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那些有趣的小美好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261字
  • 2020-11-15 17:16:31

李鱼他们学校的军训有些特殊,因为9月的冰城凉爽宜人,校领导们觉得很难体现军训的价值,所以就把为期半月的新生军训定在了来年暑假。

能逃一天是一天,大家顾不上去想来年的军训会多么酸爽,只觉得学校真是善解人意。有那么多新鲜事忙着干呢,军训多枯燥啊!

入学照例会有一次英语分级考试,李鱼因为英语底子好,被分到了三级,这意味着他下个学期就可以有资格参加正式的四级考试了。

说起来李鱼高考发挥失常跟他是化学白痴有直接关系。自从高一第一节化学课,被一个衣冠楚楚的胖子从容催眠之后,他的每本化学书上都沾满了口水。

哪怕李鱼后来的班主任,换成了一个教化学的暴力小矮个儿,经常占用体育课,课间操,晚自习预备前等一切休息时间给他们讲卷子,也经常在李鱼美梦正酣时一本厚参考书,劈头盖脸砸过来,李鱼也再没开过窍。

他高考理综丢掉的97分,大部分都丢在那些莫名其秒的方程式和一团乱麻的有机物当中了。

老赵也不错,轻松考了个二级,大神有点惨,预备一级,阿灿垫底预备二级,也就是说他初中的词汇量还没过关,这两个人估计就是偏科偏的太严重了。

李鱼不无遗憾地安慰着大神:“你说你要是高考英语再多考80分,北大、南开物理系都得给咱留个位置啊!”

大神无奈地摇摇头,手里一本新买的四级红宝书显示了他不屈服于命运的决心。

阿灿就潇洒多了,预备二级班里有他的一个老乡,他准备上课之后将初中的英语也忘掉,美其名曰:将爱国进行到底!

这一学期开的课程大部分都是公共基础课,因为辅导员讲话的时候经常溜号,李鱼还没太搞懂大学里怎么上课。

所幸他的学生证上有学号:xx4207,去打印社往校内专网上一登,他的课表就出来了。什么课,什么时间,什么楼,什么教室一目了然。

李鱼知道这个号码就像唐伯虎的“9527”一样,不会陪他一辈子,但这四年就是自己的唯一代号。

在经历了几天东奔西跑之后,李鱼总算是明白,大学里上课不光是脑力活儿也是体力活。

课表上明明写着上午1、2节的高等数学课,在2号楼303上,3、4、5节的三级英语课在3号楼428上。

可是等到李鱼跟着人群跋涉到3号楼的时候才知道,2号楼和3号楼之间隔着致远楼,化工楼,图书馆,一食堂还有一个四面围墙的超大的体育场,还得走过熙熙攘攘的地下通道。

但是你若以为3号楼和4号楼之间必定也远隔重洋,那就又错了,3、4 号楼是姊妹楼,以一个华丽的喷泉广场为中心对称分布左右。

今天上午的这节课是线性代数,李鱼起的晚了点,老赵早早的就逃课去了图书馆,这小子最近老往图书馆跑。

教室后排已经挤满了男生,李鱼只好在第三排一个黄头发的女生旁边坐了下来。女生好像叫王丽娜,但因为她的一头黄发太过于鲜艳,李鱼经常会不自觉地称呼她为黄丽娜,叫了几次之后,委屈的小王同学就默认了。

线性代数老师是一位衣着得体的中年女性,也姓李,皮肤白净,一头干练的齐耳短发。

她说话地方口音极重,好在这么多年的春晚小品熏陶出来,大家都能明白其中涵义。

她上课爱讲一些自以为好笑的段子,今天的段子是她从西区过来的时候,看到好多小男生在给女朋友买“香掉渣”饼。究竟是多好吃的饼,看看不知道有哪位男生能给她买,男生们都争先恐后的答应给李老师买饼。

是的,就是ABCD的那个“西”,这里的人都那么叫,李鱼他们的男生寝室在B区,女生寝室在遥远的西区。

李鱼决定课后去买这个掉一地渣的饼来看看,他准备送的人当然不是李老师那个半老徐娘啦,区区一门线性代数,还用不着贿赂老师。

李老师的课程本身,讲得甚是乏味。薄薄一本教材是李老师本人为首的X大物理院教研组编写的,再配一本厚厚的习题讲解,40多块钱的定价真是无比公道。

李鱼偷偷拿出了手机,准备浏览一会儿NBA的新闻。他的翻盖手机是三叔那个老古板送给他的大学入学礼物,高中时李鱼经常省钱买体育画报,灌篮之类的杂志,那些篮球明星的数据轶闻他都如数家珍。

他最爱的科比得81分那晚,李鱼兴奋地抱着篮球一夜未眠。好在现在有了手机,电话他都是尽量用电话卡打,每个月30块钱的手机话费几乎都用在买流量上了。

现在赛季还没开打,但是各种转会的新闻满天飞,李鱼每天关注着,不知道科比的湖人队今年能不能打进季后赛。

“哎,李鱼,你觉得怎么样?”黄丽娜之前也在玩手机,现在突然扭头悄悄问他。

“什么怎么样?”李鱼不解地问。

“咱们这些讲课的老师怎么样?”

“我觉得一般吧,之前还以为大学的教授们都是一袭道袍,不食人间烟火呢,现在看起来大家都是俗人,讲课也和高中一样照本宣科,让人听的昏昏欲睡。”李鱼也没藏着掖着,他的失望是显而易见的。

“就拿昨天教大学物理那个女老师吧,年纪轻的过分不说,讲一道题得看5遍教案,我上去都比她利索。”李鱼小声说道。

“嗯呐,我也挺失望的。”黄丽娜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你知道嘛,你已经被女生们评为这届物理系三大院草之三了,大家一致认为你虽然爱开玩笑,但你不说话的时候气质特忧郁,特招人儿。”黄丽娜眼睛忽闪忽闪的说。

“是吗?我还一直以为自己应该排第一呢!”李鱼臭屁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看把你得瑟的,人家楚宇枭才是真的帅呢,而且篮球打得又好。你们寝的那个何楠也是帅哥,嘴巴比吃了蜜还甜,逮谁就叫谁姐姐。”黄丽娜对八卦的兴趣显然远远超过线性代数。

李鱼砸巴着嘴,心里琢磨着,楚宇枭他在宿舍楼道里是见过的,当时他刚刚打水回来,两个人撞了个满怀。人比李鱼要高一头皮,和老大差不多,剑眉星目再配上流川枫式的发型,确实当得起“院草”两字。

至于小豆豆嘛,他还未满十八岁呢。李鱼决定回去好好“教育教育”小豆豆,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年纪,可千万不能早恋呐!

李鱼把头靠近桌角,轻声跟黄丽娜说:“楚宇枭长的是不错,可要说篮球打得有多好,那就得你哥我来试试了,别中看不中用啊!”

黄丽娜翻了个白眼:“看不出你还挺能吹,月底咱们院有篮球赛,一年级对二三年级混合队,到时候你可别掉链子。”

“呵呵,那哪能呢,咱也是久经赛场的人了!”李鱼洋洋自得地说。

“你们男生怎么评价我们女生啊?”黄丽娜兴趣盎然地问。

“个儿顶个儿的漂亮,个儿顶个儿的娇媚,一提起你们就像猪八戒师徒进了女儿国似的。”李鱼一脸坏笑。

“你就贫吧,哪有那么夸张,不过张京京,于冉,段云柔,江潇雅她们几个都是大美女,这些天已经有好几个学长打听她们电话了。李鱼,你有没有相中哪个姑娘,要不我帮你联络联络?实在不行咱俩将就将就也成。”黄丽娜一边扮着手指头,一边偷眼瞄着讲台上的老师,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李鱼说。

李鱼微低着头,半晌没说话。

“你不会是有对象了吧?那样的话于冉这丫头可就要哭了,她这几天还找我要了你的电话呢。”黄丽娜摇着头叹了口气。

“没有,阿黄,我还单着呢,高中那时候太单纯真没顾上早恋。”李鱼一脸认真。

“你?……”对阿黄这个称呼黄丽娜非常抗拒,要不是还在上课,她恨不得跳起来冲着李鱼的脑袋上来一拳头,然后大喊一声:老娘姓王!

“阿黄,你是在C区几栋,哪个寝室呢?”李鱼随口问到。

“9栋407。”黄丽娜没好气地回了句。

“那江潇雅她们在哪个寝室?”李鱼讨好般的冲黄丽娜笑了笑。

“我们寝隔壁。”

“那就是408了?”

“406笨蛋,我们407就靠墙了。噫…?”

黄丽娜忽然感觉到了异常:“你不会是看上江潇雅了吧?那可是个冷美人,和我都没说过几句话。”黄丽娜悻悻地说道。

李鱼的心里美滋滋的,冷美人已经被咱逗乐好几次了,他轻轻合上书:“阿黄,今天中午想吃什么,一食堂四楼,我请你开小灶!”…

吃完饭回到寝室,老赵已经开始每天必备的扎马步了,头几天李鱼还以为他是练的什么功夫,后来才发现他就是单纯的扎马步。

每天中午饭后半个小时,一开始风清云淡,到后来总是浑身哆嗦大汗淋漓,天天如此。

李鱼不解地问:“你这天天蹲着,抖的跟筛糠似的,图了个啥?”

“你不懂…我最近刚学的…锻炼体能和意志力的好方法…”老赵有点憋不住劲儿了。

“挺邪门儿的!”李鱼懒得理他,准备睡个午觉,这时候付贱人进门了,一看老赵的架势撇了撇嘴,又打算出去。

“哎,老付”李鱼叫住了他“我看你吉他常放着,你不用的时候能给我玩玩吗?”

付贱人扭捏一笑:“自家兄弟随便玩,我也不太会,想着抽时间学学。下午没课,你打球去吗?”

“我看看吧,我本来想出去买点东西”李鱼干脆走到付贱人床头坐了下来,拿起吉它调了调弦,然后信手弹了个许巍的《旅行》的调子,付贱人跟着就哼哼开了。

“老付你要会唱我就给你伴奏吧,你嗓子真不赖。”李鱼说着又转成了和弦伴奏音。

“靠,弹得一手好棉花呀,老李!”老赵刚收了功,用一只湿乎乎的大手拍了拍李鱼的肩膀。

付贱人被打断了唱歌,有些不悦地白了老赵一眼,然后说:“老李,我觉得你弹得挺好,我在经院有个哥们想组乐队,让我主唱,你要不也去吧?”

李鱼摇了摇头:“嗨,这都是我高中那会儿无聊瞎学着玩的,现在的大好时光,我打算浪费在学文化还有打篮球上,顺便再好好找个对象。”

一听找对象,老赵来精神了,他把李鱼拉过来神秘兮兮地说:“知道哥们儿今天逃课,去图书馆干嘛去了吗?”

“我还正想问你呢,开学没几周就逃课,还做不做好学生宝了?”李鱼开玩笑地打趣道。

“老师又不点名,少去几节课没事儿。”老赵满不在乎地说:“我在图书馆认识了一个妹子,生科院的,我连名字电话都搞到手了,叶淑芬,也是咱们这届新生。“

“呵,名字够传统的,怎么认识的呀?”李鱼好奇地问。

我泡图书馆的时候她就坐我对面,挺文静的姑娘。我偷偷给她传小纸条,问能不能认识认识,结果人家就回了我纸条。一来二去就聊熟了,今天已经是我俩第三次一起去图书馆了。”老赵不无得意地说。

“佩服,佩服啊,没想到你老赵还是撩妹高手。”李鱼拱拱手说道。

李鱼是真的有点羡慕老赵,他对江潇雅的心思全寝室的人都知道了,小豆豆还从女生那给他问到了江潇雅的电话,奈何李鱼几次拿起手机都没勇气拨出去。

这是他人生第一次想要恋爱,可这一步要跨出去却比想象的艰难的多。

李鱼是骄傲的,他不想吓着人家姑娘,也明白自己没有承受拒绝的勇气。

虽说跟大家学习了好多种表白的方式,他却固执地相信,表白应该在水到渠成的时候,而不是一开始就冒失莽撞,那样反而会坏事。

那时的李鱼还憧憬着,自己能和喜欢的人白头到老。他幻想着,到了两个人白发苍苍的时候,还能回忆起他们的相识、相恋、相守,每一片记忆都那么浪漫。

好像是钱钟书说的,借书是爱情的开始,李鱼认为再好的套路被人用多了,也会俗不可耐。他思索良久,最后还是决定写信,这是人类与生俱来就具备的倾诉的本能。

他想把自己的心思,自己的过去统统写在信里,尽量不出现俗套的字眼,却又让他恋上的女孩,能够明明白白看清他的心。

那天夜里,李鱼做了个很着急的梦,梦里的他在写诗。他写的什么呢,半夜醒来之后,李鱼左思右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明明很棒的一首诗来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