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球场论"道"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076字
  • 2019-01-29 20:49:49

夏天到了,冰城如同一台只有冷热两个档位的老式空调,轻轻一拨,就直接切换到了酷热模式。才刚刚五月底,校园里已经绿荫如盖,芳菲满庭了。李鱼崭新的长袖衬衫还没来得及见见市面,就彻底地被各种短袖T恤所取代。

李鱼这段时间正忙着准备英语四级考试,班里只有区区十二个人有资格在这个学期参加四级考试。李鱼深知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有江潇雅这位小老师从旁监督,他决心将四级考试一举拿下。

不知道为什么,李鱼把对英语的那份发自内心的热情,彻彻底底地丢在了高中时代。他现在虽然时常跟着江潇雅一起晨读,在英语课堂上也尽量保持出勤,可是他自己心里明白,都是在应付而已。

他记得初一的时候,班里教英语的是隔壁班的班主任姚老师。姚老师很漂亮,上课风趣幽默,可是对他这个班长的态度却是一言难尽。

那个时候,实验初中部每个年级只有两个班。班上除了像李鱼这样凭成绩考进来的,还有一些家里有权有势地同学找人办进来的。那笔数目不小的借读费,不是谁想交就能交的,比霍东家世还优越的人也不在少数。

姚老师课堂上爱提问,可是她问的总是那些,家里父母当局长的啊,经理的啊,矿长的啊之类的孩子,任凭李鱼把手举麻木了也没用。

最开始,李鱼以为是因为自己没上姚老师假期里开的辅导班,所以被老师冷落了。他还埋怨妈妈,真不该找刚考上大学的姨姐帮他补习。后来他发现也不像,霍东不也没参加嘛,照样被姚老师提问,还经常获得一些小奖品。

姚老师越是这样,李鱼心里就越不服,他拼命地用考试成绩来证明自己。班上能与他的英语成绩一较高下的,只有姚老师最宠爱的英语课代表,可是她的其他科目成绩是远远不能和李鱼相提并论的。

一直到李鱼以本校总成绩第一的成绩直升高中部以后,三叔才委婉告诉他原委。这些年姚老师之所以对李鱼冷淡,是因为本来李鱼初一入学地时候,是分在姚老师班的,结果被三叔去找校长给调到了杨老师班。

而三叔调班的原因是杨老师跟他更对付,以为更能方便招呼李鱼。可怜李鱼小小年纪,竟卷进了大人们复杂的关系当中。

他已经习惯了带着一种证明自己的心态去学英语,尽管从小被姚老师压制成了哑巴英语,他也无所谓。初中如此,高中也是如此,因为他知道,姚老师还在远远地盯着自己。

上了大学之后,他很快失去了当初对英语的那种执拗的热情,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怨念和极度的厌烦。

唯一能支撑他继续学英语的原因只剩下两条,一是将来四级,考研英语必须过线;二是跟着江潇雅背英语,她用心学习,自己用心看她,也是美事一桩。

又是一个安静的午后,日头已经偏西,操场上的温度也稍微降了些。李鱼和老赵还有大神三个人在满头是汗地练着篮球,大神是被老赵硬拉来的。

老赵对他说,你用脑过度也不行,一定得劳逸结合才行。大神拗不过,就跟着来了,他不怎么会打,尽来回跑着给老赵捡球了。李鱼之前还纳闷,老赵这孙子肯定不安什么好心,这下明白了,忽悠来一个免费的球童。

打了一会儿累了,李鱼买了三瓶水,拉着他俩坐在地上休息。他用胳膊蹭了下大神的肩膀,笑着说道:“大神,要我说你也不能光顾着学习,有空谈谈恋爱啥的。要不我把小王姑娘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别,我自己什么情况自己知道。咱嘴笨,不会那些花言巧语,长的不帅,又没钱,谈不了女朋友!”大神使劲儿喝了两口水,语气微沉。

“要有信心啊,咱们老赵最擅长花言巧语哄小姑娘了,你要不拜他为师吧!”李鱼笑着指了指身边坐着的老赵。

“嗨,我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就别耽误人家大神时间了…”老赵出人意料的说出了这么一句。

“怎么了,老赵,跟你家淑娟闹意见啦?”李鱼笑着打趣道。

“要是闹意见还好了呢,老叶这人吧,挺不错的。学习好,人长的也还行,就是忒没劲了些,我俩现在除了一块儿学习,都不知道说点什么了。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对学习没啥大想法,糊弄毕业了多挣点钱就行呗。像她那么豁出命去学,一天两天装着还行,时间长了哥们根本受不了…”老赵一肚子苦水不停往外倒。

“那你可以约她多出去玩啊!”大神嘿嘿笑着给老赵出主意。对“玩”,大神一向都是认真的,他最常对李鱼说的话就是,一起玩啊!

“我周末一般都做家教呢,没时间,再说了,有时间也不行,除了图书馆,食堂,书店,我俩就没去过其他地方!”老赵说完还生闷气般地哼哼了两声。

“要不你干脆带她去宾馆办了她,给这姑娘长长见识!”李鱼装模作样地一甩手,恶狠狠地做了个往下砍的手势。

“不行,老叶是个保守的人,我要那么做了反而给自己摊上事儿了。以后不合适,分都不好分…”老赵说起这个倒是一脸严肃。

“呦,你小子倒是深谋远虑啊,一般男人不都是先找机会把生米煮熟了吗?”李鱼问道。

“我也没那么高尚,实在是没有合适的机会呀!”老赵笑着说了实话,“不过,老李你倒是老实交待,你和江潇雅天天腻乎一块儿,你们到底那啥了没有?”

大神显然对这个问题蛮有兴趣,急忙把头凑了过来,还猥琐地一笑。

“那啥是个什么事儿,我不明白呀!”李鱼笑嘻嘻地开始装傻。

“你小子给我装蒜是不是?”老赵笑着别住了李鱼的一只胳膊,还示意大神将另一只也给他别上。

“得,得,让你俩流氓给我拷上了…”李鱼一边挣脱一边讨饶,“说真的啊,没有。今天咱们三个傻逼呵呵的纯情小处男,在这儿谈女人,想想我都觉得丢人!”

李鱼揉了揉被老赵箍的生疼的手腕,冲老赵翻了个白眼,接着说道:“我挺珍惜她的,自己心里一有这种念头,就觉得很可耻,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跟人家女生说了。我挺佩服老大的,不知道他们怎么就能水到渠成,水乳交融,水性杨花,睡到一块儿了呢?”

“呵呵呵…”李鱼的一串词儿把大家都逗乐了。

“你觉得你俩能走到最后吗?”大神小心奕奕地问道。

“那是必须的呀,我非她不娶,她非我不嫁。所以嘛,我也不急于一时,日子长着呐!”李鱼说完这些突地有些脸红,一辈子那么久,有丫丫一直陪着,那就太幸福了。

“切,看把你陶醉的,就跟个情种似的。我才不信那些呢,两人看对眼了,再瞅瞅条件,差不多就对付一起处呗,你还真相信天长地久啊!”老赵戏谑地冲李鱼摇摇头,接着说道:“哥们儿劝你啊,趁两个人好的时候该干啥就干啥,别想得太远,把握不住!”

“嗨,你不懂,我这人信缘分,也许这辈子就这一遭吧,遇见了,我就满足了!”李鱼坚定的说道。

“哼!”老赵不再搭话,将手里的空瓶子远远地扔进了球场边的垃圾桶里,这家伙投篮不准,扔垃圾倒是很有准头。

“大神,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呢?以你的成绩本校直研肯定没问题,就是有些屈才了。”李鱼发现老赵的感情世界出现问题了,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

“我打算考出去吧,说不定能上个好的。”大神深思了一下,回答道。

“其实你的性子挺适合做基础研究的,我听说国内的气氛都不太好,太急功近利了。清华北大中科院都那样,你最好能出国给自己镀镀金!”李鱼对大神的学习品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的。

“我懂,人家国外斯坦福,加州理工之类的,你要是搞基础物理,十几年不出成果都没人管,可是咱们这儿两年估计都等不了,不出论文连自己都养不活!”大神估计没少打听这些事儿。

“那你就使劲儿学,考出去!”老赵插了一句。

“我也想,可是我这英语…”大神无奈地苦笑道:“实在是学不明白啊,应付四六级,考研英语都够呛,托福雅思、GRE之类的我更是想都不敢想!”

“那你到时候找找留学机构,自费呢?”李鱼不太懂行,搜肠刮肚地给大神出了个主意。

“读不起啊…”大神无奈地摊摊手:“别看我家就我一个孩子,在农村来讲也是小康人家。可是我爸妈供我读了这么些年书,将来要是再出国,那就是把他们都放进榨油机里也是榨不够的。”

“哦…”李鱼无话可说,唯有一声长叹。只能说人生而有别吧,他初中高中的那些同学中,已经有好几个出国读书的了。他们无一例外都是自费。就连霍东也没把出国当回事儿,只是他觉得国内还没玩够呢,更别提李艺桐,秦雨瑶这些富豪家出来的孩子了,女孩子怕出去受罪而已。

“你呢,老李,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大神是个心思单纯的人,只一瞬间的忧郁之后,他又恢复了往常的神态。

“我还没想好,不过我肯定是搞不了物理了,我不喜欢条条框框,物理学规矩太多了,再说我也没那天赋!”李鱼无聊地摆弄起手里的空水瓶,他先把瓶盖拿掉,再把瓶子揉成一小团排出空气,然后又拧紧盖子,现在手里的瓶子就成了一个皱皱巴巴的小圆团。

“也不能这么说,其实我挺羡慕你的数学天赋的。咱们这些高数啊,线代啊,概率啊之类的,你翻翻就会了,我还得使劲儿做题。”大神不知什么时候捡了个小树枝,在球场的地上胡乱画着。

“哪有什么天赋啊,随便混个及格罢了!”李鱼笑着谦虚道。

“大学的数学课岂能混混就考过的?”大神的神态很认真,“数理不分家,尤其是咱们院自己发的习题册,难度多高啊,你每次都能全做对,我都比不过你!”

“嗨,还不是被江潇雅逼迫的嘛,我自从上大学,才有了按时完成作业的习惯,真是越活越倒退了!”李鱼假装无可奈何地摇着头,语气之中也有几分得意。

“就是,老李这小子数学真有几把刷子,我都抄他作业抄习惯了!”老赵笑着将手使劲儿拍在李鱼的大腿上。

“你想拍死我呀?”李鱼不满地冲老赵嚷道。

“你还记得咱们去年刚认识的时候,麻子在寝室出的数学题吗?”大神问道。

“嗯嗯,记得!”李鱼点点头,麻子自诩为理科天才,刚认识的第一个周末晚上,就给大家出了道他自己也解不出来的难题,美其名曰为大家接个风。

“当时咱们七个都趴在床上算了半宿,只有你后半夜解出了正确答案。”大神的思绪仿佛又回到了去年的时候。

李鱼当然记得,麻子出题是有心考较一下大家,也是想侧面烘托自己的水平。能读物理系的人,多少都是对自己的解题能力有几分自信的,大家二话不说趴在各自床头开始演算。熄灯以后众人在被窝里,开着手电筒也要争分夺秒,仿佛还是当年在中学里参加数学竞赛一般,谁都不肯服输。

李鱼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解出正确答案的人,当时还受了老赵好一顿肉麻的吹捧。现在回想起来,那道难题应该是用到了高等数学中的无穷级数吧。

虽然相隔不到一年,但是仿佛过去了许久。如今的麻子早已对学习没有了当初的热情,而其他人恐怕也对此种竞赛避之唯恐不及,回想当初也不过就是在心里暗说一句“幼稚”!

李鱼愣神了好久一会儿,才缓缓说道:“那我能怎么办,我是对数学很有兴趣,可是总不能转去数学系吧。听说他们的专业课更是鬼见愁,我那不是从屎窝挪尿窝去了吗?”李鱼说完,自己还有些害怕,一阵微风吹过,他竟然打了个冷战,胳膊上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也倒不是转系什么的,你慢慢想吧,准能找见适合自己的方向!”大神笑眯眯地安慰李鱼道。

“我是不发愁滴,再不济我也能去中学当个物理老师,凭咱的口才,呵呵,迷死那帮中学生!”老赵笑的出了声,露出一口白牙,他的苹果脸经过这小一年的精心保养,已经不怎么红了。

“我想以后多挣点钱,等挣够了就开车出去四处溜达。青海湖,昆仑山,雅鲁藏布大峡谷,哪里人少,哪里好玩,我就去哪里!”李鱼难得敢大着胆子畅想一把,他的梦想里有山有水,有挂满泥泞脏兮兮的破车,还有他心爱的丫丫。

“所以说嘛,首先你得多挣钱!”老赵一本正经地给李鱼泼着冷水。

“嗯,这是个天大的难题!”回到现实的李鱼失落地撇了撇嘴。

“你还想开车?我要是将来能当个教授就好了,出门就坐公交,闲来无事的时候钓钓鱼,打打游戏…”大神也诉说着自己的梦想。

“你都当教授了,还惦记着打游戏?”老赵又使劲儿拍了下大神的大腿:“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将来当了物理院的教授,那帮小兔崽子们谁都别让他们好过,咱们现在受的苦都得让他们尝一遍!”

“我说老赵,你这爱打人的毛病能不能改改,将来你成了家,别一激动把你媳妇儿拍死了…”李鱼看到大神也在龇牙咧嘴,显然老赵这一掌力道不小。

“没,没打人啊,就是说激动了,轻轻地拍了一下!”老赵有些无辜地摊手望着李鱼说道。

“靠,你好歹是练过的,要不是我和大神身子骨还算硬朗,真受不住你这铁砂掌!”李鱼笑着道:“换成个姑娘,估计能让你一掌拍晕过去!”

“咳咳…”老赵尴尬地缩着手小声说道:“那我还真得注意点儿…”

………………

落日的余晖洒满球场,李鱼被汗水浸湿的球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干了。三个人相拥去食堂吃饭的路上,李鱼心里还一直回味着下午的这番谈话。

这些年他就是有点太贪心了,什么都想学,什么都想会一点,什么都想在人前显摆显摆。

小时候他打乒乓球,踢毽子,练毛笔字,弹吉他,吹笛子,打篮球,玩游戏,打台球,滑旱冰,耗费了无数精力,结果现在看起来,有点样样通样样稀松的感觉。

吉他、毛笔字他已经好久没练了,想想也是该放弃的时候了。玩游戏尤其要节制,篮球也不能没日没夜的打,起到个锻炼身体的用处就好了。

文学社的事情,他现在正在兴头上,而且写东西也确实从小就割舍不下,至于怎么发挥大神说的数学上的那点天赋,他还得好好想想,最好是能挣点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