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多聊天多喝酒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195字
  • 2019-02-08 21:42:27

李鱼回到学校后,请王丽娜吃了一顿便饭,王姑娘是从家里直接赶过来的。离正式开学还有好多天,学校里的人不太多,新生入学的日子也比李鱼他们去年推迟了些。

李鱼问了不少女生寝室的事情,王丽娜还帮着李鱼回寝室看了看,回来的人确实没几个,江潇雅还是一点音讯都没有。

今天是回学校的第三天了,李鱼心里没着没落的,在校园里晃悠了整整一下午。李鱼打算请苏眉吃顿饭,毕竟答应人家快一年了,也不好一直拖着。

苏眉放假后给李鱼打过好几个电话,一开始的那些日子,李鱼忙着在山路上干活,顾不上和她聊长途电话。后来他的心情越变越遭,跟谁都不愿意多说话,苏眉也不例外。

和李艺桐的那次谈话,是他这大半月说的最多的一次,毕竟是在跟老同学告别,而且李艺桐的话匣子一旦打开,李鱼就很难再掌握主动权。

到底该请人家吃点什么呢?李鱼现在身上钱挺多的,价钱不是问题,关键是他对苏眉的饮食爱好一无所知。

想来想去,李鱼颓然地叹了口气,将手里的电话放回了裤兜里。他不是不能和苏眉吃饭,而是不知道两个人该说点什么。他现在心里乱糟糟的,孤单又苦闷,苏眉实在不算是个好的倾诉对象。

还是老赵吧,李鱼心想,这家伙前天抢了他一大包酱牛肉,今天再便宜他,陪哥哥喝酒解闷,谁让你老赵是咱的政委呢。

“老赵,在哪儿呢?”李鱼强言欢笑。

“我在寝室呢,大神在打游戏,回来看啊,哈哈!”老赵的声音真是没心没肺,李鱼心想你一个早就失恋了的可怜虫,怎么能这么开心?

“我不回去了,你看看麻子在不在,连大神一起叫上,晚上老地方我请客,大家喝点儿。”李鱼清了清嗓门子,努力让自己说话的声音大一点。

“麻子也在呢,我们还打算晚上在寝室煮面呢。哈哈,老李,你每次刚开学都这么大方,等放假的时候千万别老偷吃我的饼干啊!”老赵笑着跟李鱼开起了玩笑。

“呵呵,我尽量,咱俩啥关系呀,到时候我要是快饿死了,你肯定不会见死不救吧?”李鱼也咧着嘴笑了一点。

“得,我一定带上他们吃穷你,晚上几点?”老赵笑着问道。

“六点半吧,我直接去饭店等你们!”李鱼痛快地说道。

“还有别人吗,你是不是带了江潇雅?按理说,你也该给弟兄们介绍介绍弟妹了,就是小豆豆还没回来。”老赵的语气有点遗憾。

“没有,就我自己,她还没有回学校呢。”李鱼在寝室排老四,只有小豆豆还有麻子年纪比他小,不过一般没人在他面前装大。

“哦,我还以为你俩一起回来的呢,你那会儿不是说,你们要一起去燕京玩一段时间吗?”老赵不解地问道。

“没去成,有些事情耽误了。”李鱼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匆匆说道:“记得晚上一起过来啊,我先挂了!”

晚上的饭菜很丰盛,老板见来的是熟人,菜给的分量很足。李鱼吃的很少,酒喝的很多,老赵看出了李鱼的异样,菜上齐之后问了好几次,李鱼只是一个劲儿摇头。

一桌子人闷着吃了大半,老赵突然使劲儿一拍李鱼的大腿,高声说道:“看你他娘的这个死样子,不会是失恋了吧?”

李鱼吃了一惊,抬头看看老赵红彤彤的脸,接着又摇摇头。他今天特意买了一包烟,抽出一支点燃之后,狠狠地吸了一大口。

“老李,你今天的表情绝对不正常。”大神也摇摇头,拿起酒杯跟李鱼碰了碰。

“老李,你有什么事就跟兄弟们说一说,憋在心里多不好,我们肯定保密!”麻子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拿过李鱼身前的烟给自己点了一支。

“就是老李,藏着掖着,算爷们儿吗?”老赵大声对李鱼喊道“要是你有什么困难了,说出来,大家想想办法!”

李鱼扭头看了看他,仿佛又看到了这家伙在操场上边喝酒边号丧的样子。是啊,老赵可是连失恋这种事情都是第一个告诉他的。

“我和江潇雅失联了有一段时间了!”李鱼想了想,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什么意思?”老赵用很严肃的表情盯着李鱼,大神和麻子也看向他这边,目光中露出疑惑。

“我打不通她手机,她家里电话也停机,我只知道她家在哪个城市,其余的一无所知。从奥运会开幕前两三天,我们就再也没联系过。”李鱼灌了一大口啤酒,缓缓说道。

“还有这种事情?那她在老家的朋友你能联系到吗?”李鱼说出的话让老赵很吃惊。

“她在医大有个同乡,可是我没有她的电话,除此之外就不知道该联系谁了。”李鱼叹了口气。

“再想想有没有其他人了?”老赵接着问。

“咱们学校还有她的一个老乡,比咱们高一年级,我们还在一块儿干过促销。不过,我知道人家放假一向是不回家的,而且我也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李鱼有些自责地说道。

“我推测啊,十有八九是故意躲着你,绝对不是发生危险什么的。”老赵沉吟半晌,得出了这么个李鱼想听,又不愿意听的结论。

“你为什么这样肯定?”李鱼一头雾水地问道。

“咱们辅导员每年寒暑假,都是要做好几次电话家访的,你爸妈不会一次都没接着吧?如果江潇雅有什么人生安全问题,早就在班级的群里传开了,这点你放心!”老赵拍拍李鱼的肩膀,这次他的力道很轻。

李鱼这才想起来,辅导员是给家里打过电话,那时候他正天天躲在自己的屋子里悲痛欲绝呢。好像去年正月的时候,辅导员也往家里打过电话,当时李鱼接起电话还给孟老师拜了晚年呢。李鱼心里的大石头放下了,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没准她将你放进黑名单了呢,这么地吧,我拿我的手机替你打一个电话。”老赵边说边掏出手机,支起耳朵准备听李鱼念号码。

“…算了…,没事我就放心了,再过几天开学不就知道了吗,打什么电话!”李鱼沉默了一会儿,摆了摆手说道。他真是有点当局者迷了,老赵说的这番话,让他很害怕真正去面对。

“呵呵,随你,我说老李,这么大个爷们儿,至于么?联系不上也不是个大事,说不定人家忙着学习呢,回来一问不就清楚了!”老赵哈哈一笑,饭桌上的盘子里还有好几块猪蹄,这是老赵的最爱。老赵冲李鱼说完话,拿起一大块儿猪蹄,啃的津津有味。

“嗨,没准儿哥们儿被人家甩了呢?”李鱼自嘲般地说了句。

“也有可能啊!”大神重重地点了点头。

“会不会说话啊你!”麻子嬉笑着,赏了大神一记掌刀,转头对李鱼说道:“你别听他的,老李,那边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俩多般配啊,我看的出来,江潇雅看着你的眼神里充满了爱意!”

尽管麻子“爱意”两个字说的万分猥琐,李鱼还是感激地冲他点了点头。

那边的大神不好意思地冲李鱼笑笑:“对对,我觉得麻子分析的很有道理!”

古人云,夏虫不可语冰,井蛙不可言海。像大神这种情感白痴,很难理解李鱼复杂的情绪,所以李鱼并不生气。

“唉!”老赵长叹了一口气,给自己的酒杯添满,一口气咽了下去:“老李,说到底,是兄弟对不住你了!”

“跟你有屁关系啊!”李鱼不满地骂道。

“要不是那天晚上耽误了你俩的好事,你现在也不用这样,整个人连精气神儿都没了。这女人啊,说到底,不过了那一关,还是不会跟你一条心!”老赵叹息道。

“什么好事?过什么关?”大神将脑袋凑到老赵跟前,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滚!你瞎打听个屁!”老赵没给他好脸色,打着酒嗝骂道。

“唉,别这样老赵,跟你没关系!”李鱼起身安慰了下无辜的大神,人家只是一个求知欲旺盛的超龄儿童而已。

“什么东西都是因人而异的,有的人看重,有的人眼里却一文不值。我问心无愧,什么样的说法都好,只要有个说法就行,让我死也死的明明白白!”李鱼边灌自己酒边说道。

“行了,你少喝点吧,等过几天人来了,说开不就好了吗,我估计没什么事!”麻子悄悄走过来,抢走了李鱼手里新打开的啤酒。

“得了吧老李,我看你也不怎么难过。上次我失恋的时候,你还说自己失恋了会哭,你现在可比我那会儿压得稳多了。”老赵呵呵笑着继续说道:“要我说呀,你也别老是跟自己过不去,姑娘有的是,我看那个经常给你送汤的女孩就挺好的。”

“啧,这么细细一想啊,你老李也挺不是个东西的,估计江潇雅就是嫌你这孙子太花心了,才懒得理你!”老赵应该是有点喝多了,说话开始咬舌头。

“放屁,老子什么时候花心了!”李鱼拍着桌子跳了起来,大神赶紧过来按住他。

老赵大概觉得李鱼对未来的形势估计不足,犯了盲目乐观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他想劝李鱼不要过分沉迷于幻想,又不好过分打击别人,只能在李鱼身上挑毛病,让他自己有个心理准备。

其实老赵不知道,李鱼自己一个人,已经流过很多很多泪了,最开始他控制不住,现在他麻木了。如今他的淡定,稳重,还有信心,都是轻轻松松就能装出来的。李鱼觉得自己如果真的是被人甩了,那么至少也要表现的体面一点。

吃完饭,老赵要请大家一起去唱歌,说要让老李开心开心。李鱼摆摆手大喊:“不去,不去,四个老爷们儿…唱个什么劲儿啊!回窝!回窝!”

一行人歪歪扭扭地回到寝室,李鱼去了洗漱间长达一个小时。他把能吐的都吐出来了,饭吐的少,酒水吐的多,到最后他的嘴里苦涩难忍,李鱼暗想自己吐的应该是胆汁了吧。

他的大脑一直保持着清醒,像喝了兴奋剂一样清醒。那种感觉就像,他的灵魂飘在不远处冷眼旁观,看着眼前这个傻逼兮兮的男生,纵情地折磨着自己。他很想喊停,但是那个男生失控了,就像一辆高速奔跑的汽车,失去了方向盘。

把头埋在水管底下,让凉水肆意地冲刷着自己的脑袋,许久许久之后,李鱼跌跌撞撞回到了寝室。

“老李,要不是厕所坑太浅,我还真以为你掉进去淹死了呢!哈哈…”老赵指了指李鱼前面的洗脚盆:“我刚出去打了点热水,你泡泡脚吧,好好睡一觉,啥也别想!”

“你也真是,大热天打什么热水…”李鱼一边埋怨着,一边把脚缓缓伸进了自己的洗脚盆里,他慢慢闭上了眼睛:“有点烫,不过,舒服…”

“老赵,我他妈爱死你了!”

“去你大爷的,一天到晚娘们唧唧的!”

“玫瑰花的葬礼,埋葬我们的爱情,感觉…”李鱼的手机开始唱歌了,这是他最近刚换的铃声。

“喂,哪位?”李鱼在热水盆里泡着脚,背倚在大神的床头。这个姿势很舒服,他迷迷糊糊,有点想睡觉了。

“老白,是我呀,听不出来了?”

“哦,桐桐啊,你好吗,呵呵…”

“老白你是不是喝酒了,喝高了?”李鱼以前从来没这么叫过她,李艺桐有些吃惊,不过她很快就从李鱼说话的音调中推断出了一些缘由。

“少喝了点儿,嘿嘿,没事儿,你还在家呢吧?”李鱼憨憨地问道。

“对啊,我在家呢,你们还有几天开学?”李艺桐在电话那头问道。

“嗯…”李鱼板着指头认真数了数:“应该还有三四天吧,今天是周三,下礼拜才正式上课。”

“哦,那我明天去你们那儿玩两天,你去机场接我啊!”李艺桐咯咯笑着说道。

“啊?”李鱼突然坐直了身子,酒一下子全醒了,连忙问道:“好好的,为什么要来我们这儿呢,咱们才几天没见面,你犯不上这么惦记我吧?”

“切,想的美。雨瑶这个叛徒,准备后天提前回学校了。她说有个追她的男孩儿让她十分感动,她决定早点回去,安慰安慰人家。”李艺桐的语气有股子酸味。

“我懂了,你要是跟着她回的学校早了,看着人家亲亲我我的小心脏受不了,对吧?”李鱼很知心地问道。

“就是,看不惯她,又不和人家真谈,把那些小男人们耍的团团转。”李艺桐说完又急忙解释:“老白,我真不是眼红她,我告诉你!”

“知道,知道,你这么漂亮个大美人,还用的着眼红她?”李鱼边说边竖起左手食指伸在了头顶,如果他说谎,要遭雷劈的时候,这个手指可以当作避雷针,把滚滚天雷顺着他的身体引到地上去。

“还是我的老白知心呀!”李艺桐轻轻一叹:“老白,我去了你们那里,你女朋友不会不欢迎吧?”

“不会的,你什么时候到,我去接你,其他的等你过来再聊吧!”李鱼觉得电话上也说不清楚。

“好的,我明天下午三点到,你可别误接啊。我路痴,到时候可别把我弄丢了!”李艺桐事无巨细地安顿着,“有没有需要我帮忙捎的东西?”

“没有没有,我才来几天呀。你放心吧,我一定早早地就去机场了,肯定丢不了你。到时候我写一个大大的接机牌,保证你一出航站楼就能看到!”李鱼觉得这位姑奶奶话真的挺多,就好像通话不花钱似的。

“哦,那我到了住哪儿呀,老白,我可不和你女朋友一个床上挤。”李艺桐想的真远。

“我的姑奶奶,你来我这儿玩,吃住我负责,免费导游加保镖,放心吧,这些小事还用你操心?”李鱼鼻子哼了一声。

“呵呵,老白你只能叫我姑姑,千万不能叫姑奶奶,把人家叫老了都!”李艺桐笑着纠正他。

“嘿,说您胖您还真喘上了。不过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等寒假的时候再来,那个时候冰城的景更好。”李鱼打趣道。

“放了寒假你又不在,而且我很怕冷你不知道吗?”李艺桐大声地问李鱼。

“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嗨,看我这脑子…”李鱼连忙打着哈哈,他还真忘记了,李艺桐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怕冷。

“好了,不说了老白,你好好睡觉,明天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机场接我啊!”李艺桐终于打算放过李鱼了。

“好,好,放心吧,你也早点睡,明天路上注意安全!”李鱼挂了电话的时候,洗脚盆的水已经凉了。老赵蒙着被子呼呼大睡,大神在专注地打着游戏,麻子估计在听广播,从李鱼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脑袋斜伸出床头,耳朵上还戴着一副黑色耳机。

李鱼抬手看了看腕表,这是江潇雅送他的手表,除了有时擦一擦,他从不摘下来。已经快十一点了,李鱼叹了口气,又是一天,该睡觉了。他还没有坐过飞机,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晕机,李艺桐应该是经常坐的吧。虽说新闻里经常报道空难事故,但是李鱼知道,从概率学上来讲,飞机是一种非常安全的出行工具。他以前没有坐过飞机的原因很简单:机票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