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到底算怎么回事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261字
  • 2019-02-05 22:40:31

李鱼是个情感世界极为丰富的人,他一直自诩为男子汉,可是这不到二十年的人生也没逢过什么苦。

小的时候他唱《世上只有妈妈好》,会被里面的歌词感动到嚎啕大哭,班里的老师劝都劝不住。后来迷上了《三国》,《水浒》,他也会被那些矢志不渝的兄弟情义所感染,读到悲伤处也要偷偷掬上一把同情泪。

他会为亲情,为兄弟情,为那些天底下受苦受难的人儿哭,却也没想过自己会因为感情的事情而哭。

李鱼很骄傲,从小机灵古怪,一路当着众星捧月的好学生,自打小学开始就不断地收到女孩们写的情书。

那时候的他,会像老师批改作文一样,在女生们偷偷递给他的情书里勾勾画画。嘴里还得说着,这句不通,这句用词不当,这段一看就是抄的。批改完之后他照例要笑着摇摇头,说上一声好玩。

一直到高中毕业,李鱼都在当班长,他没有谈过恋爱,那些对他透露出好感的女孩,他都是委婉地表达了拒绝。一方面是真的没有遇到过令他心动的姑娘,另一方面,李鱼总觉得,自己如果和班里的哪个女生好了,那就相当于背叛了其他的人,他是在“以权谋私”!

生日的这天晚上,李鱼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泪水不住地顺着眼角流出,渐渐打湿枕头。他控制着自己不出声,使劲儿掐着手,不想让自己显得那么无能,可是他真的不由自主。

眼泪一旦开了闸,就像黄河泛滥一般不可收拾,仿佛只有流出来,他心里的憋屈才能稍微缓解。到了后来,李鱼甚至恨恨地坐起身来,狠狠扇自己耳光。他都有点看不起自己了,为什么就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呢。

日子就这样在焦灼地等待中一天天过去,李鱼不断地胡思乱想,甚至想亲自去江潇雅的家乡去一问究竟,凭空消失到底是因为什么?可是当他细细整理思路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除了江潇雅所在城市的名字,其他的竟一无所知。

他甚至连师雨洛那个假小子的电话都没留,之前两人有点相看两厌的感觉,后来也交谈甚少。李鱼的感情世界很简单,眼里只有江潇雅这个人,她想说的就认真听听,她不想说的就忍着不问。

李鱼不知道该如何准确地形容自己此时的处境,失恋吧,应该不算,他还相信自己和江潇雅之间的感情。可是这么多天杳无音讯,李鱼心里的委屈、不甘,怨怼也越积越深。

他不是没想过坏的方面,车祸啊,意外啊,可是他每次心里一起这种念头,就会嘴里“呸呸呸…”地唾上几口。

不管什么时候,他都要等,他会一直打电话,只要江潇雅告诉他自己没事,那就好说。这么多天的折磨,不能轻易原谅她,李鱼决定开学之后要好好惩罚江潇雅。

…………

八月的燕京,天气异常的闷热,就连刚刚下过的一场小雨,都像是立刻变成了桑拿房里蒸腾出来的水气,扑在脸上热浪滚滚。忙了一整天之后,霍东刚刚从清凉的地铁站里钻出来,他大口地呼吸着,可是潮湿的夜风中连一丝凉爽的空气都没有。

进了学校大门口,霍东掏出自己新买的手机瞧了瞧,已经快十点了,做志愿者的这些日子他就没有早回来过。霍东看到有几个未接电话,边走边随手翻了翻,大部分都无关紧要,只是有一个本地的陌生电话,打来了好多次,最近的是晚上十点半打过的。

霍东想了想,应该是找他有些要紧事吧,他拨了回去,然后将手机放到耳边。

“喂,请问您找谁,有什么事吗?”电话拨通之后,霍东礼貌地问道。他们培训这大半年,霍东说话变得特有礼貌,连英语的口语都进步了不少。

“东哥,我是可可,你在哪儿啊,老是打不通你电话…”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带着哭腔。

“可可,你怎么来燕京了啊?也不打声招呼,这手机号是你的吗?你在哪儿?”霍东焦躁地问道。

“我刚办的,我就在你寝室楼门口呢。”

“那你等着啊,我一会儿就到!”挂了电话之后,霍东匆匆往寝室方向赶路。

“东哥,可把你等着了…”可可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扎着个俏皮的丸子头,娟秀的脸上青春洋溢。见到霍东越走越近,忍不住蹦蹦跳跳迎了过来。

“可可,你怎么找到我这里的啊?”霍东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出落的越来越漂亮,忍不住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头。

“很好找啊,我知道的多了去了,随便一打听就摸到这儿了。”可可故作神秘地摸了下自己的尖下巴,又兴冲冲地扬起了手上的东西:“猜猜,这是什么?”

霍东拿起来认真的翻开,随即他就明白了:“可可,没想到你真考我们学校来啦,你也不多跟我商量商量。这学校风气不行,女生们都叼着洋烟卷,一个一个不务正业,到时候把你带坏了!”霍东将通知书递还给可可,说话的语气重了些。

“我也就考这点分数,能来这儿就不错了,毕竟是燕京的大学呢。我也学电机,这下咱俩成同门师兄妹了…”可可笑呵呵地回道。

“哎,你呀,什么时候入学呀?”霍东无奈地摇着头,轻声问道。

“九月二号,我这是和我妈来旅游了,可不是专门来看你的啊!”可可有些心虚地强调着。她是来燕京旅游的,妈妈专门和单位请了假带她出来的。可那是因为,她在家里等不到霍东回来,自从收到录取通知书,自己每天就像丢了魂儿似的瞎转悠,有好多的话不知道向谁说。

“哦,那你和阿姨现在在哪住呢,我送你回去吧!你呀,就是太心急了,等开学的时候学校有专门办手机卡的,比现在便宜。等你开学之后,我带你嫂子给你接风!”霍东看了下手机,笑着对可可说道。

“嗯…”可可点了下头,当她听完霍东说的话,突然呆住不动弹了。她没说话,眼神复杂地望着霍东。

“怎么了,小可可,是不是饿了,要不我带你吃点东西?就是时间有些晚了,怕阿姨等的着急…”霍东自顾自地说着,全然没有看清可可脸上的表情。

“霍东,你看着我!”可可的语气微微发抖:“我长大了,再不是小时候的可可了。”

“知道啦,知道啦!东哥说错了,你现在个头都长这么高了,是个大美女啦!”霍东嘻嘻笑着,拍了拍可可的脑袋。

“别笑,我严肃着呐!”可可伸手拍掉了霍东放在他头上的手:“你是怎么回事,我之前听老白说你那个女朋友不靠谱,你不是已经把她甩了嘛?”可可气呼呼地问道。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又换了一个!”霍东不以为意的轻笑着。

“你怎么能这么随便呐,说换一个就换一个?就跟换了件衣服似的。”可可的小脸上因为某种莫名的情绪有些泛红。

“嘿,可可,你才多大呀,敢管你东哥的事儿,我爸妈都管不了呢,一边儿玩去!”霍东有些玩世不恭地说道。

“你…”可可用手指着霍东,想发火却也发不出来。霍东说的对,她算是人家什么人呀,管的着吗?

“好啦,走,我送你回去,你想不想喝酸奶?咱们学校南门口的酸奶老好喝了,以后东哥常给你买!”霍东看着可可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忽然有些心疼。小时候可可就这样,每次活动欺负完她,小可可向他妈告状的时候,总是哭哭啼啼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李鱼半夜的时候接到了霍东打来的电话,他自然没睡,这些天里他躺在家像个活死人,打电脑游戏打到后半夜是常事。

“怎么了筒子,半夜睡不着想我了?”李鱼勉强挤出一丝笑,对着电话说道。

“老白,可可真的考到我们学校来了,今天给我看通知书了都。”霍东火急火燎地对李鱼说道。

“挺好的呀,你不会不知道她为什么考你们学校吧?”李鱼慢悠悠地问道。

“我知道,可是这事儿不好办呀。”霍东叹了口气说道。

“你俩这下在同一个学校,好好培养一下感情,将来毕业了直接娶进门,再生个小东东,不是挺好的嘛!”李鱼有些不解地问道。

“哎,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她那样儿的。再说了,大人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处理不好影响挺大!”霍东语气沉沉的说道。

“那,我就不知道怎么说了,感情这玩意一团乱麻,我自己还理不清呢。”李鱼也顾影自怜般地长吁短叹了一番:“不过筒子,可可是个好女孩,你要好好解决,不要伤害人家!”

“我懂,我这边装糊涂装的挺好的,就怕她以后挑开了,那样总是会伤害她的!”霍东停了一会儿,缓缓说道。

“以后的事,慢慢看呗,说不定你到时候回心转意了呢,反正我觉得可可不简单!”李鱼干笑了一声说道。

“哎,老白,我也不是诚心瞎打听,就是看你最近挺颓废的,你愿意说就跟哥们儿说说,要不愿意也随你,就当我什么都没问!”霍东在那边七绕八绕地说了一堆。

“你是想问我和江潇雅的事儿吧?我也不知道啊,这么长时间联系不上,连个打听的地方都没有!”李鱼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对霍东说道。

“要是没有其他的要紧事,那就是故意玩失踪躲着你了…”霍东不紧不慢地说道。

“可是筒子,不像啊,我俩之前一直好着呢,好的跟亲两口子似的…”李鱼说话的时候手紧紧握着手机,仿佛他手里抓着的是他的丫丫。

“你呀,那么牛逼个人,这方面怎么就傻不愣登的呢。我问你啊,你和那个姓江的姑娘上过床没有?”霍东叹口气问道。

“啊,还…还没到那步呢,时机未到…”李鱼支支吾吾地说道,其实他是有机会来着,被老赵这个鳖孙给破坏了。

“你俩谈了一年恋爱,你小子居然还是处男,不对啊老白,咱兄弟们可不是这样儿的啊!”霍东嘿嘿冷笑了两声,丝毫没给李鱼面子:“上大学之前你多傲啊,不是喊着万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吗,怎么一上大学就开始玩纯情了啊!”

“不一样,筒子,江潇雅是我梦里就想过的那种女孩儿。就是我很想娶她,想要和她过一辈子的那种感觉,我很认真!”李鱼解释道。

“你的喜欢未必不是你自己的幻想,我说老白,你才大一就想结婚的事儿,也太不靠谱了吧,你对人家女孩到底了解多少?”霍东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以前我以为自己很了解她,现在…说不上来,感觉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李鱼的语气透着伤感。

“老白,别太跟自个儿较劲,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就像那些电视剧里说的,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要开心。我在培训的这段时间认识了好多大四快毕业的情侣,谁不是平日里好的蜜里调油,毕业的时候分得比兔子都快。一个户口,一个指标,甚至一纸录取书都远大于那些缥缈的感情,谁太认真谁就会输的一点不剩。”

“老白,我太了解你了,你就是个理想主义者,爱情,友情都被你想像的太过美好。你就说我吧,在你面前那我都是在努力装呢,装的能跟你衬上。别人面前我整个儿一混不吝,爱谁谁,你还别说,女生也挺吃我这一套的!”霍东好一顿长篇大论。

“咱俩大半夜的这么打长途,会不会有点奇怪啊?”李鱼笑着问道。

“没事儿,咱俩小时候还一个被窝睡觉呢”霍东哈哈一笑接着说道:“老白,说真的啊,我觉得上大学嘛,混个毕业,玩个痛快,才是正经事。没事儿别想不开动真情,陷进去出不来啊!”

“哎,我尽量吧,现在已经陷进去了…”李鱼重重地叹了口气。

“老白,要不你来我这儿玩几天吧,到日子直接回你们学校。我每天忙完了,带你出去玩,逛逛酒吧什么的,妹子有的是!”霍东热情地诱惑着李鱼。

“算了,以后的吧,现在没心情,我还在等电话呢!”李鱼懒懒地说道。

“那行吧,你要憋的慌就给我打电话,奥运明天闭幕,等残奥开了我就不怎么忙了,你想上来随时都行!”霍东安顿一番之后挂了电话。

李鱼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他的犟劲儿上来了,翻身又给江潇雅打电话,还是老样子:“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