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逗比青年欢乐多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097字
  • 2019-01-26 18:42:04

新的学期开学第一周,发生了几件小事,但对李鱼来说却极为重要。

第一件事是陪江潇雅傍晚逛了会儿夜市,然后吃了些稀奇古怪的小吃。本来李鱼是力主去一个高档点的西餐厅,来顿浪漫的烛光晚餐的,但是江潇雅舍不得让李鱼花钱,硬是生生改成了过桥米线和煲仔饭。李鱼过年吃多了鸡鸭鱼肉,觉得两个人互相用勺子喂着热乎乎的汤,也是格外的香。

李鱼郑重其事地上交了自己的“巨款”,只留了一小部分私房钱。他觉得丫丫这么认真,那过日子就应该有个过日子的样儿。

因为亲眼看见了李鱼去年,先阔气豪迈,后勒紧腰带的生活方式,江潇雅毫不客气地接掌了财政大权。用她的话说就是,避免李鱼三四个月后饿死。

第二件事是参加学校开学组织的补考,李鱼一直认为X大在这方面显得非常的人性化,给一些“失足青年”及时弥补的机会。

还是熟悉的阶梯教室,还是让人望一眼就不寒而栗的“灭绝老尼”,不同的是这次的马哲换成了闭卷考试。

李鱼决定不给阅卷老师任何机会,45分钟写完交卷,他大摇大摆地走出考场。心里七分自信,三分忐忑,老师大人咱小鱼要求不多,比上回多打一分儿就行。我答的这么好,您老要是还不给过,那我就去学校教务处告御状!

第三件事是年前学校举行的征文大赛颁奖了,李鱼写的《大学的心事》意外的成了文学社唯一的获奖作品,而且还是个很有含金量的二等奖。颁奖典礼李鱼并没有去参加,但是文学社例会的时候,社长亲手把一个烫金的证书送到了李鱼的手里。

社长尤其强调了李鱼大公无私,一心为了文学社的高尚行为。因为在颁奖礼上,当主席台念到李鱼的名字时,只说是来自彼岸文学社,并没有注明哪个学院。

李鱼的署名方式和其他各个学院的获奖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大大地满足了社长同学的虚荣心。

在社团成员的举手表决之后,李鱼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文学社新一任编辑部部长。说起来李鱼的心里多少有一丝小得意,毕竟自己的付出有所回报。

尤其是看着一旁发哥,那猥琐又有几分嫉妒的小眼神,他更是感觉爽的很。对于这种超出了常人理解范围的特殊人物,他不吝于小小的膈应一下。

……………

周日下午,李鱼午睡之后趴在床上看书,经典小说《月亮和六便士》。天气还冷,李鱼来了学校还没打过篮球,他感觉自己都要长膘了。

江潇雅下午要在寝室洗衣服,李鱼斜着眼睛瞅了一下手机,他在琢磨是不是自己也去洗洗衣服啥的。虽说袜子有丫丫帮着解决了,可是其他衣服还得自己动手不是?

手机突然响了,苏眉打来的,李鱼的翻盖手机铃声是周董的《东风破》,那声音颓废中带着点骚气。

“喂,苏眉啊…”李鱼懒懒的问道。

“是我,在干嘛呢?”苏眉的胡建口音听习惯了其实也蛮好玩的。

“睡觉啊,还能干嘛?”李鱼一手翻着书,一手接着电话。

“晚上请你吃饭啊,还有社长她们,给你庆祝庆祝,毕竟是咱们社的大才子!”苏眉笑呵呵地对李鱼说道。

“唔…”李鱼沉默了好一会儿,他在想一个好点的理由,“我最近刚好牙疼,今天疼的尤其厉害,根本吃不下饭。再说了,一个小小的二等奖,也没有什么好庆祝的,咱们文学社还需要大家一起再接再厉,更创辉煌呢!”

“嗨,不去就不去呗,你喝药了吗?”苏眉轻叹了口气。

“没,我身体壮,一般毛病扛一扛就过去了,用不着喝药!”李鱼为了演的真实,还对着话筒龇牙咧嘴吸了口冷气。

“哦,那我们下午去冰场滑冰去呀,你戴上我送你的手套!”

“还是下次吧,我现在牙疼带的脖子都疼了!”苏眉说到手套,李鱼又想起了她去年问的那个问题,手套的英文单词他当时回来就翻了字典,“glove”,g----love,他懂,但是受不起。

“好吧,我昨天文学社的例会刚好有些事,就没去,也不知道你过年吃没吃成个大胖子!”苏眉在电话那头又开起了玩笑。

“是胖了点儿,放假运动的少,哈哈…”李鱼摸了摸自己的肚皮,也笑了起来。

“你去年不是就说要请我吃饭吗?我请你吃你又不去,等你请我,你又不开口,你们那儿的人都是这么抠门儿吗?”苏眉像是在开玩笑,又稍有几分幽怨。

“我记得呢,可我这不是穷吗。先减几天肥,攒攒饭钱,肯定请你吃大餐!”李鱼想想自己羞涩的荷包,感觉说话都不怎么自信。

“你要真有心啊,请我吃碗面都好!”苏眉握着手机,心里没来由的一酸。

“呵呵,不能,苏眉,下周社里例会见吧,我去洗点衣服啊!”匆匆挂了电话,李鱼的心里五味杂陈。

他应该怎么跟苏眉说话呢,总不至于说我有女朋友了,以后不许跟我说话,不许联系,连普通朋友都不能做。那还怎么在文学社见面呢,而且那样做,不是他一贯的做事风格。

在洗漱间洗完了一大堆放假前就攒下的脏衣服,两大壶热水基本也被用光了。李鱼挂好洗的马马虎虎的衣服,又从寝室拎了两个暖水瓶出来。

一左一右总共四个壶,要去趟热水房也挺远的,索性就连别人的壶也打满。

正月底的天还是黑的挺早,李鱼出了寝室楼门口,太阳公公已经只剩下半张脸露在天边了。因为没什么风,天气难得不太冷,李鱼洗完衣服之后袖子还挽在胳膊上。

“哎,苏眉,你怎么在这儿?”李鱼刚刚走过寝室前面的小空地,就发现路边光秃秃的草丛边站着一个纤瘦的身影,手放在耳朵边正打着电话。

“啊?李鱼你怎么不接电话啊,我打了好几十个了,又不知道你具体在哪栋楼!”苏眉躲着脚,眼神有些委屈。

“不好意思啊,我洗衣服去了,手机放床头没注意!”李鱼把一大堆水壶放在脚边,有些心虚地朝寝室方向看了看,楼上的男生们其实也是很八卦的。

“你牙疼好些了吗?我给你买了点药,我有经验,抗是抗不住的,会越来越疼的!”苏眉扫了一眼李鱼的穿着,伸手把李鱼的袖子拉了下来,然后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塑料袋。

“哦,其实没多大事,我还能忍住。”老话说的好,为了掩盖一个谎言,你必须不停的继续说谎。李鱼无奈地把手放在腮帮子上,一边假装牙疼,一边还得做出自己能扛得住的样子。

“吃上药早点好。”苏眉不由分说就把药塞到了李鱼外套的口袋里。

“那…谢谢啦!”李鱼得感谢苏眉没顺手带个保温杯,要不他恐怕就得当场喝上自己并不需要的牙疼药了。

“你们寝室的人是不是欺负你,怎么打那么多水呢?”苏眉夸张地张着嘴,指了指李鱼身边的暖水瓶。

“不是,每人一个壶,我力气大,有空了就连他们的热水一起打上。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嘛!”李鱼笑呵呵的解释道。

“那要是有人不自觉,从来不打水,但是一直用别人的水呢?”苏眉脸上有一丝狡黠。

“…那就随他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李鱼还真没想过苏眉的问题。

“呵呵,傻大个子…小事上也能见人品的!”苏眉垫起脚尖,想用手掰开李鱼用手捂着的腮帮子,看看李鱼是不是真肿了。李鱼难为情地别着头让开了,拒绝了这个有些暧昧的动作。

“那我帮你一起打水去吧!”苏眉说着要去拿地上的水壶。

“不用不用,天不早了,你赶紧吃晚饭去吧,我一个人还打过六壶水呢!”李鱼冲苏眉摆摆手,拎起地上的水壶逃也似的跑走了。

“哎,你…”苏眉咬了咬牙,无奈地垂下了准备抬起的手。

感情的世界最不可理喻了,苏眉也说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这个男生告诉过她,自己有女朋友,甚至连一起吃顿饭的机会都不给她,但是和他一起说话格外轻松。

这个男孩幽默乐观,有点小才华还不装,没什么钱却待人大气。

看的出他很重视自己的女朋友,可是越这样,苏眉心里越不服气,长这么大,还没有什么是她争取不到的。

未来还长,她有很多的烦心事要处理,学校的,还有家里生意上的。认识李鱼带给她的感觉很复杂,不光是偶尔泛起的那种求而不得的心酸,更多的是风轻云淡的快慰。

她愿意这样一直等着,哪怕仅仅做一个,在文学上有共同爱好的伙伴,于她而言也是一分甜蜜的煎熬。

…………

周末晚上的3010寝室格外热闹,麻子老乡给捎过来了一大桶腌好的腊肉,红白相间的肉片在白炽灯的照射下格外诱人。

李鱼他们五个人搬好凳子围成一圈,看着麻子在酒精炉子上施展手艺,老赵还不忘偷偷把寝室的门反锁上。

隔壁寝室那帮家伙都跟长了狗鼻子似的,闻着香味儿就能拍马赶来,老赵这也算是做好了防御措施。

麻子熟练地把一点植物油倒进锅里,然后又把一大堆切好片的腊肉扔了进去。随着酒精炉的火苗不停闪烁,锅里的油温逐渐升高,肉开始在锅里嗞啦作响。

一股神秘的云南土猪特有的醇香味儿霎时钻进了鼻腔,李鱼看了看老赵和大神忍不住要流口水的表情,情不自禁地伸长鼻子使劲儿吸了口空气。

“真香!”老大一拍大腿,张开嘴舔了舔自己手边早已备好的筷子。

“控制,控制,别影响大厨的发挥!”小豆豆一边挥着手,一边讨好似的看着麻子,活像个狗腿子。

“切,瞅你那点出息,我顶多吃大半碗!”老赵装出一副沉稳大气的样子,晃了晃自己手里的碗。

话说他的那个碗,是真的大啊,一次就可以泡两袋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加两根双汇火腿肠再加三颗乡巴佬鸡蛋。

老赵身为“饭桶”,他的饭量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点。为了拉近和凡人们的距离,老赵特意选了个大海碗,他吃饭的量词就是用“碗”。

老赵要是说今天这顿吃饱了,吃了两碗,外人听起来就会觉得很一般嘛,但是李鱼知道那是够自己吃一天的量。

锅里的肉已经熟的差不多了,麻子不紧不慢地加入各种调料。用一个小铲子铲了铲锅底,添汤之后又往里放了一大把枸杞。

寝室因为工具少,主食就是以面为主,但是麻子的手仿佛有魔力一般,再普通不过的挂面经他的手煮出来,尤其是放了麻子随身携带的辣椒粉之后,那个味道简直绝了。

今天这锅腊肉枸杞炝汤面,好吃到了李鱼难以形容的地步。等待的过程很漫长很焦急,享受的过程却很短暂很意犹未尽。

李鱼仅仅是慢了一步,真的是只慢了一步。

喷香的面刚出锅的时候,李鱼觉得自己的凳子没摆正,就低头挪了下凳子。当他抬头准备再抢的时候,已经悔之晚矣,在接连用出了少林寺的大力金刚指和逍遥派的小无相功等毕生绝学之后,他也只是收获了小小的两筷头子面,还有泛着油光的三片腊肉!

老赵风卷残云般将抢到的大半碗面送进了肚子里,又舔着脸过来盛汤喝。李鱼一般吃面是不喝汤的,眼下摸着自己空荡荡的肚子,他赶紧抢在老赵之前端起小锅,往自己碗里倒了半碗汤。

酒精炉子里已经没有酒精了,麻子洗了个手回来,看见吃干抹净得意洋洋的众人,再看看空空如也的锅,哀号一声:“靠,满满一大盆面你们居然全吃了!”

“我那会儿还想问你,去什么厕所啊,别说你了,我在跟前都没抢过这些猪。不过还好,我喝了半盆面汤,好香,好香!”李鱼满足地砸了砸嘴。

“麻哥,我这儿还有一个面包,要不你将就将就?”小豆豆刚才也没少抢,现在看着大厨滴米未沾,他也有几分愧疚。

“算了,我也不饿,等明天去大世界买了酒精回来再做给你们吃,反正腊肉还剩的多呢!”

麻子每顿饭都吃的很少,李鱼以前都怀疑他,是不是会光合作用,自己每天照照太阳,就能产生足够自己生命活动的有机物质。后来接触了不少南方人,发现他们都吃不多,但是讲究精细,嗯对,最好顿顿有汤喝。

饱餐一顿之后,大家开始天南海北地瞎侃,平时晚上打游戏的,上自习的,约会的,做兼职的,很难得大家能聚齐。

不知谁提议唱歌,自从付贱人走了之后,李鱼手边连个乐器都没了。索性拿起床底下的洗脸盆,敲敲打打的为大家伴奏。

老赵拿过晾衣绳上挂着的衣服架,在床栏杆上盯盯框框的也跟着开始敲。

老大举着刷牙的杯子,像在KTV拿着话筒一般陶醉。

大神和小豆豆一人一个可乐瓶子,在桌上敲的砰砰作响。

麻子身段婀娜,在寝室中间的空地上跳起了蹩脚的民族舞。

六个人从《男儿当自强》,唱到了《真心英雄》,又接着嚎《雨一直下》,再就是《天涯》,《心太软》,还有《单身情歌》,当唱到《白龙马》、《小哪吒》、《明天会更好》的时候,李鱼懵懵懂懂,仿佛回到了自己小时候。

唱歌的中间,楼下寝室的几个人上来使劲儿敲门,警告楼上的他们都消停点儿。李鱼他们都沉浸在自己“优美”的歌声里,门反锁着,爱咋咋滴吧。

门外的人们高声骂了一会儿傻X,也就知难而退了。

唱的口干舌燥之际,老赵说要玩儿倒立。还举出了倒立的种种好处,什么排毒啊,长肌肉啊,保持头脑清醒啊。反正空床上有床垫子,大家二话不说取下来,铺在门口的地上,开始比倒立。

大神长期缺乏锻炼,一翻跟头就歪倒在门口的垃圾筒旁边了。老大其实足球踢的蛮好,鼓起劲儿做了好几个准备动作,还是没敢翻,只说自己先排在兄弟们后面。

小豆豆一个帅气的前滚翻,身子刚往门上一贴,手一抖又翻了回来。麻子个子小,动作贼拉灵活,身子贴门上之后还秀了把单手倒立。

李鱼有去年练杠的基础,靠着门倒立也感觉没什么难度。老赵是存心显摆,别人倒立之后都是要靠门的,他偏偏要凭空倒立,双脚还要加个动作。

大神笑嘻嘻地地上前,在老赵后腰露出的肉上轻轻一挠,老赵怪叫一声趴在了垫子上,嘴里喊着:“非礼啊,非礼!”

一回生二回熟,大家伙儿儿不厌其烦地轮着到门口翻跟头。李鱼抽空用自己的数码相机录点视频,遇到稀奇古怪的动作就把大家喊过来,一起嘲讽一番。

不知不觉玩到熄灯了,人们匆忙洗漱一番之后都钻进了被窝。麻子习惯性的打开收音机,每天晚上熄灯之后听FM98.5的播音员讲鬼故事,是大家的睡前必修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