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7081字
  • 2019-01-30 20:24:58

六一儿童节这天,刚好是周末,李鱼约了江潇雅一起逛公园。大概是受了上次和老赵他们谈话的启发,李鱼发现自己和江潇雅平时相处的地方也就那么几个。他决定有空的时候多带着丫丫出去走走,增进感情。

冰城的这个公园据说是全国都数得上的市区内的大公园,不光占地面积超大,园里的珍奇植物更是数不胜数。李鱼特地戴了个蛤蟆镜,身后的背包里吃的用的装了个鼓鼓囊囊。

江潇雅搽了厚厚的一层防嗮霜,还准备了一顶大大的遮阳帽。最令李鱼惊喜的是江潇雅穿了一件超短的浅蓝色牛仔短裤,脚上套一双厚底的A字拖鞋。修长笔直的双腿,还有那双可爱的脚丫,一看就还没怎么见过太阳,异样的白。

掏出学生证买了门票,走进公园,两人在公园进门处广场前的示意图上研究了好一会儿,确认了方向之后才开始慢慢往里逛。九点刚出头,太阳已经窜的老高了,李鱼走的鼻尖冒汗,两人才堪堪走了景区示意图上的一小点距离。

前面是一座小型的水上乐园,有几处欢快的喷泉。假山旁边是一个高大的木架,木架横吊着一个巨型的水桶,一股山泉顺着假山上伸出的管子流出,从高处落到水桶,哗哗直响。

当水快要接满的时候,水桶突地翻转,一瀑巨浪直冲而下,撞击地面发出巨大的声浪,溅起一片水花。在阳光的斜射之下,水雾之中隐现七彩霓虹,分外好看。

李鱼牵着江潇雅的小手,正打算上去感受一番清凉,不料前面传来一阵阵稚嫩的哄笑声。原来一大群小朋友已经抢先占了地盘儿,正在木架底下打闹的异常欢快。

李鱼无奈地朝江潇雅瘪了瘪嘴,他俩现在如果凑过去硬要和小朋友们一起过儿童节,估计会很不受欢迎。

江潇雅笑了笑,示意李鱼用相机远远的拍几张照片,然后拉起李鱼就要接着往前走。

论起拍照,李鱼其实不怎么愿意拍风景照,他也不太情愿拍自己,他的镜头里只有江潇雅。

丫丫微笑的时候来一张,露齿笑的时候再赶紧抓拍一张,哈哈大笑的时候连拍好几张。蹙眉的时候,发呆的时候,陶醉的时候,惊讶的时候都要装进镜头里。

江潇雅翻看相机上的照片时,轻皱着眉头问李鱼:“怎么都是我呀,刚才路过的那些好看的花,你怎么都没拍到啊!”

“呵呵,我都看了啊,可是怎么看,这些花儿都没有你好看!做为专业的摄影师,我是有职业操守的,只拍我认为最好看的。”李鱼傻傻一笑,这句话他其实是发自肺腑的,可是怎么听都有点过于酸了。

“你呀,就会说好话儿…”江潇雅羞红了脸,咯咯笑着抢过了李鱼手里的相机,自己信步开始边走边拍。

“丫丫,你等等,我有一个新的想法…”李鱼上前紧赶了两步,追上江潇雅说道。

“怎么了小鱼儿?”江潇雅正把镜头对准一株李鱼叫不上来名字的深蓝色的花。

“我刚才又研究了一下地图,这地方我们用脚一天根本走不完。气温越来越高了,我怕你走路走多了中暑。再说就算你戴了帽子,一天逛下来也会被晒成一个小黑萝卜的。”李鱼有些夸张地说道。

“那…我们就走到哪儿算哪儿吧,逛累了我们就找个阴凉的地方歇着。”江潇雅先是紧张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眼睛一眨说道。

“我刚才看到门口有租双人自行车的,我们要不返回去租辆车骑着逛吧!”李鱼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会不会很贵呀?”江潇雅犹豫着。

“没事,反正离得不太远,咱们回去问问,只要贵的不离谱,咱们就租一辆来,这样我们能把整个园子都溜达个遍。”李鱼兴冲冲地说道。

“可是我不太会骑自行车…”江潇雅不好意思地抬头看着李鱼。

“哈哈,你老公我从小学五年级,到高中毕业一直骑自行车,最起码十级水平,放心吧!”李鱼拉起江潇雅的手就往回走。

………

大概是刚进入旺季,租车的生意还不是太好,押金三百,双人自行车每一个小时三十块钱。租车的大姐还特意叮嘱李鱼,两个人慢慢逛,超个二十分钟半小时的也不多收钱。

就这样骑着自行车又重新上路了,李鱼在前面使劲地蹬,江潇雅在后面的车座上一面跟着用脚蹬,一面不住声儿地欢呼着,像个快乐的孩子。

“丫丫,我给你唱首歌吧!”李鱼在前面大喊着。

“好啊…好啊…”江潇雅把双手搭成喇叭状,也在兴奋地大喊着。

“你就是我的天使

保护着我的天使

从此我再没有忧伤

你就是我的天使

给我快乐的天使

甚至我学会了飞翔

飞过人间的无常

才懂爱才是宝藏

不管世界变的怎么样

只要有你就会是天堂

孩子依赖着肩膀

像眼泪依赖着脸庞

你就像天使一样

给我依赖给我力量……”

李鱼唱的是五月天的一首歌,车子在平路的时候他深情吟唱,上坡的时候他拼命蹬车,嘴里唱的调子也变的撕心裂肺。他用心揣摩着歌词,是的,丫丫就是他的天使,他在用尽全部的力气去守护一个心爱的人,感觉真好!

江潇雅很久没发出声音了,李鱼一首歌唱罢,心里慌慌的,他找了个平坦处缓缓将车停下。回头看时,江潇雅正在用手使劲揉着眼睛,眼眶红红的,似乎是流泪了。

“怎么了,丫丫,是不是风大迷了眼睛,还是我唱歌太难听,把你吓哭了?”李鱼用手挠着头发,急切地问道。

“噗呲…”江潇雅被李鱼这句话逗乐了,伸出小拳头在李鱼的胳膊上轻捶一下:“没有,小鱼儿,是我有点伤感了。我哪有那么好,你才是我的天使,一直守护着我!”江潇雅把头靠在了李鱼的肩膀上,动情地说道。

“那我们两个互为彼此的天使吧,你是八翼天使,我是六翼天使。未来我要长出更多的翅膀,来守护我们的圣殿!”李鱼随口说着,说完他皱眉想了想,这都说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李鱼突然想起来,小豆豆床头有本小说,就是这些天使啊,魔法啊之类的。他随手翻过几次,没想到用这里来了,李鱼有些心虚地低头瞅了瞅江潇雅。

“嗯,小鱼儿,我爱你!”江潇雅抬起头,漂亮的大眼睛望着李鱼。她没问天使的翅膀到底有几只,反正李鱼在她面前胡说八道也不是第一次了。

“嗯,蜜兔!”李鱼觉得,自己发明的这个词儿,用起来还是很利索的,带着一丝高傲还有含蓄。

“不行,我要你亲口说!”江潇雅不许李鱼耍滑头,跺了跺脚,一本正经地直视李鱼。

“哦,好吧,丫丫,我也爱你!”李鱼的高傲装不下去了,他内心狂喜着,转过身将墨镜挂在了胸前。眼前是一片五颜六色的郁金香组成的花海,李鱼高举双手大声喊道:“江潇雅,我爱你,永远爱你!”

一个微微发颤的身躯,紧紧抱住了他的后背,江潇雅的声音从耳后传来:“我听见了,小鱼儿,我听见了…羞死人了…”

李鱼没敢回头,他现在脸上也臊的红彤彤的,不少路过的游人正往他们这边看,一些小情侣们还嬉笑着指指点点。

“小鱼儿,我渴了…”江潇雅趴在李鱼的后背上,懒懒地说道。

“我去取水…”李鱼赶紧转过身,从自行车前面的篮子里拎起背包,翻出一瓶矿泉水,顺手给江潇雅拧开了瓶盖。

“还有面包呢,你要不要吃点?”李鱼呆呆地问道。

“不了,给你留着吧,我不饿,你在前面蹬车多费力气啊!”江潇雅摇着头将喝过的水瓶又放回了包里。

“嗨,好多吃的呢,够咱们俩吃了…”李鱼解释道。

“那我们待会儿休息的时候再吃吧,时间还早呢,咱们继续逛啊!”江潇雅说完,蹦蹦跳跳地抬脚跨上了后车座上,接着调皮地冲李鱼做了个“请”的手势。

江潇雅轻轻抬腿那一瞬间的风情,李鱼看的如痴如醉。瞬间清醒过后,他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快速的骑上了自行车。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他们逛了许多地方,牡丹园,芍药园,郁金香园,在宽敞的游湖中蹬了可爱的脚踏船,在露营区的长椅上吃了点零食,在佛塔前的松涛间感受了几分禅意,在吊桥边的草坪上头顶头仰卧望天,李鱼还即兴在高高的假山前来了一番攀岩。

出得园来,不觉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两人没走几步,突然头上炸响了两个惊雷,接着黄豆大的雨滴便肆意地砸了下来。果然是六月的天,孩儿的脸,说变就变。

李鱼紧握着江潇雅的手,快跑了几步,躲到了公交站前的雨搭下面。两人的外衣都稍稍被淋湿了点,江潇雅因为帽子上有大大的帽檐,基本上不太影响,就是腿上穿的短了些。雨急一阵,缓一阵,看样子一时半会儿停歇不了。李鱼从书包里掏出自己的连帽衫,将衣服的两只胳膊袖,打了个结系在了江潇雅的腰间。

此时的江潇雅正依偎在李鱼的身边,调皮地数着身前雨滴溅起的水花。

“一个”…“两个”…“三个”…

站台周围人不多,李鱼幸福地低头看着自己身边的人儿。他想起了周杰伦的那首歌:“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和你一起躲雨的屋檐…”。对李鱼来说,最美的也不是他躲雨的这片站台,而是,站台中间和他紧紧相依的那个女孩儿。

公交车来了,两个人冒着雨挤上车,还没等走出一半路,雨就停了。车窗外一片炫目的阳光重新洒向大地,空气也格外的透亮。

李鱼心情大好地望着窗外,离学校还有两站地的时候,他远远地看见了一家烤肉店。这家店他没去过,不过他听付贱人说起过,烤肉味道一流,拉面师傅还能在拉面的时候来几下杂耍,格外新颖。

李鱼已经很久没下过馆子了,他决定和江潇雅一起去尝个鲜,适当的改善下生活。其实他一直认为,钱主要得靠赚,光省还能省出个花儿来啊!

“丫丫,那家烤肉店据说很有名哦,我们今天去尝尝吧!”李鱼指着车窗外面对江潇雅说道。

“嗯嗯…”江潇雅像有心事一般,路上都没怎么说话,她答应的这么痛快,倒是令李鱼有几分惊讶。

下车之后,李鱼先在路边和江潇雅一起整理了下衣服,然后两人一起推门走进了店里。

现在还不到六点,店里冷气开的十足,客人却还没有几桌。李鱼选了个靠墙的位置,安排江潇雅坐下,穿着整齐制服的女服务员,笑莹莹上前递过了菜单。

江潇雅对菜单一向是要把关的,她怕李鱼一上来就只顾点一大堆肉烤着吃,不光浪费钱,还不健康。在李鱼小声的抗议下,点完了肉和菜,江潇雅特意又点了一份拉面,她也好奇这面是怎么回事。

平底锅里的肉,呲呲啦啦冒着香气,搭配着鲜艳的绿色蔬菜,更加激发了人的食欲。江潇雅颇为豪爽地点了四瓶啤酒,太出人意料了,李鱼刚吃的一口烤牛肉差点噎在嘴里。

“丫丫,怎么想起喝酒来了,我不用喝酒,光吃烤肉就够了,就着喝点可乐也挺好!”李鱼觉得不能让江潇雅误以为自己一上饭店就得喝酒,他得克制。

“我想喝…”江潇雅给李鱼抛了个白眼,将她自己和李鱼的酒杯都倒的满满的。

“那我就只好舍命陪夫人了!”李鱼赶紧就坡下驴,冰镇啤酒和特色烤肉,果然绝配。

烤肉吃到末尾,女服务生过来给锅里添了汤,传说中的拉面师傅带笑而来。拉面师傅头上带着高顶白帽,个子不高体格偏瘦,对着李鱼和江潇雅边扭边哼哼。他手中的拉面由粗到细,再由短到长,然后翻着跟头从远远的地方飞进李鱼面前的锅里,一根之后接着是下一根。

李鱼看的满脸尴尬,这位师傅唱的是啥他也听不清,这哪里是拉面,扯…面…还差不多。李鱼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他脸上的肌肉很别扭,只能强忍着不断猛灌着啤酒。那边的江潇雅倒是看的一丝不苟,连着鼓掌喝彩,还一叠声地对拉面师傅说着谢谢。

吃完饭出来,街上已经是一片繁华的夜景了,路边店铺的霓虹闪烁,繁忙的道路上车水马龙。

“呃…味道不错,比咱们之前请王丽娜的那家骑士烤肉好多了…”江潇雅依着李鱼的肩膀,打了个俏皮的酒嗝:“小鱼儿,今晚我们不回寝室了好不好,我想在外面睡。”

“嗯?丫丫,你说什么?”李鱼有些吃惊地望着江潇雅。

“我想在外面找个宾馆睡觉,和你一起睡觉!”江潇雅轻轻踮起脚尖,在李鱼耳边悄悄地说道。

“可是…明天上午我们还有课呢…”幸福来的太快,李鱼的脑袋有些胀。

“呵呵,逃课你不敢吗?胆小鬼,我就敢!”江潇雅傻笑着捏起了李鱼的脸。

“谁说我不敢了,我这就带你找一家上好的宾馆!”李鱼拉起江潇雅的手就往前面走去,他的心里咚咚地打着鼓。

当务之急是先买一些安全用品,他不好意思跟江潇雅直说,只好自己一个人硬着头皮搞定。

走到一家药店门口,李鱼对江潇雅说:“丫丫,你先在门口等会儿,今天喊累了,我嗓子有些疼,去买点药!”

“怎么了,小鱼儿,我陪你进去买啊!”江潇雅不解地问道。

“别,你一个女孩子家,喝了酒让人笑话,我一秒钟就买完了,你乖乖在门口等我啊!”李鱼把江潇雅安顿好,走进了药店。

在柜台前来回走了两三圈,李鱼还在心里反复琢磨着自己的措辞,柜台前的导购倒是先开口了:“您好,请问您买什么?”

“那个…我想买…”李鱼的目光在柜台前成堆的安全套前匆忙一扫,又心虚地移开了。

“您是不是要买避孕套?”导购小姐的直白,让李鱼老脸一红,大家都是年轻人,您就不能委婉一些吗?

“嗯嗯,是…”李鱼含混地点了点头。

“那您要什么价位的?”对方可不管你是久经沙场的老将,还是未经风霜的菜鸟,一律单刀直入,句句直击要害。

“来个好点的…”李鱼的声音已经微不可闻。

买好东西之后,悄悄塞在身后的口袋里,李鱼满头热汗地走了出来。

江潇雅还在台阶下面来回踱着步子:“买好啦?什么药啊?”

“嗨,太贵了,我就买了一粒,刚才在店里已经喝下去了,估计过一会儿就没事了。”李鱼不安地摸了摸自己的后面。

“那我们快走吧,我都累了…”江潇雅拉着李鱼一边向前走,一边打量着路两边,那些店铺的门头上,都挂满了发着各种颜色的光的大字招牌。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李鱼掏出来一看是老赵打来的。他这个学期的铃声换了首新歌叫《如果当时》,听说歌手是位医大的学生,倒是才华横溢。反正他的手机只能存那么几首,隔段时间换点新歌,成了他摆弄自己手机的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了。

“喂,老赵,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李鱼一手搂着江潇雅,示意她稍微站着停一下。

“哇…老李…我失恋啦…你快回来喝酒啊…”电话那头儿老赵在扯着嗓子干嚎。

“啊,前几天不还是好好的吗?”李鱼有些着急地问道:“你现在在哪呢?”

“我在咱们常打球的那个操场上坐着呐…他妈不想活啦…你快来呀…”隔着听筒不太真切,李鱼都听不出来这孙子到底是在哭还是在笑。

“你他妈不能改天吗,偏偏在今天失恋?”李鱼转了转方向,没好气地小声问道。

“哇…我失恋啦,老李你居然骂我…我买了一箱啤酒,你不来我就一个人全喝啦!”老赵在那边开始口齿不清地骂着什么。

挂了电话,李鱼真想一拳头把那龟孙儿捶死。内心挣扎了许久,他咬了咬牙对江潇雅说道:“丫丫,今晚我们回去吧,老赵失恋了,一个人喝闷酒,我有点担心他!”

“嗯?”江潇雅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瓜,看着李鱼傻傻地问:“就这么回去啦?”

“对不起,丫丫,等我过去了打死那个王八蛋!”李鱼恨恨地说道。

“你们男生是不是哥们儿最重要啊?老婆一点都不放在心里!”江潇雅有点不满地问李鱼。

“当然是你最重要啊,可是如果不管他,我的心里不痛快。”李鱼轻轻抚摸着江潇雅温润瘦削的脸颊,轻声说道。

“那你可不许后悔啊…”江潇雅不再说话,拉着李鱼的胳膊往前走着。

“我们改天行不行?…”李鱼可怜巴巴地望着身侧的江潇雅:“改天我们带上电脑,买上一大堆好吃的,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待上一大天…”

“改天再说吧,我还不知道你啊,肯定想坏主意呢,我才不上当!”江潇雅哼了一声,撅起小嘴答道。

“哪有,我这人好着呢…”李鱼右手摸了摸后屁股兜里的盒子,有些心虚地说道。

…………

回了学校,送江潇雅到寝室之后,李鱼一路小跑着赶到了他和老赵经常打球的那片球场。夜已经深了,球场上空空荡荡,借着影影绰绰的路灯光,李鱼看到前面不远处蹲着一个黑影,身边东倒西歪好些个易拉罐。

“老赵,你也不等等我,一个人喝这么多…”李鱼喘着气儿跑过去,一屁股坐在了老赵的身边。

“来啦?喝…”老赵自己灌了一口啤酒,顺手递给李鱼一罐。

“怎么回事儿,突如其来的怎么就闹别扭啦?”李鱼揭开盖和老赵碰了碰,喝了一大口之后问道。

“嗨,没啥事儿,就是不合适,吵也吵不起来…今天晚上我俩说开了,互不耽误吧!”老赵口齿还算清晰,思维也称的上敏捷。

“那你他妈的在电话里哭天抹泪儿的,老子还以为你要寻死觅活呢!”李鱼恨恨地喝下一大口酒。

“也奇怪,本来看电视上那些人,失个恋都哭的跟孙子似的。我本来也觉着自己特痛苦来着,三四瓶酒下肚,反倒一点眼泪都嚎不出来了,没劲!”老赵搂着李鱼的肩膀大声说道。

“不痛苦,说明你没真爱过,反正我要是失恋了,我真会哭的!”李鱼想了想说道,他倒也无心责怪老赵了。这家伙失恋了第一个就想着跟他李鱼哭诉,也不觉得丢人,说起来算是个真性情的爷们。

“我没你那么纯情,不合适早分开最好,也不耽误人家姑娘。就是我这失恋,跟他妈儿戏似的,我还打算绝食三天呢,还没过夜呢,那份儿心气儿就没了,唉!”老赵边喝酒,边拍着自己大腿叹息道。

“对了,老李,我怎么喊你半天才来,你哪去了?”老赵又问道,圆圆的脸上带着点醉态。

“看,你坏了爷的好事!”李鱼从后屁股兜里掏出一个压扁的盒子,气呼呼地扔到了老赵的怀里。

“靠,靠,靠…”老赵举起避孕套的盒子,冲着路灯仔细观察了一番,大叫一声:“老李啊,我都失恋啦,你还想着这事儿呐,没天理啊…”老赵又开始嚎丧了。

“得,得,赵政委,算我怕了你这个扫把星,行了吧。我这不是什么也没干,满头大汗跑回来陪你喝酒了嘛!”李鱼无奈地轻拍着老赵的背说道。

“不是,老李,我失恋这点儿破事,耽误你这么大事儿,我…啊…我没脸见人啦…”老赵哭喊着,一瓶啤酒又咕咚咕咚地下了肚。

“行了,我不怪你,咱喝酒,不提这些事儿了啊…”李鱼艰难地拿起瓶子喝了一口,算上和江潇雅一起的喝的酒,他这也已经是第五瓶了,胃里不怎么舒服。

“不是,…人家江潇雅…”老赵含含混混地不知还想说什么。

“好啦,你闭嘴吧,这事儿过了,喝酒!”李鱼心里想,要不是看你喝的颠三倒四,老子真想一掌劈了你!

…………

清晨刺眼的阳光,把李鱼先逼醒了,原来他俩在操场上躺了一夜。李鱼茫然的环顾四周,老赵还躺在地上呼呼大睡,幸亏是夏天了,身下的地面上还留着一点温热。昨夜身边那一大堆空易拉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收拾走了。

李鱼揉揉脑袋,摸了摸身上,手机还在,对了,那盒套子呢?他四处张望了一番,还趴过去在老赵的身上搜了搜,没找见,估计是被环卫工人一起给带走了。

李鱼不敢想象当时环卫工人看到那个盒子时的眼神,希望他是当个空盒子给扫走了吧。那位扫地的老大哥,在学校里什么没见识过,没准会以为这里躺着的两男生是那啥。哎呀,李鱼感觉自己的脸都丢到姥姥家了!

“老赵,快醒醒,起来吃猪蹄子啦!”李鱼大声招呼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