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人不轻狂枉少年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952字
  • 2019-01-21 21:07:02

李鱼看着那边喝酒的霍东,笑了笑。他上了大学之后还没喝过白酒,也不知道自己能喝多少,想来一斤应该没问题吧。

他回想高中时候和同学们一起出去玩,也曾喝过几次白酒。毕业聚会那次他喝的最多,却没真正醉过,尽管胃里会难受,但是脑子始终保持清醒。

李鱼人生中唯一的一次喝断片儿,还是发生在小学时候。那一次他在爷爷家的西厢房里,一个人偷偷看电视剧《水浒传》,武松醉打蒋门神那一段儿。

武松一大碗一大碗喝酒的画面,激发了李鱼小小心里的那股子豪迈之情。恰巧桌上有一坛爷爷刚开封的白酒,李鱼取来三个大碗,倒满酒连干了三碗。

之后的事情是第二天奶奶转述给他的,吐了满身满床,浑身酒气,怎么叫也叫不醒。李鱼快记不起那种彻底醉倒的感觉了,爽还是难受,他挺好奇的。不过他现在是明白了,以武二郎所处的那个年代,人家大碗喝的顶多算是点低度过滤酒,而他当时喝的,可是地地道道的高度蒸馏酒。

“老白,听说你有女朋友了?”柳飞飞用纸巾擦了擦嘴,扭头轻声问李鱼。

“嗯嗯,江苏女孩,性格还不错!”李鱼点了点头说道,“你呢,学校生活还适应吧?”

“别的都还好,就是重庆那边冬天挺潮湿的,被子都快拧出水来了。而且你是不知道,那里的蜘蛛得有这么大!”柳飞飞伸出自己的小拳头比划着,脸上做了个夸张的表情。

“是吗?”李鱼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他害怕一切小动物,连个毛绒绒的兔子,小猫都不敢摸,更别说拳头大的蜘蛛了:“怕是要成精了吧?”

“这还不算啥,拇指大会飞的蟑螂我都见怪不怪了!”柳飞飞见李鱼脸色发白,反而笑嘻嘻的变本加厉。

李鱼打了个哆嗦,连忙求饶:“行了,女侠,你厉害,咱们换个话题吧!”

“哼,胆小鬼!”柳飞飞得意地翻了个白眼,用筷子夹了口菜。

“重庆的火锅好吃吧,那儿的男生帅吗?”李鱼好奇的问道。

“火锅是真好吃,你以后去我带你吃,好几家呢。成都那边的小吃也很好,我现在是无辣不欢啊!”柳飞飞随意夹起酸菜鱼中的一个泡椒放进了嘴里,“男生嘛,我没注意!”

“你们学校的男生是不是傻,这么漂亮的女生也不主动点!”李鱼试探着问道,谁还没有点八卦之心呢。

“倒是学校里也有人追我,咱们初中班的曹以翔也一直给我打电话,我就是没想好呢,感觉谁都不对!”柳飞飞停了筷子,小声说道。

“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们还是要往前看啊,其实吧没有爱情还有学业。可是你一个女孩子去那么远,有个合适的人照顾你不是更好吗?”李鱼也拿不准这些话当不当讲,可能是喝了点酒的缘故,他没憋住。

那个曹以翔他有些印象,小时候就爱傻傻地冲柳飞飞流口水,个头不高长相一般。听说他老爹在什么局里当领导,这些年过去了,倒也是个痴情种子。

“我懂,随缘吧!”柳飞飞抬眼看了看李鱼,轻轻叹了口气。

李鱼默默拿起酒杯,半杯白酒喝进了肚子里。

饭桌上觥筹交错好不热闹,那边孙海洋正在给秦雨瑶和李艺桐讲笑话,两个女孩乐的哈哈大笑。可可很早就停了筷子,眼神复杂地偷看着霍东。

霍东的第三杯白酒已经下了一多半,正大舌头啷叽地和姜义高声说着什么,两人还不时地拍着肩膀哈哈大笑。

“东哥,你慢点儿喝,别喝多了!”可可斜对着霍东,急的站了起来。

“没事儿可可,你东哥酒量大着呢!”霍东打了个酒嗝,示意可可坐下。

“唉,小姑娘对你有意思,你不会看不出来吧?”李鱼用胳膊肘碰了碰霍东,悄悄在霍东耳边说道。

“呵呵,哥们儿之前磁了一学姐,床都上好几回会了,不是处,手把手把我教会了!现在我也是二手货了,招惹人家小姑娘干嘛呢!”霍东在李鱼耳边低语着,语气里不知是得意还是遗憾。

“那你怎么跟可可说,我可是听李艺桐说了,人家小姑娘巴巴地打算和你考一块儿去呢?”李鱼不知道霍东说的二手货是什么意思,他给自己点了支烟,长长的吐出一口浓烟之后,担忧地问道。

“装傻呗,小孩子而已,等她上了大学看完花花世界,自然就忘了她东哥了!”霍东颤悠悠举起了酒杯,李鱼无奈和他碰了一个,一大口烈酒下肚,他觉得自己的视线模糊了起来。

第四瓶白酒见底时李鱼已经有了抑制不住想去呕吐的冲动,他强忍着不适,大口吃着菜。

大概是大家都觉得自己总算熬到成年了,憋着股劲儿想在酒桌上证明点什么。尤其是当着好几位女生的面,四个男生很明显都已经不胜酒力,但都没有先低头。

霍东双颊赤红,鼻息愈发浓重,拿起最后一瓶白酒,吃力地拧着,嘴里有些含糊不清:“来,哥几个…最后一瓶分了…分了…”

李鱼四处张望了一眼,没说话,孙海洋已经趴在桌子上好一会儿了,人没怎么动弹,只是把手里的杯子往前送了送。

姜义还好,抽烟抽的挺频,他身前的烟灰缸已经落满了烟头,闻言也把酒杯摆在了前面。

李鱼无奈苦笑了一下,正要接过霍东手里的酒瓶倒酒,可可“霍”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一把上前抢过霍东手里的白酒,使劲儿拧开瓶盖,口朝下扔进了垃圾桶里。

“东哥,我不知道你们以前怎么喝酒的,可是我害怕。还有好几个姐姐在呢,你们喝醉了,我们可拉不住!”可可急吼吼地说道,目光中有些小得意。

“你,还没喝好呢,再喝…再喝…”霍东估计是想站起身把垃圾桶的酒捡回来,结果一不留神差点坐地上。李鱼赶紧一把搂住他的肩膀,使劲儿将他扶回了椅子上面。可可不放心,用手抓着霍东的胳膊,将他的背靠在椅背上。

“可可,你管他们呢,他们要是喝醉了咱们就溜,别管他们!”李艺桐开起了玩笑,“去年冬天我过生日,这几个家伙就说,等上了大学一定要在喝酒上分个高下,早知道我给多带点好酒,喝死他们!”李艺桐说完之后,还对李鱼翻了一个很有杀气的白眼。

“哈哈!”李鱼重重地拍了拍霍东的肩膀:“得了筒子,眼下胜负未分,咱们四大好汉平分秋色,只好来年再战!”

“切,一群酒鬼!”秦雨瑶不屑地向男生这边瞟了个白眼。

“才不是呢,我们平时都不怎么喝的…”李鱼打了个嗝,努力地把自己的舌头捋直,“上大学之后,大家头一次聚一块儿,高兴嘛,难免多喝点儿!”

“今天差不多了,当着这么多美女的面儿,再喝就出洋相了!”姜义也給酒杯里倒了点茶水,笑着对霍东说。

“那不行,没喝好呢!”霍东对垃圾桶里的那瓶酒起了执念,还想去拿。

“要不咱们一会去K歌吧,你们男生老喝酒,我们女生光看着多没意思啊,你们要是再喝我们可就走了!”柳飞飞一声抱怨,另外几个女生也是纷纷点头。

“好!去唱歌,再弄两箱啤酒漱漱口!”霍东的脑子总算是转过弯来了。

“老白,你们为什么喝二锅头,那么高度数,明天不得头疼死,又不是没有好酒?”李艺桐开始收拾衣服,拿起包准备结账。

“我来的时候就看见桌上一溜排着五瓶红星,我估计这家伙就想弄点儿烈酒,把我们都放倒,他好在美女们面前出风头来着,谁知道他自个儿也不行了!”李鱼也站了起来,伸手示意拦着李艺桐。

“哎,筒子,走了,去买单,好意思让人家女生结账啊?”李鱼拍了两下霍东的脑壳。

霍东“嗖”地站了起来,掏出钱包喊了声“结账”,腿一软又坐了下去。可可端着一杯水过来,扶着霍东缓缓喝下,还轻轻用手拍着霍东的背,服务员拿着账单过来了,霍东颤颤悠悠地掏出了银行卡。

酒店地下一层本就是KTV,一行人倒是连大门都用不着出去,就是挪换了个地儿。

霍东吵吵着要继续点啤酒,李鱼向服务员连连摆手拒绝了,只是要了一些矿泉水还有果盘,小吃之类的。孙海洋进了KTV之后一头载倒在了沙发里,一边打呼噜还一边磨着牙,姜义埋着头在点歌机前为大家选歌。

霍东进门之后抱着话筒不放,站在屏幕前叨咕叨咕地唱着。刚开始李鱼还以为他在唱粤语歌,后来仔细一听,唱的什么玩艺,和字幕根本对不上,王八念经一般。

李鱼一看这位爷连站都站不稳了,赶紧把他的话筒抢过来,把人拖到了沙发上。霍东一边无意识地反抗着,一边嘴里喊着,这回李鱼听清了:“no ,no ,come on…”,感情这小子喝醉了还在讲英文。

女生们接过话筒,果然,真正的麦霸们才一个一个闪亮登场了。李鱼之前只知道李艺桐的嗓音很好,没想到秦雨瑶也是不遑多让,柳飞飞的声线略低,但也别有风味。

三个女生轮番献艺,李鱼和姜义只顾着鼓掌叫好,唯有可可静静地靠在霍东身边。宽阔的包厢内灯光闪烁,她清瘦的笑脸上有一丝淡淡的满足。

“老白,我们要喝酒,上点啤酒!”李艺桐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带着一丝狂野。

“你们女孩子就不喝了吧,凑什么热闹?”李鱼走到李艺桐的身边大声喊着。

“不行,你们倒是喝爽了,我们还没喝呢!”李艺桐指了指秦雨瑶还有柳飞飞。两位女生都对李鱼点了点头,李鱼无耐走出去,点了六瓶百威回来,门口的服务生贴心地帮他将酒瓶一一起开。

“不够,再来十瓶!”李艺桐豪迈地给众女生分了啤酒,又递给李鱼和姜义一人一瓶。

“可可就别喝了,还小呢!”李鱼想把可可手里的啤酒抢回来。

“没事儿老白,我就喝一瓶儿!”可可示威般地仰起脖子喝了一大口。

李鱼只好也拿起啤酒对着饮了一口,又出门去点了十瓶回来。

柳飞飞正在唱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李艺桐拿着酒挤到李鱼身边坐了下来。

“老白,谢谢你帮我的忙,说吧,你想吃什么,改天请你!”李小岚和李鱼碰了碰酒瓶子,咕咚喝下去一大口。

“第一次见你喝酒,啤酒虽然度数低,那也得少喝点儿!”李鱼的声音有些嘶哑,李艺桐挨的有些近,他不由直了直身板。

“知道啦,还是我的老白好!”李艺桐呵呵傻笑着,伸手搂着李鱼的肩膀拍了一下。

李鱼浑身一僵,劝道:“艺桐,你喝多了!”

“才没有呢。”李艺桐放下手拿起桌上的酒瓶又猛灌了一口:“老白,你觉得长大好吗?”

“不知道,长大的路长着呢,我们才刚刚开始走吧,谁也说不准以后会什么样!”李鱼心里叹息了一声,他倒是想努力活的明白点,可是想来想去生活也还是一团浆糊。总想让自己看起来与众不同,可是四处一望,和周围的人也没两样。

“我就觉得不好,上大学也不好,不开心!以前咱们虽然有高考压着,可是总能抽出空来一起出去玩,一起听歌,一起逃课,一起发疯,每天都可有意思呢。”李艺桐手托着腮帮,情绪忽的变得低落起来。

“我知道的,你有失落感对吧?”李鱼抬起手,不自主地摸了摸李艺桐的头,包厢里的灯光忽明忽暗,李艺桐的脸很美。

“以前大家都像公主一样地捧着你,每个人都真心实意地对待彼此,现在么,难免会有勾心斗角!”

“嗯!”李鱼的话显然说到李小岚心坎里了,她的眼角隐隐约约噙着泪花,接着她嘴角喃喃自语道:“别人才不会像你说的那样对我呢…”

包厢里很吵闹,李鱼没听清楚她后面说的话,只好顺着原来的思路继续说道:“其实,我们长大的过程,就是一个自我认知逐渐觉醒的过程。世界对我们而言我们不再单纯,我们也要在这个世界上,慢慢活的更真实。孤独就是这个成长中必备的一部分,我们逃避不了,只能学着适应它,驾驭它。

“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一个人,走的时候还是一个人。中间的这一生,我们会有亲情,友情,爱情的陪伴,但是我们不能永远把别人拉在我们的世界里。”

“就算是你最爱的人,就算你们每天同床共枕,你依然不能完全占有别人,依然还得与孤独斗争。要战胜这种恐慌,战胜这种孤独,我们只能让自己的心灵变得更加强大。”

“暂时我还没有其他太好的方法,我想,多读书,多思考,多看看这个多彩的世界,总是没错的。”李鱼点了点头,他的这一番长谈,不光是为安慰李艺桐,又何尝不是开解他自己。

“你现在都有女朋友了,还会觉得孤单?”李艺桐撅起了嘴,表示不解。

“有时会有吧!那种感觉说不清楚,靠的太近害怕对方生厌,离得远了又患得患失。”李鱼大口喝下啤酒,想了许久才缓缓说道。

“呵呵,我就喜欢听你说话。老白,你女朋友一定很幸福吧?”李艺桐伸出食指,调皮地杵了杵李鱼的脸。

“她挺独立的,成绩也很好,我尽量做好我自己吧!”李鱼难为情地笑了笑。

“来,为了长大,干杯!李艺桐站了起来,冲着唱歌的人们大声喊道……

从KTV出来,夜已经深了,霍东的酒醒了一点点。众男生手忙脚乱地招呼着出租车,先一个一个把女生们送回家,姜义也带着人事不省的孙海洋回了他自己的住处。霍东家离得不太远,李鱼决定散着步先把他送回去。

隐隐看到前面不远处霍东家小区的大门,李鱼突然一阵尿意涌出。他瞅了一处墙角,正要招呼霍东放水,没想到这家伙已经对着大街开始哗哗撒尿了。夜路上没什么行人,李鱼哈哈大笑,也走到墙根底下,将青灰色的砖墙仔细冲洗一番。

两个人在楼底下抽完烟,李鱼将霍东晃晃悠悠地扶上了楼。按响门铃之后,霍东突然打了个立正,双手快速整理了一番服装。

霍妈妈开门的一瞬间,霍东向李鱼摆摆手,用极为正常的语气说道:“老白,我到了,你回吧,以后少喝点酒!”

“靠!”李鱼心里暗骂一声,跟霍妈妈打完招呼之后,他飞快地跑下楼,“这孙子,家教挺严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