼万分憋屈地付了钱,下车取出行李箱,才轻轻将睡得正沉的李艺桐唤醒。司机师傅倒也识趣,没有着急催促他俩。

李艺桐的腿应该是有点麻,下车之后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她眼神有些新奇地四处打量着周遭全新的环境。

“老白,你们冰城这儿果然凉快!”李艺桐穿着淡青色的连衣裙,阳光暖暖地斜照着她,说不上冷,但是吹来的风里多少带了点凉意。

“是啊,冰城毕竟不像咱们那里,跟江州更是没法比,那边估计还热浪滚滚呢,这里已经感受到秋凉了!”李鱼笑呵呵地解释着。

“嗯嗯,挺好,这里真是避暑胜地啊!”李艺桐笑着点了点头。

“也有热的受不了的时候,你是不知道,我们七月份军训那些天,差点被晒花了!”李鱼想起那噩梦般的日子还有些害怕:“你饿不饿,饿的话我带你去吃点东西,不饿的话,先回住的地方!”

“我不饿,老白,你们学校真是太变态了,我是去年等我们学校军训完才入学的,哈哈!”李艺桐得意极了,她把自己的头发重新拢了拢,用一个花绳系好,然后好奇地问道:“我住哪呀?”

“翰林学府,五星级大酒店,酒店旁边就是冰城最大的书店,离我住的宿舍也近,门前有十几路公交车,交通便利。楼下高中低档餐馆一应俱全,离酒店不到一百米远处就是派出所,安全有保障!”李鱼一口气介绍了一大堆,他觉得自己很像个售楼先生。

“那我们去看看吧!”李艺桐边说边向着李鱼手指的方向走去。李鱼拉着行李箱跟了上去:“不用着急,我已经订好房间了,这几天新生还没报到,房间有的是。你先过去看看,要是不满意的话咱们退了去别的地方!”

“不用,老白,能住就行,我又不挑!”李艺桐回头冲李鱼笑笑。李鱼心里暗自说道,你不挑?哼哼,早知道就带你去学校里的招待所了,一个床位一天才10块钱。这鬼地方,一天198,还不管饭,想想就肉疼。

到了宾馆之后,李艺桐对环境十分满意,从行李箱里掏出了一大堆私人用品。在往出掏东西的过程中,李艺桐好几次抬头想对李鱼说点什么,但是欲言又止,不太像她平时的风格。

李鱼挠着头想了一会儿,突然明白了,人家一个女孩子长途旅行过来,肯定是要洗个澡什么的,自己在这儿确实是不方便。想明白之后,李鱼就找借口告辞了,他说现在天色还早,你先躺下多休息一会儿,我回趟寝室办点事,等到晚上七点的时候过来接你,我们一起出去吃饭。

李艺桐果然愉快地答应了,李鱼出了门,还在暗自佩服着自己的小聪明。李艺桐回江州的机票是周日中午的,这个晚上不算的话,还有整整两天多。李鱼打算把自己的相机拿过来,里面的相片先剪切到移动硬盘里吧。江潇雅现在音讯全无,他决定不把照片给之前的老同学们看了,免得到时候丢光自己的脸。

冰城之外的好去处,李鱼不怎么熟,来了一年了,他还没找到合适的时间去外面游逛。连冰城周边的郊县他都没有去过,李鱼坐公交车很容易晕车,所以近的地方他就打车,远了宁愿不去。说白了啊,他和江潇雅这点私房钱攒的十分不易,花起来就格外小心,是贫穷真正地限制了李鱼那颗酷爱游山玩水的心。

李鱼也想过像高中时和陈帅那样,骑上自行车四处远行,可是有两个现实条件制约着他的想法。

一方面,冰城不比其他的南方城市,一年有大半的时间,街道上都冻着薄厚不一的冰,骑自行车需要冒极大的风险。另一方面,寝室楼下的存车棚安全系数基本为零,如果你拉不下脸时刻准备着,去别的学校偷一辆车弥补回来,那么你自行车的保有期限一般不会超过两个礼拜。

李鱼现在拿了驾照,下一步他就打算多攒钱,等到大三之后课业不多的时候搞一辆二手车。越野车是他的终极梦想,眼下看起来那一步遥遥无期,不过夏利啊,捷达啊之类的还是有戏的。有了车,他游玩的范围就能扩大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当然,这是李鱼之前的计划,那时的计划里还有他的丫丫。可是现在,他俩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将来会怎么样,他已经说不清楚,甚至也不敢多想了。

这两天李鱼带着李艺桐没少逛地方,江边的那些景点,异国风情的大街,游人如织的江心岛,历史悠久的教堂佛寺。总之,哪些地方不用花钱,李鱼就带着她逛哪些地方。至于吃的地方嘛,冰城的特色美食数不胜数,别说吃个两三天,就是一个月,估计都能不重样。

李艺桐逛街免不了要买一些喜欢的东西,李鱼总是抢着付账,但是一般会被她拒绝。李鱼也没坚持装大头蒜,毕竟李艺桐看上的某些东西,其貌不扬但是价格吓人。

李鱼照相的水平已经很高了,他相机镜头里的李艺桐,或站或坐,或停或走,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别样的风情。李艺桐隔一段时间就会检查一遍李鱼手里的相机,不满意的照片她会悄悄删掉,剩下的那些,她自己会很自恋地不停赞叹。

上帝也许对某些人格外偏爱,给了她超越别人的美貌,还要送她衣食无忧的富足生活。但是李鱼所知道的李艺桐,好运也就仅此而已了。毕竟她没有远超别人的智慧,而且她也不比别人努力,她只是在追求简单的生活,随遇而安顺其自然,没有烦恼和压力就行。

周六晚上,李鱼带着李艺桐吃了一顿地道的韩国炸酱面,门口迎客的韩国老板见人就鞠躬,态度好的不得了。李艺桐因为爱看韩剧的原因,还自学了不少韩语,这下子有了发挥的舞台。她比比划好地和老板一顿交流,两个人“呦”来“呦”去的好一顿侃,李鱼猜了半天也不知道她们说的都是什么。

端上桌来的韩国炸酱其实很难吃,口味偏淡而且黑乎乎的酱里还有股甜味儿。李鱼算是吃面的行家,刀削面,担担面,臊子面,油泼面,热干面,炸酱面,牛肉面,板面,他都很爱吃。这个韩国玩艺儿在他心目中,是可以归为难吃那一类的。可是架不住李艺桐爱吃啊,老板特意给她多上了一小份辣菜,李艺桐脸上那个得意劲儿毫不掩饰。

“老白,这馆子不错,挺地道的,我听老板说,他是首尔过来的,这是人家的第四家店了!”李艺桐一边小口喝着大酱汤,一边对李鱼说道。

“你真厉害,连这么高端的问题都能问出来。我还以为那个韩国老板点头哈腰的在拍你马屁呢,说就没见过你这种原装美女,他们那边都是改造过的。哈哈,一句听不懂,一句没猜对。”李鱼假装吃惊地开起了玩笑。

冰城这边会说韩语的人其实不少,但是这事发生在李艺桐身上却值得鼓励。李鱼记得她去年连大学都不想上来着,现在居然开始学习韩语了。“艺桐,你把韩语好好学一学,将来看韩剧就不用看那些字幕了,而且你去韩国旅游的时候,那些黑导游也骗不了你!”

“呵呵,好啊,到时候我带你一块儿去!”李艺桐想了一下,目光出流露出憧憬的神色。

“我就不去了,我这人性子倔,万一去了和这些棒子们打起来怎么办,到时候连累你。你还是等彻底学好了韩语,将来和你男朋友一起去吧,我听说首尔,釜山风景都很好。”李鱼笑着拒绝了,祖国的山河大川他还没有看过多少,这辈子估计都逛不够呢。

“唉,老白,这几天问你好多次了,你也不说。你女朋友哪里去了,不能出来见见吗?”李艺桐叹了口气,有些埋怨地说道。

“这不没开学嘛,估计明天才能回来吧!这次真的有点不巧…”李鱼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

“不对,我是女生,你骗不了我的,老白,你们这两天连个电话都没打过。”李艺桐睁大眼睛盯着李鱼说道。

“哎呀,打过了,晚上回寝室我天天打。你吃好了没有,我送你回去休息吧!”李鱼赶紧把她的话匣子止住,不然没法收场。李鱼环顾一下四周,店里的食客称得上爆满,他就不明白了,这么难吃的面,还这么贵,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来吃。

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点钟了,李鱼将手里提着的一袋草莓洗了洗,用盒子装好,轻轻放在李艺桐的床头,就打算告辞了。

“草莓我洗好了,你想吃就吃点吧。早点睡觉,明天还要坐飞机呢,我走了,明早再过来!”李鱼对着刚洗完脸,正在敷面膜的李艺桐说道。

说起来,这个面膜真是个好东西啊,李鱼夏天干完活的那段时间,偷偷用了他妈妈十来张呢。他很想问问李艺桐用的是什么牌子的,强行忍了很久,才算没把这句大损他男子汉形象的话问出口。

“啊,等等,等等,着什么急啊!”李艺桐急急忙忙地将自己的面膜敷好,还不忘用手在脸上一顿拍。

“不早了,怕影响你睡觉!”李鱼说道。

“我睡不着,咱们看会儿电视吧!”李艺桐说着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接着将遥控器扔给了李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