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逍遥先生和惫懒学生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6158字
  • 2019-01-24 21:03:34

日子过得虽说慢,该来的也总会来。除夕夜点完旺火和烟花,李鱼总算是迎来了新的一年。

大年初一,照例是要去给亲戚们拜年的,李鱼和堂弟都给奶奶恭恭敬敬地磕了头,压岁钱自然是不会少。

李鱼在给二叔二婶拜年的时候,收到了一份大大的惊喜,二叔给的压岁钱足有一千五百块。

李鱼犹豫着要不要退回去一部分,毕竟早上堂弟给他爸妈拜年的时候他可是就在旁边,五张崭新的毛爷爷明明白白,二婶子可是个很会算账的人。

没等李鱼问起,二叔的一番话就解答了他的疑惑:“你现在是大学生了,你弟今年高二,差的挺多,过完年有空了给他补补课,这些多给的压岁钱,算二叔给你的辛苦费。”

“嗨,二叔,补补课那是应该的,给钱多不好意思呀!”李鱼装模作样地推辞了一番,最后这钱还是落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堂弟的功课其实不是差的挺多,而是差的没边儿。看在二叔这么有诚意的份儿上,李鱼决定帮着好好教育教育。

李鱼的堂弟自然也姓李,单字一个“飞”字,李鱼一般喊他大飞。

大飞今年高二,李鱼有时候盯着这个和自己一般个头的小子,心里不由的还得暗自叹口气,这小子竟比自己还要帅上几分。

大飞从小和李鱼一块儿长大,小学时候是个乖宝宝,初中之后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彻底放飞了自我。跌跌撞撞混进了实验高中的特长班,却再也没有了学习的动力,每天除了看小说,逃课,打篮球,就是睡觉。

大飞实在是把睡觉这项人类的基本生命活动,发挥到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境界。他能从早自习睡到中午放学,任凭老师劝说打骂依然故我。

放假时他就更夸张了,可以连着玩24个小时,然后再昏睡35个小时,中间不吃不喝不撒尿,蜷缩在自己的床上,宛若冬天里树洞中的灰熊。

李鱼目前唯一掌握的,能有效让大飞早起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早上起来打篮球。但是代价就是,打球回来之后,他会用整整一白天的时间来补早上缺的两个小时的觉。

大飞在特长班主攻的特长是画画,这个项目是三叔一力推介的,因为三婶就是美术老师。用三叔的原话来说就是,这是唯一能让李飞考上大学的途径了。

李鱼看过一些大飞的作品,他不懂那些素描啊,速写啊之类的,也不懂透视。但他知道,光画的好是没用的,文化课成绩也同样重要。

这个读了文科的堂弟他太了解了,你如果光是让他做数学题,背英语单词,写作文练笔,那无异于对牛弹琴。

李鱼还记得以前看过的一篇大飞写的作文,那时候《武林外传》正火的不要不要的。李鱼初读文章觉得还不错,金句不断,颇有些哲学意味。

后来他仔细一回想,我靠,这不都是吕秀才说的吗?什么我从哪里来,当时的我还是不是现在的我,我杀了我等等,感情人家看一集电视剧,就能凑一篇作文了。

李鱼决定,他的教学先从激发学习兴趣出发试试看。虽然他对当老师不感兴趣,但是冲着二叔的一番苦心,他怎么说也要帮这个弟弟一把。

正月里李鱼和霍东他们,相约着打了几回麻将。赌注不大,来来回回,输赢也超不过两百,但是架不住李鱼每次都赢啊。

这帮娃娃们,大约都是以前看过几回大人打麻将,熟悉了规则之后,一个一个都以赌神高进自居。李鱼不一样啊,他那才真叫童子功,小时候他妈牌友不够的时候,李鱼经常上去凑桌儿,和一帮老娘们儿们“杠听碰吃”,他从来不落下风。

李鱼每次赢了钱都得请大家搓一顿儿,有时还得自己往里倒贴钱。关键没人领你的情,一个个儿看着李鱼不停地推倒牌,恨得牙根儿痒痒。

有时候李艺桐和秦雨瑶也过来,李鱼就会自觉地充当起狗头军师的职责,帮着大家参谋参谋。

他觉得这样消磨时间,偶尔为之还有些意思,天天如此还真是苦不堪言。坐的腰酸背痛不说,二手烟也闻得要命,能躲开的时候他就尽量躲开,毕竟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自己的“学生”教好。

这是李鱼第四次给大飞讲课,前三次主要是把他以前学的东西做了个系统的整理,让大飞明白,自己学的到底有多烂,从而能产生一些紧迫感。

想法是好的,但效果却是差强人意。大飞一张二皮脸,老是打岔,李鱼板起脸来训了好几次,都没有作用。

经过几番深思熟虑,李鱼决定开始尝试一下自己新的教学方法,归纳起来可以写成一篇论文,《论考上大学之后的100种好处》。所以,今天的补习是以一次轻松的谈话开始的。

“咱们今天先不急着做题。”

李鱼端坐在家里的书桌前,看着正要打开习题册的大飞。这个弟弟虽说学习不努力,但是装模作样的功夫却是一流的。

“哥,那我去给你倒杯水去!”大飞一听不用做题,顿时脸上笑开了花。

“别,咱们瞎聊聊。”李鱼笑嘻嘻地摆手拒绝了,“你觉得自己高中这一年半,上的苦不苦?”

“苦啊,老师不知道在讲什么,班里也没几个人听课。大冬天五点多就得起床去学校,去了也就是个睡觉,路上还冻得要死!”大飞确实是满肚子苦水。

“那你喜欢画画吗?”李鱼摆弄着桌子上的笔,用两个手指飞快地转了起来。

“一开始不喜欢,三叔让画就好好画,现在么,感觉还挺有意思。我上课除了睡觉,一般都是在偷偷画课本上的插画,还有我们班女生的素描。”大飞说起画画来一脸骄傲。

“你早恋了吗?”李鱼摆出了兄长的架子。

“有个小对象,她追的我,家里很有钱,她爸是搞房地产的。”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大飞并没有遮遮掩掩。

“那你觉得你们是真有感情吗?”李鱼一脸戏谑地望着大飞问道。

“谈不上,就是无聊逗着玩儿呢,人家将来估计是要出国的,我连大学的门都摸不上。”大飞自嘲般地摇了摇头,还煞有介事地长吁口气。

“那你真的没打算考大学吗?”终于进入正题了,李鱼微笑的面孔下隐藏着三分得意。

“谁不想考呢,可是我知道自己的水平,考不上!”大飞难得地严肃了起来。

“先不说考上考不上,我们为什么非要考大学呢?”李鱼摊了摊手,盯着大飞问道。

“考上大学,将来才能有文凭,才能找好工作呀!”大飞觉得,他哥问这个问题真是白痴,想发作却又不敢。

“你这辈子最远去过哪?”李鱼直愣愣地接着问。

“小时候去过一次燕京,剩下的就数回老家的村子里最远了。”大飞使劲儿地回忆了一番,最后确准地点了点头。

“咱们国家实在是太大了,从白雪覆盖的北国到四季温暖的南方,每一处的风土人情都各不相同。”李鱼说的自己都心神荡漾:“抛开考大学那些功利的目的不谈,你就不想有机会出门闯闯吗?”

“有时候也想过,但是全是瞎想。哥,大学是不是贼有意思?”大飞显然是被李鱼激发了某种兴趣。

“有意思是肯定的,主要在于你有没有发现的眼睛。你想过没有,如果考不上大学,只能接你爸的班,要不就得去外面打工了。”

“富士康工人眼里的世界,和大学生眼里的世界,其实不是同一个世界。打工时外面的世界虽然也精彩,但是你会有一种站在那个世界之外的感觉。因为你只是想着温饱,想着妥协,久而久之就会变得麻木。”

“上了大学则不一样,你也有可能荒废四年,但是更可能是,在老师、同学的引导帮助下睁开眼睛,重新认识自己。等你以后毕业了也能更深刻地认识,你所存在的社会,更有机会做出大的成绩。”李鱼慢悠悠地说着这番话,他想为大飞在思想上打开一扇新的窗户。

“抛开这些形而上的东西,上了大学你会有大把的时间做你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边故作惫懒叛逆,一边内心纠结懊悔!”

李鱼看着大飞微蹙的眉头,他知道自己的这些话已经引起了不小的触动。哪个少年不想自己真正的优秀呢,只不过是一没明确目标,二无合理引导罢了。

“我知道你逃课也好,贪睡也罢,都是在逃避内心的煎熬。你甚至不敢多想未来会是怎样,只是一天天得过且过。我说的对吗?”李鱼语气深沉地问道。

“对,很纠结,很纠结。哥,你怎么知道?”大飞像被人点破心事的小孩儿,吃惊地抬头看着李鱼。

“因为我也曾像你一样!”李鱼说的确实是实话,他也曾对高考和高中生活逆反无比。后来虽说考上了个大学,可是有没有后悔,有没有虚度光阴,他自己心里最清楚。

“人的本性就是懒惰的,高考或者大学于你而言太遥远,你觉得努力和不努力眼下没有分别,对吧?”李鱼现在如同真正的心理学大师,句句直指大飞的内心深处。

“对,大人们说的那些道理我都明白,可是总是坚持不了几天就会恢复原样。”大飞对他哥说的话深表认同,也为自己的不上进羞愧了几分。

“在大学里,你可以自由地安排自己的时间,你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去学习课外的知识,你可以去听那些德高望重的教授们讲的课,你可以在高水平的环境中去和真正的牛人们一起打篮球,你可以见识藏书达百万册的巨大的图书馆,你可以有机会在假期里走南闯北增长见闻,你也可以欣赏到全国各地不同风情的姑娘们,你甚至能吃上几百种想都没想过的地方小吃!”

李鱼说得其实有些夸张,但是老人们常说,矫枉必须过正。就算将来他上了大学,发现并没有他哥说得那么好,李鱼也可以毫不愧疚地分辩,谁让你不考个好点的大学。你要上了清华北大,肯定就和我说得一模一样。

大飞陷入了沉思之中,怎么可能没有心动呢,尤其是关于篮球和姑娘的事情,更是引起了他无尽的遐想。

“哥,那我现在应该从哪补起呢,感觉差的太多,完全没有信心啊!”大飞皱着眉头问道。

“你要是目光一直盯着高考成绩,那你现在还差的很远,不妨把目标分解开。你要知道,其实你不需要考多好,只是拿到你需要的文化课分数就可以了,具体到每一门课,你要提高的也不过就是几十分而已。”李鱼胸有成竹地说道。

“你说的也是,我现在差的主要是英语和数学,感觉初中的东西都快忘的差不多了。”大飞稍微燃起了些激情,想到自己惨不忍睹的现状,不免又有几分灰心。

“你还有一年半的时间,认识上去了其实还是来的及的。接下来咱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一年半的时间细分量化,每天认识到自己的到底进步在哪些地方。”李鱼停顿了一下,怕大飞听不懂,接着说道:“我给你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

“嗯,你说哥,我听着呢。”

“我们都爱玩游戏,小时候爱玩《魂斗罗》,后来玩《红色警戒》,再后来玩《c s》,玩《魔兽争霸》,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都爱玩游戏而不爱学习?”李鱼故作神秘地问道。

“因为游戏好玩儿,学习枯燥呗!”大飞连想都没想就说道。

“那为什么游戏好玩呢?”李鱼接着问。

“这…”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却并不好回答,大飞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

“不好回答吧?因为其中的道理,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李鱼卖起了关子。

大飞没说话,抬头望着李鱼,他想听听他哥有什么高论。

“你不能否认,学习也有乐趣,而且当你能够用学到的知识创造出实际价值的时候,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看着大飞认同地点了点头,李鱼接着说道:“我们学习中最常遇到的问题是,不知道学了有什么用。我们知道是为了高考我们必须考出好成绩,但是高考太遥远了,我们总把眼下的任务拖给将来,贪图眼前的轻松愉悦。直到审判来临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一事无成,空留无尽懊悔。”

“总而言之,我们的学习过程,缺乏明确而及时的正向反馈,导致我们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能坚持。而游戏却不同,在游戏的过程中,我们每过一关,都能收到关卡奖励,每一次对战,都能收割人头。”

“我们在游戏中的每一点点进步,都能得到明确而让人兴奋的结果,从而使我们不断地沉醉于游戏之中不能自拔。这是由我们人类自身的天性所决定的,大多数人都逃不脱这种即时反馈带来的快感,所以人们都爱玩游戏而不是学习。”

“因为学习的反馈时间太长了,它给予你的正向回报也许要经过很多年才能兑现,我们却根本没有耐心,坚持过这漫长的岁月。”

“当然会有例外,那些我们看着在课堂上埋头苦学的人,我们根本没有资格去嘲笑他们。他们也爱玩游戏,只是他们更聪明,更坚忍,更早一天明白了学习的反馈机制。他们愿意去忍受眼下的枯燥,用许多年岁月的苦熬,换取学习给他们带来的超额回报!”

李鱼说的嗓子都冒烟了,他起身出去倒水。这番道理他在高中的时候就一直在想,上了大学看了些心理学,社会学方面的书,多少想明白了一些。

李鱼回到书桌前的时候,大飞还在深思。这样的话,他从前没听过,老师没说过,家长也没说过。他们只会说好好学习,好好学习。谁还不知道好好学习,可是真的做不到啊,现在听了他哥的这番话,他才明白原来还有那么多道理。

“你光是明白了这些道理,却还是没什么用,凡是不能指导于实践的理论都是无用的。”李鱼现在感觉自己很有当教书先生的潜质,他不爱按部就班,但是很爱传播自己这些天马行空的想法。

“那就算我知道了学习很有用,可是我真的坚持不了那么长时间啊哥。”大飞难得露出了焦急的表情,仿佛溺水的人急于抓住救命的缆绳。

“所以我们接下来的重点是,把你未来一年半的学习内容层层分解。在总目标考上大学这个前提下,设计一百关小目标,每一关都只需要努力三五天就能达到。每达到一关你就能得到相应的小奖励,每积累十个小关就得到一次大的奖励。我现在初步想的是,小奖励按每次50元现金发放,大奖励可以是新的篮球,签名球衣,或者是耐克阿迪的新款球鞋,具体的我会和二叔商量。你只需要记住,这是一款实战游戏,你的任务只有一个,努力通关,赢取关卡奖励,最终战胜大boss‘高考’!”

“呵呵,还有这么好玩的事情?又能有钱赚,又能有礼物,还能考上大学。我干,哥,谁拦着我都不行!”大飞激动地跳了起来。

“我不知道对别人行不行,但是对于你一个艺术考生,我想只要你坚持下来,就一定能在高考中获胜的!至于你爸,只要能让你考上大学,这点钱他一定是愿意出的,而且会出的心甘情愿。”说了这么多,李鱼的思路也越发清晰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李鱼帮着大飞把从高一开始直到高三所有的必考的基础知识点一一罗列出来。

太高深的那些统统放弃,只求拿到自己应该拿到的分数,按时间段设置好关卡,剩下的就差慢慢闯关了。

大飞的语文,历史,政治并不差,主要在于数学,英语,地理三科。一番分解之后,大飞的信心空前高涨,原来看似大山一样的学业压力,只需要自己每天轻松掌握几个必考点就可以了。大飞兴高采烈地连说自己要好好闯关,争取考个中央美院之类的。

李鱼并没有打击大飞的自信心,有梦想当然是好的。“法乎其上得其中”,退而求其次,也总强过名落孙山。

有三叔在学校里监督,李鱼相信大飞会慢慢有变化。你小子不是爱玩游戏嘛,这么刺激的游戏不敢挑战一下吗?

情人节那天,李鱼跑去网吧和江潇雅视频聊了一整天,网络不太稳定,两人聊得有一搭没一搭的。

江潇雅教的那个小学生淘气的紧,自己憋了一肚子苦水向李鱼倾诉。李鱼恨得牙根儿直痒痒,真想过去替丫丫收拾那熊孩子。

两地相隔,相思太苦,他隔着屏幕,总想伸手摸摸江潇雅的脸,却被静电打的手上噼啪作响。

老赵过了初五,就已经起身回了学校。他现在找了一份稳定的家教,小男孩刚上初二,和父母关系弄的挺僵。老赵急着赶回去,一方面辅导功课,一方面做个住家伴读。为了多挣点钱嘛,个中辛酸苦辣,只有他自己知道。

熬过了喧嚣的元宵节,离家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李鱼把父亲给的厚厚的一摞新学期的生活费,还有自己攒的将近五千私房钱统统存进了卡里,只随身携带了几百零钞。

霍东因为要参加志愿者的培训,所以走的也比较早,李艺桐她们坐着飞机先去海南度假,然后直接回学校。

漫长而孤独的旅程,终究还是要自己一个人走。虽说整个寒假里李鱼都感觉度日如年,百无聊赖,可是临行的前几天,他却多了几分不舍。给门诊里的病人们换换药,抽着空去帮奶奶洗几个碗,陪妈妈看些无脑的言情剧。妈妈虽说年纪长了些,却还像小女生一样爱入戏。她会对电视剧中的坏人咬牙切齿,会为戏里有情人难成眷属哭成泪人儿。

李鱼有空还会缠着爸爸下几盘象棋,记忆中的父亲还是有一定水准来着,现在却远不是他的对手了,看来和山羊胡子下棋给了他不少的锻炼。

一个人,一个背包,一个潇洒的背影,就这样继续出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