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滑雪场惊魂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6082字
  • 2019-01-23 20:57:17

腊月二十一,午夜刚过,李鱼强忍着睡意给江潇雅发去了祝福短信:“亲爱的丫丫,现在是十二点整,祝你生日快乐!”

两地相隔的无奈呀,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能送上自己的关心还有思念,只是希望心上人,能在睡梦中第一个收到他的生日祝福。

快到小年了,妈妈已经开始在家里置备年货,买了牛羊肉,炸肉丸子,做烧肉,收拾各种鱼,连走亲访友串门拜年的瓜果点心也备了许多。

李鱼发现自己真的长大了,小时候寒假里最大的盼头就是过年。盼望着有各种各样的糖吃,盼望着买一挂又一挂的鞭炮,盼望着顿顿大鱼大肉,盼望着穿花花绿绿的新衣服,盼望着父母亲戚们给的压岁钱,盼望着去看街上点着的大旺火,盼望着围观热闹非凡的花车表演,盼望着约上一堆人围坐在一起打牌贴纸条。

现在的他,对这一切都毫无期待。他只是一边埋怨X大的寒假太长,一边心里默默数着日子。过得真慢,过得真他妈慢,离车票上返程的日子还有28天。

妈妈督促李鱼上街逛逛,毕竟要过年了,多少买些新衣服。妈妈本来是要亲自带他逛街的,李鱼好说歹说的才劝住,他有自己的小九九。

手里拿着妈妈给的这一千块买衣服的钱,再加上奶奶前几天悄悄给的一千块零花钱。李鱼的心里老踏实了,穷了一个多月,可算是有些库存了。

奶奶今年的退休工资又长了不少,老太太花钱的地方不多,找着机会就偷偷给李鱼和他堂弟塞钱。李鱼很有一种甜蜜的烦恼。要吧,都这么大人了不太好意思,不要吧,又管不了自己的手。

李鱼百无聊赖地在商场里闲逛了一番,看得上眼的都太贵,便宜的还比不上李鱼身上穿的。李鱼应付着买了一件百十来块钱的连帽衫,又花三块钱买了双红袜子。过年嘛,总得红红火火添些喜气,这就算给老娘交代了。

剩下的钱先攒着,回学校再说,他脑海里还回味着早上起来手机上收到的江潇雅的回信,好几百个字。他认识的丫丫是个不太善于表达的人,但是满篇的激动、惊喜、思念,他却能深深地体会到。

回学校之后给丫丫补一次浪漫的烛光晚餐,或是买一件漂亮的衣服做为礼物,都是不错的主意。李鱼总觉得自己攒的私房钱不够用,他得想办法创点收。

市图书馆就在不远,李鱼买完衣服就信步来到图书馆坐坐。这座图书馆有些年头了,破落的门厅,发黄的墙壁,书架角落挂满的尘网,还有那些一脸横肉,态度恶劣的管理员,都挡不住李鱼来这儿的热情。

大概有十多年了吧,小的时候来看连环画,长大一些了就看各种小说。三叔有这儿的借书证,那时候李鱼看不完的书,还可以借回家去看。

这古旧的三层大厅,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座位李鱼都很熟悉。窗台上的盆栽也换了好几茬,以前是吊兰,现在变成了浑身是刺的仙人掌。

李鱼在书架上翻出一本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坐在靠窗的椅子上静静地读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手机突然震动了,李鱼一看是李艺桐,随手挂了电话,然后发过去一条短信:“我在图书馆呢,不好接电话!”

“老白,你出来吧,找你有事!”李艺桐很快回了信息。

李鱼把读到的那页小小地折了一角,放回书架原位,轻轻走出了图书馆,给李艺桐拨过去电话。

“喂,老白,大过年的还去图书馆用功啊?”

“没地方可去,瞎溜达呗!”李鱼用脚踢了一下路中央的一个易拉罐,空空的罐子滚啊滚地,滚到了路边的垃圾桶前。李鱼再上前双脚一夹,纵身一跃,易拉罐乖乖的一头栽进了该去的地方。

“中午来金钱豹,请你吃顿大餐,我和雨瑶两大美女作陪,怎么样?”李艺桐呵呵笑着。

“哎呀,真是美飞了,我马上就去!”李鱼咽了口唾沫,两百多一位的自助餐,还没吃过呢,幸亏自己早上只喝了点豆浆。

“那你快点过来啊,我们在大厅等你!”李艺桐说完挂了电话。

李鱼看了看通话时长,一分零十八秒,又被移动占了便宜。

李鱼打车到了餐厅的时候,两位女生已经等了一会儿了。李鱼之前没注意,秦雨瑶的个子好高啊,得有一米七以上了。两个女孩今天穿的都是毛绒绒的外套,李艺桐的是白色的,秦雨瑶穿的那件颜色稍暗。

“不好意思啊,让你们久等了,出租车师傅是个新手,开的慢!”李鱼笑着打了个招呼。

“没事儿,一块儿进去吧!”李艺桐招了招手,牵着秦雨瑶的手先走了进去,李鱼一边跟着,一边好奇地四处打量着。

果然上档次,各种海鲜一应俱全,连冰激凌都是哈根达斯的,确实格外好吃。

李鱼忙着跑腿儿捡东西,桌子上很快就堆了满满一大片盘子。李艺桐端起杯子说道:“老白,谢谢你帮忙,我的网页设计打了95分呢!”

“嗨,小意思,你其实用不着为我这么破费!”李鱼不好意思的举杯,然后抿了一口传说中的进口啤酒:“说真的,我长这么大,头一次替人完成作业,内心老激动了!”

“看着没有,我们家老白就是谦虚!”李艺桐笑着扭头对秦雨瑶说道。

秦雨瑶眼睛一亮,用纸巾擦了下嘴角,说道:“老白,我也这么叫你了,没意见吧?”

李鱼笑着摇了摇头,又给嘴里塞了一块儿蟹肉。

“听桐桐说你会滑冰?”秦雨瑶看着李鱼狂野的吃相,微微笑了笑。

“稍会一点,我们那边的学校啊,冰上课可是必修课,谁都得学!”李鱼又灌了口德国黑啤,苦苦的,比雪花,青岛,哈啤之类的都苦,不好喝!

“那我们下午去滑雪场滑雪怎么样,你教教我,桐桐请你吃饭,我请你们滑雪!”秦雨瑶的态度有几分高傲,带着一点不容置疑的感觉。

“无功不受禄啊,再说滑雪我也不会,怎么教你啊!”李鱼连连摆手。

“去吧,老白,我也想去玩儿!”李艺桐的眼神可怜兮兮,撒着娇对李鱼说道。

“那要不把霍东,孙海洋他们也叫上吧,人多了也有意思。而且霍东以前滑过,有基础!”李鱼试探地问秦雨瑶。

“行,你想叫谁都行,我请客!”秦雨瑶无所谓的说道。

“可可正好课补完了,我把可可也带上,给他们创造点机会。”李艺桐呵呵的笑着。

“我就说嘛,刚才一进门就看你俩穿的跟熊瞎子似的,原来是早有准备啊!”李鱼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听人说滑雪场这几天还可冷呢,就多穿了点。这衣服还是我和桐桐高二时候一起买的呢,以前不敢穿!”秦雨瑶一本正经地解释着。

“那倒也是,山上毕竟不像城里面,肯定会冷的!”

“你打电话吧,告诉他们一会儿咱们市委门口集合,我开车了。”秦雨瑶干脆利落地布置任务,桌上的美食倒是没怎么动。

“不急不急,咱们先吃饱饭,可不能浪费粮食啊!”李鱼现在已经有七分饱了,他打算先去趟厕所,回来之后估计还能在餐桌上有一番大作为。

下午两点,六个人准时聚在了一起。秦雨瑶开着一辆巨大的越野车,内饰豪华,大家伙儿都坐进去,空间还绰绰有余。

李鱼很想问问秦雨瑶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开车,有没有驾照,可是又忍住了。两个人的世界天差地远,他不想被人暗自笑话。

孙海洋坐在驾驶座的后面,一路上不住口地赞叹:“啧啧,到底是英菲尼迪啊,到底是全尺寸啊,这真皮,跟坐船似的!”

霍东不耐烦地骂道:“瞅你那贱样儿,雨瑶,这孙子再这么叨叨你就停车,我一脚给他踹下去!”

“我夸夸怎么啦,人家雨瑶还没说话呢,哪轮的上你!”孙海洋冲秦雨瑶讨好地笑笑,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这破车是我爸司机开的,要不是为出来玩儿,我才不开呢!”秦雨瑶从后视镜瞥了一眼,李鱼正呆呆地望着窗外。她努了努嘴,没好气地说道。

“那我以后就去给你爸开车!”孙海洋嘿嘿一笑。

………

滑雪场人不太多,李鱼他们一行人在前厅穿戴好设备后,背着滑雪板顺着一个不甚宽敞地门厅,陆续走了进去。

眼前豁然开朗,依山势而建的雪道足有上百米。山脚下坡度平缓,到了中间位置陡然耸起,一些高手们从山坡顶端呼啸而下,在开阔处来个帅气的空中转体,李鱼望的悠然神往。

雪道一边是一条索道,三三两两的人们伸手抓着扶手徐徐而上,更多的人在坡脚下小心奕奕的练习着,生怕不小心摔个大跟头。

一些小朋友们坐着橡皮阀,呼呼喝喝往下出溜,双脚撑地带起一路雪花,远远望去煞是热闹。

李鱼仔细地帮李艺桐和秦雨瑶将滑雪板固定在滑雪靴上,刚要招呼后面的霍东他们,几个陌生的身影快速的滑了过来。

“请问两位美女需要教练吗?我们一对一教学,保证一小时学会!”其中一个男的扎个小辫,娘里娘气地问道。

秦雨瑶有些厌恶地摇摇头,眼睛看着远方。李艺桐用双手把滑雪杖使劲儿地插在身前的雪地里,不快地说道:“不需要,吓人道怪的,会滑雪了不起啊,差点儿撞着我!”

“美女,我们不是那个意思,我们是专业的滑雪教练,都有证书的。你们要是不跟着我们学,一下午啥都玩不好!”另一个男的长着络腮胡,小小的眼睛里藏着很多欲望。

“不需要!”秦雨瑶没多说话。

“几位让个地方吧,我们自个儿学着玩儿就成了,要是待会儿需要你们再说!”李鱼客客气气地说道。

“待会儿人多了,我们可就没时间了!”络腮胡子真是自我感觉良好。

“我们无所谓啊!”李鱼装模作样地摊了摊手,李艺桐和秦雨瑶都“噗嗤”笑出了声。

“怎么回事啊?”霍东和孙海洋全副武装地滑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分外吃力的可可。

“没事,遇着几个热心的教练!”李鱼的目光向络腮胡子还有小辫子他们扫了扫。小辫子狠狠地瞪了李鱼一眼,然后几个人快速的滑走了。

“讨厌!”秦雨瑶朝他们走的方向,投了个白眼。

“不是,两位大小姐,你们不会是穿着貂儿来滑雪吧?”孙海洋夸张地张大了嘴,指着李艺桐和秦雨瑶大喊道。

“保暖就行呗,怎么啦?”李艺桐满不在乎地问道。

“得,算我没问,咱们滑雪去呗!”孙海洋弯腰摆了个请的姿势。可是他圆圆的肚子实在有些碍眼,不光不够绅士,反而增添了几分滑稽。

“老白,走,咱们上最高处去!”霍东早就饥渴难耐,他的字典里就没有“怕”这个字。

李鱼还记得小时候一起溜旱冰,动作还没学全呢,霍东就敢撒着欢儿狂奔。摔跤什么的根本不要紧,恐惧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别,先适应适应,你也注意点,太高了危险,咱们在底下先练练。”李鱼一边说,一边扶着李艺桐她们,找到了一块儿坡度比较缓的空地。

“那你们先练着,我先上去爽一把!”霍东哈哈笑着滑开了,看的出他不是吹牛,以前肯定滑过雪。

“那海洋咱们先一起练吧,速度慢一点!”李鱼招呼道。孙海洋乐哈哈地点着头,只要有美女在旁边,撵都撵不走丫的。

李鱼在前面示范了一下基本的动作,这玩艺儿和滑冰差不多,再结合上电视上看到的那些滑雪比赛的画面,李鱼很快就掌握了精髓。

李艺桐和秦雨瑶还有可可三个女孩,艰难地撑着滑雪杖,慢慢地挪动着。偶尔摔上一小跤,但是毕竟裘皮护体,也不怎么疼。可可学的最快,掌握了基本步骤之后,她就兴冲冲地去索道那儿看她东哥的表演去了。

秦雨瑶学的慢一些,李鱼来来回回扶着她滑了好几遍,可是只要李鱼一松手,她就会尖叫着,一头栽倒在雪堆里,那毛茸茸的大衣上不一会儿就挂了一层厚厚的雪。秦雨瑶赌气不滑了,李鱼只好无奈地帮她拍打掉身上的积雪,又招呼一旁的孙海洋过来好好伺候着。

李艺桐已经能滑很长一段距离了,李鱼滑过去和她比赛。只用两成实力,两人堪堪滑成平手,李艺桐乐的大呼小叫。

李鱼心里也热乎乎的,认识这个女孩儿已经好几年了,她一直咋咋呼呼,没心没肺,仿佛还不曾长大。

“老白,雨瑶一直向我打听你的事情,我看八成对你有点意思。”李艺桐拍了拍手套上的雪,神秘兮兮地在李鱼耳边说道。

“那你没告诉她我有对象啦?”李鱼笑着问。

“人家没明着问我什么,我说多了反而不好。”李艺桐顿了顿,接着说道:“再说了,你大学那个女朋友,你又真正了解多少,雨瑶也未必不合适你!”

“你自己还没着落呢,倒替别人瞎操心。”李鱼扬了扬眉毛。

“我说真的呢,雨瑶家里可就两个女孩,你俩要好上了对你好处多着呢!”李艺桐仿佛在热心地为她大侄子的将来做着打算。

李鱼心里暗想,你家还就你一个女孩呢。他从手套里套出右手,揉了揉李艺桐的脑袋:“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如果没有你,我和秦雨瑶这种大小姐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何必异想天开呢!”

“切,我觉得你挺好呀,绝对能配得上她,有什么不敢想的!”李艺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熟归熟,你要再这么乱牵红线,我可是要躲着你了!”李鱼的表情严肃了几分。

“好好,不说了。你啊,就是太理想主义!”李艺桐瘪了瘪嘴,不再说话。没过五秒钟,她又憋不住了:“哎,老白,你说咱们这儿以前怎么没有滑雪场呢,要不然啊我早就学会了…”

夜幕降临了,滑雪场上高大的照明灯,在皑皑白雪的反射下将整个场地照的亮如白昼。李鱼他们撤下了滑雪板,在休息大厅门口的栏杆前斜靠着,大家都累的够呛,孙海洋更是呼呼直喘。

霍东回来的最晚,他最后一次从雪坡上冲下,嘴里大声呼喊着,踩着滑板一溜烟儿地向着李鱼他们休息的地方直冲而来。

快到门口的时候,霍东双脚斜着一拧,堪堪停住。李鱼放心地拍了拍胸口,真怕这小子直接冲到人堆里面来。

李鱼撩起棉帘子大声地招呼大家往里面走,不成想身后“啪叽”传来一声巨响。李鱼回头一看,霍东已经脑门朝后,直挺挺地摔在了地上。霍东进门没顾得上脱掉滑雪板,瓷砖地面上有些湿滑,很容易摔跤。

“筒子,筒子…”李鱼急忙上前,蹲下去想扶起他。霍东闭着眼睛,牙关紧咬,身上纹丝不动。

“东哥,东哥,你别吓我啊!”可可轻轻地摇着霍东的手臂,她的声音里已经带着哭腔。

李艺桐和孙海洋也围了上来,雪场的工作人员闻讯也在往这边走,门厅口很快就围了一堆人。

李鱼的手心全是汗,他强压着心慌仔细观察着。没有外出血的痕迹,也没有钝器相撞,呼吸还在,估计没有大的危险,这家伙八成是摔晕过去了。

李鱼在霍东的人中穴上使劲儿掐着,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他在心里犹豫着,要不要给这家伙来个人工呼吸,思来想去应该没用。关键是他有点下不去嘴,自己本身是个半吊子,这么多人看着呢。

他一边安顿大家不要随便移动病人,一边让孙海洋打120急救电话,然后静下心回想父亲在门诊常用的一些取穴手法。

他的手在霍东的水沟、内关、合谷、中冲等几个穴位上使劲儿地揉搓着,又找后勤大姐借来一根缝衣针,用打火机草草消了下毒,就在霍东的十个手指肚上,挨个儿放血。扎到第八个手指,霍东手上一动弹,低声咳嗽了一声之后幽幽转醒。

“大家伙儿看啥呢?”霍东坐起来四处望望,不解地问。

“东哥,你真没事儿了吧?”可可是真的哭了,脸上还有浅浅的泪痕。

“我能有什么事儿,就摔了个跟头,没事!”霍东挣扎着要站起来,李鱼赶紧把他脚上的滑雪板给卸了下来。

“那120还叫不叫了?”孙海洋喜滋滋地问道。

“以咱们这儿医院的效率,救护车估计还没出医院大门呢,你再打电话说一声儿吧,省得白跑一趟!”李鱼一面扶霍东起来,一面对孙海洋说道。

“霍东,要不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万一还有危险呢?”秦雨瑶不放心地问。

“没事儿,放心吧,没磕破,没摔伤,就是走了个神儿,啥问题没有。”霍东一边咧着嘴,一边安慰地拍了拍身旁扶着他的可可那个小脑袋瓜。

“老白,没想到你还懂急救?”秦雨瑶一脸好奇地看着李鱼。

“我爸就是个中医,多少看过一些。我不知道能不能弄醒他,但是我确定当时不能随便乱动。”李鱼小声解释了一下,又扭头看向李艺桐:“你是不知道,我心里其实可慌了,差点儿就要给这家伙做人工呼吸了!”

“哈哈…”几个女生听了笑的前仰后合,霍东也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李鱼,还紧张兮兮地摸了摸自己的嘴。

“看什么看,你以为老子愿意啊,一世清白,差点毁在你手里!”李鱼笑着在霍东的背上重重一击。

回到家里,李鱼和江潇雅通了很长时间的电话,还讲了霍东昏迷的惊险故事,自然也不免为自己吹嘘了一番。

除了李艺桐,别的女孩他没有提。人的一生总会遇到一些人,走的近了,难免互生好感。有的人会多几分算计,有的人也会在心底保有一分纯真,他相信自己,也相信他和丫丫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